第六百六十九章 妖王现

轰!

孔雀法王反应最快,一股澎湃的金光形成巨大的佛光宝塔,瞬间顶向这些落下的丝线。

所有这些鲜红sè的蜘蛛和它们尾部垂落的丝线瞬间就被可怖的威能撕扯成无数碎片,变成朝着天空激飞的雨线。

但令孔雀法王都勃然变sè的是,磅礴的元气波动似乎反而成了灵毒的助燃剂,断裂的蜘蛛网中灵毒就像是一道道焰火燃烧起来,就像是许多缕浓烟在空中生成,而且还在疯狂的结合着空中的元气。

完蛋!

异雷山的绝大多数修士瞬间浑身冰冷。

异雷山现在人数虽然不多,但大多数都是金丹修士,而且三路修士都是混乱洲域修士,对于灵毒的了解原本就比修士洲域的修士要深刻得多。

这种灵毒分明就是那种绝境之中才有的燃灵灵毒,法门和法宝激发的威能之中蕴含的真元和灵气,反而会成为它的养分。

虽然在急剧的膨胀之中,这种灵毒的毒性有可能降低,但灵毒就是灵毒,一丝灵毒入体可能就能让一名修士直接陨落。

看着无数道浓烟朝着下方急剧的坠落,这些人浑身冰冷的同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该不会出师未捷身先死,这异雷山就要在此全军覆灭?

“我勒了个草!”

王离反应自然也不慢,在孔雀法王出手时,他已经犹豫了一下,此时感觉灵毒反而得了孔雀法王那法术威能的滋润,熊熊的滋生,他想来想去恐怕除了自己展露点底牌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轰!

他的身外骤然丹气喷张。

恐怖的金丹威能瞬间结成了实质,一个个大道异相就像是一辆辆巨型的花车闪亮登场。

一颗就像是小山般巨大的金丹,就如同一颗星辰新生般升腾而起,遮天蔽日般顶在了异雷山众的上方。

“.…..!”

所有人都震撼了。

就连孔雀法王的嘴巴都张了开来,张大得如同下巴脱臼一般,无法合拢。

“这是金丹么?”

“这是山主的金丹?”

“这他妈真的是金丹么,不是炼化了一颗星核?”

“绽放这么多大道异相?那是什么?金丹的外表竟然自然形成大道天地,形成各种山川河流….啊!”

接下来的一刹那,异雷山的这帮子修士差点就真的疯了。

无数声不可置信的惊呼声同时响起。

一时间这种无比庞大的金丹对他们的心神造成的巨大冲击甚至侵灭了他们的理智,让他们都无法思考这样的金丹顶上去,要是被灵毒侵袭,灵毒是不是会瞬间更加猛烈的暴发。

一圈圈的云气和雷罡在随着丹气在剧烈的往外喷涌。

没有任何耀眼的丹光。

大量的灵毒就像是高空投下的烟火,和这颗金丹冲撞在一起。

然而低调的丹光没有任何的变化,灵毒在不断的暴发之中,似乎也被一圈圈的云气和雷罡稀释,淡化

,最终缓缓的消失。

这颗庞大到超过任何人想象的金丹,就像是一把巨大的法伞,挡住了降落的灵毒毒瘴。

“连灵毒都难以侵袭?”

“山主你这是什么金丹?”

大群大群的异雷山修士托着自己的下巴,他们都生怕自己的下巴掉了。

这种难以想象的画面甚至冲淡了劫后余生的感觉,他们看着王离,脑袋里都有种嗡嗡作响的感觉,都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处在真实的世界。

“怪不得叫做圣尊道场!”

“怪不得万道子说王山主早就成就了道子!”

“怪不得三圣要圣赐这样的封地!”

在一个呼吸之后,所有人终于彻底反应过来,三路修士真的差点直接给王离跪了,而胡大胡二则是醍醐灌顶一般浑身瑟瑟发抖,他们如见真佛。

“王山主,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真的是再次提升了我的认知,善哉!”孔雀法王深吸了一口气,他这时才回过了神,有些心悦诚服的模样。

“这什么金丹,连灵毒都无法侵袭?”一群准道子级的人物看着王离也是彻底无语,尤其陶伤墨等人真的是彻底服气,以前还想和陆鹤轩一起对付王离,这对付个什么啊,这样的金丹一祭出来,谁与争锋啊?

异雷山这边有惊无险的对付了降落的灵毒,另外一边的灵航法舟上也已经燃起熊熊的紫sè火焰。

那些从虚空之中飞出的诡异蝴蝶在熊熊的紫sè火焰之中不断燃为灰烬,连元气法则都似乎被彻底灼烧干净。

这些诡异蝴蝶似乎没有明显的对敌威能,但却蕴含着一种可怖的大道伟力,似乎能够让精金彻底的脆化,变成粉屑。

灵航法舟此时喷涌的紫sè火焰是一种异火,这种异火叫做佛莲异火,是佛宗大能识海之中培育的精神莲花之中产生的虚空业火,这种异火之前曾经出现在记载之中,但最近上千年来都没有出现,现在竟然是在这灵航法舟上出现。

众善法王手中握着一根紫油sè的骨杖,他的身后,有数十名身穿金sè法袍的年轻僧人盘坐在地,无比虔诚的诵经,他们的天灵处不断涌出奇异的辉光,这种奇异的辉光和众善法王手中这根骨杖的气机连成一体,往法舟外扩张,在距离法舟数丈远的地方,便轰的一声化为熊熊的紫sè异火,将那些诡异的蝴蝶全部焚毁。

“那是什么?如此浓烈的丹气!是一颗金丹?”

“连虚空法则都可以灼烧的佛莲异火,灼烧一切精神力量牵引的业火!”

两边在渡过眼前的困境的同时,也同时注意到了对方。

异雷山众这边王离和何灵秀等人早就心知肚明,而其余人一看到那艘法舟,自然也瞬间就反应过来,那是大悬空寺的法舟,而大悬空寺这边却是瞬间陷入了极度的狐疑之中。

灵航法舟的阵枢之中,之前响起了灵毒警报。

从警报的具体道标,可以确定就是那颗巨型金丹升腾而起的方位,也就是说,无论之前的金光佛

塔还是那颗巨型金丹,都是为了应对那些诡异蜘蛛引起的灵毒。

眼下灵毒警报已经消失,探测灵毒的法阵已经感知不到那处地方有灵毒生成,这意味着那些人成功的消解了灵毒。

那是哪个宗门有如此的手段?

那金光佛塔的威能,怎么好像是能忍寺的大能显化?

但也没有听说能忍寺有哪个大能修出如此恐怖的金丹,没有听说能忍寺有消解灵毒的手段?

当大悬空寺这边的大能面面相觑,窃窃私语的同时,王离等人也已经和孔雀法王就这种独特的异火交流了一轮,两边都不由得高看了对方一眼。

但那名暗中操控兽潮的修士却明显没有打算放过这两拨人,或者说这人对于他们两拨人的攻势才刚刚开始。

王离才刚刚收回金丹,他们所在的地面下方就已经不断发生可怖的震荡,整座山丘都开始往上拱起,很明显有巨大的东西要从地下钻出来。

而另外一边,随着那种曼妙的歌声的继续,灵航法舟船头前方不远处的虚空里,虚空慢慢裂开了一道口子,伸出了一根枯枝。

接着,一株干枯的大树从虚空之中透了出来,大树的树干上,挂满了那种白sè和粉sè双sè的诡异蝴蝶,而其中一根树梢上,却是站立着一道白sè的身影。

“无相妖王?”

看清那道白sè身影的刹那,灵航法舟上大悬空寺的诸多大能全部变了脸sè。

众善法王手指微微一颤,还未来得及有更多的动作,他身旁的喜乐上师却是已经极为干脆的从衣袖之中掏出一根木鱼,直接丢了出去。

那道白sè身影看上去像是一名身姿绰约的女修,身姿十分动人,甚至让人腹中不由自主的升腾欲|火,但看清她脸面的刹那,那种欲|火却很容易瞬间变成极度的惊惧。

因为她的整个脸面上是没有五官的,没有耳目口鼻,只是一张惨白sè的皮。

在修真界,有资格被称为妖王的,都是真正的六级妖兽。

按照体内的灵气总量,一级妖兽就相当于炼气期修士,二级妖兽相当于筑基期修士,三级相当于金丹,四级相当于元婴,五级相当于化神,六级妖王体内的元气总量,就相当于寂灭期的天尊!

当然按照实际战力,妖兽和修士的比对往往要下降一个等级,炼气期的修士杀死一级妖兽应该不成问题,金丹期的修士也往往能够对付四级妖兽。

但关键在于,即便如此,六级妖王也相当于化神期大拿的战力,而且它体内的妖元总量,则相当于寂灭期的天尊!

能够称为妖王的存在,不只是体内的妖元总量十分惊人,还在于它们往往有逆天的天赋神通。

无相妖王的逆天神通,就是无相虫洞,拥有不费吹灰之力自由进出空间之能。

它可以轻易的运用这种空间手段,来躲避绝大多数法术和法宝的威能,而它的攻击,却是十分的神出鬼没,无法揣度。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九章 妖王现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