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阴人不成反被阴

众善法王的“善”字绝对不是指善良,而是指善长。

众善的意思,便是说他在很多方面都很强。

炼丹、布阵、种植、教诲弟子…..他都很在行。

大悬空寺进入修士洲域讨生活,自然由他带队。

在过往所有算计之中,他都是无往而不利,事实上群星坠落,那个奇特的圆筒直接掉落子在他和胡大胡二的面前,就足以印证他和胡大胡二的惊人福缘。但谁又能够想到,就是用这个圆筒设计异雷山,探探异雷山底子的一招绝妙好棋,却变成了他迄今为止的唯一一次败笔。

这真的是他唯一一次算计失败。

他此次从大悬空寺出山,就是因为无论是混乱洲域还是修士洲域都出现了许多不合道理的不解之谜。

越是隐约包含抗衡天道的不解之谜,就越是意味着蕴含惊人的际遇。

他心细如发,一进入红山洲就发现了两桩诡异的事情,一桩是有关这兽潮,一桩就是异雷山的劫雷。

两者在他看来都无法解释。

尤其黑天圣主和三圣这样的人物亲自出手,更是让他觉得异雷山和王离牵扯着惊人的秘密。

他很想和异雷山有更多的接触,来探究出异雷山和王离到底包含什么样的隐秘。

但谁能想到,他这第一步就失败了。

这让他顿时对异雷山无比的忌惮。

尤其是福缘比他还要惊人的胡大和胡二的失败,更是让他此时的内心之中蒙上了厚厚的yīn影。

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挥之不去。

佛宗的修士比别宗的修士更相信因果和福缘,所以这异雷山他现在反倒是不敢去轻易触碰,如此一来,探究出这兽潮的秘密,却是更为迫切。

“实在不行,我们暗中也帮他们一把。”一名身材不高,脸蛋圆圆的红衣上师乐呵呵的说道。

这人看上去满脸喜气,人畜无害的样子。

但他是喜乐上师。

他在其余各方面都不如众善法王,唯独在yīn险算计方面,却可以和众善法王分庭抗礼。

他和众善法王的想法早些时候就已经不谋而合。

如果松鹤观在早做准备的情况下还不够坚挺,那他们甚至会投入自己的力量,暗中让松鹤观坚持得更久一些,好让暗中把控兽潮的人露出些马脚。

目前而言,这松鹤山玉石俱焚般不惜破坏地脉来引导的这种地火法阵让他觉得差强人意。

新鲜度不够。

因为东方边缘四洲很多宗门和要塞在面对兽潮或是混乱洲域的

修士联军,实力太过悬殊无法坚守时,这种地火法阵往往是他们最通常采用的手段。

手段不新鲜,就意味着暗中操控兽潮的人可能有所预料,那就会和之前这些妖兽群体表现出来的协调配合一样,被他所针对。

他的猜测很快得到了印证。

就在地火大量喷涌,围绕着松鹤观的山门形成了一圈护城河般的岩浆河流的刹那,东侧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团团旭日般的金光。

与此同时,正北那些妖兽损失最剧烈的地方,却是水声轰鸣,距离岩浆河流不到数百丈的地面突然开裂了,巨大的水流带着森冷的寒气,从地底狂涌而出。

噗噗噗噗…..

就像是反向下饺子一般,数十个巨大的水口之中不断顺着水流喷出一条条异常丑陋的人鱼。

凡夫俗子的世界里有一个有趣的选择题,如果一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男子和一条人鱼流落荒岛,那他希望这条人鱼是上半身美女,下半身鱼身,还是希望这条人鱼是上半身鱼身,下半身是美女的身体?

但现在不存在这样的选择题,从地底河流之中喷涌出来的一条条丑陋的人鱼上半身是青面獠牙的怪鱼身,下半身却是两条粗壮的短腿,看上去是人的下本身,但却是五短三粗,也毫无美感。

暗河丑鱼!

这是只有在地底暗河之中才有的独特人鱼,三级水系妖兽。

随着这些人鱼的出现,喜乐上师才一拍额头,他发现自己也忽略了一条独特的运兵通道。

他之前想不通大量的水系妖兽是如何迅速的和一些飞遁妖兽一起赶到下一个攻击点的,现在这种暗河水流喷涌,就已经给了他确切的答案。

肯定有有些强大的水系和土系妖兽在地底沟通暗河,所以这些水系妖兽便能在平常的河流之中行进一样,悄无声息又隐匿气息的快速行进,大量集结。

这些暗河丑鱼一冲出来,啪嗒啪嗒的掉落在岩浆河流前不远处,灼热的地面让它们瞬间发出了一阵阵呻吟般的惨叫,身上布满黏液的鳞皮都被烫得不断掉落,但与此同时,它们也是张口就噗噗噗的一阵狂喷。

它们喷出的水剑之中蕴含着大量的冰系元气,也就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它们前方的岩浆河流硬生生的被它们喷出了一条凝固的坦途。

大量的热气在蒸腾,刚刚凝固的石板又不断的炸裂,但这些明明痛的要死的暗河丑鱼却像是奔赴海面的企鹅一样,生怕错过了什么好处一般,前赴后继的就不断往前涌去。

“这些三级妖兽的命这人也不珍惜。”

看着这样的画面

,众善法王大皱眉头,按照他之前追查的痕迹,这名暗中操控兽潮的修士,也是刻意的造成一些妖兽族群的大量伤亡,同时却用于造就一些在他看来更有用的妖兽族群。

就在此时,暗河之中喷涌出来的水流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些两丈高的身影,那些两丈高的身影是一种奇特的拥有尖脑袋的妖兽。

对于隐匿在这灵航法舟上的一众大悬空寺的修士而言,他们在这种阶段还是纯粹的看客。

但让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惹火上身了。

灵航法舟的舟身之外突然响起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曼妙歌声,随着这种奇特的歌声的响起,灵航法舟内里的阵枢室中响起了一阵阵凄厉的警鸣声。

与此同时,距离灵航法舟只有数十丈开外的一片虚空之中,突然就像是有一株巨大的樱花树正在绽放,然后又瞬间满树的花瓣凋零,陡然喷出无数粉sè白sè的花瓣!

独特的空间元气法则在喷涌!

无数粉sè和白sè交缠的花瓣,却是一只只手掌大小的奇特蝴蝶!

这些蝴蝶浑身散发着独特的气机,瞬间被灵航法舟上自然散发的灵光击碎,但与此同时,它们身体所化的粉尘却变成了无数银sè的光屑。

这种银sè的光屑直接卸掉了这艘法舟周围的所有伪装,任何障眼类的灵雾和灵光全部消散。

灵航法舟暴露在空中。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这歌声又是什么回事?”

一群大悬空寺的大能面sè剧变,此时虽然没有任何真正有威胁的威能袭来,但如此的变化,只能说明一点,那暗中掌控兽潮的人已经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无独有偶,异雷山等人所在的乱葬岗外也发生了异变。

许多鲜红sè的蜘蛛从天空之中坠落下来。

它们来自一些巨型禽鸟的蓬松羽毛之中。

它们尾部垂落的丝线就像是鱼线一般在空中乱舞,纠结在一起,就像是一张巨网朝着这个乱葬岗落下。

这些丝线和鲜红sè的蜘蛛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能可言,但是有一种王离熟悉的味道,却从它们尾部的丝线上正挥发出来。

灵毒!

它们尾部的丝线之中,竟然蕴含着大量的灵毒!

一片片惊呼声响起。

yīn人不成反被yīn。

无论是大悬空寺还是异雷山,这两拨人都似乎同时被这掌控兽潮的人算计。

(来不及了,这章只能这么多字数了…)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八章 阴人不成反被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