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有妖气

越是底层的修士越是能够接触真正的黑暗和险恶,何灵秀听说了王离的想法之后,脑海之中也很自然的生出了“白月光”三字。

在修真界之中,将很多喊喊的口号变成现实的行为就叫做白月光。

有些是因为幼稚,有些是伪善,有些却是想从凡人的国度得到一些什么。

但她知道王离不是。

因为从一开始,王离会上孤峰就是因为他真的蠢,真的不懂得权衡利益,或者说是从骨子里不屑于那种权衡利弊。

不管怎么样,反正王离活到了现在,而这种性格,也是促成她对王离另眼相看,甚至愿意将生死托付在他手中的原因。

所以她没有任何嘲讽就悄然吩咐了下去,将最后那个传送法阵出口的位置调整到了距离那个凡夫俗子大城不远处。

这虽然意味着陶伤墨等人要多花很多力气,同样也要消耗很多灵砂,但她还是没有什么犹豫的就去做了。

没有什么战争总动员。

宗门战对于别的宗门而言,不知道要多大张旗鼓,要多少周密的计划,但异雷山的这群人就像是一堆乘着夜sè去野营的游客一样,卷着随身的铺盖就出发了。

异雷山的家底绝对不算浑厚。

异雷山的家底主要也就来自这三路修士和餐霞古宗的战获,以及诸多宗门的拜贺贺礼,现在分到每个修士手中,也就平均六七件合用的法宝。

至于大型的移动法宝和阵盘,异雷山是一穷二白。

很寒酸。

但是没有什么人感到恐惧。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大堆穷小子去偷偷翻墙偷看王府里的千金小姐洗澡一样,危险,但刺激,很让人兴奋。

异雷山现在大多数都是金丹修士,如何尽可能的隐匿气机,利用传送法阵赶路,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在两个短距离的传送法阵的转运之后,一批批的异雷山修士悄然的到达了目的地。

王离摇晃了一下脑袋,迅速驱除了传送法阵带来的时空错乱般的眩晕感,他仰起头来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城池。

那座叫做“天街府”的大城属于一个叫做云蜀国的国度,位于三座大山的环绕之中,因为这座大城也建立在两座大山夹着的山腰地带,所以远远看上去,街道顺着山势起伏往山上和山中延伸,等到云雾起时,遮住了两侧山体,城邦中灯火燃起时,就显得这条街好像在山上。

这天街府因此而得名。

在来时,几个随时可以渡劫的红山洲土著修士也给王离介绍了一下,这“天街府”原先只是一个叫做云贵国的国度里许多难民逃避战祸而在此地定居,但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民众在此定居,山中的土壤又十分肥沃,所以到时开垦出了无数良田,渐渐形成了城邦。

现在这个城邦之中的凡夫俗子人口应该在十七八万左右,以城中一条主街划分成两个地界,左山地界划归给了松鹤观,而右山地界划给了鸿山剑宗。

这两个宗门每隔个二十余年,就各自在这两个地界之中挑选仙苗,绝大多数甚至

还看各自宗门法门特点,交换仙苗,倒是也没有什么冲突。

有这两个宗门暗中庇护,再加上云蜀国本身诸多城邦都在高山之中,所以这近百年来,除了偶尔有邪道修士和魔物为祸,这天街府倒真算得上是安居乐业的宝地。

王离和异雷山这拨人现在所在的位置叫做古槐店,说是店,但实际上是一片乱葬岗。

最早许多难民逃难时,在接近天街府这一带遭遇了一场瘟疫,许多人病死之后,就被埋在了此处,此处原本是附近村上的一个墓地,周遭有两个棺材店,但那次瘟疫过后,连棺材店的两家人也都染病去世了,所以此处空余了店名,倒是之前那两个铺子里的人种植的一些槐树,百年之后却已经长得遮天蔽日的。

这种地方平时除了野狗出没之外,没有人烟,但对于修士而言,这种地方和寻常的山林也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已是深夜,那座城池果然被淹没在山中雾气之中,街道上点着为数不多的气死风灯,但远远望去,倒也别有一番景象。

围绕着这处乱葬岗,一群修士在陶伤墨和杨厌离等人的带领下开始布置各种法术陷阱。

绝大多数人却都很无所事事。

因为异雷山的作战计划实在太简单了。

如果有兽潮冲击这座城池,那他们就直接爆发灵气,吸引兽潮过来。

对于绝大多数妖兽而言,修士的肉身和散发的灵气比那些凡夫俗子的血肉不知道要美味多少倍。

如果兽潮真的被人完美控制,按照大悬空寺的那几名大能的说法,不攻击这里,只冲击松鹤观,那他们看到松鹤观有支撑不住的迹象,就直接冲过去增援。

但即便是过去增援,也是王离直接带着天劫过去一顿炸。

异雷山绝大多数修士所能起到的作用,也就是在合适的时候,大量激发法宝,形成覆盖性的打击而已。

现在为了避免被大悬空寺的大能发现,就算是吸纳灵气修行也不行,最多就只能感悟一下法门了。

王离端详了那座城池片刻,转过头来看着异雷山这一堆人无所事事的都快要抠脚的样子,他倒是忍不住想是不是要凑着这个垃圾时间,再多给出一些法门来让这些人参悟参悟。

“山主,我们已经感知到了灵航法舟的气息。”

但他还在犹豫之间,已经对他无比信奉,简直将他就像是真佛一样膜拜的胡大和胡二却几乎同时出声。

两个人手上都闪现出一颗通红的宝珠。

这是大悬空寺的明会感气宝珠法门,其实以胡大胡二的修为,感应别宗的修士和大型法宝倒是未必感应得出来,但是他们十分熟悉本宗大型法宝的气息,此时倒是有些独特的感应。

“山主,只是我们只能感应到灵航法舟应该过来了,只是具体在哪个方位,我们也感应不出来。”王离才刚转过头去,胡大却已经求助般看着孔雀法王说道。

孔雀法王摇了摇头,道:“以我的修为要想找出灵航法舟,也必须施展一些试气法门,但在我找出它来之前,恐怕就已经

被它锁定了气机了。”

“西边。”然而也就在此时,何灵秀却是已经风波不惊的传音给王离和颜嫣,“距离松鹤观估计至少还有一百三十里。”

“这么远就能看见?”

王离一愣,他虽然知道何灵秀天赋异禀,但潜意识里觉得这距离太远了,但他旋即反应过来,这灵航法舟虽然不如那些山门巨舰般庞大,但也是中等法舟,这种级别的法舟体型也很巨大,又漂浮在空中,所以何灵秀才能这么远就能看出它的气机。

“这….”

“下雨了?

“什么鬼!”

也就在此时,无所事事的异雷山众却都是躁动不安起来,天空之中出现了很多黑点,看似就像是一场豪雨要飘落下来,但等到这些黑点进入他们感知的区域,他们却震惊的发现都是些各种各样的飞虫。

“有妖气。”

孔雀法王眉梢微挑,道:“真的有兽潮朝着这边涌动。”

虽然异雷山的人都对王离有些盲目的信心,但真正的面临大规模的兽潮,他们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

兽群不比修士伸出规模,其中绝大多数妖兽根本不懂得如何隐匿气机,所以任何大规模的兽潮对于修士而言,就如同潮水在大地上涌动,它的动向自然是很清晰的。

但奔着这松鹤观而来的兽潮很明显是其中特例。

大量的妖兽在接近松鹤观区域时,才让人感觉到兽潮将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大量的妖兽都是化整为零,零散的到来,然后不断的聚集。

就以一万只寻常的黑火鸦为例,一万只黑火鸦结群飞来,根本就是铺天盖地,流火飞散,不可能隐匿行踪的,但这一万只分散成几只几只四处飞来,在目前的红山洲根本不会引起修士的特别注意。

但这种原本就是集群活动的妖兽分散朝着同一个方位飞来,这根本就是有违常理的。

哪怕有一万种理由相信这是有某个大能在暗中控制,但这种手段太过匪夷所思,根本不见于记载。

一个人若是能够肆意控制妖兽,那这个人的力量对于整个修真界而言也实在太过可怖了。

以往任何一次兽潮在造成可怖的破坏之后都会被很快的扑灭,只是因为妖兽太过混乱,其中大部分妖兽反而是死在自相残杀之中,眼下大量的妖兽都不自相残杀了,那这会导致什么样的变化,就太难想象了。

“妈了个巴子。”

一名改邪路金丹修士搓了搓手,骂了一句。

他手心在不断冒汗。

这个时候他和身边的几名修士都看出来了,这控制兽潮的人太过狡诈了,许多堪称妖兽的妖虫,居然被分散藏匿在了普通的虫群之中。

这些普通的甲虫、蝗虫,竟像是被人刻意驱赶迁徙,其中则藏匿着不少妖虫。

很快,这些寻常的虫豸雨云般飞舞过来,但其中零零散散的妖虫,却是不断和这些普通的虫豸脱离,下雨般朝着松鹤观山门的方位飞去。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三章 有妖气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