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与有荣焉

深沉夜sè笼罩之下的异雷山却是一副光怪陆离的景象。

除了蔡毓灿等留在异雷山的客人和那些准备渡劫的修士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在忙碌。

蔡毓灿和几名年轻修士看着因为试验一些法阵和法器不断爆散的华光,当光影不断的在他们脸上明灭时,他们越发觉得好像每个异雷山的人脸上都有种说不出的光。

一开始他们不知道这些人脸上的光来自何处,但等到几名改邪路的修士小心翼翼的收取一些刚刚制成的爆雷符,从他们身前经过,朝着他们礼节性的点头笑笑的时候,他们却都明白了。

以前混乱洲域的修士即便是乘着兽潮侵入修士洲域,要么是如同过街老鼠,要么就是如同流寇一般捞一把好处就逃,他们的行迹也丝毫没有荣誉可言。

但现在不一样。

异雷山让他们与有荣焉。

而且最关键的是,哪怕现在异雷山是准备和大悬空寺这种强宗开战,他们也没有觉得王离会让他们做炮灰,他们也都觉得很有机会战而胜之,而且能够得到不错的收货。

有些宗门的好处是放在嘴上说,但异雷山给的好处,却是实打实看得见的。

王离赐予的法门现在他们都修行了,有些领悟得比较快的,甚至已经在体内积蓄了一些雷罡。

关键这时,异雷山外门大总管马红俊又带来了一个分外鼓舞人心的好消息。

因为异雷山马上要面临大战,而且异雷山也没有什么畏惧避战的,所以原本是只赐了一门感气雷星术,但现在王离又准许特赐一门雷系攻击法门。

感气雷星术已经是很实用的自应型防御法门,而这门雷系攻击法门就更不一般。

这是一门来自上古雷宗的秘法,叫做惑神迷雷。

顾名思义,这种雷法是一种侵袭神识的法门。

但一般侵袭神识的法门纯粹依靠神识强度,若是对方神识远比施法者强大,施法者使用的侵袭神识的法门根本起不到作用,而且有可能还要遭受反噬。

但这种惑神迷雷却不同,即便对方可以轻易击溃这种惑神迷雷,但这种惑神迷雷却还能带给对方一些片段的感受,还能让对方的脑海之中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画面。

虽然无法和真正的心魔幻境相比,但在战斗之中,时不时的分心也很致命。

但这种法门最厉害之处,还在于这是一种有联法性质的秘法。

多名修士联手施展此法,不仅牵引雷罡形成的火神迷雷的威能更加强大,而且对方脑海之中出现的稀奇古怪的画面也越多。

对于改邪、归正和洗心三路修士而言,光是之前的那门感气雷星术加上这惑神迷雷术,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的实力就已经上升了一个档次。

陶伤墨和杨厌离等人的布阵效率很高,只是距离胡大胡二的天劫结束不到一个时辰,两个临时构建的传送法阵已经完成了

测试,异雷山的大部队已经可以通过这两个传送法阵源源不断的到达松鹤观不远处的一片野地。

现在陶伤墨和杨厌离等人已经先行过去,已经开始在那片野地之中布置隐匿灵气波动的法阵。

按照颜嫣和何灵秀的计划,即便那片野地之中做好了布置,但异雷山的大队人马也只是集合在通往那处野地的前一站,等到兽潮真的开始席卷松鹤观,大悬空寺也开始卷入这场兽潮时,异雷山的大队人马才正式登场。

虽然陶伤墨和杨厌离等人的手段已经不俗,但面对有化神期大拿坐镇的大悬空寺人马,还是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诸位道友。”

大部队已经随时准备出发,王离和颜嫣等人却是十分正式的到了蔡毓灿等人的面前,“实不相瞒,我们虽然得知消息不得不去救援松鹤观,同时也是想要弄清楚一些未解之谜,但按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无论是受人控制的兽潮还是大悬空寺这样的对手还是太过强大,现在我们异雷山唯一能够仰仗的,就只有诸位修士渡劫时引落的天劫了。现在虽然天赐良机,我们从大悬空寺手中反而抢了一个这样诸雷不侵的宝贝,但我们之前也仔细问询过了,这奇妙圆筒虽可避劫雷,但对于其它法术威能而言却防御力一般,所以即便在这圆筒之中引落天劫,面对大悬空寺的那么多大能,也未必稳妥,而且这东西原本落在他们手中,现在反而被我们抢夺过来,到时候两边一开战,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王离说到此处,他顿了顿之后,对着那些随时可以准备渡劫的修士认真行了一礼,道:“所以我自然也不敢强求诸位道友和我一起去松鹤观,诸位道友若是生怕危险不想前去的,可以暂时留在异雷山,若是想助我一臂之力的,便可以随我们一起出发了。”

“王山主,你原本就是冒险帮我们渡劫,更何况是去救援松鹤观。”一名灵落洞天的修士马上便出声,“我自然要跟随前去,即便渡劫不成陨落,我也绝不后悔。”

这人说话之时也不看其余人,也不想自己的言行给别人带来负担,但他却似乎是多虑了,他一出声,其余所有可以随时渡劫的修士都是纷纷慷慨激昂,没有一个人退缩。

“我们东方边缘四洲果然没有一个怂货啊!”

王离做了一个出发的手势,“能够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维护正义,庇护那些凡夫俗子,也是我王离的荣耀。”

原本在颜嫣和何灵秀看来,王离特意找这些人谈话,故意让他们决定去留,明显是欲拒还迎的激将法,而且此时王离慷慨激昂的样子,演技也略显浮夸,但此时王离说出的维护正义,庇护凡夫俗子这样的话语,却是让她们重新审视了王离很久。

原本什么护佑万灵,追求正义,维护世界和平这种口号,就是仙门正统的教条。

但过往许多年里,所有仙门正统哪个师长会给弟子灌输这样的教条?

几乎所有宗

门招收仙苗的第一课,就是直接给这些对修仙充满美妙幻想的仙苗们当头一棒,告诉这些仙苗,所谓的修真就是弱肉强食,就是争夺气运,就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

那种口号只是标榜自己的仙门正统身份喊喊的,既然是“口号”,那不就是口上号称,就是纯粹嘴上说说而已。

任何一个成熟的修士都不会轻易提起这种幼稚的口号。

“你是认真的么?”

在异雷山的大部人马开始集结准备出发时,颜嫣忍不住问了王离一句。

“什么?”王离看着颜嫣却是吓了一跳,“灵熙道友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也没有对你表白啊,怎么你问我是不是认真的?你是不是听错了?”

颜嫣的一张粉脸顿时满脸飞红。

她娇羞不能自已的飞快传音解释道:“我是说你要维护正义,庇护凡夫俗子那些话。”

“……!”王离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当然是认真的,我当时被师尊救回玄天宗之前,我多希望有仙人来拯救我们于危难之中,你不知道随便来一头妖兽都能屠一个村,没有我们修士,那些凡夫俗子的一个城邦恐怕都挡不住两头三级妖兽。我当时被师尊救了之后,就觉得一定要和师尊好好学本事,学了本事也和他一样救人,虽然当时他也被几个妖兽追得屁滚尿流,但好歹他能救出点人啊….”

颜嫣脸上的绯红消失了。

她的神sè悄然的变得凝重起来,她的眼睛里也出现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那我和何灵秀再商量商量,那处大城距离松鹤观也不远,要是我们想要保住那座城,那就比保住松鹤观要困难得多了。”

说实话,原先她和何灵秀的潜意识里,也并没有保住那座城的想法,毕竟以异雷山的能力想要面对兽潮和大悬空寺这样的对手,想要保住松鹤观都恐怕要靠王离的天劫临场发挥。

“可惜没有餐霞道舰这样的山门巨舰啊。”

王离当然也知道在兽潮之下保全一座城的难处,他看着不远处餐霞道舰的庞大舰体就忍不住一阵哀嚎,“要是有这样的一艘完好的山门巨舰,至少也可以尽可能的把人送走。”

“要想养这样一艘山门巨舰实在太难了,你恐怕会心痛灵石的消耗。”颜嫣会错了意,她以为王离有弄一艘山门巨舰的想法。

“那是。”

王离原本就没有养山门巨舰的想法,看着已经开始络绎不绝的穿过传送法阵的异雷山众,他却也得了启发,“我们自己不养也行啊,让有山门巨舰的宗门帮我们做事最好了。”

颜嫣下意识的想说这怎么可能,哪里有别宗的山门巨舰帮王离免费打工,但想到王离之前的很多设想似乎都会成型,她就马上沉默了下来。

(今天的过度章节写得不算好,状态不佳反思中,所以用掉这周唯一一天不三更的机会,明天后天大后天就都三更…不能出幺蛾子了。)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与有荣焉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