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我们睡吧

临海的渔村里,酒鬼正在喝酒,教书匠刚刚教完两个渔村里的孩童识字,正在对着送了些杂鱼过来的一名渔夫千恩万谢。

当群星坠落之时,渔村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呼。

渔村里的人都朝着海面望去,有数道火光从空中坠落,拖着长长的焰尾和迷离的电光坠在海中。

突然之间,惊呼声变成了万分惊喜的叫声,几乎所有拥有渔船的人都飞快的奔向自己的渔船,整个渔村突然变得无比热闹起来。

天赐盛宴。

这些渔民都没有在白天见过坠落的流星和陨石,更没有见过带着闪电坠落的陨石。

这些陨石坠落海面的同时,这些闪电直接就让大片的鱼群被电晕了,浮上海面。

他们看到海面上就像是浮满了金砖和银砖,明晃晃的一片,尤其许多浮到海面上的大鱼,他们几乎从未见过。

但按照他们的经验,只要这些深海之中的鱼浮上水面,是不可能再活蹦乱跳的还能钻回深海了。

所以只有海浪能够和他们争抢这些鱼群。

一艘艘渔船冲入铺满金sè和银sè光泽的海面,不能下海的人们聚集在海滩上呐喊助威。

这个渔村里所有的人都好像陷入了一场狂欢之中,但酒鬼和教书匠却是呆呆的站立未动。

他们本身就不是捕鱼者。

一个烂酒鬼,一个教书匠。

他们和这个渔村似乎格格不入,然而却偏偏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困锁这里无数年。

不知道因何而存在,不知道何时而终结。

然而今日里,当那些火光从空中坠落时,他们却分明感到了一种异样的变化。

无法用言语形容。

但他们可以感觉到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如同潮水般的欢呼声和呐喊声里,教书匠放下了一篮杂鱼,烂酒鬼放下了手中的酒葫芦。

两个人不知不觉的走出了门,走到了一起。

“走么?”

和很多年前的许多次尝试一样,教书匠看着烂酒鬼,问道。

酒鬼点了点头,道:“走。”

他说出这一个字时,心脏却不由得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了在沙滩上呐喊助威看热闹的那个婆娘,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不用特意再对她告别了。

如果和往常一样,无论走多远,当坚持不住睡着,等到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又回到这个渔村,那此时的告别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如果真的已经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如果他和教书匠已经能够离开这个渔村,已经能够去任何他和教书匠想要去的地方,那他当然可以回来,当然可以选择告别,或者带着她走。

两个人大踏步的朝着渔村外走去,他们一直朝着前方,越走越快。

……

牧青丹凝视着身前的陨星。

当距离他最近的这颗陨星坠落,当他可以感知到这颗陨星的刹那,他便已经飞掠而起,追上了这颗坠落的陨星。

他飞上高处,出现在这颗陨星之前,然后随着这颗陨星一起往下坠落。

他和这颗陨星保持着同样的坠落速度,所以他和这颗陨星之间相对静止,透过这颗陨星周围不断产生的火焰,他可以清晰的看清这颗陨星的模样。

这颗陨

星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官帽。

一个圆柱形的舱体,带着两片长长的耳朵。

在不断的燃烧之中,两片长长的耳朵首先焚毁,接着这个舱体不断的扭曲变形,在坠地之前,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发着蓝光的扭曲罐子。

那名被他从九香桥掳走的中年妇人,也始终被他的遁光包裹,跟随在他的身后。

很多时日过去,这名中年妇人即便知道了他是悬石洲昔日那极为出名的道子,但却依旧无法相信他的说法。

她只是无比固执和恐惧的认为,牧青丹将她带在身边,一定有她所不能理解的目的。

一个人怎么可能无视岁月更替而不变的苍老呢?

那不是和天地同寿?

最为关键的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将自己都蒙在鼓里,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是牧青丹说的那样呢?

然而今日里,当她在牧青丹的遁光包裹之中,看着这颗陨星的坠落时,她也和那远在万里之外的渔村里的酒鬼和教书匠一样,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变化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的身体里,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蛋壳突然破了。

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更加的真实。

哪怕是牧青丹的衣角,哪怕是周围流动的风,都显得比平时更加的真实。

更难以解释的是,她好像不再固执的认为牧青丹绝对是骗自己。

她突然觉得,牧青丹说的事情很诡异,但牧青丹没有骗自己,只是有某种力量,让她好像陷入梦魇一般,看不清周围的真实,包括她自己。

……

与此同时,在西方五部洲的玉腙洲,在一处建立在河谷平原的凡人国度中,金碧辉煌的皇宫里,身穿龙袍的皇帝突然冷笑了起来。

这个皇帝身材矮小,虽然戴着皇冠,但其实这王国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秃子。

这个皇帝毫无疑问是个昏君。

他平时挥霍无度,身边的任何器具都喜欢用纯金,有些过分巨大的东西,哪怕无法用纯金制成,他也喜欢在外面贴一层金皮。

他喜怒无常,经常心血来潮就劳民伤财的做些毫无意义的事情,经常不问缘由,莫名其妙的就将人斩首。

至于政务,他从不上心。

很少上朝,最喜欢玩酒池肉林之类的奢靡。

这些年来,这个名为大堰王朝的国度越来越国力衰退,和敌国打了几场仗,每次都吃大亏,在众臣看来,亡国也是旦夕之间的事情,但这名皇帝却偏偏还是醉生梦死,随性的很。

针对这名皇帝的叛乱和刺杀也有很多次,但这名昏君的运气却偏偏极好,那些叛乱和刺杀,却一次都没有成功。

今日这个昏君召集群臣和匠师前来,却是要打造两个青铜巨人,打造一个黄金轮盘。

这在群臣看来自然是瞎胡闹。

之前这名昏君打造了一些黄金面具,似乎也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按照今日这昏君的说法,他要打造的青铜巨人是两名成年男子的高度,这样的青铜巨人,如何能做得出来?

那黄金轮盘按他所需也要小桌面大小,这也是难度惊人。

当然没有任何人敢劝谏。

所有敢劝谏的人早就被这昏君满门抄斩了。

但不知为何,哪怕所有人都在尽心尽力的要完成这名昏君

的命令,这名昏君却突然冷笑起来。

别人的冷笑也就罢了,这昏君的冷笑,往往就有很多人要丢脑袋。

就在此时,一道天火在远方坠落。

观星的星官骇然变sè,他直觉不祥。

皇宫里的昏君冷笑完毕,却是看着众臣和召集来的匠师,说道:“你们的面sè看起来有些不对,看来是觉得我必定要杀人,既然这样,我就随便杀个十来个助助兴。”

“……!”所有的人都跪伏在地,都不敢抬头,他们浑身都流淌冷汗,心中都是在咒骂这昏君为何不早死。

随便杀十来个助助兴,那是给谁助兴?

“你们抓阄吧。”

让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昏君直接让他们开始抓阄,抓到死签的就死,抓到活签的可活。

“昏君!”

抓到死签的臣子在情知必死的情形下,在侍卫将他们按倒的同时,纷纷用最恶毒的话语叫骂了起来,“你必定亡国,必定被人千刀万剐,必定遗臭万年。”

然而黄金龙椅上的昏君却是反而高兴的笑了起来。

“我当然是昏君。”

他变态的笑着,在心中得意的说道,“做明君哪里有做昏君来得开心,来得好玩。既然是一个被玩崩了的世界,既然那些人可以玩,我当然也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

酒鬼和教书匠其实并没有走太远。

他们只是走出了那个渔村,在距离那个渔村不过七八里地的一片果园停了下来。

在过往很多年里,他们做了很多次尝试,他们发现自己所能到达的最远边界,就是这里。

哪怕他们只是在这果园里睡着,他们醒来时,就已经重新躺会渔村里各自的床榻上,而且整个渔村里的人都并没有觉得他们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哪怕他们不眠不休的在外面走了几天几夜,只要睡着,便会回到渔村。

而渔村里的人却并没有觉得他们离开过。

这片果园很安静。

里面的一些果树只是野生野长,平时根本没有人管。

所以身上依旧有着浓厚酒气的酒鬼和教书匠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走太远,两个人在果园里一片安静的草地上坐了下来,然后这两个男人就像是变态一样,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说道:“那我们睡吧。”

两个人就并排着躺了下来。

教书匠直接闭着眼睛就努力让自己睡着。

酒鬼扯了几片树叶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按照他们的经验,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他们到达这种边界,他们睡着之后,就自然会回到那片渔村。

两个人都有着各自快速入睡的方法。

所以很快两个人都睡着了。

在夜幕降临之前,两个人都醒了过来。

两个人发现自己都并未和平时一样梦游般返回渔村,在看清周围还是这片果园的刹那,这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嚎啕大哭。

他们之前就有着强烈的直觉,但现在他们终于印证,有特殊的变化发生在了他们的身上,发生在了天地之间。

他们已经可以离开这片渔村,越过果园,想停留在哪里就停留在哪里,想睡在哪里,就睡在哪里,关键在于,他们一觉醒来,还能停留在入睡前的地方。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章 我们睡吧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