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群星坠落

吕神靓长久凝视着眼前的三个座舱以及座舱中那具“躯壳”。

她再次伸出手去,去触碰了身前的座舱。

这次这个座舱并没有再释放出蓝sè的电弧。

她的眉头再次深深的皱了起来。

她可以确定这个座舱之中的“躯壳”肯定和自己有着莫大的联系。

那么按照她脑海之中得到的那些画面来看,自己很有可能就是这座舱里的女子封存的记忆。

自己可能就是这名女子的另外一具身体。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在那种新的时代里,记忆才算是真正的人,躯壳只是随时可以更换的工具。

那即便自己不是这名女子封存的记忆,从她能够轻易进入这个环形密室来看,她也也必定和这名女子有着莫大的关系,或许是她用自己的记忆创造出来的东西?

那种编辑和改造自己的记忆而造出来的“人”。

当吕神靓的眉头缓缓松开时,她已经下了决定。

她做出了一个非常狠辣的决定。

她要试着损毁这座高塔。

要看清一个线团里到底有多少种颜sè的线,可能很多人都会试着去解开这个线团,但她却会直接将这个线团切开。

对于她而言,如果无法分辨真实还是虚幻,就连这个世界是自然演变之后的真实世界还是无数能量编织的真实和虚幻的结合都不能确定,那她想要做的,就是将一切彻底打破,将一切有可能编织虚幻的东西打破。

就如现在的诸多宗门障眼法阵,很多都是在真实的地貌上,用各种手段形成虚拟的画面,不只是欺骗修士的眼睛,甚至欺骗修士所有的感知。

要想看清真实的面貌,那就只有将法阵击溃。

或许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她这种决定太过冒险,太过激进。

很多人面临她这种处境,恐怕可能首先会考虑自己的生死,会担心形成她的法则崩溃的话,或者连她也就在这个世间抹杀。

然而她直觉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因为她现在可以确定,她能够来到这里,只和两个人有关。

一个是王离,另外一个便是座舱上这名女子。

不管王离和这名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无论是王离还是这名女子,都应该十分了解她的性情。

尤其座舱里的这名女子就算不是她的记忆的拥有者,也恐怕接触过她的记忆。

那她自然清楚,若是有一日自己返回这里,面临这种抉择,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如果不想被她毁掉,那这名女子和王离也绝对不会让她来到这里。

让她到达这里,就自然是允许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她也不觉得这个环形密室还会给她更多的真相和讯息,因为要给的话,那种直接贯入她记忆中的画面,就已经给了。

所以她只要遵循她自己的意愿,毁掉这里就可以了。

她决定的事情便不会犹豫。

一道剑罡从她的手中涌出,直接落在身前的座舱上。

以她的认知,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剑罡能够轻易损毁这种合金,在她想来,既然这座高塔能够在这种极为冰寒的地带屹立无数年,这

种合金的坚韧程度,恐怕超过许多强大法宝的胎体。

毕竟那的确是一个堪称神的时代的遗留之物。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的一声轻鸣,当她的剑罡斩在她身前的座舱上时,有yīn沉晦暗的雷光随着剑意绽放。

那是yīn雷。

她的剑罡原本就是yīn雷剑罡。

yīn沉晦暗的雷光迅速的分解成无数电丝,顺着座舱的符纹游走。

在一个呼吸之间,这些电光就如同霉斑在食物上滋生一般,悄然的在这座高塔的符纹之中蔓延。

吕神靓眯起了眼睛。

她听到了连绵不断的碎裂声。

她身前那三个座舱首先像是薄脆的泥片一般崩解,接着是她所在的这个环形密室,然后是整座高塔。

坚硬的合金就像是开裂的墙粉一般迅速的剥落,不断的瓦解。

她的身周,就像是一场大雪飘飞,又像是无数的蝴蝶在寒风之中四散。

不管是她眼前的座舱还是密室,还是整座高塔和高塔顶端的线圈,在数个呼吸之间,全部瓦解!

她缓缓的往下坠落。

那座舱里的女子也随着座舱的消失而往下坠落。

她的身体也开始像瓷片一般碎裂,飞舞。

吕神靓深吸了一口气。

她伸出手去,接住了这名女子身上的银sè衣衫。

唯有这件衣衫是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轰!

也就在此时,这座崩溃的高塔上方发出了一声可怖的雷鸣。

恐怖的气压直接就像是一个无形的气锤,将她直接狠狠的压到冰面。

这一片冰冻的海域轰然作响,冰面上瞬间出现无数的裂痕,接着无数巨大的坚冰在劲气的冲击下,就像是破海而出的巨舰往上飞起。

整个天空都变了。

无数巨大的闪电在云层之中穿行。

何止是方圆数十里,方圆上千里的天空,都似乎布满了劫云。

各种各样的恐怖雷霆,就像是无数的蛟龙和怪物在疯狂的纠缠。

何止是一个雷池。

天空之中,到处都是雷池。

密密麻麻,甚至互相叠加。

宛如灭世的毁灭气机,从虚空之中不断坠落。

别说吕神靓此时的修为和力量,即便是整个黑天圣地的所有强者加在一起,也不可能在这样的雷暴之中生还。

在北冥洲,整个洲域的人在翘首远眺北方。

他们看到极北的天空都好像漏了一样,就好像彻底变成了一个雷霆的世界。

所有的人都惊骇欲绝。

然而此时,吕神靓看着手中抓着的银sè衣衫,她突然就明白了。

她身上法衣尽褪。

她堪称完美的玉体暴露在寒风和雷光之中,然后她将这件在雷光之中好像变得崭新的银sè衣衫穿在了身上。

这件银sè的紧身衣衫完美的和她身躯贴合。

轰!

无数巨大如树的雷光坠落。

整片冰冻的海变成了无数雷霆的乐园。

每一道巨大的雷光都足以镇杀一名化神期的修行者,然而没有任何一道雷光对吕神靓形成真正的威胁。

她静静的悬浮在雷光之中。

所有的雷光就像是气流一般在她的身外流淌过去,她的身体周围,就像是变成了一个绝对没有雷霆进入的独特道域。

但她身上的银sè衣衫,却是闪耀着比钻石还璀璨的光芒。

有无数的气机在她这件银sè衣衫之中开始复苏。

吕神靓的眼瞳也渐渐变成了银sè。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言,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令人忍不住要臣服的恐怖道韵。

而对于旧时代的人而言…若是有旧时代的人能够看到此时的她,一定会觉得她就像是传说中的天神。

…….

王离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他当然不知道吕神靓心中对他已经有了独特的定义。

然而此时,当冰海上雷暴生成的刹那,他也心有所感,忍不住抬头看向天空。

轰!

极高的空域之中,突然响起了雷鸣。

不只是异雷山的山域,所有的修士洲域,所有的混乱洲域,那极高的空域,原本不可能出现任何云气和闪电的高空之中,突然都出现了电闪雷鸣。

甚至虚空之中,隐匿的小千世界之中,随着空间法则气息的震荡,也同时绽放出雷光!

“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无数修士骇然的仰望高空,仰望他们根本感知不到的高空。

中神洲。

最高的山峰再往上三千丈的虚空之中,那团青黄sè元气之中也开始涌出雷光。

这团元气的中心,那座始终静寂不动的黑sè蚁殿周围,骤然出现无数的闪电。

无数闪电就像是神王抽打的电鞭一样击打在这座黑sè的蚁殿上,这座黑sè的蚁殿开始剧烈的晃动,震颤。

整团青黄sè的元气连着这座黑sè的蚁殿开始往下沉降。

它们足足往下坠落了一千丈,才终于停了下来。

也就在此时,许多寂寒高空里,被一些坚冰封裹着的东西,也交织着闪电开始坠落。

这些东西,原本就像是环绕着这个世界按着既定轨迹飞行的星际垃圾,有些像是陨铁,有些像是彗星的碎片,有些则是一块块的冰晶。

但当这些东西表面绽放雷光,当一些坚硬的壳体崩裂,当这些东西开始坠落的刹那,却可以依稀看到旧时代和神之时代的痕迹。

这些东西就像是人造的星辰,就像是铁塔,就像是破损的飞船,就像是道殿一般的太空舱…..

只是这些东西都存在于这方世界唯有极少数的人所能感知的区域,那种时间和空间都似乎被彻底冰封的区域。

所以当修士洲域和混乱洲域的绝大多数人看到它们坠落产生的火光时,绝大多数人只看到了无数的陨石和流星在坠落。

群星坠落。

在修士洲域和混乱洲域各处,有许多的陨石拖着长长的焰尾在坠落。

焰尾的最末端,还有无数迷离的电光,就像是最璀璨的烟火。

王离眯着眼睛看着一道璀璨的烟火。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感觉到整个天地都似乎有了不同寻常的变化。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九章 群星坠落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