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天道不可辱

“厉害!”

王离又演技浮夸的对着巨大的血sè骷髅头竖了竖大拇指,“不过我可不敢像你这么狂,我可是不敢挑衅天道法则。”

“怂货!”

血神子哈哈一笑,骂了一声,心中对王离却是又忍不住的鄙视。

只要置身天劫之中,自身气机就已经牵扯天道法则。

敢不敢,胆不胆小都一样。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光棍一些。

当然如果是一名金丹修士在这里结婴渡劫,他不敢太过嚣张,但这只是一名筑基期修士凝结金丹,而且一开场就是火云劫雷,这天劫又能厉害得到哪里?

转眼一看到王离抵挡这火云劫雷的做派,他就顿时又在心中冷笑着骂了一声菜鸡。

此时的王离是五指弹动,不断弹出一道道剑罡,将威胁到他和楚朝歌的火云劫雷全部搅碎,这看上去似乎十分潇洒,而且无论是施法速度还是这剑罡的威能都的确不错,但在他的眼中,王离这样简直是真的作死。

像他和王离这样不是自己渡劫,但被牵扯在劫雷之中的修士,越是太过暴露自己的气机,就越容易被天道法则断定为帮助渡劫者渡劫。

言语的过分,又怎么比得上行动的过分。

就譬如看见一名双峰高耸的绝艳女修,口中说我好像摸摸你的修士,绝对不如直接双手抓上去的修士过分。

所以血神子此时自己抵挡天劫实际十分低调。

他那一条无数细小骷髅头组成的血河看上去气势十足,但实则却根本不和落下的劫雷正面交锋。

他此时施展的是血河导引之术,凡事坠落在他这条血河之中的火云劫雷,只是像落下的雨水一般,被他的这条血河引导,汇聚着落向不远处。

他这是以行动表明,我并非是要帮助这名渡劫者,我只是正好被卷入其中,我也并不是要和天劫抗衡。

但王离这倒好,不断的剑斩劫雷。

这不就像是面对一个无比巨大的章鱼,却不断的斩这章鱼爪子?

按照常理,那接下来天道法则坠落的劫雷,要针对肯定也是针对王离这样修炼剑罡的修士。

他心中正在因为王离的菜鸡而暗乐,王离此时却还卖弄一般右手五指并指为剑,五道剑罡化为一道长剑,这长剑抖出一个剑花,将数十道同时坠落的火云劫雷全部轻易的搅碎了。

“这剑舞得不赖。”血神子顿时哈哈大笑。

“王山主,天劫之中,尽可能隐匿气机,不宜多过表现。”围观的那些太上长老之中,倒是有数人心惊胆颤,忍不住出声提醒。

“怎么,和我比试,还有亲友团呐喊助威么?”血神子又是哈哈一笑。

“我是怕劫雷威力太弱,太过挠痒痒。”王离呵呵一笑,伸手斩出一道剑罡。

这剑罡直冲上天,差点就刺入劫云中去,这样的嚣张别说让围观的修士都是一阵惊呼,连血神子都微微的变了脸sè。

按照修真史上的记载,抵挡劫雷也就算了,若是直击劫云,对于天道法

则而言,简直就像是不服天道法则,直接攻击天道法则,到时候引起的反噬绝对不止提升一个量级。

血神子虽然狂傲,但此时也心中发寒,生怕王离真的丧心病狂。

所以接下来他倒是沉默下来,一时不敢出声挑衅。

雷声轰鸣,火云劫雷不断坠落,浓烟滚滚,就像是有无数条炎龙在空中游曳。

这火云劫雷在所有人看来似乎正常不过,不仅是劫雷的威能,还是持续的时间都很正常。

足足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天空之中的火云劫雷开始稀疏起来,很明显上方的劫云是开始酝酿第二重劫雷了。

劫云之中的雷罡稀疏,劫云变得暗淡下来,劫云的sè泽也好像自然演变得充满深邃的感觉,变成了深沉的深红。

一种玄妙的气机在劫云之中开始流转。

“难道也是火系玄雷?”

血神子有些吃惊,这劫云虽然外表看上去变化并不剧烈,但像他这样的修士,却分明感知出这第二重劫雷的元气法则似乎比第一重劫雷的元气法则要复杂得多。

此时他是还一头雾水,但改邪路、归正路和洗心路这三路的修士脸上的神sè却是精彩起来。

尤其是归正路和洗心路的修士,对这劫雷可是太熟悉了。

因为他们不久前才刚刚亲身经历过。

这不就是直接导致他们两路人马之中所有元婴修士堕胎的异种劫雷么!

一时之间,他们心中都觉得王离的气运简直骇人,同时他们看着血神子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的神sè。

这元婴都要没了,还能和王山主怎么玩啊。

也就十数个呼吸的时间,深红sè的劫云之中便坠出无数道深红sè的劫雷。

王离的演技也越发精湛,他手中原本凝出一柄大剑,似乎又要耍剑,但此时看到那无数深红sè的劫雷坠落,他却是瞬间一愣。

“竟是这种劫雷?”

他这装得太像了,就连何灵秀和颜嫣都忍不住互相望了一眼,觉得王离终于有一次演技不算浮夸。

而另外一边,血神子倒是也差点忍不住问,“什么劫雷?”

“呵呵!”

漫天劫雷坠落,王离却是收了剑,对着巨大的血sè骷髅头一竖大拇指,“你看看,让你不服天道法则,这报应不是马上就来了么?”

“什么…”

血神子心中才刚刚生出不祥的感觉,就已经感受到了非同寻常的气息,“异雷!”

一片惊呼声如同潮水一般涌起。

对于修士,异雷简直就是厄运的代名词。

但此时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是,王离却是负手而立,好像什么都不做,要任凭这种异雷落在身上也不抵挡的感觉。

原本静心收敛丹液凝丹的楚朝歌也是感觉到了异常,浑身一颤,但他也才犹豫一下,那异雷就已经落在了他和王离身上。

“这?”

他直觉这些异雷就像是水流一样冲刷过身体,虽然身体发麻,但似乎也并没有太过不适的感觉,既没有对

他的肉身造成真正的损伤,也并不阻碍他凝丹。

但另外一侧,血神子的声音却是骤然断绝。

血神子也是浑身发麻,但与此同时,他小腹坠胀,体内的元婴瞬间就失去了知觉,接着他的元婴直接失去了控制,在他的感知里变成了死物,瞬间和他的身体脱离。

等他骇然的朝着身下望去时,他看到自己的元婴已经掉了下去,生气全无。

“啊!”

等到他的元婴往下掉落数丈,他才发出惊骇欲绝的尖叫。

王离此时的演技就显得太过做作了。

他看着那巨大的血sè骷髅头,一脸关切的样子,“血神子,你还好吧,怎么叫得这么凄凉,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他妈…”

血神子骂出半句,他催动真元,卷住坠落的元婴,再看了一眼,他心都凉了。

这元婴生机全无,很明显这异雷之中蕴含独特灵毒般的元气法则,直接将这元婴的灵识都彻底抹灭了。

“啊!”

虽然明知道王离的出声是刻意调戏,但此时这样的状况,却还是让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这样的叫声,倒是叫得一众观劫的太上长老都懵了。

“所以说嘛,天道之下好轮回,天道何曾饶过谁。”王离此时却是反而一脸正sè,叹息道:“我虽张狂,但真的也不至于在天劫之中口无遮拦。天道法则之下,硬挡天劫也不过是被天道法则看成强出头,也就是凭本事在劫雷之下求存,但这口嗨,却是真的让天道法则都感到太过了吧?”

噗!

血神子喷出了一口鲜血。

“王山主,这是什么异雷?”观劫的修士之中,有几名修士终于忍不住好奇,出声发问。

现在他们也都醒觉应该是这血神子口无遮拦,目无天道,所以才导致楚朝歌这样平庸的修士第二重劫雷就直接突变,形成了异雷。只是现在他们看王离和楚朝歌在异雷之中丝毫不受影响,但血神子却似乎遭受重创,他们便实在想不出这是什么样的异雷。

“天道法则实在太可怕了。”

王离演技浮夸,他夸张的感叹道:“之前便是有些邪修在我异雷山修士渡劫之中口无遮拦,结果引落这异种劫雷,结果直接死婴。但没有想到时隔不久,竟然还有人重蹈覆辙,又引出了这样的异雷。所以说哪怕对女修口无遮拦,都恐怕引来大祸,对这天道法则口无遮拦,那便真的是勇者无畏。”

“导致直接死婴的异雷,直接毒杀元婴的异雷?”

所有观劫者此时根本看不清楚巨大血红sè骷髅头之中的具体状况,但是听到王离这样的说法,他们全部震骇。

他们当然没有想到这异雷出自王离的谋划,只是浑身寒气流淌,只觉得天道法则果然不容挑衅。

“我他妈….”

巨大血红sè骷髅头之中,血神子五官都在抽搐,他看着生机全无的元婴,突然之间状如疯狂一般,张口一咬,竟是直接开始吞吃他自己的元婴!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章 天道不可辱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