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荣幸

“呵呵。”

何灵秀皮笑肉不笑的传音给王离,“堕胎异雷?”

“哈哈。”

王离觉得这血神子到来的意义简直就是提醒他要解锁一个什么样的异雷。

他原先还在纠结要解锁一个什么样的异雷,还担心异雷威能太弱解锁没有意义,威能太强自己却又扛不住,但现在血神子的到来却真的是让他茅塞顿开。

这种堕胎异雷简直就是元婴修士的大杀器,但在他结成元婴之前,却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抵挡起来毫不费力。

如此一来,那他若是能够解锁一个堕胎劫雷,能够像施展法门一样施展这劫雷,那任何元婴修士和他一对敌都要堕胎,他岂不是要号称“堕胎之王”?

“四重劫雷,第一重就来个正常的火云劫雷,第二重就来个堕胎劫雷,至于第三重….”

王离还在思索这楚朝歌的四重劫雷到底如何排布,但血神子却是以为王离反而有些怂,顿时桀桀的厉笑出声,“怎么,难道你反而不敢了?”

“笑话。”

王离顿时翻了翻白眼,道:“这不还得等人的地元丹药力化开?”

说完这句,他看了一眼身前的楚朝歌,传音道:“等会天劫降落,你只管静心凝丹,别的事情一概不用管,我保你无恙。”

楚朝歌心中自然极其紧张,但王离声音之中蕴含的强烈自信,却让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心境也平和了不少。

“好,我就看看你到底耍什么花招。”血神子冷冷的一笑,那巨大的血红sè骷髅头静静悬浮,周围的许多细小血sè骷髅头,却是如同一盏盏小红灯笼闪烁发亮。

看着这些血红sè灯笼邪气森森的模样,王离倒是心中一动,忍不住传音给孔雀法王,“法王,这血河宗是否主修的也是食死功法?我看这人好像邪气深沉,血河之中似乎蕴含着浓郁的尸气。”

孔雀法王传音道:“不错,血河宗不仅主修食死法门,而且还善取修士和妖兽的气血炼器,他们的法宝法器都是以污秽修士真元和法宝为主,血龙砂、yīn毒剑等等…不过和寻常的食死功法相比,他们血河宗的功法十分强大,普通的食死功法虽然可以吞噬尸气快速提升修为,但许多和自身不合的内气自然化成尸毒,蕴藏体内无法排除,长久而言必受其害,但他们血河宗的魔血古经却能够将尸毒洗伐出去,而且将尸毒凝练成血瘴。现在他这血sè骷髅头便是血瘴显化,也是一等一的邪毒法器。”

“行了。”

王离哈哈一笑,这么一说,他心中那第三重、第四重劫雷全部都定了。

邪毒功法就如yīn磷砂一样,的确是yīn气侵袭真元,污秽和灼烧修士内气,十分难缠。

但特殊的阳罡和正雷,却也是有特殊的诛邪效用,就如同隐山之中寻常的法器对那些邪物不管用,但独特的诛邪法宝却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一样。

既然这血河宗的元婴大拿血神子所修的法门是yīn邪功法之中

的极品,那他便挑两种对仙门正统修士威胁不大的诛邪劫雷来针对一下就行。

先来个火云劫雷麻痹大意,再来个堕胎异雷直接给他堕胎,让他无法施展元婴之能,接着来两重诛邪劫雷,这血神子到时恐怕不死都要修为尽毁。

正巧此时他感知到身前楚朝歌体内的药力已经彻底化开,体内丹气冲涌,只要不刻意收敛,便应该能够引动劫雷,于是他便挑衅似的看着血神子身外显化的巨大血sè骷髅头,“血神子,你准备好了没,若是你还嘴硬不反悔,那我们现在可就要开始了?”

“我嘴硬?”

血神子此人倒是也果决得很,一旦下定决心,他似乎也是那种一条道就走到黑的人,此时听着王离挑衅的声音,他顿时哈哈大笑,“兀那小儿,怎么到这个时候还惺惺作态,不要再耍花招,不要废话,赶紧开始,我等着你跪下喊我爷爷。”

“我怕你到时候屁滚尿流想逃,我拉都拉不住。”王离也是故意激将,他哈哈一笑之后,遁光一卷,直接将楚朝歌卷起,朝着那血红骷髅头掠去。

在距离那血红sè骷髅头还有一里之遥时,他霍然顿住,也不再废话,只是异常肯定的对着楚朝歌点了点头。

所有前来拜贺的修士知道王离要马上引落劫雷,一群太上长老级顿时纷纷落在杨厌离划定的区域。

他们此时心中紧张不已,只觉得王离这也是一场豪赌,因为时间仓促,那陶伤墨等人肯定是来不及布置。

但与此同时,王离越是面对血神子这种强敌泰然自若的样子,便越是让他们心中佩服。

这些东方边缘四洲的各宗门老迈修士可都不止经历过一次混乱之潮,他们无一例外都经历许多次在邪修手中丧失同门和好友之痛,他们对于邪修的态度可是比颜嫣还要正统,堪称深恶痛绝。

所以王离敢叫嚣混乱洲域,虽然在他们心中也觉得太过张狂,但现在看着王离和血神子这样的豪赌,他们只觉得王离这样的人物真的是东方边缘四洲的柱石。

自从上次混乱之潮东方边缘四洲大伤元气之后,像王离这样惊才绝艳的修士原本就已经涌现极少,而像他这样惊才绝艳,又敢于站出来承担更多的修士,就是一个都没有。

楚朝歌深吸了一口气。

他在炼气两层过后,就明白自己这一生恐怕就是一名特别平庸的修士,即便是在东方边缘四洲这种地方,也不可能翻起什么浪花,留下什么痕迹。

他在赤城玄宗,也注定和无数先辈一样,就是一块默默无闻的基石,即便是他有什么豪情壮志,他的修为和实力也不容许他付诸实施。

像他这样的人物,无论是面对兽潮还是面对混乱洲域的修士,可能就像是水面上一个浪花就能翻覆的菜叶,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但是今日他站在王离的身边,面对血神子这样的混乱洲域元婴大拿,他却是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刚刚进入赤城玄宗修行时。

他却似乎变成了那个刚刚炼气

,却拥有豪情壮志的少年。

他即便被血神子身外的灵气波动都压得无法正常呼吸,但这一刻,他终于觉得自己有用,觉得自己终于到了有用的时刻。

他心中涌起更多的感激。

他觉得很荣幸。

很荣幸能够和王离一起并肩作战,能够一起面对这样的敌人。

他没有犹豫,他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他按照王离所说的话语,不管身外,静心敛气凝丹。

轰!

天地间一声巨大的雷鸣,无数劫云凭空生成,高空之中一片赤红,有恐怖的热力从不断聚集的劫云之中流淌下来,整个天空就像是被一块火红的烙铁在反复的熨烫。

微仰着头的巨大血sè骷髅头在雷鸣声中微微一震,天劫毕竟是天劫,无上法则拥有着足够的威严,这一瞬间透露的那种气机,也让平时目空一切的血神子都有瞬间的恐惧。

但在下一刹那,他却是感知出了这是什么劫雷,哈哈一笑,“兀那小儿,我当是有什么花招,还以为你弄一个十分厉害的修士渡劫,来拖着我一起玉石俱焚,原来渡劫的这个家伙也是如此稀松平常,引落的竟是这样的雷劫。”

他哈哈大笑之中,巨大的血红sè骷髅头是也笑得发颤,但巨大血红sè骷髅头周围的无数红灯笼般的小骷髅头,却是自然往上飘起,密密麻麻的悬浮在这血红sè骷髅头的头顶之上。

这些小骷髅头直接聚成了一条血河,而不断飘动的小骷髅头上涌起的灵光,就像是血河之中不断生成的一个个泡泡。

“是火云劫雷?”

高下立派,这血神子是一瞬间就感知出了这是什么劫雷,但拜贺人群中那些哪怕同为元婴修士的太上长老,却是足足比他慢了数个呼吸才有些惊疑不定的出声。

这些老人脸上的神sè都是十分的复杂。

对于渡劫者而言,出现火云劫雷这样弱鸡的劫雷自然是好事,这大大提升渡劫的成功几率,但这样的劫雷,如何能够威胁得到血神子?

也就在此时,那劫云的底部已经不断坠落劫雷,一条条如粘稠的火焰不断滴落,在空中拖出长长的焰尾,正是威能不强的火云劫雷。

“厉害!”

但也就在此时,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对着血神子那巨大的骷髅头竖起大拇指,道:“血神子,你果然厉害。”

他这话语固然让所有的拜贺修士都是一愣,血神子也是一愣,跟不上他的思路。

王离的声音却是接着响起,“你可厉害,看来你比我张狂,我也就是在修士的面前狂一下,你倒是好,面对天道法则也敢如此口出不逊,嫌弃天道法则降落的劫雷垃圾,你倒是不怕天道法则的厉害反噬?”

“哈哈。”血神子的确也足够嚣张,他听着王离这样的话语,并不心惊,反而狂笑:“厉害一些又如何,若不厉害一些,又如何让你抵挡不住,让你跪下喊我爷爷?”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九章 荣幸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