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冥渊

“什么!”

陆鹤轩骇然变sè。

…..

混乱洲域,三十三天,太明玉完天的中部,有一条长达一千五百里的深渊。

这条深渊深两千丈,按理而言早已深入地底|火脉之中,然而深渊两侧以及地底全部被可怕的威能融冶成晶,无数棱形的晶柱簇拥在一起,形成各种各样的怪异晶石。

这些晶石也不知厚达多少丈,内里就像是一个幽冥世界,随着各种古怪的声音,透出的唯有森寒的气息。

低温导致的寒雾始终弥漫在这条深渊之中。

当一些法术或是法器形成的灵光在这条深渊之中闪动时,这些寒雾之中会很奇特的形成许多支离破碎的画面,而这些画面之中的人形扭曲,根本看不清楚,接着又会化为道道冷光,如游离的电光般冲入两侧的晶壁之中。

在这种时候,晶壁内里包裹的一些事物,以及地上各种凸起的奇形怪状的晶石内里的一些事物才会显现出来。

第一次进入这条深渊的修士才会赫然发现,这些晶石的内里往往是修士和灵兽的尸骨残骸。

这条深渊之中的灵气十分稀薄,然而大量的yīn寒元气却也吸引了诸多专修yīn神鬼道的修士常年在此修行。

这些修士的临时洞府,一些法器的试炼,更是让这条深渊显得更加冥气深沉。

若是深入此间,不像是在人间,倒像是在冥渊。

这条深渊,在混乱洲域之中也就叫冥渊。

冥渊是此次混乱洲域的修士聚集点之一,在冥渊的中心地带,上次混乱之潮之中来自修士洲域的恐怖力量硬生生的形成了一个并不算稳定的空间裂口。

此时这个空间裂口依旧不算稳定,但在数十个宗门的合力下,这个空间裂口将会在合适的时候连通到东方边缘洲域的某处,到时候可以确保绝大多数修士通过。

不是全部,而是绝大多数。

这种不稳定的空间裂口,依旧会抹杀一些倒霉蛋。

这种级别的大战,在运送修士的过程中,几十个人里面出现一个倒霉鬼,也算是很正常的战损。

不过谁都不想这样的倒霉鬼是自己。

冥渊对于绝大多数混乱洲域的年轻修士而言都是新奇的。

一艘用异兽皮炼制的奇特充气飞艇穿过寒雾缓缓朝着地面降落。

这艘飞艇的前端和尾端各有赤铜炼制的螺旋桨,即便此时开始停止转动,但寒雾冲击在这螺旋桨的桨叶上,却是依旧发出许多细碎的声音。

这是金庭宗的晶壳飞舰。

飞艇下方的晶壳舰体内,数十名金庭宗的年轻修士扒在晶壳上紧张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象。

在降落之前,从寒雾弥漫的冥渊上方往下看,是什么都看不见,但此时在寒雾之中缓缓降落,他们却是震惊的看到了这一生都未见过的宏大场面。

寒雾之中飘舞着无数的白sè符纸灯笼,这些白sè符纸灯笼就像是活物一般在半空之中游曳,它们的作用似乎是让赶来的修士寻觅更方便落脚的落脚点。

在这些白sè灯笼的照耀下,地面显现出密密麻麻的身影。

各种各样的飞遁法宝、移动行宫、殿宇,各种各样的营帐,就像是一个蛮荒时代的无数部落一样野蛮的撞入他们的视线之中。

在这些修士临时的聚集处,甚至有许多比移动行宫和殿宇还要高大的身影。

那些身影有的是巨型的法宝,有的是骨骸或是精金炼制的巨大魔偶,有的却是如同小山一般庞大的异兽。

有一条巨大的,拥有三颗头颅的白sè蜈蚣,始终笔直的竖着身体,就像是一块白sè巨碑矗立着,不知为何,就连这些白sè的灯笼都好像特别关注这条巨大的白sè蜈蚣一样,足有数百个白sè灯笼在寒雾之中穿梭,围绕着这条始终竖着身体的白sè蜈蚣飞舞。

“师尊!”

这飞艇还在缓缓降落的过程之中,估摸着真正落地还需要数十个呼吸,但这些透过晶壳看着外面景象的金庭宗年

轻修士心中的震惊和好奇已经满溢,其中有过半数的修士都忍不住纷纷出声问师长,“这些白sè灯笼莫非是白鬼宗的指引鬼灯,那条三头蜈蚣又是什么宗门的东西,怎么这些灯笼围着它转?”

“这条三头蜈蚣是天育宗的冥胎寒蜈。天育宗和白鬼宗过去数十年屡屡有战事,白鬼宗至少有三十余名修士葬身这条冥胎寒蜈的腹中,白鬼宗的指引鬼灯之中或许原本就有针对这条寒蜈的气机,所以才会如此警惕的模样。”金庭宗这些年轻修士的后方,数十名中年修士和年迈的修士之中,一名身穿金sè道袍的中年修士说道。

也就在他出声解释之时,这些金庭宗的年轻修士又是连连发出惊呼,他们看到,有数个巨大的白sè纸人身高超过十丈,这数个白sè纸人手持着一黑一白两根竹杖,就像是活物一般在地面上行走。

这几个纸人明明内里连骨架都没有,就是惨白的符纸在空中飘飘荡荡,但是浑身却也散发出一种惊人的元气波动。

“这就是白鬼宗的拘魂使者。”身穿金sè道袍的中年修士不等这些年轻修士发问,直接说道。

“师尊。”

一名身穿黑sè法衣,面相十分英俊的年轻修士看着周围光怪陆离的景象,却是深深蹙眉,“这冥渊便是上次混乱之潮之中三圣的毁灭法宝隔空轰成这样,当时这一带修士太过聚集,所以三圣的至高毁灭法宝隔空杀伐,一击便造成死伤无数,正所谓前世之事,后世之师,既然如此,为何不尽可能分散一些,我总觉得各宗各派汇聚得还是太过紧密。”

身穿金sè道袍的中年修士看了这名年轻修士一眼,他沉吟了片刻,说了一句很多老鸟都听得懂,但是却让这些菜鸟更加迷茫的话语:“该来的永远会来,有时候晚来不如早来。”

这名身穿黑sè法衣的年轻修士乃是金庭宗年轻一代修士之中最为杰出者,但他也根本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真意。

然而也就在此时,不只是他,这冥渊之中所有人都瞬间停了下来。

就好像时间在这一刹那彻底凝固了一样。

唰!

一道根本看不出sè彩的流光就像是空间的裂缝在蔓延一般,以这冥渊之中几乎所有修士都根本无法感知的速度出现。

直到这道流光冲击过后,当数十座移动行宫就像是脆薄的炭片一样轻易的炸裂开来,当沿途遭遇的修士瞬间身体崩碎成无数肉眼难见的粒子,等到远处的地面发出啵的一声轻响,金庭宗这艘飞艇内里的这名身穿黑sè法衣的年轻修士才反应过来有这样的一道流光真实的掠过。

然而他连惊骇欲绝的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无数这样的流光就已经出现。

所有充斥在冥渊之中的寒雾被瞬间冲得不知去向,就连黑暗都似乎被刹那驱散,冥渊之中一片光明。

空间都瞬间好像支离破碎,一道道带着无法抵御威能的流光,就像是神明从虚空之中射出的神箭,收割着沿途的一切生命。

各种恐怖的防御威能在绽放。

这名惊骇得浑身都似乎要炸裂的黑衣年轻修士看到,之前那条如白sè巨碑般的巨蜈上半截身体突然消失了,就像是有无数飞沫在它的身躯消失处绽放,与此同时,那围绕着它庞大的身躯飞舞着的所有白sè灯笼也都消失了。

就在下一刹那,一道同样让他无法来得及捕捉的可怖气机和他所在的这艘飞艇擦肩而过。

只是擦肩而过,这艘飞艇的小半截就直接消失了。

这名黑衣年轻修士是幸运的,他在另外未消失的半面。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窒息感,连恐惧都似乎被瞬间压榨成了飞灰。

他看到那一侧有十余名同门,包括三名元婴长老直接就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虚空毁灭法宝么?”

“这就是来自三圣的杀伐么?”

这个时候,他就像是灵肉分离的。

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似乎在不断失神的惊呼,在发问,然而

他却都没有觉得自己在惊呼。这声音明明是他自己的声音,但在他此时的感知里,却好像是别人发出来的一样。

那名身穿金sè道袍的中年修士有些麻木的看着那些人消失处。

此时这艘飞艇甚至还未真正的开始坠落,与此同时,这名黑衣年轻修士听到了这名中年修士的声音,“如果你能活着,那你很快就会明白为什么。”

这名黑衣年轻修士不明白。

至少在此时不明白。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他的眼前又空了一片。

那名身穿金sè道袍的中年修士和十余名修士,连带着舰体在他的眼前消失。

这名黑衣年轻修士僵住。

他没有能力思索,他的头颅就像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推动,不由得低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脚尖前方。

他的脚尖前方数寸处便是虚空。

舰体在他脚尖前数寸处消失了。

他所在这小半片舰体还在,但大半片舰体已经不见了。

彻底失衡的舰体开始坠落,他的身体也随之站立不稳,朝后倒去。

在下落的过程中,他的整个身体都在不断的发抖,他甚至没有想到动用任何的飞遁法宝,直到这小半片舰体坠地的刹那,他体内的真元才似乎活了过来,一种本能才让他的身体绽放出护体灵光。

轰!

舰体四分五裂,一些和他一样幸存的修士,包裹着灵光就像是发亮的弹珠一样从破碎的舰体之中弹飞出来。

到这个时候,他才仿佛从虚幻变回了现实。

他听到了哭嚎声。

这哭嚎声明明是他自己的声音,但他听来却好像是别人的声音。

方才光怪陆离就像是巨大集市一般的冥渊,此时已经变成威能暴走的炼狱。

虚空在嗡嗡的震荡,地面被切成无数的沟壑。

一道道的可怖威能还如同看不见的法剑一般在虚空之中穿行。

但与此同时,他的耳廓之中已经充斥许多贪婪的厉喝声。

“快!收敛法宝!”

“快,收集有用之物!”

这名黑衣年轻修士在刹那间明白他师尊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很快就能明白为什么。

他已经明白了是为什么。

若无大量的修士聚集,那三圣永远都不会发动这样的攻击。

三圣和修士洲域付出大量的代价发动这样的攻击,便是要大量收割混乱洲域修士的生命。

无论何时何地,混乱洲域的修士不聚集时,他们不会发动这样的攻击,但只要聚集,这种攻击始终就会到来。

按照混乱洲域的经验,三圣宗门这样的空间毁灭法宝并无法一直动用。

那就是说,这样的毁灭法宝迟早会动用,必定就是要杀死许多混乱洲域的修士。

对于混乱洲域而言,或许绝大多数人和他师尊所想的一样,宁愿这样的杀戮出现在集结进攻时,而不是出现在一些战斗的关键时刻。

而对于修士洲域而言,恐怕这种选择就更为简单,什么时候能够杀死更多的混乱洲域修士,便在什么时候动用。

那为什么明知如此,还要这样聚集?

那是因为所有的宗门都已经心照不宣。

除非不想要发动混乱之潮,若是想要进攻修士洲域,便无法畏惧这样的死亡。

而在这样的杀戮之下,死亡也能带来新生,那些在收割之中幸运活下来的诸多修士,便能够从死亡之中获取大量惊人的利益。

所以这是冥渊,这是一个巨大的赌场。

除了他们这些新嫩,所有那些老鸟都知道,这是一个恐怕只有十之三四的人才能存活下来的巨大赌场,但他们依旧趋之若鹜。

(今天字数虽然不多,但也极限了,因为上午头昏状态不佳的时候,为了让自己有点码字新鲜感,还码了一章巴山剑场。)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章 冥渊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