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九章 真实还是虚妄

“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妄?”

“是心魔侵蚀,还是有人对我施了什么法门?”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如果所见所闻是真的,但若是记忆有所改变,那自以为的真,其实不就是假?”

在刘度厄还在脑海之中搜寻有关提升修为的灵药的讯息时,小玉洲的边缘,风林渡,陆鹤轩都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从遭遇捉虫山的三名修士之后,陆鹤轩就浑浑噩噩的只觉得停留在那处荒山不妙,他下意识的就想离那处荒山越远越好,但离那座荒山离得越远,他就越发怀疑自己的记忆错乱这件事是否真实,甚至都开始怀疑那座荒山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他曾经有一度很想返回过去确定是否真的有那样一座荒山存在,但让他更加迷茫的是,他甚至想不起那座荒山是什么样子,那即便是返回那处地界,周围到处都是荒山,自己怀疑的那座荒山,到底真实与否也根本得不到解答。

痛苦、彷徨、迷茫。

他浑浑噩噩的一阵乱飞,就如同无头苍蝇般接近了小玉洲地界,直到接近小玉洲地界时,他才恢复了一些理智,觉得自己目前这样的状态真的不适合在外行走,他决定先返回餐霞古宗,让餐霞古宗的几名大能看看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风林渡是小玉洲边缘地带的一个市集,拥有一些传送法阵。

通过这些传送法阵中转,他就应该能够很快回到上仙洲。

然而上天却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因为红山洲混乱修士活动猖獗,再加上红山洲那边诸多传送法阵破损,又有接下来混乱之潮的威胁,所以这种消息最为灵通的市集已经提前做出了应对,这个市集里所有的商坊都已经搬空了,就连之前布置的传送法阵也已经化整为零,一切布阵材料都已经被运走。

所有这些商坊一走,即便有留下一些完整的建筑,但无人看管之下,也已经被附近的散修搜刮一轮,略微有用的东西都已经被撬挖带走,如此一来,这风林渡的诸多商坊虽然其实撤走的时间其实也不长,但这风林渡内里却是一片废墟残骸,就和荒废了很多年似的。

如此一来,原本状态就很不对的陆鹤轩就更是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真实。

他都开始怀疑这里是否真的和自己记忆中一样,存在一个修士市集。

其实对于捉虫山的三人组而言,陆鹤轩此时的这种状态被他们归结为记忆缺失后的创伤状态,一般这种状态因人而异,长的可能维持数月,短的不过十余日,时间一长别的地方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之后,修士的潜意识会慢慢自行抚平这种创伤,会让他们觉得那真的是修行时产生的一种罕见的记忆错乱,从而确定那种记忆错乱只是错觉。

但陆鹤轩却也偏偏是特例。

他在餐霞古宗走的并不是一味追求真元修为的道路。

他想要修成的大道异相是“圣贤长卷”,要想修成这样的大道异相,需要饱读诗书,去感悟古之圣贤书中的道理,这书还不是指修行之法,而是这诸多古圣贤修身立道,置身于天地之间的感悟。修真界的感悟往往分“玄”和“真”两部分,“玄”则代表文字无法阐述,那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意境,只能置身同境时用心感悟,而“真”则代表可以所见,可以记载的道理。

陆鹤轩在过往的修行之中,更重的是玄,是精神层面的修行。

他的精神念力确实要比寻常的修行者强出太多。

按照他的修行道路,一旦只要他能够形成“圣贤长卷”的大道异相,他就能融汇古今,用圣贤长卷牵引出许多“玄”境,然后创造出古圣贤的心境。

到那个程度,他便甚至可以借用许多古圣贤的力量,那到时候他对敌起来便真的很厉害。

现在他还未真正凝成大道异相,对敌到底多厉害是不知道,但关键在于,他的精神念力比寻常修士强出很多,遭受反噬时所受的创伤反而重了很多。

“真实还是虚幻?”

“眼见是否就一定为真?”

“若是眼见并非真实,那我又是什么?”

他看着眼前已成废墟般的风林渡,脑海之中无法遏制的不断盘旋这样的念头,意识和潜意识层面的不断交锋,竟然使得他的整个人僵硬而不自知,也就是十余个呼吸之后,他的整个人竟然不断颤抖,不断扭曲起来,身体周围,竟然震荡出许多肉眼可见的水浪般波纹。

这些透明的波纹震荡了片刻,就像是有一个透明的人要和他的身体脱离,就像是有一个透明的陆鹤轩要挣扎着离开他的肉身。

若是在化神期,这样剧烈的神识冲击往往意味着真正的分神,但在陆鹤轩这样的境界,这种的变化十分危险,就是精神分裂。

意识和潜意识的错乱,精神力的扭曲,无法控制的话,只有一个下场,就是变成真正的神经病。

这种状态自然十分危险,然而他这样的状态,却是无巧不巧的吸引了一股气机的注意。

“咦?”

随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惊疑声音响起,一股空间法则独有的气机在虚空之中爆开。

无声无息之间,陆鹤轩头顶上方的一处虚空骤然裂开,一道道的空间法则形成的晶纹,竟是形

成了一座道台。

寻常修士的道台往往是莲台。

但这名修士的空间法门形成的道台,却是一朵硕大的菊花,是一座菊花台。

噗的一声轻响,一名身穿黄sè法袍的干瘦老道就从裂开的虚空之中显露出了身影。

陆鹤轩的身体瞬间就停止了颤抖。

这种外来的威压直接压过了他体内的意识错乱。

他骇然的抬头,看着这名干瘦老道却是一动都不敢动。

这是真正的穿越虚空的法门,而且如此轻描淡写般的穿梭虚空,再加上这名干瘦老道根本不是化身,而是肉身,这只能说明这名老道的修为甚至不是化神期,而是寂灭期!

唯有真正到达寂灭期的修士,才能犹如天行,才能如此无视空间距离的动用肉身穿越虚空!

绝对的差距造成了绝对的威压。

只是和这名干瘦老道对了一眼,陆鹤轩就感觉从这名老道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眼珠,而是两颗熠熠生辉的星辰。

磅礴的星力就像是要从他的眼瞳深处直接灌入他的身体,只要这名老道愿意,他的身体瞬间就可以被这种力量碾压成粉。

“到底见了什么鬼?”

“怎么会在这里遭遇一名天尊?”

他的脑海之中瞬间一片空白。

这名老道身体干瘦,比陆鹤轩要矮了半个头,但他浑身的肌肤却像是精金炼制一般,身体内里都往外透着一种寒铁般的光泽。

“不错,不错。”

这名老道绕了个圈,似乎越看陆鹤轩越是满意,口中也是不断啧啧出声,“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还能凑巧遭遇一个奇才,恐怕那女娃儿也没有这样的资质啊。”

“前辈…”陆鹤轩再看了这名老道一眼,他兀自觉得整个身体都要炸裂。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话语,这名老道却是已经接着出声道:“你这娃儿叫什么名字?”

“晚辈陆鹤轩,乃是…”陆鹤轩当然是想说自己是餐霞古宗的弟子,但他才刚刚说出自己的名字,这名老道却是又直接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语,“陆鹤轩?好,那陆娃儿,你今后便是我的徒弟了,从现在起,你可以喊我师尊。”

“什么?”

陆鹤轩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前辈….晚辈乃是餐霞古宗的弟子。”

“怎么如此啰嗦,我管你是什么古宗的弟子,既然被我看中了,就是你的福气。”这名老道看了他一眼,一副别不识抬举的模样。

陆鹤轩顿时浑身一身冷汗,他也是聪明,也不敢直接说不行,只是问道:“那敢问前辈是何宗的天尊?”

“还有些眼力劲。”这名老道有些赞许的一笑,傲然道:“老夫乃是傲星宫无常天尊。”

“傲星宫?”陆鹤轩瞬间面如土sè。

这可不是修士洲域的宗门!

他记得十分清楚,这是混乱洲域三十三天之中,耀明宗飘天之中的强宗!

若是修士洲域的天尊级人物直接抢夺他作为弟子,那倒也罢了,再怎么样都是强宗和强宗之间的纷争,到时候只会请三圣定夺,他说不定还有好处,但若是他成为混乱洲域傲星宫的真传弟子,那是真正的叛离道统,叛变修士洲域,是真正的欺师灭祖啊。

但面对这种级别的修士,他哪里敢轻易说不,他双股战战的看着这名老道,苦笑道:“前辈何必为难晚辈,晚辈修为进境也不快,资质也是一般,怎么会入得了前辈的法眼?”

他说这些话时,只觉得自己倒霉透顶,就连这种事情都被自己遇到。

要知道过往数百年,尤其是三圣执掌修士洲域这数十年里,都几乎没有听说过有混乱洲域的化神期和寂灭期的大拿敢亲身在修士洲域行走的。

要知道这种级别的大拿气机独特,哪怕是拥有些特殊的隐匿气机的手段,但在修士洲域之中,只要被三圣发现,肯定就是有来无回。

“你这娃儿倒是有意思。”无常天尊用手捋了捋自己的一撮山羊胡子,他的外貌倒真是没有什么卖相,纯粹以外貌来看就是一个猥琐精瘦老道,但因为修为境界太高,身上的气势自然就不凡,他只是看着陆鹤轩,陆鹤轩就只觉得有数座大山压在身上,根本无法正常的呼吸吐纳。

陆鹤轩此时当然还没有亲口答应入他门下,但无常天尊却是已经接着说道:“既然你已入我门下,倒是也要让你知晓清楚,我这傲星宫有两大绝学,一门叫做引星诀,一门就叫做分星诀,你师尊我修行的便是分星诀,这分星诀是归属于命星法门,命星法门是在诸天星辰之中寻觅一颗命星,主吸纳它的星辰元气,将它视为本命法宝。但你师尊我这分星诀,却是可以拥有不止一颗命星。一些精神分裂、多重人格的修士,修行这分星诀就有奇效。”

“我….”陆鹤轩愣了愣,他觉得对方可能搞错了,“前辈,我没有什么精神分裂..”

“哪个神经病会说自己是神经病?”无常天尊傲然一笑,道:“实话也不妨告诉你,此番我亲自来小玉洲,便是之前听说玄天宗孤峰有一名仙灵根的女修资质惊人,但是她神智受损,这神智受损导致精神错乱,在别人看来自然已经是美玉变成废材,但在我手中,却反而有可能是更加惊天之

材。我过往数年在混乱洲域实在是找不到足够让我心动的弟子,此次我乘着三圣无暇顾及,我冒险进入小玉洲,便是想要将她带回去,若是此行顺利,可能便没有和你遭遇这一回事了。”

“吕神靓,王离的师姐?”陆鹤轩头皮发麻,他只觉得怎么好像自己什么坏事都和王离有关,他忍不住马上就叫了起来,“前辈,那你怎么不将她带回去,你的所知不错,那吕神靓的确是仙灵根修士,她的天赋远胜于我啊。你将她带回傲星宫,她将来的成就,绝对令你脸上增光啊。”

“你这娃儿要教我做事?”无常天尊看了陆鹤轩一眼,微讽道:“要不是那女娃儿不见踪影,我甚至到了玄天宗孤峰用寻气手段都找不出她的下落,我还会说此行不顺?我心想要白跑一趟,未曾想在这里却是遇到你这样的一个奇才。”

“我先捋一下。”

陆鹤轩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想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才苦着脸说道:“前辈我方才只是心境波动剧烈,我的神智其实很正常。而且我的资质也不算特别好。”

“你的表层意识和潜意识如此斗争剧烈,你的意识都互相怀疑,神智还正常?”无常天尊冷笑起来,道:“更何况你精神念力远超寻常修士,真的是比我见过的任何修士的天赋都要惊人,有你这样的作为我弟子,我已经十分满足,就不一定要在那棵树上吊死了。”

“我…..”陆鹤轩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我知道你顾忌道统,但是顾忌也没有用。”无常天尊道:“若是你想反抗,我可以索性施展些手段,让你彻底的意识分裂。”

陆鹤轩彻底的无语。

要直接杀了他也就算了,但关键在于,对方的意思是,他不答应,就直接将他变成真正的神经病。

寻常修士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彻底没辙了,但他毕竟才思敏捷,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顿时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前辈,我觉得此事不应该急着定论,你大约不知道,玄天宗孤峰那名女修还有一名师弟,她那名师弟叫做王离,那王离非但天赋资质都在她之上,而且气运也是惊人,最关键在于,他也是个神经病。”

“哦?”无常天尊似乎看出了他在说谎,似笑非笑,“我倒是也听说过她的师弟名为王离,号称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修士之师,只是我倒是没有听说过他精神不正常。”

“前辈,你想啊,若是精神正常,玄天宗那么多修士,为何只有他一个人跟着吕神靓上了孤峰,而且还一呆那么多年?”陆鹤轩心思的确活络,转变极快,他飞快的说道:“前辈,你再想想,蛇鼠一窝,和老鼠一窝的自然是老鼠,正常的修士能够和神经病修士一起生活那么多年么?更何况哪怕是正常人,若是真的和神经病在一起那么多年,还能是正常人么?”

“倒是也有些道理。”无常天尊微微皱眉。

陆鹤轩马上趁热打铁,“前辈,只要你看在我告诉你这事情的份上不害我性命,哪怕你不太相信,你也可以将我带上,到时候你觉得那王离的资质不如我,你就将他杀了,将我带走,我到时候喊你师尊,但若是你觉得王离的资质比我好太多,那你将他收为弟子,到时看在前辈你收到心仪弟子的份上,赏赐我些东西也是可以。”

“哦?”无常天尊手捻了捻自己的几缕胡须,到时颇为心动,“如此说来,听你的意思,你是知道这王离的具体下落?”

陆鹤轩知道有戏,顿时道:“当然知道,前辈,我们餐霞古宗就是刚刚在此人手中吃了大亏,我们餐霞古宗的一艘山门巨舰,便是被此人牵引异雷击落,我在他手中遭受大败,所以才如此失魂落魄。此人被三圣圣赐封地,就在距离此处不远的红山洲白头山地界。”

“居然有手段能够牵引异雷,能够击落山门巨舰?”无常天尊脸sè微变,他顿时对这王离充满了好奇。

他目光微微闪动了片刻,不由得点了点头,决定就按陆鹤轩所说,带着陆鹤轩去白头山。

像他这种级别的修士,瞬间就可以动用空间法则破碎虚空,以白头山地界和此处的距离而言,恐怕他只要穿梭虚空数次,不用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可到达。

然而也就在此时,如此强大的修行者竟然出现了很明显的失神。

他有那么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好像神游天外,然后他缓缓皱起了眉头,抬头看向极高的高空之中。

陆鹤轩之前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

他的境界和无常天尊相差太远,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惊人的气机,但随着无常天尊的抬头,他抬头的刹那,似乎也被无常天尊的气机带动,他似乎听到了虚空之中,有闷雷的声音滚动。

但是让他抓狂的是,这种声音他像是听到了,又像是没有听到,又让他怀疑这声音是否真实。

“前辈,发生什么了?”

他忍不住问道。

无常天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他确定自己是安全的之后,才缓缓的说道:“是毁灭法宝气机流转,三圣已经开始攻击混乱洲域修士聚集处。”

(吃了一堆药预防感冒,似乎强行压制下去了,但状态不是特别好,所以感觉写不到三更的情况下都不敢分章,就写出了这么一章。)

看网友对 第六百十九章 真实还是虚妄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