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七章 天道专属

灰sè道殿的变化对于王离而言比体内任何气机的变化都要重要,他也顾不得再和孔雀法王以及刘暗鱼答话。

他静心内观。

“怎么可能!”

他瞬间就像是站在了这座灰sè道殿之前,然而让他不可置信的是,他看到的竟然是极其熟悉的银sè雷光!

银霄劫雷!

灰sè道殿的道基上,真的有一块砖石透出银光,而那银光便是他十分熟悉的银霄劫雷的雷光!

那块砖石的内里,就像是有一片银霄劫雷的雷海,这片雷海就像是连通在灰sè道殿的道基深处。

“……!”

他直接就彻底无语了。

因为他直视着这座道殿,看着道基上那块透出银sè雷光的砖石时,他觉得似乎只要自己愿意,他都甚至可以直接引动银霄劫雷!

也就是说,他甚至能够直接将这银霄劫雷当成一门法术来施展。

只要他愿意,恐怕他直接能够打出一片银霄劫雷!

这种直觉很强烈。

甚至可以说十分确定。

但他如何敢相信?

再弱的劫雷也是劫雷,也是天道法则专属!

任何的劫雷,都是专属于天道法则用来考量和毁灭修士的武器,区区的修士,怎么可能掌控其元气法则,怎么可能和天道法则一样,直接牵引和演化出劫雷!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他现在百分百确定,自己现在绝对能够演化出银霄劫雷,这银霄劫雷的威能,应该只和他现在的金丹威能有关。

他一感觉到这银霄劫雷和自己金丹的联系,瞬间就又有种更为诡异的感觉。

他感觉这银霄劫雷和自己的金丹又有很直接的联系。

这银霄劫雷就好像自己金丹的丹光之中孕育出来的一样。

这就更无法解释了。

他看着这灰sè道殿,就感觉这银霄劫雷是灰sè道殿的道基之中透出来的,好像灰sè道殿之中有一片银霄劫雷形成的雷海,但感知自己金丹时,却又觉得自己金丹散发的丹光之中出现了银霄劫雷,好像银霄劫雷是自己丹光之中孕育出来的一样。

难道自己的金丹和灰sè道殿又有着什么诡异的联系?

而且让他的头皮发麻的是,他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猜测。

这灰sè道殿的道基由无数砖石堆砌而成,现在这一

块砖石之中有这样的变化,那其余的砖石会不会有如此变化?

难道这每一块砖石之中,都有一种劫雷的元气法则?

“我丢!”

想到此处,他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若真是如此,那自己的灰sè道殿的道基之中,其实真的有一片雷海,但这片雷海却不是单一的某种劫雷形成的雷海,而是无数劫雷汇聚成海。

那如果所有的劫雷都尽数解锁,难道自己就真的不是只能被动等待坠落劫雷,而是能够像动用各种雷系法术一样,肆意的打出各种劫雷?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呼吸都停顿了。

他心中不断喊着这不可能,但他的潜意识却偏偏在不断提醒着他,就是有这样的可能。

他的所有思绪也被朝着可能的方向带。

劫雷是天道专属。

这灰sè道殿若是能够掌控所有劫雷法则,难道这灰sè道殿还能是天道法则?

它是天道法则?

那自己是什么?

这样的灵魂拷问让他脑瓜子嗡嗡作响。

他甚至直接进入了灰sè道殿,想要看看灰sè道殿有没有什么变化,能不能给出什么答案。

然而灰sè道殿的道基上虽然有了这样银霄劫雷的变化,灰sè道殿的内里,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能不能不要这样打哑谜啊!”

王离虽然一向奉行想不明白的东西就暂时不去想,但今日这样的变化却还是让他有点崩溃。

他又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终于又调转回去想怎么会造成自己灰sè道殿有这样的突变。

银霄劫雷….银霄劫雷….

难道是自己这段时间操控天劫,银霄劫雷用多了,这就像是熟能生巧一般,直接就解锁了银霄劫雷?

那如此说来,如果再多用用别的劫雷,是否也能够再解锁别的劫雷?

他彻底的不淡定了。

“好事成双。”

他退出了内观的状态之后,揉了揉自己都有些扭曲的面孔,他看了一眼还在进行最后的元气吐纳淬练金丹的洪丈亭,然后道:“今日既然正巧黑鱼道友要验货,已经渡了一个劫,那索性让黑鱼道友彻底打消疑虑,再表演一个。”

颜嫣也算是很了解王离的人了,她不断朝着王离使眼sè,意思是这已经是最后一个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引动

天劫的修士,要是没有必要,就不要直接在这个时候卖弄,不要浪费一次可以用来攻击来犯敌人的天劫了。

但王离却是也朝着她连连使眼sè,让她将那个叫做齐梵苞的筑基期幸运儿拉过来。

颜嫣只是看了他第一个眼sè,就反应了过来王离的确不是故意卖弄,她便不再多言,马上喝令下去。

那名叫做齐梵苞的筑基期修士是一个半吊子佛修,他是三十三天之中秀乐禁上天的一个小宗的修士,这个小宗原本是地气观传承,在修士洲域,这种地气观传承也被叫做土地公法门,但这小宗的地气观传承实在是都得了些比较弱的法门,他的师尊无意之中交换到了数门佛修的法门,觉得比自身宗门的法门都要好一些,结果就反而传授给了齐梵苞,让齐梵苞修行者佛修法门。

如此一来,这齐梵苞虽然修行佛修法门,但不在真正的佛宗,修行的经历自然也不具佛修的系统性,他的战力和修行速度,其实也是差强人意。

传承越不完善,法门越是不够系统,那渡劫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小。

原本齐梵苞都没有打算在三五十年内能够有机会凝结金丹,但现在这天大的好运就摆在他的面前,他马上就要被王离包办天劫了。

他心中的感激之情顿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现在是标准的文士装扮,看上去文质彬彬,很有书卷气,但听到颜嫣喝出自己的名字,就在改邪路一帮观礼修士之中的他对着颜嫣和王离连连行礼的同时,顿时激动得涕泪横流,简直和小孩子一样。

“王山主,我没有什么疑虑了啊。”此时刘暗鱼却也愣了。

他连连摆手,示意王离不要再麻烦了。

他现在倒是真的生怕节外生枝。

“你静心。我们异雷山虽然得天独厚,渡劫变得简单,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你要是自己心神波动太过剧烈,劫雷炸不死你,说不定你自己金丹就爆了。”

王离的声音响起,他没有先行回应刘暗鱼,却是呵斥感动得涕泪横流的齐梵苞。

他虽然叫喊齐梵苞静心,其实也是在提醒自己要静下心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在心中连道:“银霄劫雷、火云劫雷、火云劫雷、火云劫雷!”

(今天只有这么一丢丢一章了,实在太困,眼睛睁不开了,明天还要早起,明天加油吧。)

看网友对 第六百十七章 天道专属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