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六章 道基异变

洪丈亭原本已经六神无主,吓得浑身僵硬,此时听到王离这么说,他顿时一动不动装木头人。

修士惧怕天劫是天性,这就像羔羊天生害怕饿狼一样,异雷比起寻常的劫雷就更让修士由心恐惧,其实平时若是洪丈亭自己渡劫,哪怕是看出了什么异雷,要让他在漫天坠落的异雷之中一动不动,他恐怕都很难做到,很容易恐惧得浑身发抖。

但同样的异雷之下,王离也一动不动的悬空着,这样的画面,无疑之中就给了他最大的支持。

一道道追风异雷不断的扭曲坠落,这些独特的异雷就像是扭曲的软体活物一般在空中坠落,但绝大多数在坠落了数十丈之后,就追逐空中流动的风去了。

绝大多数飘落下来之后,也是在空中静静悬浮片刻而消失。

其实这种异雷坠落下来,最近的距离洪丈亭的头顶也有数十丈,这种距离安全到了极点,的确只要修士自身不惊慌失措,不胡乱飞遁,只要不过分接近劫云的底部,那就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刘暗鱼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抽搐了起来。

看着满天坠落却没有一缕真正威胁王离和洪丈亭等人的劫雷,他眼中的王离此时哪里还有半分轻狂的痕迹。

高深莫测,无上威严。

这就是他现在对王离身影的观感!

他是如此,改邪路和规正路、洗心路这些修士就更是对王离顶礼膜拜。

如果不是此时身陷天劫的范围之中也不敢动,否则改邪路这拨人肯定要给王离行个大礼。

这是何等的气魄?

哪个山门的山主敢没事自己置身在天劫之中。

哪个山门的山主敢一手包办自己山门之中弟子的天劫?

别说混乱洲域之中没有这样的山主,放眼整个修真界中,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山主。

威信就是这样建立的。

王离的做派,无形之中就已经让这些混乱洲域的修士潜意识里觉得,只要听王离的话,就能确保在天劫之中无碍,只要听王离的话,就能获得莫大的好处。

孔雀法王脸上的神sè不断的变化,等到天空的劫云开始收尾工作时,他的脸sè才恢复了平静,脸上竟然是一副从未有过的慈悲之意。

事实上熟悉混乱洲域佛宗修士的人就都知道,只要一名佛宗大能的脸上有慈悲之意,就说明这名佛宗大能心中实在不淡定,实在是想要有些好处了。

他这种慈悲之意,就是想要刻意博取人好感。

这一慈眉善目,让人心中自然觉得亲近,说不定就会更容易答应他的需求。

他看着王离,此时很想开口,但碍于在场的人太多,碍于面子,却一时犹豫,还是说不出口。

但他矜持,刘暗鱼却是无法矜持了。

“王山主!”

他直接就对着王离遥遥拜了一拜,然后大声叫了起来,“要做这生意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你要是这两个条件不答应我,我这餐霞道舰的生意也不要做了。”

“这么硬气的?”

王离也是惊了,他觉得这刘暗鱼明明已经彻底被自己震住了,怎么还会突然要强加两个条件。

此时劫云也已经彻底消散,他便索性几个瞬移落到刘暗鱼的面前,“黑鱼道友,你这属于坐地起价,不厚道啊。”

刘暗鱼却反而一副得意的样子,他伸出两根手指,接着先屈起一根,对着王离道:“第一个条件,今后这帮人渡劫来交换你们所需宝物的生意,只能由我来做,我要做独一份。但我可以保证,你要找什么东西,我绝对找得到人来交换。”

“想吃独食?”王离看了何灵秀一眼,这种谈生意的事情他觉得何灵秀比自己擅长。

“那我们也有一个条件,你也不能三心二意。”何灵秀顿时也不冷不淡的一笑,“那你接下来别人的生意不要接,只能专接我异雷山的生意。”

“没问题,我把你当成我的上家掌柜,我手头上的生意都通过你。”刘暗鱼哈哈一笑,直接答应。

他觉得自己怎么都亏不了。

哪怕是帮这异雷山打工,当掌柜拿抽成,他都觉得绝对超过自己之前的所得。

这何止是抱上一条大腿,简直是一条擎天巨腿。

“第二个条件。”他看到何灵秀也极为干脆的点了点头,便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王离说道:“保我过凝婴的天劫。”

王离倒是一愣,“你?”

刘暗鱼顿时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直笑:“这王山主肯定得答应吧,要不然我要是渡劫陨落了,王山主再找别人做这个事也麻烦啊。”

“奸商就是奸商,这乘机占便宜是一把好手啊。”王离连连摇头,“不行,要包你渡劫,你也必须和别人一样用足够的好处来交换。”

“没问题。”刘暗鱼嘿嘿一笑,道:“只要王山主答应保我渡劫,如果再能够将成功率提高一点点,七八成之上再有个九成,作为回报,我肯定在很快将那大妙法华宗的白殿弟子宋嗔给你揪出来。”

听到刘暗鱼这么说,孔雀法王顿时心中一阵失落。

其实他方才纠结许久,就是想说王离能不能保他化神大劫,作为回报,他亲手将那大妙法华宗的宋嗔擒来给王离的,但没有想到这一纠结,却让刘暗鱼先说了出口。

王离的目光顿时一凝。

“肯定很快将此人揪出来?”他看着刘暗鱼,认真道:“很快是多快?”

“放心,我哪里敢空口说白话。”刘暗鱼在心中暗自计较一下,道:“二十天,给我二十天,我绝对将他找出来。”

王离目光都没有闪动一下,直接面无表情道:“十五天,最多给你十五天。”

他当然不是等不了这五天,但他很清楚给的期限越短,就越是能够让刘暗鱼付出更多代价去寻觅此人,到时候成功几率就更大。

刘暗鱼此时看着王离的目光完全不一样了。

其实王离不说缘由,他也知道王离为什么一定要找出这宋嗔。

之前王离通过东方边缘的无数宗门追踪那仙墟之中杀人的邪修,他当时虽然不能确定那就是宋嗔,但这桩事情他是清楚的很,光是杀了王离结识的一些别宗修士,王离就感觉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追踪此人,那要是真正惹了王离和王离身边的人,那还得了?

这么一想心中发毛的同时,他就顿时觉得和王离这样的人结交或是攀上更深层的关系绝对是好事。

“成交!”他直接就喊出了这两个字,然后心中的一种莫名情绪还得不到舒缓,他接着又保证道:“只要给我十五天的时间,我绝对把他给找出来。”

“再没有别的条件了吧?”王离看了他一

眼。

“绝对没了。”刘暗鱼拍着胸部保证:“王山主放心,既然焦木路青蝶都在这里,她应该明白我的信誉。”

“不过你现在到金丹九重巅峰了?”王离点了点头,看着刘暗鱼的目光之中却充满了惊疑,“我怎么看你最多都好像金丹八重的样子?”

“哈哈。”刘暗鱼此时心情大爽,他看着王离也不掩饰,道:“王山主眼光绝对毒辣,我现在就是金丹八重,不过我也不急在一时渡劫,宋嗔这桩事情,就相当于我和王山主互相信任的开端,等解决了宋嗔这桩事情,我到了金丹九重巅峰之后,再让王山主保我渡劫就行了。”

“可以。”王离顿时对着刘暗鱼竖了竖大拇指,“怪不得可以这么多年屹立不倒,之前孔雀法王一喊你,你就直接乖乖进来,我都甚至怀疑你是不是个冒牌货。”

“孔雀法王何等身份,要是他真想算计我,我出不出现都一样,他迟早能够将我找出来。”刘暗鱼实在会做人,他不露痕迹的拍了孔雀法王一个响亮的马屁,接着还道:“说实话没有孔雀法王这公开露面,我这么敢就这样贸然出来。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呵呵。”王离道,“既然这样就最好,省得坏了我的大事。”

“放心,绝对坏不了。”刘暗鱼正sè道:“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在东方边缘洲域活着,不是因为我有多少厉害的保命手段,而是许多人需要我活着办事。只有将事情办得漂亮了,我才能活得滋润。”

“嗯?”王离原本想要夸奖刘暗鱼两句,但是突然之间他眉头大皱,倒是让刘暗鱼吓了一跳。

“怎么,王山主觉得哪里不对么?”刘暗鱼马上问道。

“哦,和我们谈的这生意无关,我可能是正好在天劫之中得了些气机感悟,领悟了一条道纹。”王离说道。

“……!”

刘暗鱼顿时无语。

这人到底什么悟性?

难不成比孔雀法王还要厉害,这还在说着话呢,怎么就直接悟出了一条道纹?

“厉害!”孔雀法王微微一怔。

他倒是没有太过惊奇。

因为之前他和王离谈论天道时,就觉得王离的很多思绪和自己不谋而和。

这种论道就有关悟性。

但很简单的道理是,他修道的时间比王离多出几倍,那在他的潜意识里,王离说不定就是比他悟性还要强出不少的天才。

但这个时候王离其实说了谎。

他是生怕孔雀法王这种级别的修士感应到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机。

此时他面sè大变,是因为他体内的灰sè道殿突然有了一丝非同小可的异变。

他体内的灰sè道殿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银光。

他还未来得及仔细内观,在这一刹那的直觉里,他觉得灰sè道殿就像是打开了一道锁,就像是道基上有一块砖石突然之间由灰sè变成了银sè。

或者说,这块原本灰sè的砖石里透出了银光,内里好像突然解锁了某种元气法则,有一种力量在流转。

(今天两章,明天有事要出差去一趟南通和更俗面基一下,吃个饭当天来回,估计到家码字也是明天晚上了,所以明天晚上应该能够保证不断更,但是只能说尽量多码点字哈。)

看网友对 第六百十六章 道基异变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