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跪一地

元婴的自爆伴随着王离那尊分身的崩溃,这种级别的气息律动就像是季风一样席卷过整个白头山地界。

所有跪在虚空之中的残存的庆云路修士全部扭头看向大肚头陀逃遁的方位,这种气息让他们浑身的冷汗再次不住的狂涌。

大肚头陀陨落了。

平心而论,大肚头陀在这一战之中不管如何轻敌,但他的应对和果决足够让他们每个人都由衷敬佩,最后那释放业火和决然的逃遁都堪称经典,足以记载在典籍之中。

但那又如何,这样强悍的一个万佛寺强者竟然连逃都逃不出去,竟然这样都陨落了。

他们这些人到了此时,也终于开始明白,为何王离始终在平静眺望大肚头陀的逃遁处,他为何始终不语,似乎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消息。

原来他等待着的,就是此时大肚头陀的陨落。

原来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

大肚头陀陨落产生的季风吹拂过地面,这种独特的气息让处于昏迷之中的太明真君都一个抽搐,然后猛然醒转。

他浑身疼痛欲裂….事实上他整个肉身也的确近乎崩裂了。

但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反应了过来这种气机代表着什么。

他惊骇欲绝的同时,他的感知里已经出现了让他浑身都僵硬的画面。

战斗已经终结了。

庆云路只有三十余名修士活了下来,这些修士现在一个个的跪在虚空之中。

他又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思考,然后他默默的跪了。

“…..!”

王离也感知到了这名元婴老道的醒转,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和道观之中所有人也是彻底的无语。

太明真君先跪,然后慢慢的漂浮起来,默不作声的朝着空中那群跪着的人靠拢。

“不愧是元婴修士啊。”

一个呼吸之后,王离也是忍不住的感慨。

这个机灵劲。

之前他让这些修士跪的时候,太明真君都明明已经昏死当场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现在却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这样跪了。

这元婴修士的眼力劲明显还是要超过一般筑基期修士和金丹修士的嘛。

万夜河等人直到此时才相信这一战真的终结了。

“大哥,我帮你去收集这些人的纳宝囊和掉落的法宝之类的。”万夜河也最有眼力劲,他出了道观之后,瞬间就朝着许多金丹修士陨落地飞掠过去了。

王离最喜欢的就是收集战利品,如果从这批邪修身上能够收集到许多异源、灵源之类,那王离肯定高兴,而且他此时赶紧去收刮战利品,还有一层更为关键的原因,是他生怕出意外啊。

邪修就是邪修,万一这些跪着的邪修里面,还有几个图谋不轨,骤然用出什么玉石俱焚的手段,那万一靠近的,说不定就会倒霉。

还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远离这些人再说。

他这的确是心思缜密,小心驶得万年船,但此时他倒是高估了这些邪修。

这些邪修

要是遇到玉石俱焚有用的对手,他们或许会生出玉石俱焚的心念,但是大肚头陀那些拼命的手段可是刚刚在他们面前展现了一轮。

大肚头陀那种玉石俱焚的架势,说不定一般的化神期修士都有可能中招了,但眼前的这名年轻修士连根毛的损伤都没有。

碾压,完全的碾压。

面对这种玉石俱焚都根本没有用的对手,再玉石俱焚的话,还不如干脆点躲一边自爆了算了。

这么想通透了之后,这些剩余的庆云路修士就又瞬间联想到了之前的夏庆云。

当时他们一堆人都确定夏庆云根本没有什么剧烈斗法的迹象就直接陨落了。

眼下看来,这不就是因为差距太大,和他们一样,根本不可能有还手之力。

而接下来等到颜嫣等人全部显露出身影时,这些邪修心都彻底的凉了。

很明显,这些年轻修士全部都是准道子级人物。

这里的准道子级人物也实在是太多了,比他们想象中的都要多得多。

这区区白头山,到底变成了个什么地方啊?

“灵熙道友,这些混乱洲域的邪修怕不怕大道血誓的?”王离转头看见颜嫣就是传音问了一句。

颜嫣一向有问必答,但王离的这句问话却是让她也犯了难。

很明显王离是在考虑如何使用这些邪修的问题。

她直觉王离是觉得杀了这些邪修浪费了,肯定是要让这批邪修做白头山中的免费劳力。

按理而言,大道血誓自然对每个修士都有用,这立誓的气机融入大道法则之中,对天道起誓,若有异心,他日必定化为心魔,导致誓言成真。

但她可不敢保证,这些邪修不丧心病狂。

万一有些人拼着大道血誓应验也要反水,那又如何?

她现在可以确定,这一战干脆利落的大胜,虽然主因的确是因为王离太过变态,不仅拥有帝道的防御法则,还拥有帝阶的杀伐手段,但在她看来,最关键的原因还是信息不对称。

他们在暗处,这些邪修在明处,这些邪修对于王离和他们的实力也根本一无所知。

而且这场大胜之所以如此轻松,还有地利和运气的成分。

白头山地界是他们的主场,内里有这三圣金简和圣血黄杨,元婴期的修士进来都根本不好抵御的。而且大肚头陀的运气也实在不好,他玉石俱焚的手段都被王离压制得死死的,而且混乱洲域之中大多数宗门的确和传说中的一样,在这数千年的时间里,空间法门有所没落,这大肚头陀已经到了元婴八层的修为,但空间法门却并不太精通,否则不可能逃遁起来都逃不走。

“你想要留着他们不杀?但要是留他们在白头山中,要防止他们作祟,除了大道血誓之外,肯定还要有别的强力手段来控制。”颜嫣是极为传统的仙门正统修士,所以她心中对这些邪修更为厌恶,她传音对着王离说了几句之后,又补了一句,“这些人,信是信不过的。”

听到她这么一说,王离倒是也觉得头疼。

他现在精通万法

,拘束和禁锢修士的法门他知道很多,但是这种时刻监管修士的厉害禁制,他思索一下倒是没有什么,关键现在灰sè道殿已经起了变化,难不成他还得去灰sè道殿之中一次,看看如何获得那样的法门?

“你们有没有谁精通控制他们的法门?”

王离想想那样的确太过麻烦,他索性出声问杨厌离等所有人,他也不忌讳那些庆云路的修士听到,直接说道:“我想留他们一命,但留他们在白头山,我又怕他们暗中图谋不轨。”

“你不是修的蛊道?而且你这蛊道的修为也不低。”

王离这话一出口,杨厌离却是一副这并非难事的样子,她看了一眼身侧的冯巧儿,道:“冯师妹,你将你们离尘古宗的两心虫法门传给他不就行了?”

“两心虫法门?”王离微微一怔,瞬间大喜。

他这才反应过来,这冯巧儿是离尘古宗的啊!

这两心虫法门他在玄天宗的藏经楼中就见过相关记载,这是离尘古宗一种独特的结盟手段,但有主次关系,离尘古宗的修士,可以用蛊虫施术,在结盟的那名修士身上蛊虫,只要那名修士有异心,这两只蛊虫之中就顿时会有感应,那这施法的离尘古宗修士就自然能够感知得到。

这种妙术基于蛊虫的独特运用,确实是不需要太过强大的境界才能施展,但又确实十分有用的妙法。

因为若是另外一方心有异心,哪怕是瞬间杀死那只蛊虫,那离尘古宗的这名施法修士也瞬间能够感应得到。

“这自然是可以。”

冯巧儿似乎和杨厌离十分熟悉,而且她似乎早知道杨厌离会这么说,所以此时丝毫不见意外,只是抿嘴一笑,道:“这是我师门不传之秘,若是直接赐给王离师兄,可能我宗门师长会责怪,不过若是能够交换到什么厉害的法门或是宝物,我宗门师长就不会责怪了。”

“那还不简单。”王离顿时看出她这是半开玩笑半当真,明摆着就是交换法门的意思了,那这对于他而言一点都不亏,他别的不多,法门多啊。

“我就知道王离师兄不会让我吃亏的。”冯巧儿笑了起来,她的玉脸悄然浮现两抹红云。

“王离?”

这时一群跪着的庆云路修士突然觉得有些耳熟。

蓦然间,有人反应过来。

王离,是那个号称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圣师的王离,那个玄天宗孤峰的修士?

此次悬赏必杀令上的那个王离?

“那个大蚊子准备怎么弄法?”

此时何灵秀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

“哪个大蚊子?”王离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却瞬间反应过来,那大肚头陀的那只妖血蚊此时还在道观之中呆呆傻傻的悬停着。

它原本相当于是大肚头陀的本命法宝。

但大肚头陀现在陨落,和它独特的心神联系也断了,它虽然是生灵,但实则早就在百年的祭炼之中被磨灭了自身灵识,现在它就和一只空白蛊虫没什么差别。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一章 跪一地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