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一物降一物

“山门界碑!”

“这是圣道法则浸染的山门法宝!”

上百年的诵经吟咏形成的神识反射在这种时候都起到了作用,这剑气就像是烧红的铁片轻易的切开他肚皮的同时,他的脑海之中就已经瞬间浮现这样的念头。

霍史你妈!

这个年轻修士到底什么来头。

这原本属于梧桐观的白头山地界现在竟然被三圣赐给了这名年轻修士做封地?而且还给了这样的圣息护山法宝!

这人难道也是三圣的私生子么,怎么能有这样的修为,能够这样的待遇!

在后继的念头滚滚不断的浮现在他脑海的同时,他已经展现出了和平时的形象截然不符的狠辣一面。

他伸手一挥,一团真元裹住他的下半截身体猛力一扯,硬生生的将他自己下半截身体扯了下来。

修士毕竟不是茹毛饮血的野兽,但凡和人对敌,哪怕是将别人直接扯成两段,这种血腥的程度也让人无法直视,更不用说将自己的身体一扯两断。

大肚头陀这一扯,肚子里的肥油,肠子,脏器,都是血淋淋的牵牵扯扯,看得让庆云路的其余修士都是毛骨悚然,纷纷发出骇然的尖叫。

“霍史你妈!”

大肚头陀却是已经彻底陷入了暴走状态,他这一扯是直接祭出了万佛宗的秘法皮囊舍身大法。

这一下将自己下半身扯断的同时,斩杀在他身上的圣息剑气也尽数被吸入他下半截肉身之中。

这是标准的壮士断腕,至少可以避免他被这些圣息剑气一举击杀。

但这种邪门的秘术也只是他绝厉反击的开端。

这种万佛宗的秘术在此时完全斩断了自身的痛感,有着和王离日月皇华万战诀异曲同工之效。

“我有一副臭皮囊,可祭佛祖万年灯!”

一句歪诗般的吟咏从大肚头陀破风的漏肚中发出。

他的元婴从天灵盖中脚踏着一个莲台蹦了出来,双手托着一盏乳白sè的莲花灯。

这莲花灯中的火光散发着奇妙的乳香,只有黄豆大小,而且灯光昏暗,朦朦胧胧。

但当这句吟咏响起的刹那,大肚头陀身周佛光喷涌,那半截被他自己扯下的肉身被佛光漫卷,直接丢入了莲花灯中。

“啊!”的一声骇然尖叫。

一名佛宗金丹女修此时也被佛宗镇压,被一起朝着莲花灯丢去。

这名佛宗女修就是那名修炼血龙的百龙居士,她此时直觉有恐怖的事情降临,有万条血龙从她体内钻出,但这万条血龙此时被佛光困锁,根本不听她的使唤。

大肚头陀的肥胖元婴双手托着的这盏莲花灯也只不过只有成年男子巴掌般大小,但大肚头陀半截身子和这名女修一落过去,却是玄妙难言的直接丢入了莲花灯的灯盏之中。

轰的一声。

大肚头陀和这名女修的肉身直接就被诡异的元气法则消融,那点黄豆大小的灯火陡然暴涨,变成一尺来长。

“佛堕业火!”

道观之中杨厌离等人全部发出了一声骇然的惊呼。

他们也不得不佩服这名邪派佛修的狠辣和果决。

他不仅是以自己半截身体,拼着道基严重受损为代价避免被圣息剑气直接击杀,此时更是直接用自身血肉和佛宗女修血祭为代价施展这种永远纠缠业报的邪门业火秘术。

若是中了这种佛堕业火,浑身的真元就会不断的燃烧,肉身会被彻底损毁,但神魂却不会彻底消亡,反而被会变成被拘束的业火恶鬼。

但与此同时,大肚头陀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今后的每个破境,都会伴随着被他生祭的女修的因果报应,必定会产生极为可怕的心魔。

大肚头陀此时直接施展这样的法门,就是和王离不死不休了。

他此时充满着暴戾情绪的面容清晰的将他的心声告知在场的每个人,“霍史你妈,老子哪怕豁出去永远停留在元婴九层,不渡化神期的劫数了,也要把你干掉。”

“我丢!”

王离此时的施法速度和这大肚头陀完全有得一拼,这大肚头陀身前那业火刚刚燃起,他就直觉恐怖,已经连连施展九天踏星诀。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平时好像根本懒得插手他这些对敌的紫sè油灯却突然又来了精神,一股对这大肚头陀那盏莲花灯中的火焰极有兴趣的感觉。

王离顿时一愣。

他这一愣,身影便瞬间停了下来。

“佛爷,打他!”

他这一停,两名被这白头山地气法阵镇压,已经憋了半天大招的元婴道人终于等到了机会。

元婴道人毕竟是元婴道人,不管之前显得多么弱鸡,但把握战机的能力绝对可以弥补他们之前的无能。

一青一白两尊道尊陡然在虚空之中成型,一左一右将王离死死的架住。

“我丢!”

王离此时原本来得及驱使那株圣血黄杨用剑气劈这两名元婴老道的,但他直觉这两名元婴老道的法门也并非直接杀伐,只是死死的压制他,让那大肚头陀的业火打在他身上。他想到之前紫sè油灯的表现,便觉得这盏紫sè的油灯好像是一切火系法门的爷爷,他就一点都不慌,只是装作来不及反应,被这两尊道尊架住。

大肚头陀如何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几乎就在这两名元婴老道的声音响起的刹那,他头顶那元婴手中莲花灯中的业火已经飞了出去,直接落在了王离的身上。

王离只觉得自己体内的那盏紫sè油灯都有些意外,它似乎原本还想要王离冲上去触碰那业火,现在它都没有想到这业火居然直接喂到了它嘴边。

哧溜一声。

王离只觉得它就像是吸了一口甘泉一样,直接就将这缕业火吸入了紫sè油灯之中。

这个过程王离完全就像是置身事外,他都没有觉得任何的不舒服,但他真的是个戏精,而且是个演技十分浮夸的戏精,这紫sè油灯哧溜一声吸纳这条业火的刹那,他哎呀一声凄厉的惨叫,道:“这下我死了,我完蛋了。”

“哈哈!”

“不死才怪!”

“麻麻贝!”

两个元婴老道听着王离这一声惨叫,顿时兴高采

烈,同时抹了一把汗。

这种业火连化神期修士都能烧得死,这一个金丹修士哪怕翻上了天,也不可能活得下来!

但大肚头陀并不是如此想。

他和这缕业火有着独特的心神联系,这缕业火被那紫sè油灯直接吸纳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绝对的不对劲!

被业火灼烧的人怎么可能还如此精神头十足的夸张大喊?

那种直接被吸纳,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的感觉,分明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法宝的碾压之势。

此人身外的这种法宝,而且还对他的法门有特殊的压制作用,分明就是一种无上的诛邪法宝。

“霍史你妈!”

在这两名元婴老道还在幸灾乐祸的大笑时,他的半截身体已经像是流星一样往后倒退。

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验证了那句一二不过三的老话,这哪里还是一根他啃不动的骨头,这分明就是一朵根本无法下嘴的奇葩!

“搞么子?”

“什么情况!”

两名元婴老道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看到大肚头陀的半截身体已经化成了一道流光。

大肚头陀狠也是狠,他此时只剩半截身体,气血已经亏空惊人,但他逃遁之时一边疯狂嗑药,一边还是施展激发潜能的禁术,这飞遁起来比平时还要快出很多。

而且就连道观之中那只他足有祭炼了百年之久的妖血蚊他也顾不得了,直接干脆的断了心神联系。

“都是元婴修士,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王离感慨的声音响起。

轰!

他身外黑sè道纹迸发,就像是一片黑sè的海域在扩张。

一青一白两尊道尊根本无法困锁住他,直接就被弹飞了出去。

“啊!”

两名元婴老道体内气机动荡,但王离的施法比他们还快,王离直接一记冥棺大手印拍向太明真君,与此同时,他引动道观门口那株圣血黄杨,数十道剑气直接斩向喧天真君。

不可否认,广善宫和道果寺这两名元婴道人平时在混乱洲域还算是有些名气,但只怕货比货,这个时候他们和大肚头陀一比实在是差远了。

轰!

太明真君直接就被王离这冥棺大手印拍飞出去,他浑身都是鲜血飞洒,整个身体都近乎直接崩裂了。

一个元婴从他的头顶处探头探脑,同时不断恐惧尖叫,似是在判断这个时候到底要不要直接抛弃肉身逃遁。

喧天真君更惨。

就连大肚头陀都无法抵挡圣息剑气的一击,更何况是他。

他的肉身直接就被斩成了十七八段,血光之中,他的元婴恐惧的尖叫着,也掉头疯狂的逃遁。

但在下一刹那,啵的一声轻响。

他的元婴突然一僵,就好像在虚空之中陡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

一点异样的斑驳光华从他的元婴额头上涌出。

直到此时,庆云路残存的人才骇然的看到,有一个好像完全透明的元婴,此时就抓住了喧天真君的这个元婴。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一物降一物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