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你别凑热闹

“你闭嘴!”杨厌离厉声叫了起来。

“不要再说话了,徒招仇恨。”红衫女修有些急了,她伸手一招,直接就将王离扯向自己的身后。

“说要公平一战,结果却弄出这等把戏。”法舟上一名男修冷笑出声,他身影一动,来到杨厌离的前方,他环顾葛玉景等所有人,“偷鸡摸狗之辈,能荣登道子之列么?你们现在又有谁敢和我公平一战?”

“要不还是不要麻烦了,让我来吧。”

王离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实在挺忙的,而且这些准道子级的人物最多也就是金丹之中的异数,这些人应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逞强!”红衫女修还未说话,那名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女修却是已经狠狠瞪了他一眼,让他不要说话。

“这些人我真的一只手就搞定了….”王离郁闷道。

“我看你是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直接变成只剩下一只手了。”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女修也直接挡在了王离的身前。

“这么看不起我的么?”王离叹息,他贼溜溜的看着身前的红衫女修,又想趁机游说她说出那一句有用的话。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声如雷暴喝已经响起,“简薄暮,你何来这种自信,我来和你公平一战!”

发出暴喝的是陶伤墨身侧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

这名年轻男子浓眉怒目,看上去有二十余岁年纪,他如雷暴喝的同时,他身上的赤铜sè法衣上不断交织出细密的纹理,奇妙的道韵不断流转,法衣之上迅速布满片片鳞甲,每一片鳞甲都流淌出真正的龙息。

“龙鳞道甲?”

王离虽然见识的确不算高明,但他至少见过一些龙血、龙鳞炼制的法器,感受过纯正的龙息,此时一看这名年轻男子身上的法衣,他也瞬间看出了端倪。

龙鳞道甲是天龙古宗的独特法衣,天龙古宗是中部十三洲中厚土洲的强宗之一,这个宗门之所以能够变成这种传承万年的强宗,在厚土洲屹立不倒,就是因为有一代修士在混乱洲域一处冻土绝境之中发现了群龙大墓,得了数量惊人的绝品灵材。

这种龙鳞道甲不仅可以提升遁速,而且防御力极其强悍,而且灌入的真元越多,它的防御威能就越强,而且各种元气属性的防御没有什么缺陷,按照他见过的记载,这种法衣同境的修士很难击破。

“这是厚土洲天龙古宗的准道子佘寒莲,他是先天冰灵根修士,据说在刚出生之时,口中吐息就已经出现寒莲异相。”红衫女修的声音在王离的耳廓之中响起,“他已至金丹四层的修为,你如何能敌,还尽说大话。”

红衣女修十分忧虑,又轻声说道:“此番我们被围困这座阵中,这阵外说不定还诸多的布置,真的是凶多吉少,你少说两句,等会若是有机会,我让你逃,你便自己逃命去吧。”

“.…..!”

王离彻底无语,他心中嘀咕,这位师姐,这些人真的不是我的对手,你别这么看扁我好不好?

但与此同时,他的心中却不由得生出一种异样的暖意。

自从师尊陨落,他和师姐吕神靓在孤峰相依为命之后,看多的就是玄天宗其余峰中修士的

冷眼,除了吕神靓之外,真的很少有这样的人关切他的安危,虽然他心中明白这很大原因是因为那株异魅草的缘故,但不管如何,这名女修发愁她恐怕注定陨落在此,但还要设法让他逃命的心念,还是让他心生暖意。

佘寒莲一跳出来,陶伤墨倒是也默默的施法调转阵旗,令这法阵的威能对简薄暮的真元不起反应。

此次设伏,既然杨厌离等人已经落入他们的包围圈,在他们看来,此役大胜是一定的了,但若说能够将杨厌离等人尽数杀死,让他们一个人都逃不出去,在他们看来却是未必。

在王离看来是他们太傻,但他们委实却都有点准道子包袱。

还有一点最为重要的元婴,是陶伤墨觉得佘寒莲要胜这简薄暮是十分简单,也不需要他这法阵辅助。

这简薄暮是西方五部洲中浑尘洲品天古宗的准道子,浑尘洲和中部十三洲所属洲域自然差着一个级别,而品天古宗虽说也是传承了万年的宗门,但在外界看来,和天龙古宗这种宗门也有着不小的差距。

至于这简薄暮,按照他们的所知,不过是金丹三层的修为,和佘寒莲差着一层小境的修为,佘寒莲在他们这些人之中,战力也是最为出挑的一个,对付简薄暮,在他看来自然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米粒之珠,也和皓月争辉!浩荡仙途,我先斩你祭道!”

佘寒莲激发身上的龙鳞道甲,龙息喷涌,与此同时,他身上道韵流淌,体内透出的气机和这龙息合一,伴随着他的冷笑,他的周身显现出一条巨龙虚影,这条巨龙虚影就像是围绕着他的一个独特道域,不断从虚空之中大量汲取元气,转瞬之间,他身外的这条巨龙虚影形成了实质,变成了一条身长超过数十丈的冰龙。

这条冰龙之中依旧有纯正的龙息震荡,推动冰龙之中的寒气,形成肉眼可见的在虚空之中弥漫的涟漪。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出现一颗滚圆的紫sè宝珠,这颗紫sè宝珠射出万道瑞彩,每一道瑞彩之中都是充斥更为浓烈的龙息,这万道瑞彩在虚空之中流动,也是渐渐形成一条条龙形,这万条巨龙在他身外流动,将他衬托都犹如一尊神明。

“这就是传说中的龙晶?无需炼制,至宝天成…看来是注定要归我所有啊。”王离看着佘寒莲手中的这颗紫sè宝珠,眼冒金光。

他觉得这是天意,之前刚刚凝结金丹时,他的金丹万龙来朝,成就圣子,结果眼下就遭遇一颗可以显化万龙的龙晶,他觉得这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贺礼。

“你又胡说些什么啊?”红衣女修刚刚才觉得他安顿了一点,听到他这么说,顿时又有种头疼的感觉。

也就在此时,佘寒莲已经出手了。

他身上的灵气剧烈的鼓荡,虚空之中就像是有看不见的潮汐在涌动,他手中的紫sè宝珠上那万条瑞彩彻底凝结成龙形,万条紫龙在虚空之中行走,就像是秉承了天地的意志,一齐朝着简薄暮轰去。

轰!

简薄暮似乎动都未动,这万条紫龙携带者恐怖的威能轰击在他的身上,就像是无数巨浪拍击,但是他兀自巍然不动。

“怎么回事?”陶伤墨等人都大吃一惊,连王离都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薄暮这个时候就像是化成了一根矗立在天地间的石柱。

并非是他浑身的气机就如同水中的礁石一般巍然不动,而是他的整个身体真正的石化。

他的肉身的,包括他的法衣,奇异的石化,他的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个石头人。

而在所有人愣神的这一刹那,他的身影却和这个石头人脱离开来。

他仿佛后退了一步,原先置身之处蝉蜕般留下了一个七窍石人。

这个七窍石人的头颅突然离开,内里飞出一枚寸许长的石剑,这枚小剑瞬间在虚空之中消失,唯有一股杀意破开虚空般直接出现在佘寒莲的身前。

“啊!”

佘寒莲一声骇然大叫,他感觉到虚空之中有一道可怕的威能正在袭来,这种威能,让他直觉连身上的龙鳞道甲威能都无法尽数抵挡。

砰!砰!砰!

他的气海不断鼓荡,就像是有巨大的神鼓在擂动,他此时施展出了奇异的妙法,整个气海就像是一个皮囊一样,疯狂的往外挤压真元。

他浑身的经络都无法承受得住真元的疯狂流淌,他的肉身就像是从内里被无数道剑切开,他的浑身都往外飙血。

嗤!

那枚寸许长的石剑骤然出现在他身侧,直接斩杀在他的身上。

他身外的龙鳞道甲都直接被洞穿,当这枚石剑洞穿他血肉的刹那,他演化的强法终于完成,一只龙爪直接从虚空之中生长出来一般,按住了这枚石剑。

噗!

这枚石剑被一种神秘的道力碾碎,化为石粉。

与此同时,简薄暮身前的那尊七窍石人也是彻底崩裂。

嗡!

虚空之中就像是有两口看不见的巨钟在震鸣,发出余韵。

佘寒莲颓然的往后倒飞出去,他身上的鲜血都止不住的泼洒。

与此同时,简薄暮却是也七窍流血,他直接晕倒,往后坠落。

“……!”

王离这下才反应过来,简薄暮并未大获全胜,他只是激发了一种玉石俱焚的秘术,这种秘术攻防一体,以简薄暮的修为,成不成都似乎只能用一次。

现在佘寒莲身受重创,看上去浑身飙血不止,但简薄暮的伤势好像比他更为沉重,这一击似乎不仅损耗了他大量的金丹威能,而且还伤了他的神魂。

“简道友!”

红衫女修和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女修同时惊呼,她们各自施展法门,两道华光将简薄暮卷摄到了身后。

“何苦呢?”

王离叹了口气,他看着红衫女修等人,认真道:“你们不要出手了,我来对付他们。”

“你闪开!”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女修看着简薄暮昏迷不醒的样子,却是眼都红了,她直接朝着前方冲了出去,“你们谁来和我一战!”

“我…..”王离也想往前掠出,但他身旁的红衫女修比他还要快,直接就扯住了他。

红衫女修眼睛都红彤彤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你还凑什么热闹!等会我让你跑,你就快跑!”

“……!”王离无奈,他的鼻子倒是也莫名的有点发酸。

(今天还有七千字….我感觉有点心凉…)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章 你别凑热闹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