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你肯定耗不过

杨厌离手中的幽黑长枪遥指葛玉景,无边的煞气如惊涛骇浪一般朝着葛玉景席卷,让葛玉景不由得一滞。

但他旋即觉得自己有些堕了威严,顿时大怒。

“陶兄,你控制法阵威能,让我和她公平一战!杨厌离,我要斩你,根本不用借助这法阵威能!”

葛玉景厉声大喝,他身外绿光如洪水滔天,一道道的灵光不断在他身周显化,化成各种珍禽异兽。

“是不是傻?”

听着葛玉景如此厉喝,王离却是忍不住摇头。

云望山堕仙夺元阵的威名他可是也从典籍之中见过记载,这种法阵其实相当于是云望山修士的本命法宝,要施展此阵,必须炼制一批阵旗,然后将这些阵旗祭炼成本命法宝,据说布置这法阵时,还要耗费诸多手脚,但阵成之后,用于对敌的效果却是立竿见影。

此种法阵可以削减对方的法术威能,而且能够掠夺对方的一部分真元归为己用。

在王离看来,既然目的只是要灭杀对手的话,有这法阵不用,还要怄气和对方公平一战,简直就是脑子有问题。

公平有啥用?

万一自己不小心被杨厌离打死了呢?

“你摇头做什么!”

但让王离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摇头的样子落入了葛玉景的眼帘,却是又引来葛玉景的一声怒喝。

“你这….”王离都实在无语了,大哥你都和人要性命相搏了,你能不能专业一点认真一点,你还管我摇头不摇头?

“废话少说!”

杨厌离却是毫不犹豫,她脚下骤然升腾起一座道塔,瞬间将她顶向高处,下一刹那,这座道塔却是直接朝着葛玉景所在的方位倒下,轰!杨厌离头顶上方的道塔异相直接和这座道塔融合,这座道塔就像是一座真正的小山般直接砸向葛玉景。

轰!

虚空之中响起回音,汪洋一般的力量在虚空之中扩张,云层之中就像是有无数座巨大的道塔在倒塌,在轰鸣,在回应。

与此同时,嗤啦一声裂响,杨厌离却是从塔顶如同黑sè的闪电一般飞掠下来。

她反而冲在倒塌的道塔之前,一枪刺向葛玉景。

云望山的准道子陶伤墨此时体内真元刚刚开始流转,他才刚刚调转阵旗,想要听从葛玉景的话不让法阵影响杨厌离和葛玉景,但看到杨厌离出手如此的威势,他身体一僵,却是停顿了下来,心中不由得升腾寒意。

在此之前,包含陆鹤轩在内的几名准道子级人物都和杨厌离有过交手,但之前杨厌离虽然强横,却绝对没有这样的威势。

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杨厌离的实力提升非常迅速,甚至有可能修为突破了一个小境。

“你以为我怕你么?”

杨厌离的出手威势虽然大出他们的预料,但葛玉景却是毫不畏惧,他甚至不往后退却,直接朝着杨厌离也冲了过去。之前他被杨厌里的气势压得浑身一滞,此时深以为耻,完全就是硬刚。

唰!

他身后绿光凝成的无数珍禽异兽完全就像是具有灵性的活物一般朝着杨厌离席卷而去,就像是一条巨大的绿sè瀑布在虚空之中横卷。

与此同时

,他右手伸出,除了大拇指之外,其余四指上都是灵光闪动,就像是有一个个微小的天地在形成。

这四点灵光之中细微的华光不断闪烁着,各自迸发出恐怖的威能。

唰!

下一刹那,四道如海市蜃楼般的光影同时出现,就像是无数座楼台亭阁汇聚成的山门,一齐随着那条巨大的绿sè瀑布打向杨厌离。

轰!

两人都完全没有闪避,彻底的硬刚。

各种光华湮灭,整个虚空之中的元气都好像在冲撞之中被压缩成了各种各样的实质之物,就像是无数巨石朝着四周在崩落。

空气里都是滚滚如闷雷滚动的声音。

“啪嚓!”

杨厌离手中的幽黑长枪直接就崩碎了,她浑身翻涌着煞气的战铠也随即支离破碎,她身体倒飞出去,血浪一道道飚射。

“噗!”

但葛玉景也不好受,杨厌离倒飞出去,她身后的道塔却更加凶狠的砸落下来,葛玉景四指上的灵光全部幻灭,他发出一声凄厉痛呼,他的右手四指都折断了,就像是扭曲的鸡爪。

“我丢!”

王离都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手指,他都觉得很疼。

“我杀了你!”

葛玉景明显也是疼痛难忍,他的脸都有些扭曲。

他体内的真元疯狂涌出,他身外绿光翻滚,直接形成一尊绿sè的道尊。

嗤!

这尊绿sè道尊高达五丈有余,它的手中飞起六点光芒,就像是六个微小的天地在不断演变,然后骤然凝成一柄三尺长的道剑,朝着杨厌离斩去。

这柄道剑之中就像是有世界在生灭,一种可怕的毁灭性的威能在不断演化,但被这尊绿sè道尊的元气法则束缚,给人的感觉是,这柄小小的道剑在斩中杨厌离的刹那,其中的威能就会彻底爆发开来。

杨厌离的身体在虚空之中定住,她身上的鲜血还在飞洒,身上的战铠残破无法恢复,但她双手之中却是也化出了两柄道剑,这两柄道剑各有七尺余长,刚刚演化出来时都是通体幽黑,散发着可怖的煞气,但转瞬之间,其中一柄道剑的黑sè更浓,就像是吞噬世间一切sè彩,它的煞气也凝成实质,就像是铁汁一样在虚空之中流淌,但另外一柄道剑却变成极为纯净的白sè,两柄道剑上的气机并不交融,但气机相互牵引,相互流转,就像是有生死的力量在不断转化。

“yīn阳教,生死剑!”

陶伤墨等人不可置信的发出声来。

这是中部十三洲之中影冥洲yīn阳教的独特法门,这种法门唯有yīn阳教的掌门亲传弟子才会,他们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泛起的念头,是这杨厌离怎么可能会,但接下来的一个念头,却让他们瞬间醒转,“你竟然得到了yīn阳教准道子安琳琅的传法?”

在他们发声之前,这两柄道剑和葛玉景的那柄指玄生灭剑已经斩杀在一起。

轰!

这三柄剑的剑锋相撞,却是如同三股洪流合流,瞬间发出巨大轰鸣,剑体全部崩碎。

黑sè、白sè和绿sè的破碎剑气瞬间激飞到杨厌离和葛玉景的身上。

噗噗噗…..

杨厌离的身上被切开更多的伤口,血花四溅,但葛玉

景的身上也是被切出数十道可怖伤口。

两人都非寻常修士,体内气血都是异常强大,气血从体内冲涌而出,空中真的犹如一道道血浪在不断的冲刷。

这些气血之中都蕴含着强大的杀意,两边的血浪之中的元气法则,都不断形成刀兵的形状,在空气里交锋,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杨道友!”

王离身周的红衣女修等人都惊呼出声,他们直觉杨厌离已经受伤不轻。

“啊!”

葛玉景痛苦嘶吼,他左手硬生生的将右手的几根扭曲的手指扯正,用秘术疗伤,与此同时,他身外绿光再度涌现,又凝成一尊庞大的绿sè道尊。

这个时候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王离突然出声,他一副很好奇,很虚心的模样,“葛道友,你凝出的这道尊怎么会这么绿?是菜叶子吃多了么,还是有别的原因?”

“……!”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连葛玉景都被这样奇葩的问题直接问懵逼了。

“葛道友,你还是先不要出手了吧?”接着,王离又更加认真的说道。

“你说什么!”葛玉景的目光落在王离的身上,他的杀意炽烈,只觉得王离在故意引他分神,好给杨厌离喘息的机会。

“你不是一开始就说要和杨道友公平一战,要让这法阵的威能不妨碍杨道友?”王离看了陶伤墨一眼,道:“可是陶道友并未按你所说行事,这一战原本就已经不公平了啊。”

葛玉景浑身顿时一僵。

他此时醒觉王离所说的的确是事实。

他心中有寒意升腾,一开始他只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但此时回想,若是没有法阵削减对方的法术威能,恐怕自己一开始就要彻底落于下风。

“而且我是真心为葛道友好。”王离十分诚恳的说道。

“什么意思?”所有的人都皱起了眉头,不知道王离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你们打得鲜血横飞,但她是女修,你是男修,你太过吃亏,你肯定耗不过。”王离说道。

“什么意思?”看王离说得煞有其事,所有人都越发不解,就连葛玉景都是杀意大减,他忍不住问道。

王离说道:“因为女人是世上唯一一种可以每个月都流血一次,而且一流就流上数天而不死的生灵。”

“……!”一群人的眼睛瞬间鼓了起来。

“你胡说些什么!”就连杨厌离一怔之下,都是怒喝出声:“哪个师长告诉你的这种胡言乱语。”

“我师姐说的啊。”王离说道。

“你的师姐是神经病么!”杨厌离气得差点吐血,“你以为我们是凡夫俗子么,修士修行,早已斩了赤龙。”

“我师姐的确是神经病啊。”王离郁闷了,“你又作甚,你也发神经么,我明明是在帮你说话。”

“噗!”

杨厌离真的被气得吐出一口鲜血。

(今天就这两更,明天冲击万字,做不到倒立那个啥…必须发个狠,不能给自己有退路,不然真的太冷了…无锡都零下七八度了,关键我们号称南方,还没有暖气的,空调都打不热的感觉,我都裹了条毯子码字。我的书房里好像冰窟….我感觉我是爱斯基摩人)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九章 你肯定耗不过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