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主导天劫

吴孤帆的脸也是绿绿的。

初看到这样透绿如翡翠的劫雷,他还在思索这到底有可能是什么样的异种劫雷,但旋即这纯正的雷罡气息坠落在地,他却是瞬间反应过来,“碧霄劫雷?”

“居然是这种劫雷?”

他也是真正的愣头青,在反应过来居然是这种正统的劫雷的刹那,他反而有种被轻视了的感觉,心中升腾而起的一个念头,不是幸运,反而是你这天道法则是不是看不起我?

“哈?”

他顿时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冷笑,“是不是技穷?居然拿这种碧霄劫雷来糊弄,看不起我么?”

冷笑之中,他也不祭出其它的法宝,只是一开始那条金sè的剑光分化出千万条剑光,就在空中乱斩。

碧绿sè的劫云之中坠落的雷光一条条如晶莹的翡翠,但坠落下来,直接就被这千万条金黄sè的剑光劈得粉碎,在空中变成无数条迷离的绿sè电芒。

按部就班的正统雷劫就往往有针对性的手段,应对这种碧霄劫雷要注意的点只不过是不要用火系的法宝和法门来对抗。

火系的法宝和法门反而能够增强碧霄劫雷的威能。

正统的雷劫轮番上阵,天道法则就容易试出这名渡劫修士的弱点所在。

但关键在于,前面三重都已经是异种雷劫了,到了这第四重雷劫反而突然变回了正统雷劫,落下个碧霄雷劫,到这个时候再用正统雷劫来试渡劫修士的弱点,这在吴孤帆这样狂傲的人眼中,就未免太过可笑了。

更何况在他看来,自己各系的飞剑都有,又何惧这种碧霄劫雷的试探?

这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修士看不起修士也没什么,谁拳头大谁说话,但修士看不起天道法则降落的劫雷,这落在其余修士的耳中就有些过分了。

别说是颜嫣这样正统的修士,就连何灵秀和万夜河等人听到吴孤帆敢叫嚣什么“是不是技穷,看不起我么?”之类的话语,都觉得此人简直张狂的过分了。

“他不是觉得难度太低,看不起他么?你给他加点难度试试。”何灵秀现在原本就被王离的诡异弄得脑海一片乱麻,听着吴孤帆嚣张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就对王离这么说。

主要能够影响天劫这件事对她而言太惊悚了,她心中还是死命的不信。

她是这么想的,王离自己也是如此。

他也是不敢相信,他心中下意识的觉得也就是要多试几次,不然心不安啊。

“嫌弃这碧霄雷劫威能不够,那时间来凑吧。”他一边传音给何灵秀和颜嫣,让何灵秀和颜嫣做见证,一边开始心中念叨:“反正前面的雷劫也短的有点不正常,那这碧霄雷劫持续的时间长一点,把前面的雷劫时间都补回来。”

按照修真界的固有认知,或者说是天道法则的固定规矩,金丹修士凝练元婴,七重雷劫每一重劫雷持续的时间都是一盏茶的时间。

王离现在所说的也不错,这吴孤帆前面三重雷劫加起来也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持续的时间也太短了。

“哈!”

“就这?”

吴孤帆看着天空

之中的劫云没有什么变化,嘴角不屑的冷笑反而更为浓烈。

一柄飞剑就足以应付这碧霄劫雷,这重雷劫有什么用?

他是更为不屑,天劫之外,那芭木大船上的三名魃洞教修士看着天空之中的劫云没有什么变化,却是也都松了一口气。

这三人当然清楚吴孤帆的底细,在他们看来,吴孤帆自然有张狂的本钱,但方才对天道法则降落碧霄劫雷不屑,他们便也是担心得紧,但眼下看来,天道法则毕竟只是冷冰冰的法则,它的变化自然遵循它的一套判断标准,但这个标准里面应该是不含对于修士言语的理解。

随着碧霄劫雷的不断坠落,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三名魃洞教修士心情越发放松起来,这天劫似乎反而彻底的走到正轨上来了,这持续的时间似乎也变得正常了。

眼看吴孤帆满脸不屑的御使着那一道飞剑将落向他的碧霄劫雷全部绞碎,将近一盏茶的时间时,旁观者王离和何灵秀等人反而比任何人都要紧张。

“这些人没有见过世面么?”

吴孤帆此时甚至有闲暇扫视一下周围的观劫者,王离这群人此时的面sè变化自然也落在他的视线之中。

看到王离等人此时都紧张的要命的神sè,他的嘴角就忍不住的上翘。

“本来看你们的样子还觉得你们有些不凡,结果看人渡个劫就看得比渡劫者还要紧张,什么准道子,不就是师长呵护着的小苗苗?真的土鳖。”

他当然不知道王离等人是因何紧张,只道这些人实在没见过世面,心志也根本不坚。

也就在此时,他的耳廓之中响起一片惊呼声。

这惊呼声就是那一群“土鳖”发出,他大皱眉头的转过头去,只看到那一群人都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便觉得莫名其妙,这些人鬼叫鬼叫做什么?

“过了….过了…..”

何灵秀的身体都不断的打颤起来,她脸上的神sè一片惊恐,很像是隐山那座冥玉殿前的万夜河。

关心则乱。

她潜意识里觉得王离只要和天劫扯上关系,境地就十分不妙,更不用说言出法随一般,这天劫的变化都可以凭他一张嘴说出来。

王离此时也是面如死灰。

吴孤帆此时还是身在局中没有意识到,但他们这些人一直都在计算着时间,现在明显已经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但这劫云却不变化,碧霄劫雷还在不断的坠落。

哪怕是猜中下一道天劫的强弱,他还能强行理解为可能是自己有圆通道身,有那盏紫sè油灯,或者有独特的灰殿,或许是拥有了某种不知的天赋能力,能够提前预感。

但这连时间都似乎要说准了,这再怎么强搬硬套,也根本解释不通啊。

“嗯?”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只是芭木大船上三名魃洞教的修士发现这碧霄劫雷持续的时间有点太长,就连嘴角始终挂着嘲笑神sè的吴孤帆也意识到了。

一盏茶的时间早过了,都快接近两盏茶的时间了,但这碧霄劫雷还在持续。

若是换了万夜河是渡劫者,可能此时他要吓得不轻,但吴孤帆却是反而笑了,“这什么意思,似乎更看不

起我?这种雷劫就算持续的时间再长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把我耗死不成?”

说完这句,他衣袖之中灵光一闪,却是有一颗鸡蛋大小的异源悬浮在了他的身前。

这颗异源拥有明显的异源特征,表面宝光四射,内里的源气汹涌,编织着独特的灵韵。

但这颗异源析出的源气十分纯净,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王离等人还是可以感知出来,吴孤帆吸纳这颗异源的源气之后,体内真元瞬间就变得澎湃起来。

王离等人便也马上明白,这颗异源的源气应该具有惊人的快速补充真元的功效。

弄了半天,这还是挑衅天道法则啊。

意思是,你就跟我耗吧,我反正也不怕你耗,小爷我有这样的异源,就是可以不断补充真元。

面对这么嚣张的修士,王离倒是也佩服他的作死勇气,也没什么特别的好感和恶感。

不过他还是不死心,咬牙说道,“那要不下一重天劫还是来个正常的,来个正常的丹霄雷劫,再下一个天劫就来个异变雷劫,第七重雷劫再来个正常的,来个银霄雷劫算了,但也不要七重雷劫就结束,来个八重雷劫收尾,最后一个雷劫来个异变雷劫。”

“…….!”

何灵秀和颜嫣等人听得都彻底的无语了。

她们也都能体会王离此时的心情,王离这简直是彻底发了狠了啊。

金丹凝婴,都是七道雷劫,结果现在王离说要八道。

如果真的是八道雷劫,那完全就没有什么好试好猜的了,这天劫百分百受王离的影响,更不用说如果接下来的几重雷劫全部和王离所说的一样。

“大哥……”万夜河的两条腿又有点软,他牙齿又微微打颤,“要这天劫真的和你说的不差,那以后修士要是渡劫,要么躲着你不被你撞倒,要被你撞到了,岂不是你要他活就活,要他死就死?”

“万胆小,你想的倒是很远啊。”

王离恶狠狠的瞪了万夜河一眼。

这何须万夜河提醒,他当然想得到,但他现在心情真的差。

改变别人的天劫,谁知道会不会报应在自己的天劫?

还想让人活就活,让人死就死,别到时候自己下一个渡劫自己就直接被天道法则劈挂了。

修真界最忌多沾惹因果。

他方才就算彻底发了狠,都直接说八重天劫了,但其实还是略微做了一下权衡。

几个正常的雷劫配异种雷劫,放水的银霄雷劫配一个多出来的雷劫,这归根结底,他心中还是想尽可能的不去彻底触碰天道法则的底线,让七重天劫的威能和持续的时间在合理的范畴之内。

颜嫣此时完全都是呆得和木鸡似的。

她最为正统,所以所受的心神冲击也最大。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断冲击在她心田的声音弄得她大脑一片空白。

但碧霄雷劫还在继续,似乎王离说得丝毫不差,这碧霄雷劫持续的时间,真的是奔着弥补前面三重雷劫缺失的时间去了。

这都似乎不是影响天劫了,而是主导天劫了。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二章 主导天劫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