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绿的发亮(第三更)

这团劫云在金sè的雷罡的雷光印染下变得一片金黄,除了滚滚的雷罡气息之外,竟是散发着一种浓厚的金铁气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有许多金铁矿石被磨成了粉末,又被雷光烧灼。

“又是异种雷劫?”

颜嫣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

金丹修士凝婴,正常的顺序应该是火云雷劫暖场,接着登场的是神霄雷劫,然后第三重是青霄雷劫,第四重是碧霄雷劫,第五重是丹霄雷劫。

一般而言,金丹修士凝婴要面对的七重雷劫,即便是这名金丹修士天赋奇高,修为进境极快,往往也只有在第五重雷劫时才有可能引发异变。

这绝剑古宗的准道子吴孤帆既然号称月露洲年轻一代之中战力最强的存在,面对的天劫肯定也不会是绝对按部就班的普通天劫。

但按照她的认知,这一开场就是异种雷劫,还是不太可能。

所以她心中下意识的就觉得,恐怕这和王离在场脱不了干系。

“难道我在场就绝对异种雷劫开场?”王离此时心中闪过的也是这样的念头,他此时也不敢乱想,生怕沾染更多的因果,接下来满脑子的念头就是看看此人的渡劫情况再说。

“异种雷劫?”

芭木大船上那三名魃洞教的修士一看那团劫云也是面sè大变,但是盘坐道台上的吴孤帆却是不惊反喜,反而求之不得般的狂笑起来,“天道法则果然是无所不知的至高法则,开场就是异种雷劫,也不枉费我准备多年!”

“这人这么狂?”

之前颜嫣等人也只是听说过吴孤帆的名号,只是知道他对敌厉害,但对他的性情也并没有什么了解,此时听到吴孤帆的发声,所有人心中便顿时一震,觉得这人张狂过头。

修士在修士面前狂,那或许堪称悍勇无畏,但修士在天道法则的面前狂,那就真的堪称变态了。

“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异雷!”

吴孤帆此时的确尽显狂态,他哈哈大笑之间,手指一弹,只是弹出一条金sè的剑光,他这条金sè的剑光也像是一条金sè的游蛇,在他的身体上方游动。

这条金sè的剑光有着真正的胎体,显然是一柄金sè的飞剑,但它飞遁过处,剑光留影,一道道金sè的剑光编织起来,竟是瞬间在他头顶上方也形成一朵金sè的宝花。

这宝花直径也有三丈有余,如一面巨大的法盾挡在他的头顶。

即便没有像隐山秘境之中的那具yīn尸一样直接进攻劫云,但吴孤帆的狂傲姿态似乎也已经被天道法则视为挑衅,这朵金sè宝花刚刚形成,轰隆一声巨响,上方那金sè劫云似乎直接就停止了酝酿,落下成千上万道金光。

这一道道金光刺目,王离睁不开眼睛,但感知之中,这金光的最前端,都是一颗颗雷珠。

这第一重天劫的劫雷,竟是凝成了一颗颗鸽蛋大小的雷珠,这一颗颗雷珠十分沉重,金铁气息和雷罡气息缭绕,隐隐约约还透着一股剑意,倒是像许多剑修宗门的剑丸一般。

“来得好!这是什么异雷,倒真教我开了眼界!”

王离睁不开眼睛,只听见吴孤帆的一声厉喝。

接下来一刹那,噗噗噗噗连响,他的感知里,那些坠落在宝花之外的雷珠轻而易举的就洞穿了地面,深入地下,但落在吴孤帆头顶上方那朵宝花之中的雷珠,却是像陡然静止的雨珠般悬浮不动。

等他感觉眼前金光没有那么刺目,睁开眼时,只见许多雷珠就像是露珠一般在那朵宝花的花瓣上滚动,却不坠落,威能也不激发。

“这是什么法门,这飞剑剑气成阵,竟还能拘束劫雷?”

颜嫣和洛凛音等人也都是心中极为震惊,吴孤帆虽然狂态毕露,但

这一手委实将他们都镇住了。

吴孤帆此时却是从那白sè莲台上站起,他也很享受周围这些人震惊的目光,他负手而立,似笑非笑的看着上方天空的劫云。

那些雷珠一落,天道法则确定这一重异雷对他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劫云便瞬间开始变化,第一重雷劫就已经在这数个呼吸间结束了。

劫云依旧是一片金黄,但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空气里却是弥漫强烈的土腥味。

“土系异雷?”

吴孤帆微微眯起眼睛,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啪!

劫云底部突然一声清脆的爆响,就像是一个布袋陡然炸裂一般。

接着无数啪啪啪的响声密集的响起,劫云的底部好像一层布帛被不断击破,内里的一道道金sè劫雷坠落下来,这些金sè劫雷去势并不快,给人的感觉竟然是四四方方,很像一块块金砖。

但在距离吴孤帆的头顶还有近百丈距离时,这一块块金砖般的劫雷突然炸裂,就像是有无数金sè的粉尘洒落下来。

“这又是什么异种劫雷,似乎的确是土系异雷,但似乎能够阻隔修士对于天地元气的吸引?”

何灵秀深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她直觉这种异雷能够大幅削减修士法宝和法术的威能,这种劫雷的杀伐威力不强,似乎这天道法则并非想直接在这一道劫雷一锤定音,这一重雷劫,似乎是为下一重雷劫做准备。

你不是强么?

就先让你变弱一点,然后我再来个杀伐威能比较狠的。

何灵秀心中才刚刚如此想,天空之中又是轰隆一响,那刚刚降落一重劫雷的劫云果然又彻底的变了。

劫云依旧为纯正的金sè,但是金sè的雷罡以惊人的速度聚集在一起,却是直接形成了一条身长超过百丈的金sè蛟龙。

“拟形劫雷!”

何灵秀瞬间有种果然来了的感觉。

拟形劫雷一向是异种劫雷之中的大杀器。

拟形的劫雷往往拥有更为奇特的元气法则,威能凌驾于一般异雷之上,而且拟形的劫雷往往也看拟的是什么形状。

一般而言,若是狮虎之类就已经十分凶猛,而蛟龙、天凤之流,威力就更加惊人。

“和你所想的一样不一样?”她忍不住转头看向王离,传音问道。

之前她就有种强烈的直觉,王离只要在这里,就一定有可能出现这种修真界极为罕见的拟形劫雷。

“我没敢想。”王离老老实实的传音回话。

“那你现在不试准备什么时候试?”王离的回答顿时让何灵秀有吐血的冲动,“你准备到时候在胡乱叫个一两声,那万一叫准了,你不就怀疑又是巧合,还得找人试?你是不是有病,闲的慌?”

王离想想也是,壮着胆子就开始念叨,“那下一重劫雷正常点,不要太厉害了,就来个正常的雷劫算了。不要每重劫雷都是异种雷劫,也太欺负人了。”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此时前面一道土系劫雷已经像一团沙尘暴一样缠绕在吴孤帆的身外,与此同时,天空之中那条金sè蛟龙已经彻底成型,它的表面就像是最为精美的瓷器,一条条金sè的劫雷雷液就像是还在流淌的釉层一样在它的身上滚动。

它身上的每一片鳞片,每一条肉须都是极尽完美,它漠然的看着吴孤帆的所在,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轰!

它没有直接朝着吴孤帆冲去,它的体内响起一声巨大的雷鸣,它张开巨口,却是直接对着吴孤帆喷出了一口龙息。

一道金黄sè的火柱如神王的巨剑当空坠落,狠狠刺向黄sè沙尘暴之中的吴孤帆。

这道火柱荡漾着的是纯正的

火元气息,是凝聚至极的真火,丝毫没有雷罡的气机,但它穿透黄sè的沙尘,却没有和沙尘之中蕴含的强大雷罡产生丝毫的撞击,那些黄sè的沙尘覆盖在火柱的表面,就像是给它披上了一层铠甲,却丝毫不减它的威能。

这劫雷够狠。

这简直就像是在一柄已经十分强大的真火法剑的表面,再镀了一层湮法镀层。

何灵秀虽说觉得王离念叨的试探还算是随机应变,但她此刻倒是担心这吴孤帆会不会根本扛不住这一击,直接就在这道雷劫之下陨落了。

吴孤帆若是直接陨落,那劫云顿时消失,也不存在下一重雷劫了。

不过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完全多余。

看到这条金sè蛟龙喷出的真火,吴孤帆反而彻底兴奋般一声尖啸,他头顶上方那朵宝花剧烈的旋转起来,被这朵宝花吸附的雷珠瞬间就像无数道剑光反激出去,将围绕着他身周的沙尘暴打得千疮百孔。

与此同时,他手指一点,衣袖之中又飞出一道红sè的剑光。

这道剑光看上去光芒黯淡,表面坑坑洼洼,内里的华光流转也不灵,不像是一柄成型的飞剑,倒像是一柄剑胎。

但它却直直的冲入了金sè的真火之中,在吴孤帆的御使之下,竟如水中的礁石一般巍然不动。

噗噗噗噗….

真火不断冲击在这剑胎之上,剑胎的表面火星四射,倒是时刻有细小的焦灰从它的表面飞洒出去。

“这是什么剑胎,只是剑胎就威能如此惊人?”

颜嫣大皱眉头,她震惊于此时这柄剑胎的强悍的同时,也觉得吴孤帆此人简直胆大包天,竟是用天劫真火来淬练这柄剑胎。

真火冲刷着这柄剑胎,同时继续涌向吴孤帆。

吴孤帆傲然一笑,却是动都未动,他脚下的白sè莲台便瞬间抽干了下方的那条溪流,一个白蒙蒙的水罩生成,金黄sè的真火冲击在这个水罩上,发出刺耳的嗤嗤响声,却根本透不进去。

看到这样的景象,王离也是有大开眼界之感。

他见过的渡劫场面也多了,但不管是他还是其余人被牵扯雷劫,渡劫时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吴孤帆这种见招拆招,气定神闲的。

不可否认,这人张狂是张狂,但真的很有本钱。

“巨雷!”

吴孤帆挡住这真火一冲,却是并不满足,他并指为剑,只是一点,衣袖之中竟是又瞬间冲出一道青sè飞剑。

这道青sè飞剑瞬间变大,竟是无数yīn沉的深青sè雷罡缠绕。

这道青sè飞剑往上激飞,直接斩向那条金sè蛟龙,真正斩落时,它已经变得足有六七丈长度,它的剑胎像是石质,看上去十分古朴,但无数缠绕在它剑胎上的雷罡,却像是深青sè的锯齿一般不断游动。

喀嚓一声裂响,这条金sè蛟龙竟然直接被这一剑斩首。

随着这蛟龙被一剑斩首,天空之中劫云轰隆一响,又酝酿起新的变化,何灵秀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她直觉王离是否能够影响天劫的这个问题,下一重雷劫就要见分晓。

吴孤帆表现得如此强势,完全硬抗劫雷而毫发无损,按照正常的天劫轨迹,下一重雷劫应该绝对是更加厉害的异雷,不可能是普通的劫雷。

她抬起头来,脸绿头发绿浑身都绿。

王离抬起头来看着劫云,他的脸和头发也都绿了,浑身也绿了。

上方的劫云变成了一团碧绿sè,落出的雷光,也是绿得发亮。

碧霄劫雷!

这竟然真的不是异雷,而是最常见的金丹凝婴天劫之中,按部就班在第四重出现的碧霄劫雷!

(一个简单的问题,猫屎咖啡为什么不算屎,算咖啡?)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一章 绿的发亮(第三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