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有怪癖

“啊!”

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修士惨呼。

和他丹光相连的金sè法镜瞬间失去控住,金光散乱。

先前一道冥棺大手印原本就在击来,此时第二道冥棺大手印也因为金光散乱而几乎同时击来,那名原本在御使着方便铲全力逃遁的修士见状顿时骇得整个身体都跳了起来。

他也是实在无奈,这冥棺大手印实在诡异,他想不到有什么手段可以抵挡,只能将那青铜钟祭出。

当!

这青铜钟胎体发出巨响,它的胎体十分独特,没有丝毫破损,但这名修士自身修为有限,此时威能冲撞之下,无法再控制得住这口青铜钟。

这口青铜钟撞在他的身上,他口中鲜血狂喷,整个身体都好像要裂开,血肉崩裂的同时,丹光都从伤口中不断的透出来。

“大哥厉害!”

万夜河大喜过望。

他反应也是不慢,此时明显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而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情,他实在是太喜欢了,而且他做得也不慢。

明明他此时体内真元恢复得还不多,但数十缕黑sè的yīn气却是凝成一根根细针,速度惊人的刺洛在这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身上。

嗤嗤嗤嗤….

这名修士身上的血肉之中发出热油被烧红的烙铁灼烧般的声音。

“啊!”

这名修士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身体都是如虾米般弓了起来。

万夜河十指联动,这名修士体内嗤嗤作响,却像是有很多黑线在他体内穿行,将他的气海都缝了起来。

一时间,这名修士身上丹光都消隐下去,似乎连金丹都被镇压住。

看到万夜河出手,洛凛音也正想出手,但就在此时,数十丝细细的绿sè死光已经缠绕在那名身穿金sè翎衣的修士身上。

洛凛音心中一凛,他知道这是颜嫣出手。

颜嫣虽然十分低调,但此时出手,无论是时机的把握还是这法门的威能,都让人无法小觑。

也就在这一刹那,王离连连施法,唰唰唰连续五六种禁制法门的威能已经落在了这两名修士的身上。

“他竟然精通这么多禁制法门?这施法速度…”

周玉希看得目瞪口呆。

但她脑海之中也才刚刚显现出这样的念头,王离觉得这两人十分难缠,五六种禁制法门也不保险,他便又连施了六七种禁制法门。

这让她看得雪白的玉腿上又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她此时忘记了挪开目光,只觉得心中一种怪异的情绪在不断的涌动。

“我….”

她心中莫名的慌乱,马上移开了目光。

王离手脚不停,他凭空一摄,将那青铜钟、方便铲和金sè圆镜全部卷摄过来。

那青铜钟和方便铲上似乎毫无禁制,被他一卷摄到手中,就毫无反应,但金sè圆镜卷摄到他身前,却是有一层金sè的丹光像刺猬般涌起,但是王离只是真元一裹上去,他也不知道灰sè道殿到底做了手脚没有,这金sè圆镜上的丹光便瞬间就被消失了。

“你!”

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年轻修士看到自己祭炼多年的本命法宝就如此轻易的落入他人之手,顿时气得叫出声来。

王离神识不断在这两人身上搜寻,确定这两人并没有脱开自己禁制的可能,便得意洋洋的出声道:“你们两个,想死想活?”

“技不如人,有什么好说,你杀了我们便是。”

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厉声大叫起来。

这大叫声让周玉希浑身又是一颤。

王离的这诸多禁制法门虽然看起来驳杂,但似乎并不冲突,这两人明显被压制得根本无法动作,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但他们的思绪清晰,而且还能出声怒骂,这让她更加明白,王离方才的那些禁制法门并非是胡乱施为。

“王师就是王师,真的不凡。”洛凛音也是识货,他此时直接出声。

“什么王师,他叫陆鹤轩。”万夜河此时却依旧不忘记给陆鹤轩栽赃,他期待以此能够减免一颗异源的债务。

“不可能,陆鹤轩此人的实力我清楚的很,他断然不可能如此厉害。”身穿金sè翎衣的年轻男修厉笑出声,“这么多魔气森森的蛊虫,我看你倒是像引雷劫炸了天一古宗山门的王离。”

“哦?”王离倒是有些意外,“你们两个消息很灵通啊。”

他此时直接卷着两人返回方才那颗发了芽的莲子处。

这颗已经发芽的银sè莲子此时依旧悬浮在虚空之中,它明明就在那里散发着奇异的魔气,但又莫名的给人不真实之感。

“这到底是什么莲子?”王离一道真元朝着这颗银sè莲子卷去。

“你以为你能摄取这颗莲子?”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顿时一声冷笑。

然而他的冷笑声瞬间戛然而止。

他不可置信的看到,王离真元一卷,竟然轻而易举的将那颗银sè莲子卷摄到了手中。

“怎么可能!”

这两名修士全部好像见鬼了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王离此时倒是也忍不住再问了一遍。

他方才感觉到灰sè道殿有所异动,他隐约觉得,若不是灰sè道殿的灰sè元气融于他真元之中,他似乎真的无法将这颗银sè莲子卷摄到手。

这颗银sè莲子,方才似乎扎根在了另外一片空间之中,它似乎自然牵扯到空间法则。

“莫要废话,杀了我们便是!”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倒是硬气且干脆,他厉声叫道。

“你要我杀就杀?”王离哈哈一笑,道:“我这人有个怪癖,但凡抓住两人,我只要杀其中一人,然后会将另外一个人完好无缺的放掉。”

这两名修士顿时一呆。

“呵呵。”何灵秀笑了笑,她和颜嫣互望了一眼,知道王离又要开始随口胡诌。

但两人心知肚明,知道往往王离一番胡诌,就能起到不错的效果,所以两个人也都心照不宣的不拆穿。

“你们怎么不好奇,若是我抓住一名修士的时候,我会如何对待那名修士?”王离果然开始了,他笑眯眯的将银sè的莲子在手上抛着,同时问道。

“你将我杀了便是,我关心你这种问题作甚。”眼黑

多于眼白的修士倒是真的硬气,他恨恨的看着王离,厉声道。

“伊人倒是个青皮,额角头硬的很。”洛凛音道:“王师,要不就敬敬伊,就给他个干脆算了。”

“那可不行。”

王离呵呵一笑,“让我杀他就杀他,我多没面子,我偏不,我偏要杀另外一个,将他放了。”

“不要!”

王离刚刚才摆出要宰那名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年轻修士的样子,那人却是已经尖叫出声,“这不公平!”

这人一声尖叫,所有人倒都是一怔。

“哈,你居然也胆小怕死?”万夜河顿时乐了,他反应了过来,这是同类啊。

“你….”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倒是也没有想到此人会如此尖叫,他呆了呆,旋即却是叹了口气,怒道:“那就杀我好了。”

“说了杀哪个要看我心情,你以为你能指派我么?”

王离鄙夷的翻了翻白眼,接着他看着那名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年轻修士,道:“这样吧,我按照我抓住一名修士的法子来对付你,保证公平。”

这名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年轻修士颤声道:“什么法子?”

“我会让他一半。”王离笑道:“我一般将他斩成上下两段或是左右两边,让他自己选走上半段或是下半段,或者走左半边或是右半边,反正要留下一半。”

“我….”这名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年轻修士差点晕死过去。

斩成左右两边肯定活不了,但斩成上下两段,难道谁会选择走下半段,留下上半段?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离此时却是又笑着补充了一句,道:“当然你要选择斜着切也是可以,说不定可以避开重要脏器。”

“厉风!你难道听不出他是故意调戏你么?你以为他真的会放过你?”

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此时却是又厉喝出声。

“真的麻烦啊。”王离哀叹,“要不就绝对公平起来,你们两个人各斩一半留下来吧。”

“你要如何,才有可能放我完整的离开。”

那名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年轻修士心态终于有些崩了,他颤声叫了起来。

他之前从未落入别人手中,而且现在让他更为恐惧的是,他觉得王离此人就是一名魔修,既然是魔修,在他的潜意识里,便真的是什么可怖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们真的无趣啊,我看你们倒是有些不凡,其实方才我还期待,你们会不会做个很有个性的选择,一个走个上半身,一个走个下半身,这样还能拼个完整的修士身。”王离叹息。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说!”这名身穿金sè法衣的年轻修士此时已经明明知道王离是故意恐吓,就是想让他们乖乖就范,但是他真的承受不住这种心理压力,他再次尖叫起来。

“你叫厉风?”

王离看火候差不多了,便直接默不作声的对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多加了一道禁制,先禁止他说话。

然后他看着这名身穿金sè法衣的修士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何宗的修士?”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有怪癖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