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太难缠

王离才刚刚觉得不对,这道光芒已经直接透过承天雨露铜盘的威能,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

“有没有搞错?”

“东方边缘四洲怎么了,随便的阿猫阿狗就能打出越阶的威能不说,还随便能打出空间法宝?”

这样的不可置信的念头却是十分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

噗的一声轻响。

这颗光芒耀眼之物打在他身前,直接就在他法衣上打出一个血洞。

也直到此时,他的感知里才出现这颗东西的真容。

这竟然是一颗奇特的莲子。

这颗莲子浑然天成,似乎不像是后天炼制的法宝,倒像是某种异莲自然结出,但它打入王离体内的刹那,给王离的感觉却是金铁气息森然,宛如一颗天然的精金。

让他感到异常不妙的是,这颗莲子在打入他体内之后,种眼处骤然异动,它却是开始生长,疯狂的吸纳他体内的鲜血。

他心中骇然,脑海之中几乎是下意识的泛出一门最为合用的驱除体内异物的法门。

啵的一声轻响,这颗发芽生长的莲子随着一圈猩红sè的光焰,硬生生的被他从胸口血洞之中逼了出来。

“大哥!”

“王师!”

“王道友!”

这一颗莲子从他体内被逼出来,除了何灵秀、李幽鹊和颜嫣之外,其余众人都是一片惊呼。

随着这颗莲子冲出来的,是一大蓬的血浪。

这颗莲子上产生一种极为令人心悸的气机,它虽然被王离逼出体内,但是这些气机却是以可怖的速度从王离的体内抽引鲜血。

王离身上的创口就手指粗细那么一个孔洞,但鲜血飚成血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整个胸腹连着心脉都被切开了一样,狂涌的鲜血根本止不住。

“好强的魔气!”

这一颗莲子一被王离逼出体外,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却是面sè剧烈一变,“魔血….你居然是魔修?”

此时那颗莲子在虚空之中悬停,不断的随着元气的波动而荡漾。

这颗莲子是奇异的银白sè,真的如同纯银一般,此时它的顶部已经发芽,生出的嫩芽原本也是纯银sè,但转瞬之间,它吸纳着王离的鲜血,叶尖上却是泛出一种诡异的靛蓝sè。

这颗莲子原本是纯正的道韵,但随着这靛蓝sè的不断化开,它竟然泛出浓厚的魔气。

这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惊呼出声的刹那,他身后那名身穿金sè翎衣的年轻修士却瞬间有如释重负之感,他冷笑出声,“既然是修有至高魔门法门,那不管是什么来历,杀了就对了。”

王离身前血浪还是狂飙,但他此时却反而定下了神来。

因为他感觉这颗奇异的莲子虽然在疯狂的卷吸他体内的鲜血,但似乎也只是一种不将他体内的鲜血卷吸一空便决不罢休的态势。

寻常人的鲜血要是被卷吸一空,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但他不一样啊。

“杀了就对了,那也得能杀得了再说啊。”他顿时哈哈一笑,发出声来。

“此时还嘴硬?”

那两名修士都是眉头一皱,但心中没来由的生

出不祥的预感。

也就在此时,王离直接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同时施展焚血戮魔绝剑。

唰!

一道恐怖的血sè剑光朝着这两名修士飚射而去,它的后方,还跟着一个散发着yīn森气息的冥棺大手印。

这两名修士配合倒是也算默契,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直接将那口青铜钟挡在身前,当的一声闷响,直接挡住了王离那道破空而至的血sè剑光。

与此同时,原本在他身后的身穿金sè翎衣的年轻修士却是到了他的身侧,伸手一点,那奇特的金sè布囊再将王离此时打过来的冥棺大手印收入其中。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次王离打来的这冥棺大手印的威能,却是远超之前一击,他祭出的金sè布囊一阵剧烈震荡,整个布囊完全像吹了气的羊皮筏子一样鼓胀起来,他骇然的强行控住这金sè布囊,气机冲撞之下,他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无形巨锤狠砸了一记。

噗!

他胸口一阵烦恶,直接喷出一口逆血。

“终于死了?”

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心中骇然,当感知里感觉到王离浑身鲜血流淌得几乎干净,生机在此时也似乎断绝,他终于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那颗奇异的莲子此时已经从顶端长出一根银sè的细藤,上面长出了三片莲叶,但这三片莲叶,此时却都是变成了靛蓝sè。

它吸尽了王离体内的鲜血之后,随着王离体内生机的断绝,它的气机和王离的气机也彻底的脱离开来。

此时它悬浮在虚空之中,就像是在看不见的水波之中荡漾。

“啊!”

万夜河开始惨叫,他的血誓瞬间发作,浑身的肌肤之中开始渗出脓血。

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惨叫声却突然停止。

“大哥你这到底修的是什么法门?”

他劫后余生,浑身冷汗和脓血混在一起,滴滴答答的往下掉落。

“什么!”

那两名修士惊骇至极,他们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

“你们这两个人到底什么鬼,这么难缠?”

王离之前自认为元婴之下已经可以横着走,但没有想到被这两名年轻修士都打得动用存念舍利这样的法门。

他此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死而复生给人造成多大的震骇,他只觉得自己要在洛凛音和周玉希的面前装逼,结果现在被弄得很没面子。

他此时倒是真的有些恼羞成怒。

朝着这两名修士再次拍出冥棺大手印的同时,他索性将万鬼噬仙法阵和自己的蛊虫都祭出了出来。

一时间yīn风呼啸,无数黑云翻滚的同时,无数的蛊虫混杂在白sè骷髅头之中。

“哈?”

让王离之前根本没有想到的是,这万鬼噬仙法阵配合他的蛊虫形成的蛊云,倒是相得益彰,有互相加成的作用。

万鬼噬仙法阵的黑sè云气和蛊云缠绕在一起,除了yīn气深沉之外,却是都沾染上了剧毒的蛊气。

“这是什么法门?”

如此一来,那两名修士却是根本吃不透王离到底用了何种法门。他们不知道这是万鬼噬仙法阵加上蛊

云形成的效果,只道王离的这法门怪异到了极点,yīn煞元气之中竟然强大的蛊虫翻涌。

他们此时也感觉出来,王离用这种手段,似乎只是要困锁住他们,不让他们轻易逃脱。

但面对再次打开的冥棺大手印,他们却是心中苦涩难言。

王离的此种可怖杀伐手段便已经让他们有些无法阻挡,只要对方不断用这种杀伐手段攻击他们,他们似乎也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拼了!”

这两人也的确不比一般的修士,此时脸上也都露出决然的神sè。

那名身穿金sè翎衣的年轻修士一声厉喝,气海之中金sè丹光喷涌,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面金sè的圆形法镜。

这金sè圆形法镜的表面光滑异常,但是金光闪动,内里却是浮现出一座奇异的金山。

一道道实质般的金光从这座金山上涌出,形成一道金sè光柱。

这道金sè光柱照耀在王离的冥棺大手印上,两者没有发生任何的威能冲撞,但冥棺大手印在空中前行的速度,却延缓了不知多少倍。

远远看去,这一个yīn暗的手印好像在慢动作般前行。

“这是什么法宝?”

王离和他身周所有人都是有大开眼界之感。

这件法宝明显不能消弭王离这冥棺大手印的威能,但它似乎无形之中拉长了王离和这两名修士之间的空间一样,让这冥棺大手印不知道前行多久,才能真正打到他们的身前。

但这名身穿金sè翎衣的年轻修士面sè十分苍白,他御使这面法镜似乎也十分吃力的样子,好像除了御使这件法宝之外,他也根本无力再施展其它法门。

“破!”

与此同时,眼黑多于眼白的那名修士气海之中丹光迸射,大量丹光落入他脚下那件方便铲一般的飞遁法宝之中。

那件方便铲一般的飞遁法宝通体缠绕丹光,竟是散发出一种奇特的元气法则。

这个方便铲在虚空之中耸动,就像是在挖掘某种东西一样。

接着这方便铲带着他们两人,竟然好像无视这万鬼噬仙法阵的元气法则一样,毫无阻碍的往外疾掠出去。

“什么鬼!”

王离真的是有种贫农家的儿子见了城里富豪家的儿子一样的感觉。

这两个修士的随身法宝真的都有令人叹为观止之感。

这件飞遁法宝,难道还是独特的拥有破禁之能的特殊法宝?

不过就此让这两名修士逃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唰!

他全力施展九天踏星诀,瞬间横渡虚空,只是两个闪烁就已经到了这两名修士身后不远处,直接再次拍出冥棺大手印。

“啊!”

那名身穿金sè翎毛法衣的修士掉转金sè法镜,金sè光柱再次让冥棺手印前行的速度变缓,但与此同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根钉子,却是噗的一声钉在了他的气海处。

“可以啊,灵熙道友,很yīn险啊。”王离瞬间感应到那股熟悉的气息,他反应了过来,这肯定是那枚帝棺钉。

(晚点还有一更)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太难缠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