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方知庐山真面目

夜sè下。

只剩下神魂的周凤芝惊惧难安,嘶声大叫:“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只有元府境,怎可能……”

话还没说完,已被苏奕那淡然的声音压住:

“第三剑。”

这就如来自地狱的催命之音。

周凤芝的神魂一颤,第一时间转身就逃,根本不敢有任何迟疑。

噗!

剑光一闪。

周凤芝的神魂一分为二,彻底消散不见。

临死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三剑,赐周凤芝一死!

眼下上演的一幕,无疑兑现了苏奕之前的话。

全场死寂。

夜sè愈发深沉,雨势没有减缓的迹象。

彻骨的秋意,也无法和众人心中此刻的寒冷相比。

他们肌体生寒,如坠冰窟!

这一场战斗,前后不过须臾之间。

苏奕也仅仅只出了三剑。

可这三剑,却如一记重锤,砸得众人心神颤栗,脑袋发懵,都差点不敢相信眼睛。

谁能想到,一个元府境少年,能够在一剑之间,击伤化灵境初期的周凤芝?

谁又能想到,在苏奕第二剑之下,周凤芝的躯体都被斩掉,若不是逃避及时,连神魂都差点被抹除?

而那第三剑,更像是走过场,在必胜的局势之下,送敌人彻底上路!

哗哗哗!

秋雨滂沱,冲散天地间弥漫的血腥气息。

姜璃俏脸发白,失魂落魄,那修长的娇躯微微颤抖,一对漂亮的凤眸中写满恍惚。

苏奕那三剑,彻底击垮她内心的骄傲,颠覆她的认知,以至于心神都有些恐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秋横空内心激荡,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苏道友的剑道……原来都已经强横到这等地步了!?

陶云池、谷滕鹰等天枢剑宗传人,则吓得面如土sè,如丧考妣。

他们倒并非不清楚苏奕的厉害,当初在青槐国鬼城时,陶云池和谷滕鹰就亲身体会过苏奕的实力何等可怕。

可打破脑袋他们也没想到,苏奕这等元府境少年,竟然能灭杀周凤芝!

须知,跨境界对阵厮杀,有三种情况。

一种是拥有能够跨境界和对手分庭抗礼的实力,但也仅仅如此。

第二种是能够跨境界击杀对手,这种情况极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

就像同样在这金鳞湖上,少年曾濮就曾以一对双拳击败汤家老祖汤霄山。

无疑,曾濮已拥有灭杀汤霄山的底蕴。

而第三种则是不止能跨境界杀敌,还拥有绝对碾压的实力!

只不过这种情况,放眼天下,纵观古今也堪称罕见,千百年都不见得能见到一个,近乎于传说。

毕竟,能够拥有跨境界对战的实力,就已经是万中无一的奇才。

若能在跨境界对战中,还拥有绝对碾压的实力,那完全足以颠覆世人的想象和认知,称得上是逆天妖孽!

而现在,这第三种情况,便在苏奕身上上演了,他不止能击败周凤芝,还能杀之如杀鸡宰猴!

寥寥三剑,摧枯拉朽,斩周凤芝于须臾之间!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周知乾大叫,状若疯狂,明显被打击得情绪失控,整个人处于一种崩溃般的迹象中。

之前,他内心亢奋,期待无比,自忖此次足以复仇,一泄心头之恨。

可哪曾想,被他视作依仗的周凤芝却被杀了!

噗!

一道剑气闪现,周知乾人头抛开而起。

杀这种角sè,对苏奕而言,完全没什么成就感,就和拂去一只苍蝇般,都懒得废话。

至此,周凤芝和周知乾皆毙命!

“苏奕,你……”

陶云池大叫,似被周知乾的死亡刺激到般。

可当苏奕的目光看过来,陶云池顿时像被捏住脖颈的鸭子似的,声音戛然而止,浑身哆嗦,头颅低下去,不敢去和苏奕对视。

何止是陶云池,附近那些天枢剑宗传人皆被苏奕的凶威吓到,一个个畏畏缩缩,战战兢兢。

苏奕哪会理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角sè了。

他一手撑伞,一手负背,目光看向远处金鳞湖上的宇文述,道:“现在,你是否还有胆和我一决?”

声音平淡。

可却如一道闷雷,在宇文述心头炸响。

他坚硬如石的脸庞变幻,拢在袖袍中的双手紧攥,胸腔一阵起伏,陷入沉默中。

直至现在,宇文述才终于明白,今日在宝萃楼炼器坊时,为何苏奕会说自己根本不配称为他的对手。

也终于明白,为何在这深夜子时的金鳞湖畔,苏奕要先将矛头指向周凤芝。

不是狂妄、不是嚣张、不是明知必死也要死在周凤芝手底下的无知无畏。

而是因为在苏奕眼中,他宇文述的确根本不够资格与之对决!

这……何尝又不是对他这位天枢剑宗年轻一代剑首最大的蔑视?

“你不是要捍卫天枢剑宗的威严?现在,我杀了周凤芝和周知乾,为何却不见你站出来捍卫?”

苏奕再次开口,话语透着毫不掩饰的讽刺。

“够了!”

宇文述怒喝,脸sè铁青,“苏奕,我承认之前小觑了你,但你不要以为,杀了周长老便能任凭诋毁和羞辱我!”

锵!

话音刚落,他手中蓦地多出一柄灿然若神金铸就的灵剑,浑身剑意如潮,冲霄而起。

古剑浮金!

“我宇文述……自不会畏战而退!”

宇文述一字一顿,眸子中泛起锐利慑人的光泽。

姜璃等人皆心中一震,油然生出一股别有的情绪,只觉此刻的宇文述,既让人钦佩他的英勇,又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悲壮气息。

就如飞蛾扑火,明知必死,也义无反顾。

苏奕一阵摇头,淡然道:“我若动手,才和故意羞辱和践踏你没什么区别。你若不服,在兰台法会开始的时候,只要你能击败诗蝉姑娘,我亲自给你道歉。”

月诗蝉一怔,旋即才隐约明白过来,苏奕这似是在为自己准备一块磨剑石……

而听到苏奕此话,姜璃第一时间劝阻道:“师兄,今夜着实不宜再战了。”

宇文述沉默,脸sè明灭不定。

苏奕可没心思再等待

他的答复,他今晚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时间浪费在这里。

苏奕转身对月诗蝉道,“我们走吧。”

“嗯。”

两者一人撑着一柄油纸伞,走入雨幕,来到远处静静等待着的宝辇上,很快便驶入深沉的夜sè中,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无人敢阻。

远处金鳞湖上,宇文述忽地长叹一声,收起浮金灵剑,默然返回岸边。

谁都能看出,这位天枢剑宗年轻一代剑首,名震天下的当世奇才,经历了今夜之事后,心境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宇文师兄,你没事吧?”

姜璃黛眉微皱,有些担忧宇文述的状况。

宇文述摇了摇头,道:“我辈剑修,当愈挫愈勇,一时之成败,还无法将我击垮。”

宇文述说到这,目光望向苏奕离开的地方,道:“师妹,我现在总算知道,在梳云湖上灭杀云天神宫大长老霍天都的青袍客是谁了。”

他神sè变得无比复杂。

有有震撼、也有惘然和不解。

“青袍客!?”

姜璃一惊,失声道,“这……”

秋横空、陶云池等人则彻底被惊到,傻眼了,苏奕……苏奕是那个灭杀霍天都的青袍客?

“这并非不可能。”

宇文述自嘲道,“眼下这九鼎城内,到处都在盛传青袍客是何等神秘和恐怖,正因为这青袍客的横空出世,才让得今日的城中,到处可见身着青袍,效仿青袍客装扮的人。便是我们,何尝不也在好奇和揣测这青袍客的身份?”

姜璃绝美的玉容变得复杂,喟叹道:“是啊,我们在谈起那青袍客时,都把对方当做一位神通广大的剑道前辈,谁能想到,这位青袍客会是……会是这样一个元府境少年?”

三剑之间,轻松斩杀周凤芝这等化灵境人物。

又身着青袍,再结合梳云湖一战的细节,这让姜璃也愈发肯定,苏奕便是那名满九鼎城的“青袍客”!

“今日我的表现,的确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宇文述深呼吸一口气,神sè重新变得沉凝平静起来,“不过,经此一事也让我更清楚,元道之路和灵道之路之间的天堑,并非无法打破,古代妖孽曾濮能办到,苏奕能办到,迟早有一天,我也能办到!”

说到最后,眸子中已尽是坚定。

陶云池忍不住出声道:“宇文师兄,周长老他们被苏奕所杀,今夜之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宇文述沉声道:“这件事,以不是凭我一人之力就能解决,自当禀报给宗门,由宗门来定夺。”

姜璃也暗暗点头,宇文述这个决断才是最明智的。

“那……我们又该如何处置秋横空这叛徒?”

陶云池目光看向秋横空,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和排斥。

“叛徒?”

姜璃黛眉皱起,“秋师弟何曾背叛过宗门?”

“刚才……”

陶云池刚要解释,姜璃便冷冷打断道,“周长老报的是私仇,他可代表不了宗门,秋师弟和苏奕乃是故友,提醒苏奕本就天经地义,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陶云池语塞,脸sè憋得很难看。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一章 方知庐山真面目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