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三剑之内 赐你一死

“秋横空,果然是你提前泄密给苏奕,叛徒!”

陶云池破口大骂。

那些天枢剑宗传人皆脸sèyīn沉,也都反应过来。

只是,他们不明白的是,既然苏奕明知道周长老要杀他,可他为何还敢在今夜前来?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还直接向周长老宣战了!

这完全出乎人们意料。

毕竟周凤芝乃是化灵境初期存在,是他们天枢剑宗的内门长老,其实力岂可能是一个元府境少年能抗衡?

姜璃惊疑不定,苏奕此举,无疑显得太胆大了,甚至有些不可理喻。

便是周凤芝也怔了怔。

他眸子森然如电,遥遥看向苏奕,道:“明知道我要杀你,还敢主动上门挑衅,这么说,你是已经准备了充足的底牌了?”

“底牌?”

苏奕一阵摇头,“杀你这等角sè,何须动用底牌?”

语气随意,透着毫不掩饰的不屑。

“猖狂!”

周知乾禁不住冷笑,“苏奕,在大周或许无人能治得了你,可在这大夏,就凭你这等狂妄自大的性情,迟早也要大祸临头!当然,我更担心你怕是活不过今夜了!”

那些天枢剑宗传人也都露出讥笑之sè。

“苏道友,你的对手是我!”

远处金鳞湖上空,传来宇文述沉凝如铁的声音,暴雨倾盆,他身上剑意涌动,声音带着一丝罕见的怒意。

今夜,本是他和苏奕之间的对决。

可谁曾想,此刻他这位天枢剑宗年轻一代剑首,却俨然被无视了……

众人皆察觉到了宇文述的怒意。

周凤芝直接道:“苏奕,我曾答应,不掺合到宇文述和你之间的对决中,现在,你可以去赴战了。”

“你想借此机会看看,我苏某人究竟有什么底牌,敢在今夜来杀你?”

苏奕眸泛讥诮之sè。

周凤芝心中一震,眼神闪烁。

还不等他再开口,苏奕已撑着油纸伞大步而来,“不必再浪费时间,三剑之内,赐你一死。”

“宇文师侄,你可看到了,不是我插手你和这苏奕之间的对决,是他……自己找死!”

周凤芝眸子露出凛冽杀机。

远处湖面上,宇文述脸sè有些难看,他苏奕这是不想输在自己手底下,而是明知必死,也要死在一位化灵境修士手中?

陶云池等人皆露出怜悯之sè,三剑之间,赐周长老一死?

他们都怀疑,这姓苏的是否有命能出三剑!

姜璃凤眸微眯,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秋横空的心悬到嗓子眼,空前紧张起来。

周知乾唇泛一抹亢奋的笑意,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只是,连他都没想到,苏奕会狂妄到这般不知死活的地步。

“第一剑。”

轻飘飘的声音还在暴雨夜sè中回荡,苏奕右手依旧握着油纸伞,唯有负在背后的左手探出,骈指如剑,横空斩去。

嗤!

一道简简单单的清sè剑气掠出,在这暴雨夜sè中泛起虚幻空灵的光泽。

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没有声威可怖的剑意。

这一剑,就如成为天地间的一部分,像那滂沱如瀑的暴雨,像那充斥寒意的深沉夜sè,像虚空中氤氲的秋意和水雾。

浑然天成,了无痕迹。

嗯?

周凤芝瞳孔骤然一缩。

这一剑明明平淡无奇,可当这一剑斩来,却让他凭生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就仿佛这片天地倾盆而下的暴雨、深沉的夜sè、无尽的秋意,皆融入到了这一剑之中。

而他自己,就像被这片天地的一切视作异端,欲要摒弃和抹除!

这是何等剑道?

周凤芝并非没见过世面的小修士,以他化灵境的修为,以及身为天枢剑宗长老的地位,这些年见过不知多少大风大浪,阅历何等丰富?

可这一刹,他却看不出这一剑所蕴藏的玄机!!

如刀锋般刺骨的致命危险感觉,让周凤芝根本来不及多想,完全就是出于本能般,第一时间出手了。

“起!”

大喝声中,一柄紫sè灵剑从周凤芝身上掠出,带起滔天的雷霆,夭矫如龙,激荡暴雨夜空中。

紫霆灵剑!

在周凤芝十年前踏足化灵境时,由天枢剑宗掌教亲自赐予的一口上古灵剑,剑体由紫曜雷铁糅合一百余种灵料炼制,早已磨砺出性灵魂体,威能奇大。

这十年来,周凤芝自身修为和心血日夜蕴养此剑,早已磨炼到和他心意相通,如臂使指的地步。

此剑一出,在场众人皆露出震撼之sè。

灵剑紫霆,上耀紫都,下引雷霆,乃是天枢剑宗珍宝阁所藏最有名的灵剑之一!

只是,谁也没想到,刚一开战周凤芝便祭出了此剑。

更让众人没想到的是,祭出此剑后,周凤芝双手捏剑印,施展出了他赖以成名的剑道绝学——

玄霆剑诀!

轰!!

紫霆灵剑发出洪钟大吕的剑吟,夭矫的剑身掀起一片澎湃如潮的紫sè闪电,震碎雨幕,照亮夜空。

那一刹释放出的剑道威能,让在场众人躯体发僵,皆有窒息之感。

化灵境,本就凌驾于元道三大境之上。

而周凤芝此刻出手,更是动用全力,那等威能可想而知何等恐怖。

然而——

就见在苏奕那平淡无奇的一剑之下,漫天紫sè闪电炸开,像万千烟火在夜sè中绽放,火树银花,光雨飞溅。

铛!!

紧跟着一道震耳欲聋的爆鸣响彻。

夭矫如龙的紫霆灵剑猛地剧烈一颤,被狠狠震飞出去。

而苏奕的剑气余势不减,径直朝周凤芝斩去。

势如破竹,无可抵挡!

“这……”

周凤芝脸sè大变,唇中发出如雷道音,袖袍鼓荡,于身前结印。

嗡!

一道雷霆所化的大山拔地而起,横亘周凤芝身前。

化雷成山!

可仅仅一刹,轰的一声爆鸣,这一道足以挡住同境修士全力一击的雷山,却如纸糊般,被一剑劈开。

肆虐的力量席卷,烟尘弥漫中,周凤芝的身影倒射出去,足足在十多丈外才站稳脚步。

就见他一闪破损,长发凌乱,脸庞苍白,唇角有一道血水流淌而下,那一对眸子中已尽是骇然。

全场死寂,暴雨滂沱中,人们皆瞠目结舌。

一剑之间,便将一位化灵境人物击伤!?

要知道,他苏奕才仅仅只元府境修为!

“怎可能……”

远处湖面上,宇文述脸sè骤变。

之前,他以为苏奕宁可死在周凤芝手底下,

也不想败给自己。

可现在看来,他无疑猜错了,且大错特错!

姜璃凤眸眯起来,玉容尽是惊愕。

秋横空呆滞在那,那该是怎样的一剑,才能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周凤芝这等化灵境人物击伤?

陶云池、谷滕鹰等天枢剑宗传人神sè间的怜悯、冷意和讥嘲全都凝固,一个个如遭雷击般,彻底傻眼了。

打破脑袋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一幕!

“苏奕在剑道上的造诣,究竟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月诗蝉相对淡定许多,也只有她清楚在昨夜的梳云湖上,苏奕曾亲手灭杀云天神宫大长老霍天都。

而在今夜来金鳞湖之前,苏奕便已经将修为臻至元府境中期!

这等情况下,月诗蝉自然不担心苏奕会败。

只是当亲眼目睹苏奕那一剑的风采和威能时,月诗蝉内心也不禁为之震撼,终于清楚,自己和苏奕在剑道造诣上的差距,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第二剑。”

淡然的声音在雨幕中响起。

苏奕兀自一手握着雨伞,身影凌空虚渡,一手骈指为剑,轻描淡写斩出。

唰!

清sè的剑气横空而起,和第一剑相比,显得愈发平淡和质朴。

若把天地视作一幅“秋夜暴雨图”,那么苏奕这一剑,就如丹青画手随意自然的一次挥毫。

依旧是暴雨倾盆、夜sè深沉,只不过那画卷中却平添一抹彻骨的肃杀之意。

周凤芝神sè空前凝重,他已彻底意识到不对劲,眼见这一剑斩来,毫不犹豫动用底牌。

“起!”

他大袖鼓荡,紫霆灵剑于刹那间斩出千百次,天穹中顿时涌现出滚滚紫sè雷霆,倾洒人间。

剑引玄雷动九霄!

偌大的金鳞湖上空,尽是璀璨耀眼的紫sè雷霆,夭矫绚烂,仿似决堤的天河之水般,轰然垂落。

那等一幕,让姜璃、宇文述等人都不禁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无疑,这是周凤芝的杀招!

然而——

当这漫天的紫sè雷电剑气出现在“秋夜暴雨图”中,便被苏奕那宛如丹青妙手所挥出的一道剑气抹除,纷纷如潮般溃散消褪。

仿似画纸上飘落的尘埃,被随手抹去一般。

而当苏奕这一剑斩下。

周凤芝彻底sè变,唇中禁不住发出一道惊恐般的大叫,第一时间闪身躲避,根本就不敢去硬撼。

这一剑太霸道,有无坚不摧之威!

轰!

剑气轰鸣,天地乱颤。

纵使周凤芝已及时闪避,可依旧被那笼罩四面八方的剑意扫中,半边躯体都被斩掉,鲜血如瀑飞洒。

他剩下的半边躯体,也出现一道道细密龟裂的剑痕,濒临支离破碎的边缘。

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周凤芝毫不犹豫舍弃躯壳,神魂掠出,这才避开了那等剑气的轰杀。

“才两剑而已,便承受不住,看来,我之前还高看了你。”

远处雨夜中,响起苏奕透着不屑的淡然声音。

再看场中其他人,皆呆滞在那,震撼失声。

——

ps:感谢书友705等等的打赏月票~

说件正事,最近国庆假期更新不多,让大家看得有些着急,等明天金鱼从老家回来,调整一下状态,就会努力补以前欠下的5更!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章 三剑之内 赐你一死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