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立牌位

短暂的交流之后,王离又蹭着何灵秀的灵光光罩,开始带路。

虽然收获了一头帝沼魔君,但王离还是很勤勉的督促叶完等人帮忙收集白头寒鸦的遗体….在赚取灵砂方面,何灵秀发现王离从来没有骄傲自满的时候。

“这头帝沼魔君的体内,妖晶到底保存的完好不完好?”这个时候王离也没有忘记帝沼魔君最有价值的部分,传音问何灵秀。

何灵秀沉吟道:“应该是好的吧。”

王离愣了愣,“好的…吧?什么意思,连你都不确定?”

何灵秀道:“很难解释,具体如何要取出妖晶才能真正判断得出。”

“是么?”王离有点疑惑,但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毕竟这种寿元耗尽自然死亡的帝沼魔君和被杀死的帝沼魔君肯定不同。

修士一般得到妖晶都是靠猎杀妖兽,刚刚杀死的妖兽体内的妖晶灵气充沛,但这种寿元耗尽自然死亡的帝沼魔君体内的妖晶,会不会精华也随着寿元的耗尽而被压榨一空,那就不可知了。

“那这慕余所说的解仙宗是怎么回事,这解仙藤你真的听说过?”他又马上问这个问题。

何灵秀的秀眉微挑,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我怎么觉得好像有点不对,明明是我付出好处来换取你回答问题,我怎么感觉现在都是我反而在回答你的问题?”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你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王离拍了拍她的马屁,但觉得光是如此恐怕还不够说服力,于是他便又道:“大不了我多卖些力气,这些成套法剑我就炼制好给你,也不要你费手脚了。”

“你有的时候还真的挺不要脸的,这成套法剑本来就是你炼好给我,你本来不就是抓着白骨真君这炼器法门不放,还不就是生怕我得到了这白骨真君的炼器法门,今后我便不用和你做生意,不用帮你寻找灵材了?”何灵秀鄙夷的传音道:“不过你真以为我不能与别的炼器师合作?我可以寻找大把灵材,难道不能找得到拥有更厉害炼器法门的炼器师合作?”

“呵呵道友,看你这话说的,你这不也是信不过别的炼器师么?”王离正sè道:“别的人哪里有我和师姐这么可靠。”

何灵秀淡淡的看了王离一眼,道:“我也就是乘机再提醒你一下,我是为什么和你联手。”

王离忍不住苦笑。

这心机真的是足够深沉啊。

绕了半天,就还是要让自己更加清楚,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和自己合作。

不过好歹他的脸皮一直够厚。

于是他马上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和灵砂过不去,像你这样能够不断给我带来灵砂的朋友,我回去和师姐商量一下,绝对给你在我师尊旁边立个牌位供着。”

何灵秀冷笑道:“你是咒我和你师尊一样早死吗,你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师尊已经离世了?”

王离道:“当然不是,说明你这个朋友在我的心目中和我师尊一样重要。”

朋友么?

何灵秀注意到王离连说了两次朋友。

她莫名的沉默了下来。

数个呼吸之后,她传音道:“解仙宗是中神洲的一个大宗,不过数百年之前就在中神洲的权力斗争之中败亡了,现在就连解仙宗的一些分支都已经变成邪道宗门,根本无法在修士洲域立足。解仙宗的三大奇经是尸植经、尸解经、飞头经。”

王离瞬间就听得有些入神,道:“听上去的确都是些诡异邪术的感觉啊。”

“那你也是被三圣道例洗了脑了,法门有什么正邪。”何灵秀道:“尸植经你也知道了,便是在死尸上种植灵株,这灵株便像是灵侍类的法宝,极为有用。解仙藤便是当年解仙宗培植的灵株之中的佼佼者,它在战斗之中若是能杀死敌人,还能汲取敌人的灵气恢复自身元气,在一些惨烈杀伐的战场上,它的用处比同阶的寻常法宝不知道强出多少。至于尸解经,是一种可以将自身身体各部分炼为法宝的奇术,至于飞头经,就更加诡异了,解仙宗同门修士若是死去,他的头颅若是保存完好,解仙宗的人便可以将他的头颅炼成法宝,这头颅能够飞遁至千里之外杀敌。”

“拿同门的头颅炼制法宝?”王离只觉得自己的脑门都凉飕飕的。

“呵呵,这飞头术可厉害了,当年的解仙宗修士若是和某人结仇,都根本不需要当面翻脸,只需要施法抽取那人身上的一缕气息,到时给那飞头嗅一嗅这缕气息,那飞头就能自行去追杀那人。解仙宗势大的时候,数十个飞头同时追杀一个修士的景象也是常见。这飞头能够使用生前的一些法术,而且遁速远比一般修士要快,眼瞳之中也会按炼制的不同,发出不同颜sè的光芒,有的是血红,有的是深绿,有的是惨白。”眼睛里余光里扫到王离的神sè,何灵秀便故意说得仔细些。

不过她倒是会错了意。

王离感到头皮发麻,只是害怕自己的脑袋被人拿去炼成飞头。

他可不是怕被这样的一堆眼中闪耀各sè光芒的飞头追杀。

说到诡异可怕,他体内灰sè道殿里那些灰衣修士就应该不亚于解仙宗的飞头,而且解仙宗的飞头肯定不如他灰sè道殿里那些身体残缺不全的灰衣修士多。

何灵秀的声音继续在他耳廓之中响起,“解仙宗后来败亡,很大原因倒是也因为尸植经,因为尸植经本身是尸身越为完整,培植出的灵株越厉害,而且是尸身本身的品阶越高,培植出来的灵株品阶就越高,所以后来有些解仙宗的修士经受不住诱惑,开始设法猎杀一些高阶修士来用于灵植。有些甚至是没有仇怨,只是因为要猎杀而猎杀。”

王离点了点头,“那也难怪,不过既然解仙宗因这尸植经而亡,若是这帝沼魔君真能培植出解仙藤,那会不会被视为邪术,拥有者不会被视为邪修?”

“此一时,彼一时。”何灵秀微讽道:“当年解仙宗在中神洲树大招风才导致灭亡,现在谁还在意解仙宗的法门。不说别的洲,现在小玉洲七十二仙门正统,其中有些仙门正统早个百年,就算得上是仙门正统了?有些仙门的法术再早个数百年,还不是邪术?一时有一时的规矩,不同的时候,按不同的规矩办事而已。”

“古时邪术,今日正法,今日正法,也有可能是将来邪术。”何灵秀的话要是落在别的仙门正统修士耳中,恐怕是大逆不道,但落在王离的耳中,却是引起了真正的心声共鸣,王离微讽的摇了摇头,意兴有些萧索,“说到底,还不是谁的拳头大,谁划定规矩。”

“不过这慕余道友,今日如此做法,的确是有些可疑。”突然之间,王离又话锋一转,直接改换了话题。

这次何灵秀倒是也没有觉得突兀,因为她原本也是在想着此点。

这慕余是金丹修士,要进入七宝古域就必定要自损修为。

金丹修士自废金丹便是意味着不惜代价要救出那三名修士,但按她方才和王离所说,却又似乎少了那份玉石俱焚的气息,似乎笃定自己能够安然离开白骨洲。

如此一来,反倒让她怀疑,这慕余便有些迥异于寻常修士的手段。

“或许未必如她所说,出去之后有解仙藤…或许她本身就通晓尸植经?”她转头看了王离一眼,接着传音道:“或许她身上原本就有合适在七宝古域之中战斗的灵株?”

王离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何灵秀也不再多说。

王离不笨。

她都甚至可以肯定,此时的王离肯定已经在绞尽脑汁的想如何防范这名妇人了。

要是在小玉洲,要让一名炼气期修士防范同行的金丹修士无异于痴人说梦,但在这种地方,如果真正到了以命相搏的时候,她反而更倾向于她都看不穿的王离。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三章 立牌位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