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目光短浅

这真是一个无比美好的大饼啊。

寻常的修士可能因为慕余这一通描述便已经完全沉醉在这个无比美好的大饼的气息里了。

但是王离却是反而叹了口气。

现实终究是有点残酷的,许多年在修真界底端摸滚打爬的经历告诉他,想要得到远远超出他目前这个等阶的东西,就往往要付出惊人的代价。

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

地上也不会有无缘无故就平白帮助他,不需要他付出回报的修士。

大饼画得越美好,就越不可能白送到他嘴里。

“慕道友。”

他有些感慨的看着笑容异常温和的慕余,问道:“那听你的意思,你手上有解仙宗的尸植经?”

“那倒是没有。”慕余摇了摇头,道:“不过只要返回小玉洲,我可以取到解仙藤的种子。”

“什么意思?”王离皱了皱眉头,他连解仙宗的名字都没有听过,更不用说什么解仙藤了。

慕余笑眯眯的解释道:“解仙藤是解仙宗尸植经培植出来的极品木系灵株,简单而言,只要有解仙藤的种子,你根本无须尸植经,只需用一些简单的滴血认主的法门,便可以让这解仙藤种子认你为主,接着你只要将它种于这帝沼魔君之中,它生长出来,便和尸植术控制灵株的效果无异。”

“她说的倒也没什么问题。”也就在此时,何灵秀传音到王离的耳中。

王离也很直接,道:“慕道友,那按你这么说,将这帝沼魔君整个用于种植解仙藤,的确是极佳的选择,但慕道友你即便能够得到解仙藤种子,想必也不会白送给我吧?”

慕余看着王离脸上的神sè,对于王离这句话,她也没有丝毫意外的表情,她依旧微微一笑,道:“王道友是聪明人,我也不说无用的话,王道友你先不要急着拆解这头帝沼魔君,到时返回小玉洲,我自然会用一个令王道友满意的价格购买这帝沼魔君。所给出的价格,自然会远远超过王道友分拆这头帝沼魔君出售的价格。”

她这句话一出口,便是叶完等人都心中雪亮。她肯定是想要这头帝沼魔君的完整尸身来培植解仙藤给自己用。

“如此说来,倒也不是不可以。”王离想了想,又扬起了手中的小刀:“不过这头帝沼魔君的刺爪最前端是裸露在外的骨器,就和寻常野兽的爪牙一般,和这培植解仙藤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它也没有木化,我先切下来应该不成问题?”

慕余的眉头也不自觉的微微皱起。

她是自然想要确保这头帝沼魔君的完整性,哪怕她知道王离说的的确是实情,但她也不想冒任何一丝风险。若是不在这白骨洲中,以她的修为根本不需要和王离废话,但在这白骨洲中,她还必须仰仗王离带路到七宝古域,而且按照对方的古怪程度,在接下来的七宝古域之中可能有更惊人的发现也不一定。

所以她微微犹豫了一下,便也没有什么废话的点了点头,道:“那你拆解时尽量小心。”

王离喜滋滋的就开始收割这头帝沼魔君的刺爪。

这一根根刺爪剖解下来,就是一根根两尺来长的晶莹润泽的骨剑。

这一根根骨剑的sè泽是深青sè,十分的好看,而且还浸染了幽香。

看这大小和形状,王离觉得按照白骨真君的那炼器法门,都根本不需要再设法做什么调整了。

“一共三百二十五根。”

王离将所有的骨剑收集完之后,堆成了一堆,然后对着何灵秀传音道。

何灵秀呵呵一笑,“明明是三百二十七根。”

王离惊了,“你从头到尾都在数数的?”

何灵秀冷笑道:“我也没有想到都这么多根骨剑,你还想要少报两根。”

王离无语道:“人工不要算灵砂的啊?”

何灵秀呵呵一笑。

王离顿时无奈了,道:“算了,人工不算灵砂。”

何灵秀也不和王离计较,道:“这么多根骨剑,你要自己背着吗?”

“叶夜行道友。”王离的声音响起,“这些骨剑放你的纳宝囊里,应该收得下吧?”

叶九月迎着王离的目光,才醒悟过来叶夜行是自己,他看着那一堆骨剑,点了点头。

“这帝沼魔君的身躯太大了,你的纳宝囊恐怕是装不下。”王离转头看向慕余,道:“慕道友,既然你想要将这头帝沼魔君完整的带出去,恐怕要劳烦你用纳宝囊将它收起来了。”

慕余点了点头,这对于她和韩耀而言,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但也就在此时,王离又道,“只是你们收了这帝沼魔君之后,纳宝囊要放我身上,否则万一出了意外,我和你们走散了,我便白亏了这一头帝沼魔君了。”

慕余有些又好气又好笑起来,韩耀却是忍不住,冷笑道:“你对白骨洲如此熟悉,我倒是还生怕你将我们抛下逃走了。我们的纳宝囊放你身上,那我们岂不是更不放心?”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居然点了点头,道:“韩道友你说的也的确有道理。”

韩耀顿时一愣。

王离接着道:“那你们收了这帝沼魔君之后,将纳宝囊放在何道友身上好了。”

韩耀顿时怒了,道:“她还不是和你一伙的?”

王离一副惊讶的表情,“是么?纳宝囊放在她身上,我原本还不放心呢,怎么在你们看来,放在她身上真的等于放在我身上吗?”

这个时候,慕余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淡淡的笑道:“我们一起进入白骨洲,一起去七宝古域,那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蚱蜢,我们原本就应该少些互相猜忌,同进共退的。既然王道友觉得不放心,那不如这样,我收取了这帝沼魔君之后,便将收取了帝沼魔君的纳宝囊交由叶吉他们保管,到时候大家共进退,也多个保障。”

“也行。”王离笑眯眯的看着叶九月先装起了那堆骨剑,然后他和叶九月让开一边,让慕余来装这帝沼魔君的庞大尸身。

慕余的左手食指上的一枚月白sè方戒上散发出如月光般皎洁的光线,慢慢覆盖满了帝沼魔君的这具庞大尸身。

随着这些光线的收缩,帝沼魔君的庞大尸身也随即消失了。

“这种法戒等阶不低,寻常修士既然得了,也无法打开法戒从中获取东西。”何灵秀此时传音到王离耳中,“而且她在这法戒上留了独特的心神烙印,即便拿了这法戒逃了,她依旧可以通过这心神烙印感知到具体方位。”

王离不动声sè的看着慕余将法戒点到叶九月等人身前,同时传音给何灵秀,“那你可有办法抹灭这种心神烙印?”

何灵秀传音道:“我也无法抹灭这种心神烙印,更不可能打开这种法戒。但我有办法能够暂时让这种心神烙印不起作用,只要出了白骨洲,我自然能够找人抹灭这种心神烙印和打开这种法戒的封印。”

王离郁闷道:“那岂非又要花不少灵砂?”

“呵呵,你这倒是想得长远。”何灵秀笑了起来,道:“我看你还是提前想好怎么保证我们两个的安全再说,现在这帝沼魔君有了这解仙藤,便骤然变成了金丹修士甚至元婴修士都垂涎之物。在这白骨洲里,你或许还能和金丹修士谈谈条件,但等到根本不需你带路的时候,人家就会懒得和你废话了。”

王离无语了,道:“我还不是顺着你的话说下去的吗,我怎么就想得长远了,我目光从来很短浅的。”

何灵秀:“……”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二章 目光短浅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