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不小的代价

王离见过的狠人也不少,但对自己都这么狠的,那真的是太少见了。

值得庆幸的是,按照他的所知,从白骨洲的西部边缘和南部边缘进入,也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好。”

那名身穿红sè洒金法衣的妇人对何灵秀的回答却似乎根本不起疑心,她很是和气的看着那六名修士,道:“那就按你们所说行事。”

那六名修士倒是也没有什么不悦,都是朝着这名妇人微微颔首为礼,接着其中五名修士不紧不慢的进了已经激发的传送法阵,消失其中。

那剩余的一名修士调整了一下传送法阵,也不过就是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便又重新激发了传送法阵,然后对着这名妇人点了点头,道:“可以了。”

这名妇人点了点头,她凝立原地未动,一直紧随着她的那名瘦高男修却是先行一步跨入了传送法阵。

一个呼吸之后,这名妇人才彻底放心一般,对着何灵秀和王离等人道:“你们先过去。”

王离和何灵秀都是默不作声,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留。

两人都很聪明,这名妇人的举措,便让两人确定,她和那名瘦高男修之间,必定有什么特殊法门或是特殊法宝,可以隔着惊人的距离传递一些讯息。

必定是那名瘦高男修先行传送过去之后,确定传送位置没有问题,她才彻底放心让他们所有人过去。

对于王离和何灵秀而言,同行的人如此谨慎小心,那自然是好事。

一阵阵玄奥的光晕闪烁中,王离、何灵秀和三名年轻修士,身穿红sè洒金法衣的妇人全部出现在最先通过传送法阵的瘦高男修附近。

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混乱洲域独有的荒芜气息,瞬间萦绕在众人的周围。

这种气息,来自于极少的人烟,来自于和小玉洲以及恶水洲这样的洲域截然不同的稀薄灵气。

但更多的,却是夹杂在稀薄的天地灵气之中的更多凶险的气息。

比如一些异兽异木散发的妖气,一些强大妖物死亡之后的腐烂味道。

这些气息和周围遮天蔽日的密林,以及密林之中随处可见的腐朽骨骸,便清晰的提醒着置身其中的修士,他们已经离开了修士的地盘,已经来到了妖兽的乐园,来到了流亡修士的藏身之所,来到了邪道宗门的领地,没有道例约束的混乱之地,杀戮和死亡,便是这里的家常便饭。

王离的神sè和进入传送法阵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他极其迅速的扫视了周围的密林,同时也看了身周每个人的脸sè。

包括何灵秀在内,他身边所有这些修士倒是都很镇定。

对他而言,何灵秀的话语他相信一半,她说没有进过白骨洲,他是持怀疑态度。

至于周围这些人,哪怕没有进过白骨洲,恐怕也至少都在混乱洲域之中行走过。

王离在进入这里之前,在这些人的面前一直显得很沉默寡言,但此时他却是首先出声。

他很直接的看着最后通过传送法阵到来的那名妇人,道:“前辈,你真确定要一直跟着我们进入七宝古域?”

这名看上去很和气的妇人面对他的发问,却是也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温和道:“只要能够救下那三人,我这微末修为,根本不算什么。”

“嗯,好。”王离微微一怔,也没有说什么。

他这个时候也没有忘记顺便看一眼周围这些修士脸上的神sè。

何灵秀脸上的神sè是没有什么变化。

那名瘦高的中年男修明显是认真看了他几眼,至于另外那三名年轻修士除了有些略微的疑惑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神sè变化。

如此说来,这三名年轻修士或许到此时还并不知道这名妇人是一名金丹修士。

在三圣道例管辖范围之内的修士洲域行走,修为越高,自然是越占优,但在混乱洲域里,却是未必。

因为在混乱洲域里,修士最大的敌人,往往不再是修士。

就以这白骨洲为例,按照修真界确切的记载,白骨洲最早是一片水泽灵地。

修真界之中所谓的水泽灵地,便是灵气量分外惊人的沼泽地。

白骨洲形成之前的这片泽地拥有一条自然孕育的灵脉,这条灵脉除了平时释放的灵气量惊人之外,在某些时候,还会如喷泉一般大量喷涌平时数十倍数量的灵气。

极为浓郁的灵气,甚至会在方圆数里的范围之内,形成惊人的灵气雨。

这种灵气雨的每一次形成,都会吸引大量的妖兽和不少的修士,自然就会引起惨烈的厮杀。

数百年下来,等到那条灵脉最终消失时,这片泽地尸骨已经堆积如山,惊人数量的妖兽和修士的尸骨堆积其中,再加上战斗引起的地貌变化,这片泽地之中大量水汽消失,到最后倒是变成了密林遍布的洲域。

但即便如此,这片洲域绝大多数区域还是无数骨骸堆积,白骨洲便因此得名。

当年那灵脉消失,灵气断绝之后,许多食腐为生的妖兽和许多寻觅炼器材料的修士还是不断到来,持续的战斗和更多的死亡带来了更为驳杂的元气,在没有足够的天地灵气稀释的情形之下,白骨洲很自然的产生了诸多灵毒。

有些灵毒对于高阶修士而言不足为惧,高阶修士可以轻易的通过真元洗涤或者一些特殊的洗伐法门,将侵入身体的灵毒排除出去,但有些灵毒却是对高阶修士的危害更大。

白骨洲七宝古域之中的恶障灵毒,便是对筑基四层以下的修士没有什么妨碍,但对筑基四层以上的修士,却是无法可解的剧毒。

任何筑基四层以上的修士,只要一进入七宝古域,被这种灵毒所染,自己的神识就瞬间和自己的真元隔绝,根本无法调动体内的真元,接着他们体内的真元就会迅速在这种灵毒的作用下异变。

这种异变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这些被灵毒侵袭的修士杀死。

除了这种恶障灵毒之外,七宝古域里还有两种妖兽对高阶修士也是极为不利。

一种妖兽叫做白骨妖,是一些陨落在白骨洲之中的修士所化,这种白骨妖的修为从筑基三层到金丹四层不等,它们不受灵毒妨碍,修士身上的灵气波动越是剧烈,便越是吸引它们的注意。

另外一种妖兽叫做冥骨虫,这是一种低阶妖虫,其攻击力最多相当于炼气二层三层的修士,但在七宝古域里,它们的数量却是异常惊人。

这些冥骨虫尤其对金丹修士的丹气和元婴修士的元婴气息极为敏感,只要有金丹修士和元婴修士进入七宝古域,一定会有铺天盖地的冥骨虫出现。

所以对于白骨洲和七宝古域稍有了解的修士而言,七宝古域就是筑基四层以上修士根本不能踏足的死地。

金丹修士想要进入这种区域,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进入之前自毁修为,将自己的真正修为压制到筑基四层以下。

方才这名妇人那一句“只要能够救下那三人,我这点微末修为,根本不算什么”,这也算是给了王离肯定的回答。

她肯定是要自毁修为进入七宝古域的。

一名金丹二层的修士自毁修为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筑基四层以下,那肯定还是要比绝大多数筑基三层的修士要强出很多。

对于她个人而言,为了进入七宝古域付出的代价就有些惨重。

但对于整个宗门的安危而言,只要能够成事,这样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王离很能理解,毕竟为了宗门的利益,很多修士都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更不用说损失自身的修为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不小的代价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