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真的惊了

何灵秀觉得这的确谁都说不准。

王离的思维就已经足够广阔了,至于他的师姐吕神靓……谁能预知一个女神经的下一步动作呢?

不过旋即她又松了口气,“没事,就算她想跟也应该跟不上来。”

王离很快就知道了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积织青鸟很快朝着下方飞掠了下去。

这是一片荒地。

在修真界中,不属于任何一个宗门的地界,没有什么灵气的区域,都被称为荒地。

不过凡夫俗子的世界不同。

越是没有什么灵气的区域越是没有什么灵物出产,便越是不可能吸引什么妖兽的到来,这种区域生存起来反而更为安全。

所以眼下这片荒地有几个炊烟袅袅的村庄,有大片大片错落在丘陵地带的农田。

不远处的一条大河边,似乎还有一个十分热闹的集镇。

积织青鸟就落在了距离一个村庄并不远的一座丘陵之中。

这座丘陵的周围便都是水田,水田里还有几头耕牛。

这真的是平日里根本不会引起修士注意的地方。

但这青鸟一落下去,在这座低矮丘陵的朝阳面一侧,王离却顿时看到了闪烁的灵光。

十数根半人高的晶柱矗立在地面上,中间一个磨盘般大小的阵盘上,还镶嵌着十余颗灵源。

这十余颗灵源的灵气已经开始慢慢流淌出来,实质般的灵气被十数根晶柱牵引,就像是一根根透明的绳索般缠绕在方圆十余丈大小的空间里。

这片空间里,时不时的闪现出一些片状的玄奥华光,就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透出来。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临时布置的传送法阵。

王离在此之前也根本没有见过这种临时布置的传送法阵,但这种独特的晶柱,这种传送法阵独有的辉光,还是让他一眼就可以确定。

这手笔算是厉害的了。

这种临时布置的传送法阵消耗的灵气远超正常的传送法阵,在去七宝古域这件事上,在这里布置一个临时的传送法阵,似乎唯一的意义就是掩人耳目。

这个临时的传送法阵周围,此时已经聚集了七名修士,加上王离和何灵秀,一共就已经有九名。

积织青鸟一落下来,这七名修士的目光顿时一凛,但旋即看到王离的光脚,这些人的目光之中便又瞬间多了些疑惑。

喜欢光着脚,拥有这种癖好的修士似乎不多见。

在他们的认知里,一般这种赤着双足,就往往和某些特殊的神通有关。

在青鸟落地的这短短时间里,王离也抓紧时间端详这些人。

这七名修士之中,有三名修士明显站成了一团,而另外四名修士,则明显有戒心一般和这三名修士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这应该是来处不同的两拨人了。

那三名站成一团的修士都是男修,看上去都是二十六七岁的面相,也不知道有没有刻意用法术或是法器改变身材容貌,反正此刻在王离的眼里,身材都是中等,五官却都显得很俊秀。

这三名年轻修士隐匿气机的手段都还不错,都没有明显的灵气波动,王离倒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窥气手段可以探知他们的修为。

但也就在此时,何灵秀的声音已经在他的耳廓之中响起,“这三个两个炼气九层,一个筑基一层。”

王离面sè没有什么变化,心中倒是有些惊喜。

他的目光随即落在另外四名修士身上。

这四名修士之中年纪最长的倒是一名面相足五十有余的妇人,这妇人有些矮,比寻常身高的少女都要矮上半个头。

她身穿一件红sè洒金的法衣,这法衣略微有些宽松,衬着她一张圆脸,倒是显得有些喜气。

她脸上的神sè,也在这所有人里面显得最为和气。

“这名妇人有金丹两层的修为,其余三人也有筑基三层的修为。”王离的目光才在这名妇人身上挪开,他的耳廓之中便又响起了何灵秀的声音。

这个时候他心中倒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在他的潜意识里,这名妇人既然是金丹真人,那应该便是这个临时传送法阵的布置者。

但这时这名身穿红sè洒金法衣的妇人朝着他们点了点头,说出的一句话,却是让他顿时一愣,“既然人已经到齐,你们便开启法阵送我们过去。”

“是!”

这名妇人身旁三名王离还没有来得及细看的修士之中,一名男修和一名女修顿时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接着身上灵气荡漾,竟是直接激发了这传送法阵。

这名妇人首先一步踏入刚刚激发完成的传送法阵之中,竟是首先在传送法阵的氤氲灵光之中消失了身影。

接着原先站立在这名妇人身旁的一名中年高瘦男修也一步踏进了传送法阵之中,随之消失不见。

王离和何灵秀互望了一眼,两个人虽然心中都有些不解,但都默不作声,等到那三名年轻修士都进入传送法阵之后,两个人才一起进入了传送法阵。

眼前氤氲的光线消失的刹那,王离和何灵秀看到两人已经置身在一片怪石嶙峋的石林之中。

周围矗立的石头都是蓝黑sè,一根根的扭曲如怪物。

不远处吹拂的微风之中,带着潮湿的气息,同时还有些微的臭气。

距离这片石林不远,似乎就是大片的沼泽地。

除了那名妇人和高瘦的中年男修,以及三名年轻修士之外,这片石林之中竟然又有六名修士在等着,而那六名修士的身侧,竟然也有一个临时布置的传送法阵。

王离看着新鲜出现在自己视野之中的那六名修士。

那六名修士都是身穿着普通的麻衣,但麻衣内里却显然穿着某种独特的法衣,他根本感知不出这六名修士有什么灵气散发,而且若是他闭上眼睛,恐怕神识都很难扫出这六名修士。

这六名修士都是中等身材,但到底长什么模样,他却是也看不到。

因为这六名修士的脸上都戴着同样的青木面具。

这青木面具看上去十分粗陋,只是在眼睛处和口鼻处雕出孔洞,也不见有任何的符纹,但它通体却散发着一层青蒙蒙的光华,让他的神识也无法透入。

此时他觉得身旁的何灵秀应该会和之前一样告诉他这些人的具体修为,但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何灵秀的声音却并未在他的耳廓之中响起。

这六名修士之中,其中一人的声音,却在此时已经响起。

“诸位道友,这里已是恶水洲。等下这法阵传送过去,便已是白骨洲。不过我等会先行一步,我们会直接传送至白骨洲西部边缘,而你们随后传送过来,会至白骨洲南部边缘。”

这六名修士因为身上的法衣和面具都十分特殊,等到这声音响起之后,一时都难以察觉到底是谁在说话。

“诸位道友,我等和诸位道友的目的完全相同,只是要设法救出那三名修士,只是我等和你们从不同地点进入,只是雇主为了多一分把握,若是到了七宝古域之中,诸位道友见了我们,还望记得我们是自己人,不要自己起了冲突。诸位应该明白,只要能够搜救到那三人,不管是我等搜救到,还是诸位道友搜救到,便都算是完美的完成了雇主所托。”

这六名修士也不拖泥带水,其中一人说完这些话,便立即有人激发了他们身侧的那个传送法阵。

“且慢。”

那名身穿红sè洒金法衣的妇人却是突然出声喝止了这六名修士的下一步动作,接着她很是和气的看向王离和何灵秀,道:“两位道友既然对白骨洲熟悉,那对于他们传送法阵传送的位置,可有什么意见?”

王离心中一动,知道这名妇人行事谨慎,是要问他们这队人马之中向导的意见,不过听她的这句话,似乎何灵秀跟着自己,她也是以向导的身份跟随进入。

想想也是,这种对抗圣人门下的极为隐秘的事情,参与的人自然越少越好,她若是挂着中间人的身份,自然不好参与。

他瞬间想明白了这点,却是似笑非笑,故意默不作声。

但让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何灵秀竟是根本不和他传音,张口便道:“没什么问题,从西部边缘和南部边缘进入,相差都不多。”

王离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看何灵秀。

何灵秀却是对他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与此同时,他的耳中这才响起她的传音声,“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在想什么,你肯定是在想,我到底对这白骨洲了不了解,是否根本就不了解,就随口胡诌。其实你的猜测没错,我都根本没进过白骨洲,我哪里知道从西部边缘或是从南部边缘进入好不好,我的确就是随口胡诌的。反正接下来你要是故意坑我,我也随口胡诌,要倒霉也是一起倒霉。”

这么狠?

王离是真的惊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四章 真的惊了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