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十八章 崩溃的顾掌柜

第十八章 崩溃的顾掌柜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朝阳镇,旧宅,失修木门发出的声音鬼都能再吓死一次。

  宁家父子两人,推门而入。

  “父亲,你确定……”

  宁风看着手中提着的食材,心里有些没底。

  这些都宁采臣一路坚持亲手挑拣买回来了,从宁风七岁之后,这活向来是他干来着。

  “那是,儿子你且坐着,看为父手艺。”

  宁采臣胸脯拍得震天响,抢过那些东西,就往厨房奔。

  宁风嘴角抽搐着,再默默地抚平。

  从先前宁采臣忽然大包大揽地开始买菜,然后说晚上要做一顿好吃的犒劳他后,这毛病就算染上了,一时半会好不了。

  刚刚那不是宁风第一次劝阻了,只是宁采臣这几日在神宫外门着实过得滋润,据他自己说是跟一个未入门前是大厨的师弟学了几下散手,这次定然让儿子吃得舌头都给咽下去云云。

  看着自家老父背影消失在厨房,紧接着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类似砸锅卖铁声后,宁风嘴角抽搐得愈发厉害,默默地走出院子去,盏差工夫后返回来。

  宁风进出这么一趟,心里面似乎安定了不少,在石桌边坐下。

  片刻之后,宁采臣蓬头垢面,身上沾着各种污渍混一起,分不出哪个是酱哪个是油,基本上这身衣服是别想要了。

  他手上托着一个托盘,上面黑乎乎几盘菜,看得宁风眼睛发直。

  “父亲。”

  “这……这是……”

  宁风看着几盘黑乎乎东西,完全分不出它们分别是什么,筷子就有点夹不下去。

  “放心吃吧儿子。”

  宁采臣得意洋洋地道:“大厨教我散手时候示范过,为父样样品尝,味道甚美。”

  “嗯?”

  宁风听出点什么来,不敢置信地问道:“父亲,这是你第一次做?等等,刚在厨房,你还没尝过?”

  宁采臣理所当然地点头,道:“我儿放宽心,不过几下散手,简单得很。”

  “吃吧,吃吧。”

  他眼巴巴地看过来,目光灼人。

  宁风咽了口唾沫,迟疑地夹上那黑乎乎东西,眼睛一闭,塞进了嘴里。

  咀嚼,咽下。

  宁采臣揉了揉眼睛,很是感伤地道:“儿子啊,从你七岁还是八岁来着,为父就没给你做过东西吃,都是你照顾我来着。”

  “这下好了,以后父亲能经常给你做饭。”

  “对了,为父这一番心意如何?”

  宁采臣飞快把感伤、感慨什么收起来,红光满脸,就差写着“快来夸我”四个大字。

  “甜~~”

  宁风眼眶泛红,声音模糊,毕竟是父子嘛,这神情与宁采臣感伤时候相差无几。

  “那是,父爱如山,与他人做来终究不同。

  我儿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为父这番功夫便算是没有白费。”

  宁采臣哈哈大笑,辛苦半天也是饿了,豪迈地夹了一大筷子入口。

  对面,宁风张了张嘴,想要阻止,愣是没来得及。

  下一眨眼的功夫,宁采臣脸上表情凝固,化开后各种jīng彩,无法言述。

  “噗~~”

  宁采臣直接一口喷出来,若非宁风早有准备闪避得快,刚穿了一天的太阳袍也可以不用要了。

  “……甜……苦……”

  宁采臣就着宁风送上来的水连漱了好几遍口,才缓过气,能说囫囵话:“怎么这么甜,甜都发苦,你怎么咽得下去?”

  他话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家儿子刚刚明明说甜,看那脸sè就差哭出来了,是他一厢情愿地往父爱什么的去理解。

  “咳咳咳~~”

  宁采臣干咳几声,挠着头道:“要不,咱还是就着卤豆子吃点饭?家里好像还剩着点豆子没吃完。”

  他说着就要起来去寻摸,走没两步忽然顿住,想起什么似地回身,哭丧着脸道:“我……我……我忘记煮饭了。”

  宁风一拍脑门,终于反应过来什么地方不对了,桌面上除了黑乎乎几盘子,一粒米都没有。

  着实是这些菜颜sè太过惊悚,味道更加奇崛,让他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怎么办?”

  宁采臣可怜巴巴地看过来,至于父爱、照顾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哎~”

  宁风叹息一声,拍了拍手,冲门外喊道:“进来吧。”

  院门从外面打开,几个小厮鱼贯而入,到了面前揭开藤条编织的盖子,露出sè香味俱全菜肴。

  八菜两汤,瓜果美酒,该有的一样不缺。

  宁采臣眼睛发亮之余,奇怪地问道:“这是?”

  宁风微微一笑,扶着老父座下,盛上米饭配好菜,解释道:“父亲你做饭时候,我出去做了点以防万一的小准备。”

  “现在看来是派上用场了。”

  宁采臣大快朵颐,赞不绝口:“幸好我儿聪明,不然今天我们就糟糕了,那个什么大厨教的散手一点都不管用,为父定不与他干休。”

  这番话宁风听得有些吃力,毕竟嘴巴里塞满东西说话难免含糊嘛。

  等听清楚了,宁风脸sè就jīng彩了,看着自家老父全无惭愧之sè,义正言辞地指责人大厨对他藏一手,一时无语。

  他摇了摇头,拿起筷子,正准备多少用点时候,一个尖且高昂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宁家父子可在,顾某前来拜访。”

  这声音听着让人不舒服,话还算客气,如果不算上话刚入耳,人就跟回到自家似推门而入的话。

  宁风一皱眉头,瞥了一眼。

  一前一后,两个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前面一个身材浑圆肚子又圆,锦袍加身大红大绿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后面那个就是熟人了,虬髯满面一条器宇轩昂大汉,如果不是胡子又卷又黄,脸sè苍白如鬼的话,还颇有些威风。

  “啊~”

  宁采臣惊见两人,尤其是后面那条大汉,叫了一声就被东西给噎住,宁风好一阵抚背才缓过气来。

  他总算明白,下天都山时候,自家儿子那句“等人”是什么意思了?

  敢情等的就是这两位。

  那条大汉不就是被宁风一击打倒然后扔出去的那位嘛。

  “前面这位就是收街的主使?”

  宁采臣顺过气后,好奇地看过去,觉得此人如此富态,无怪有收一条街的本钱。

  他也就是看看,半点没插口的意思,家里大事几年前开始,就一直是儿子拿主意。

  “你便是岱山楼的顾掌柜?”

  宁风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随手夹了口菜,细嚼慢咽着。

  “咦,没想到宁公子也知道顾某人,荣幸荣幸。”

  顾掌柜双手扶着大肚子,眯着眼睛看过来,结果看宁风一点都没有久仰的意思,大刺刺地坐在那里,眼中就闪过了恼怒之sè。

  宁风当然知道。

  那天他出去兜了一圈子,既然知道一切事端跟收楼有关,怎会不知道这般大手笔幕后是岱山楼呢?

  他还知道岱山楼的背后,站着历代侍奉太阳神宫的一个修仙家族——齐鲁岱家。

  宁风摆了摆手,颇有示意这不过寻常,顾掌柜你不用荣幸之意,淡淡地问道:“不知顾掌柜有何贵干?”

  顾掌柜不知想到了什么,压制住怒气,挤出敷衍无比笑容,先是拱手道:“顾某人先恭喜宁公子进入太阳神宫,前途无量。”

  “另外就是……”

  他伸手向后一拍,要拍那大汉的肩膀,只是肚子太大转身不便,外加个头着实有差,这动作做起来就有些为难了。

  后面大汉憔悴归憔悴,却是一个有眼力劲儿的,立刻半蹲着身子,让顾掌柜拍得顺手。

  “顾某人听说手下前几日给宁公子添了麻烦,这不上门赔礼来了吗?”

  顾掌柜说着作势欲踢,大汉忙道:“宁公子,小的有眼无珠,冒犯冒犯。”

  “就这样?”

  宁风气笑了,百无聊赖地挥了挥手,道:“那不送了。”

  “你……”

  顾掌柜脸sè瞬间就变了,刷地涨红,羞恼无比模样。

  “宁公子可别忘了,你不过是初入太阳神宫门墙,这便要不依不饶吗?”

  “你可知道顾某人身后……”

  顾掌柜话还没说完呢,宁风不耐烦地打断道:“知道,齐鲁岱家嘛。”

  “说完了是吧?”

  宁风伸手一指:“门在那边。”

  顾掌柜的脸sè这下不仅仅是猪肝sè,彻底转为铁青了。

  这段时间,他自外地调到神宫脚下,岱家的根本重地听用,这绝对是重用啊。

  顾掌柜初得大任,做事难免操切,借着岱家的势在朝阳镇很是横行,多少人敢怒不敢言,生生养出了一肚子蛮横底气。

  今天本就有些屈尊味道,走个过场罢了,态度才会如此敷衍,谁知道一个硬钉子就碰过来。

  “好,好,好。”

  顾掌柜恨恨出声,掉头向外走去。

  他不是没想过出手教训下这个刚刚入门的小子,只是宁风额上太阳巾刺眼无比,总是让顾掌柜想起“太阳神宫”四个字,胆气一下就散了。

  “哼,我不能动你,岱家难道还动不了你吗?”

  “你给我等着!”

  顾掌柜恨得牙痒痒地在心中发狠,同时百八十个毒计生出来,无不是如何在岱家人面前搬弄是非所用。

  “儿子,岱家势力很大?”

  宁采臣看着两人负气而去,有些担忧地问道。

  宁风很老实地回道:“不小,岱家侍奉神宫数百年,每代都有弟子入门,根深蒂固。”

  “啊,这可如何是好?”

  宁采臣蹦起来,忧心无比,看那架势很有去把顾掌柜追回来的心思。

  “父亲。”

  宁风好笑地将老父扶着重新坐下,刚要说什么,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哈,哈,哈。”

  唱戏呢这是?宁风诧异地回头看,只见得刚走出去的顾掌柜迈着八字步,又踱了回来。

  看那架势,螃蟹巡视沙滩亦不过如此。

  “顾掌柜你又有何贵干?”

  宁风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位。

  “宁公子,顾某人好意代表岱家前来,为前日小小冒犯赔礼,你却不知好歹,出言冒犯岱家,顾某人既食岱家黍米,今日势必不能咽下这口气。”

  顾掌柜抬头挺胸,借着话头开始往下说,难为他中气十足,一番话说下来愣是让旁人连插口余地都没有。

  总而言之,无非就是宁风蛮横无理,出言多有诋毁岱家。

  “呵~”

  宁风有些明白过来,摇头,失笑,就听着顾掌柜往下编,耳朵自动屏蔽顾掌柜的公鸭嗓子,目光越过去,望向门外处。

  顾掌柜一口气吊着还没数落完呢,门外,一袭白底金丝袍服衬托得沉稳如山的人影,进入宁风的视线范围。

  “来了。”

  宁风缓缓起身,脚步不移。

  “来了。”

  顾掌柜耳朵竖起来,窃喜无比。

  难为他嘴巴不停,耳朵竟然还灵得能分辨出来,身后渐近的脚步声沉重无比,显示其主人心中饱含着怒火。

  “够了!”

  一声怒喝,从门外传来。

  顾掌柜连忙住口,天地良心,那声音再不来他这口气真就接不上了。

  他住口,侧开身子,躬身,行礼,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庞大身躯竟奇异地形不成负担。

  “少主!”

  顾掌柜眼睛泛红,带着委屈喊出声来,一副主辱臣死的忠心都在里面了。

  一袭太阳袍,头系太阳巾,来者看上去二十多岁,脸上线条刚硬,正怒容满面地大踏步而来。

  “是他。”

  “少主,就是他侮辱我们岱家……”

  顾掌柜委屈、悲愤,唱作俱佳,心里面冷笑声声:“哼,进入太阳神宫又如何?你一个新晋弟子,我家少主可是入门多年,家中还有长辈在神宫中,难道还收拾不了你?!”

  眼看着自家少主气势汹汹来到旁边,顾掌柜正准备再添把火呢,忽然——

  “啪!”

  一个大嘴巴,响声干脆,听着都觉得疼。

  顾掌柜原地连转了三圈子,脸颊充气般肿起来,呆若木鸡,连呼痛都忘记了。

  “为什么打我?”

  他心里面疑问刚冒出来,又挨了一脚,整个人横飞出去,撞在同样傻了的大汉身上滚做一团。

  “不该是这样的,怎么会是这样?到底哪里不对?”

  顾掌柜竭力睁开肿成馒头的眼睛,看到两个身着太阳袍的人,迎面走去……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崩溃的顾掌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