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十七章 一曲凤来仪,直抒吾仙道

第十七章 一曲凤来仪,直抒吾仙道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就是飞行的感觉吗?”

  宁风骑在仙鹤背上,耳听悠扬鹤唳声,一开始的紧张过后,不由得放开抓着仙鹤翅根的双手,两臂张开,如要拥抱漫天浮云,心旷神怡。

  “与前世做飞机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乘坐仙鹤尤如此,要是凭着自己力量飞上天空,不知又该是什么感受?”

  宁风闭着眼睛,享受着柔风扑面,烟云环绕,直觉要飘飘仙去,直上九重天阙。

  之前扶摇会后,天云子带着他们一众新晋弟子也是这么飞上天云峰的,只是那时候宁风心神紧绷,完全不曾体会到这种翱翔天际,出入青冥的畅快。

  此刻,高踞在仙鹤背上,飞行快感被无限放大,宁风对凭着自己力量飞起,穿入青云,顿时觉得期待憧憬无比。

  又是一声鹤唳,隐约还带着些许兴奋的味道。

  “嗯?”

  宁风侧耳倾听,除却鹤唳声音,隐约还能听到“叮叮咚咚”的琴曲,能感受到素手在琴弦上一勾一按的波动,如直接拨动了心弦。

  “这琴声,似乎有些耳熟。”

  宁风睁开眼睛,发现座下仙鹤飞行平缓下来,正四处张望,如在寻找什么。

  下方,大片熟悉的建筑物,正是他生活了三年的太阳神宫外门。

  “是她!”

  “陈昔微。”

  宁风略一沉吟,回忆起来,这首琴曲他听且仅听过一次,是在陈昔微处,外界从来不曾与闻。

  琴声如流水,直接将宁风带入了回忆当中:

  “挺好听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宁风从林中走出来,摇头晃脑地问道。

  “谁让你偷听了!”

  陈昔微瞪了宁风一眼,抱起瑶琴就走。

  “喂,这里本来就是我练功的地方啊。”

  宁风冲着陈昔微背影喊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是什么曲子?”

  “不说。”

  陈昔微的背影颤动一下,明明是清亮悦耳声音,听在耳中不知怎地平添了落寞:“你知道也没用,反正……”

  “……我以后也不会再弹了。”

  ……

  因为是陈昔微所弹之曲,更因为那一瞬间的落寞,宁风对这个曲调印象深刻。

  他正想跟鹤兄商量一下,能不能就在这降落得了,座下仙鹤直接就冲着琴曲传来的地方俯冲了过去。

  那架势,不是凤求凰,也是鸟归巢,唬得宁风赶忙重新抓紧仙鹤翅根。

  幸好他有这个动作,下一刻,仙鹤带人就直接撞入后山林子里。

  前方豁然空旷,仙鹤庞大身躯好悬直接挂树上,“嘭嘭嘭”数声,一人一仙鹤慌忙闪避,一起坠落到林中空地上。

  “这个……”

  宁风站起来,苦笑着拂去身上落叶,冲着前方抚琴的少女耸了耸肩。

  少女琴曲倒是没有断,只是中间琴弦颤鸣一声,直接崩断一弦,少女素手轮转,生生用剩下的琴弦完整地续着琴曲。

  不知道是摔清醒了呢,还是被那一声颤音惊醒,仙鹤狼狈起身后,看看宁风,又看看陈昔微,似乎很不好意思,扬了扬翅膀就算是打招呼,然后“噌”地飞走了。

  仙鹤一走,宁风与陈昔微两人之间反而自然了起来。

  “昔微,挺有闲情逸致的嘛。”

  宁风微笑地上前,一边侧耳听着琴曲,一边打量面前少女,周遭环境。

  这个林间空地,赫然便是他第一次听闻此曲的地方。

  面前少女秀发略带着湿润,一缕缕地贴在圆润脸颊,少了那种清扬,多出了几分清纯与妩媚,仿佛刚刚出浴不久。

  陈昔微低着头,好似还专心在琴曲上,声音循着曲调的空隙传来:

  “我回外门收拾东西,看到瑶琴,就信手调了一曲。”

  她解释得太过详细了,前因后果,面面俱到,听在耳中反而让宁风表情jīng彩了起来。

  他微微一笑,取笑道:“调一曲宁郎顾吗?”

  “噹~”

  陈昔微双手猛地按在琴弦上,抬头怒视。

  即便是在发怒,殷红如血脸庞,圆圆天然可爱的容颜,还是无法让人产生被威慑感觉。

  “哼!”

  她冷哼一声,深吸一口气,素手轮转重续曲调,再开口话题已经转移。

  “宁风,扶摇会上,你心中大愿于大日神光下衍化出的jīng气狼烟,将生命之浓烈演绎到极致,我看了也深有感触。”

  “只是……”

  陈昔微瞥了宁风一眼,很是不屑地道:“你的大愿听起来也太过普通了。”

  “普通吗?”

  宁风耸耸肩,负手听着琴曲踱步,好像在想着什么。

  换成平时,其他话题,陈昔微这么一说,他定会随口应下,不与其争执。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宁风竟有一种直抒胸臆之感,或者说,在这个话题上,他不想附和任何人,哪怕是——陈昔微。

  “佛门,求的是来世;

  儒家,证的是己学;

  魔门,寻毁灭中重生。

  惟我仙道,修的是今生,是当世,是现下。”

  宁风豁然止步,双臂张开,晓风残月,拥入怀中。

  “那什么是今生当世?”

  “我曾在魂境中,迷途深山,看到一只陆地老龟懒洋洋地爬出来晒太阳,其体型庞大,足有千年寿数。”

  宁风说到他魂境中经历,弹奏依旧的陈昔微不由得将注意力集中过来。

  “当时腹中甚饥,我便将老龟宰杀了,龟壳为锅,龟血合酒,龟肉裹腹,最后还用烧得龟裂的龟壳卜了一卦,可惜未中。”

  宁风两手一摊,作遗憾状。

  陈昔微噗嗤一笑,琴声险些都乱了。

  杀了人千年老龟炖汤吃肉合酒的,再用人龟壳卜卦还想中,真当冤魂不散是假的吗,嗯?

  “你看,山中王八,亦有千年寿。”

  “什么长生久视,什么不见不闻觉险而避,若无得大逍遥大自在之人生,没有天地不能束缚的酣畅,不能让天下人侧目,让举世皆知,这仙修来何用?

  再是长生久视,亦不过与山中王八,无知木石等同罢了。”

  宁风双臂张得愈开,清风徐徐到这林中空地戛然而止,好像连风儿都知道要绕开什么。

  “我心目中的仙道,便是天地不能遮挡我眼,天心亦不能左右我心,饮最烈的灵酒,吃最jīng之美食,做最酣畅淋漓的事情……”

  “最浓烈的生命,方才不愧我来此世间一遭。”

  激昂过后,宁风冷静下来,语气恢复平时的温和,笑道:“这就是好像几年前,我给你讲故事一样。不管故事里蕴含着怎样的天地至理,它至少要是一个好故事,你才能听得下去。”

  “我心目中的仙道也是如此,能jīng彩一生,再谈长生久视,与天地同寿!”

  伴着他这句话,“轰隆隆”一声炸响,雷声滚滚,如天之余怒未消。

  宁风抬头,撇嘴:“你吓不到我的,再说一百遍,还是这句话。”

  陈昔微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摇头,失笑,专注拂琴。

  琴声转为激昂,正攀升到最**的部分,宁风静静地听着,如听到生命之花火,以最浓烈的方式,盛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琴声平息了几时,沉浸在琴声中的两人清醒过来,相视一笑。

  “我走了,昔微,回头神宫中再见。”

  宁风洒然一挥衣袖,掉头向外走去。

  出空地,穿林间,他步履轻盈,之前那一番话直抒胸臆,更似将什么东西给说得通透,于心境而言,一如当日铸就琉璃体般,有陡然轻快之感。

  “九死心境似乎也有触动。”

  “九死九死,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到底如何才能将它悟得透彻呢?”

  宁风即将踏出林地,身后忽然传来“崩崩崩”的响动,琴弦拨动,直如弓弦。

  下一刻,林中遥遥传来琴声,同一首琴曲,演绎出的是世间最绚烂之花火,浓烈得让人欲仰天长啸。

  宁风静静地站在那里,闭上眼睛,从头到尾聆听。

  到了尾声,伴着那一声悠扬地收调,他甚至能在脑海中还原出白皙的小指在琴弦上勾过景象。

  “此曲名叫:凤来仪!”

  陈昔微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宁风耳中。

  随后,一片静寂无声。

  “呼~”

  宁风展颜一笑,吐出一口浊气,耳中听到窸窸窣窣声音,心知陈昔微已经离去,在心中默念着“凤来仪”三个字,时隔三年,他终于得知此曲名字。

  “一曲凤来仪,不知道跟她大愿中的有凤来仪,是什么关系?”

  “巧合吗?”

  宁风摇了摇头,这个结论连他自己都不信。

  暂且放下,他踏入神宫外门弟子居所。

  行走其间,一路都有人冲着宁风行礼,招呼。

  他们都是淘汰下来,外门弟子中的老人。三年一届,未能入神宫门墙,又不愿意离去的,便可以选择留在外门,但不用再专修药师琉璃经,可以修炼其他功法了。

  多年积累下了,外门里修为不弱的弟子着实不少,但不管其资历如何,修为怎样,都不得不以羡慕的目光看着宁风,不得不行礼以“师兄”称之。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今日扶摇会过后,彼此之间身份之差,有如云泥之别。

  宁风神情温和,或点头或回礼或攀谈,等见到自家老父宁采臣时候,足足一炷香功夫过去。

  “父亲,我们回家吧。”

  宁风上前扶住跑出来的宁采臣。

  父子两人,下天都山,往朝阳镇去,背影传来对话声音:

  “回去收拾东西吗?”

  “不,是等人。”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一曲凤来仪,直抒吾仙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