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十九章 岱川

第十九章 岱川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岱师兄。”

  宁风好整以暇地看着崩溃的顾掌柜飞出去,这才移步迎上前去。

  “七师弟。”

  岱师兄一脸惭愧,一脸羞赧,跟宁风拱了拱手招呼完,恨恨出声:“姓顾的,你就是这么赔礼的?”

  他又转过身,歉然道:“七师弟,为兄为六师弟安顿,耽搁了时间,致此刁奴胡作非为,坏我师兄弟感情,都是为兄的错。”

  “七师弟你放心,此事为兄定然要给师弟,以及……”

  岱师兄冲着弄不清楚情况的宁采臣躬身行礼,“……宁叔,一个交代。”

  宁风看自家老父手脚都要没处摆的样子,忙介绍道:“父亲,这位是岱川岱师兄,与儿子同在天云师尊座下。”

  岱川醒悟过来,怒得极了,竟是忘了自我介绍,冲着宁采臣又是一礼,道:“岱川在师尊座下行四,见过宁叔。”

  宁采臣这才有点回过味来:“你们认识?”

  他再回头看看自家儿子,真正明白宁风之前说的“等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宁风等的压根就不是顾掌柜他们,而是这位,天云峰四师兄,同时齐鲁岱家少主——岱川。

  “有过一面之缘。”

  宁风笑笑,对自家父亲解释了一下。

  在初见引路师兄沈兆轩的时候,他还惊鸿一瞥,见到另外两位师兄师姐。

  其中,二师姐是柳意蝉的引路人,这位岱川则是木小树的引路师兄。

  当时沈兆轩跑得实在太快,宁风与岱川就打了一个照面,后来在水云间花树间躺椅上闲谈时候,他自然打听了一下。

  知道了岱川的根底,再联想到之前收楼拆房的幕后背景,后面会发生什么宁风早就心里有数了。

  开什么玩笑,为了收幢楼,天云峰两个亲传弟子闹出矛盾来?

  一来丢不起这个人,二来以天云子那天表现出来的态度,借岱川几个胆量,他也不敢做这种事情

  。

  事情定会如此发展,宁风无法把握准的是其中人心。

  看着对面犹自一脸羞愧神sè的岱川,感受到其中赤诚,宁风微微颔首,动作间就多出了几分亲热。

  这边两个同门同属一脉的师兄弟在兄友弟恭呢,那头顾掌柜恨不得昏过去。

  他哪里还听不明白?但他心里面,是真的不明白。

  “明明是同门而已,为什么?”

  顾掌柜既崩溃,又疑惑的时候,岱川又横了他一眼,道:“七师弟,这个腌臜货,为兄会处置的。”

  “他根本不明白,什么是太阳神宫!”

  宁风点了点头,没有假惺惺地劝告什么,外门三年,他很明白:什么是太阳神宫!

  强横,霸道,惶惶如大日,威风不可一世。

  这个是外人眼中的太阳神宫,亦是神宫弟子行走天下,留给世人的最深刻印象。

  神宫内部,同门之间,又是另一种模样。

  朝阳之生机,夕阳之眷恋,一切和煦,一切温暖,本也源自太阳。

  这,才是神宫弟子对内模样。

  天下七宗,太阳神宫人丁最是稀少,能位列其中千年不能撼动,靠的可不仅仅是赫赫之太阳法!

  “咦,这不是岱师兄吗?”

  这边两师兄弟正谈话呢,一个声音传来。

  宁风和岱川齐齐望去,只见得两个头系银sè外门太阳巾的中年男子晃悠悠地走来。

  “他们是神宫派驻在镇上的弟子。”

  宁风一看他们打扮就明白了。

  令他好奇的是,两个派驻弟子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完全分不清楚谁是谁。

  “原来是赵大和赵二,今天是你们轮驻朝阳镇?”

  岱川一边招呼,一边松了口气。

  在声音传来时候,近在咫尺的宁风清楚地看到岱川身子都绷紧了,好似颇为紧张,一直到认出两人方才放松下来。

  “七师弟,赵大和赵二都是师尊的记名弟子,不是外人。”

  岱川这么一说,宁风就明白过来他刚刚在紧张什么了。

  双方上前见礼,赵大和赵二态度颇为热情,上下很是打量了宁风几眼,这才对岱川说道:“我们兄弟两人听说恩师又收了亲传,其中一人还是朝阳镇上的,便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撞上。”

  “岱师兄,你们这是?”

  这两兄弟说话一人一句,连得无比紧密,声线一般无二,闭上眼睛不去看的话,非得误会成一个人中气十足说话不带停顿的。

  他们两人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就看出不对来。

  “这个……那个……”

  岱川是个老实人,一脸尴尬地把事情说出来。

  “哼!”

  “一个下人,竟然敢挑拨神宫同门关系,狗胆真大,大得都包了天。”

  “我说岱师兄,你们岱家……”

  赵大赵二欲言又止,岱川神sè也有些黯然。

  “这样吧,这两个狗东西,便交给我们兄弟处置便是。”

  两兄弟此来就是为了跟宁风认识一下,现在目的达到,也不久留,一人一个提起吓呆了的顾掌柜他们。

  “岱师兄,这次幸好是遇到我们,不然在神宫中传了开去,恩师不知该如何震怒,岱师兄你又如何自处?”

  “家里的事情,还是约束下吧。”

  赵大、赵二话说到这里,洒然与宁风告别,扬长而去。

  “这……”

  宁风隐隐听出点东西来,看向神情黯然,面带痛苦之sè的岱川。

  “让七师弟见笑了。”

  岱川苦笑着说道:“家中老人为扩张家族,行事越来越过,为兄为人晚辈,劝又无法劝,着实为难。”

  宁风摇了摇头,没有说出什么安慰话来,在现实面前,无力的言语不说也罢。

  看气氛有些沉闷,宁采臣忙热情招呼:“来,坐下说,坐下说。”

  他还不忘顺口问了一句:“岱川你吃了吗?要不一起吃点?”

  “呃~”

  宁风看着桌上被扫荡了一半的菜肴,以手捂脸,有些明白岱川之前的感受了。

  “那……好。”

  岱川看了看,洒然坐下,笑着说道:“在下正好饿了。”

  他接过宁风递上的筷子,果然全不介意地吃用起来,风卷残云,丝毫不下之前的宁采臣,似乎将一腔郁闷都发泄成了食欲。

  宁风看着这一幕,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心想:“看来这次进入天云峰,果是一件幸事。”

  沈兆轩的洒脱与温和,岱川的豪气和不拘小节,都让人觉得与之相处,如饮醇酒。

  吃罢,撤下碗筷,三人对坐饮酒,不知不觉就打开了话匣子。

  “七师弟,其实为兄很羡慕三师兄。”

  “怎么说?”

  “他无拘无束,本就是师尊捡来的弃婴,除了宗门与师尊,再无牵挂,如何能不让人羡慕?”

  宁风还是第一次听说沈兆轩来历,心中好奇,分外留神。

  岱川似是有了酒意,一杯接着一杯饮下,滔滔讲来:“三师兄天赋也高,一身修为仅在大师兄和二师姐之下。

  师尊有一次失言,曾说若非是当年一件恨事,以三师兄之天赋和心性,怕是早就后来居上,成就金丹大道了。”

  宁风默默听着,点头,不时为岱川斟满空得飞快的酒杯。

  他何尝听不出来,岱川与其是在说沈兆轩,不然说是在叹息己身。

  岱川对三师兄的每一点羡慕,无不是他自身解脱不得之束缚。

  这一场酒,喝了足足一个时辰,酒楼的小二来回送了数趟美酒,才勉强应付了过来。

  “兴尽矣。”

  岱川喝干最后杯中酒,长身而起,爽朗笑道:“七师弟,为兄今日叨扰了。”

  “他日请七师弟到为兄洞府来,有上等灵酒,再以大碗伺候,定然七师弟你尽兴。”

  “为兄去矣,师尊法会再见。”

  岱川一场豪饮,似乎卸去了不少心中块垒,豪爽大气的性子显露出来,拱手作别,长笑而去。

  宁风看着一地杯盘狼藉,尤其是一堆空着的酒缸,脸sè就有点发苦。

  “灵酒……还大碗……”

  想到这位四师兄的酒量,宁风抬头望天,心中哀鸣,“那到底是师兄洞府,还是龙潭虎穴啊?”

  “这岱川,不错,酒量,要得……”

  “嘭”的一声,宁采臣脸上酡红,酒意上涌,径直趴到了桌上。

  “哎~”

  宁风摇着头,捏着鼻子开始照顾自家老父。

  “嗯?”

  他刚把老父搀扶起来,便看到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檀木匣子,约两指高低,比巴掌略长。

  “是岱师兄。”

  宁风不用想也知道,会留下这个匣子在此的,除了岱川外不会有他人。

  沉吟了一下,他隐约猜到匣子里会是什么了,伸手在盖子上一推。

  檀木匣子打开,露出其中浅浅的几张绢黄纸张。

  “这是……什么呀……”

  宁采臣将脑袋从桌上抬起头,醉眼惺忪地问道。

  “房契。”

  宁风瞥了一眼,正如所料,乃是他所租住的这间院落,乃至前面店铺的契约。

  “这是岱师兄的赔礼,又不好意思当面拿出,有意留下的。”

  宁风合上盖子,心知这才是真正的赔礼,岱川匆匆而来,本就是为了此事。

  原本如果没有顾掌柜那么一出的话,他或许便会当面拿出来,加上那事,又一场兴尽,岱川就觉得不好当面取出,生怕双方尴尬。

  “儿~儿子~,要不要……还……还回去……”

  宁采臣话含糊在嘴巴里,说得明明是“还回去”,双手却在把匣子往怀里面扒拉。

  宁风见状摇头一笑,问道:“父亲想要那铺子?”

  知父莫如子,宁风一猜就中。

  “嗯,生意……做生意……”宁采臣脑袋一沉,彻底醉死过去,脑袋跟锤子一样往桌上砸。

  宁风手伸出,垫在下面,托着老父的头缓缓而下。

  下一刻,看着醉中还抓着檀木匣子的宁采臣,宁风微微一笑,轻声道:“父亲,那我们就把它留下。”

  “赔礼什么且不去说它,他日孩儿再补还其他予四师兄便是。”

  夜深,人静,照顾完醉酒的宁采臣,宁风的一天就过去了。

  “还有两天……”

  “师尊开坛讲法,我上经香阁,选第一门功法。”

  “仙道之始,便在足下。”

  “真是期待啊。”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岱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