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七十九章 失传摘星,新生荧惑

第七十九章 失传摘星,新生荧惑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给我~留下!”

天云子一声大喝,伸手在虚空中抓去。

宁风的听力犹自没有完全恢复,同时还在默念着“神通:喝云”四个字,将其铭记在心呢,天云子的声音入耳,轻得稍稍分心就会忽略过去。

他没有忽略,因为场中发生的一幕光怪陆离,出乎意料。

心魔老人所化最后一缕黑气亦被神光净化,宁风当时听不见声音,不知道他是否有发出一声不甘地怒吼。

他只看到,在那一刹那间,数十点黑光凭空而现,向着四面八方电射而去。

其速之快,宁风看在眼中只感觉如有什么东西飞过,扭头去看却空无一物,直如错觉。

最后一件化作黑光飞起的是荧惑旗!

“那些都是心魔老人的珍藏、法宝!”

宁风看到这一幕恍然大悟。

天云子似是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在那些黑光四散飞去的瞬间,他伸手在空中一捞,一只纯由太阳神光凝成的大手飞速成形,抓向黑光。

荧惑旗天云子势在必得,第一个落入光手掌中;第二个则是一册竹简模样的宝物。

前者也就罢了,后者还是天云子将其捕捉下来,光手摊开后,宁风才看得真切。

竹简漆黑如墨,仿佛是由某种墨竹加以韦编串成,上面浮动着黝黝的光。

“此獠至少十余年里,没法出来为祸了。”

天云子信手从光掌中取过荧惑旗和黝黑竹简,向着宁风等人走来。

“弟子宁风,感谢师尊援手之恩!”

宁风大礼参拜。

天云子伸手虚扶,摇头道:“你是我弟子。为师就当庇护于你;他日你成长成参天大树,反过来亦会庇护你之弟子,守护宗门,代代相传罢了。”

宁风起身,退后一步。又是一拜到地。

“弟子宁风,感谢师尊一路照看之恩。”

天云子怔了一下,摇头失笑:“你这孩子,倒是聪慧。”

这话一出,无异于是承认了。

宁风可不是猜测,对此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若是不然面对心魔老人这样的魔道巨擘,他也不会淡定地认定天云子赶得及出现。

对弟子的关心是其一;看重太阳法传承是其二。

在宁风看来,更关键的是天云子愿意拿那些妖魔鬼怪让得意弟子练手没错,却不代表他能坐视他们为祸。

天云子定然是在看护着宁风的同时,防止出现碗里妖魔,为患苍生的情况。

“那镜界中孩童。得猫瘟者……”

宁风想起这些他自以为因他而起的灾祸,问出声来。

“哈哈,师弟无须担心。”

沈兆轩笑出声来,解释道:“那些孩童被困入镜界时候,就被为兄施法护住神魂,妥善安置肉身,镜公子死于你手时候。他们就全都无恙地苏醒了,且不知经过,直如清晨梦醒一般。”

“中猫瘟者,由师尊赐下丹药一枚,为兄将其投入井中,但饮井水者皆愈,无人殒命。”

“呼~~”

宁风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笼罩在他头上、眉宇间的yīn霾,一息散得干净。脸上不由得露出灿烂笑容来。

“这就好,这就好……”

宁风定了定神,躬身一礼;“劳烦师兄了。”

陈昔微看到宁风整个人都轻松下来后,不为去人所觉地一笑。

随即,她想起什么似地。诧异地看着天云子,再抬头看天,似乎是在找神宫掌教申不疑。

舒百灵则是一头愤死的心都有了。

天云子一路随行照看,那岂不是说一路上他各种猥琐,岂不是都落入了这位宁风恩师,神宫九脉之一山主的眼中?

“完了完了,我没戏了……”

舒百灵正万念俱灰呢,天云子看陈昔微一眼,眼中带出几分笑意,道:“掌教师兄他前阵子……咳咳,受了点伤,有碍观瞻,便委托我代为照看了。”

“受伤?”

即便是在自怜自爱的舒百灵都霍地一下抬起头来,不敢置信。

堂堂神宫掌教,那是何等人物?他也会有受伤的时候?还有碍观瞻,什么意思?

陈昔微、沈兆轩,两人也是一脸茫然,唯独宁风面露古怪之sè,连忙低头,生怕被人看出他在笑。

扶摇谷中那一幕,他可是看在眼里呢,天月童姥临走时候放的狠话,说要集合九脉之主,去找神宫掌教亲切交谈的话语,犹在耳边呢。

想来,那次交谈,想必是相当之愉快。

至少在宁风看来,天云子提起此事时候捻须微笑样子,自是愉快地,至于神宫掌教申不疑真人愉快不愉快,他就不得而知了。

师徒两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掩盖不住的笑意,齐齐轻咳一声,错开目光。

这太过不敬了。

宁风清了清嗓子,既是岔开话题,亦是心中好奇地问道:“师尊,你刚刚说的心魔重生是怎么回事?心魔老人没有死吗?”

陈昔微、舒百灵两人齐刷刷地竖起耳朵,这也是他们关心的。

天云子先是微微颔首,又轻轻摇头,道:“兆轩,你对他们解释一下吧。”

他似乎并不急着离开,那话说完,便闭上眼睛,手掌在荧惑旗和黝黑竹简上摩挲着。

不知道是否错觉,宁风隐隐看到随着天云子的手抚过,一道道光如丝,在两件宝物上流转而过,沁入其中。

明明只是简单的动作,伴随着天云子一闭目,一凝神,就凭空生出玄之又玄的感觉来。

“心魔老人乃是魔道巨擘,成名数百年,尚在师尊入道前就为祸天下,如果真那么容易陨落的话。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人碎尸万段了。”

沈兆轩提起心魔老人时候,神sè一正,毫不掩饰地露出几分鄙夷,又有几分钦佩。

宁风他们三个抛开杂念,专心致志地听沈兆轩诉说。如此事关一代魔道巨擘。宗师存在的秘闻,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听到,典籍中能翻到的。

随着沈兆轩诉说深入,他们三人无不面露惊骇之sè,方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道之广袤,远超想象,魔道之中,亦有通天法门。

心魔老人所修的乃是魔道真传大法——心魔万劫不灭经。

修成心魔大法,得万劫不灭,再经万劫。铸成无上真魔。这个法门,与佛门转世重修,梦中证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魔道如此无上宝典,千余年来,心魔老人却是唯一一个将其修成者。

魔功一成,能种心魔种子于炉鼎心境深处而炉鼎不自觉。这些心魔种子每一颗都有心魔老人一缕分魂,不仅仅能吸收炉鼎力量不断壮大。反哺本尊,关键时刻还能以之心魔重生。

换句话说,只要还有一个心魔种子存在,心魔老人就是不死的,最惨不过刚才那般,丢个一两件法宝,耗费个十几年时间休养生息罢了。

宁风等人听到此处,刚刚面露钦佩之sè,沈兆轩便哂然道:“可惜这个心魔老人,求大道而惜身。只求广播魔种于世间,不惜分魂裂魄无度,伤了根本前进无路。”

“贪生怕死到如此地步,不求勇猛jīng进,只想着苟延残喘。为天下笑。”

听到这里,宁风就明白了。

心魔老人的确是一代魔道巨擘,不仅修成了千年来无人修炼成功的心魔大法,还几乎是修仙界当中最难杀死的一个麻烦存在。

其实力既强,又杀之不死,即便有实力强过他的,也太半不想与之纠缠。

天云子则是例外,一举将心魔老人打到心魔重生,还顺手捞下两件宝物,不知道在世间何处重生的心魔老人这会儿如何地扼腕痛惜,指天骂地呢。

“师尊。”

沈兆轩说到最后,皱起眉头,似是想起什么,躬身问道:“那个镜公子天赋异禀,其镜法天资,未必就逊sè于心魔老人之于心魔万劫,想来当是他选择的重生炉鼎。”

“如此之仇,不可化解,十几年后,心魔老人重生,再找师弟麻烦的话……”

天云子头也不抬,理所当然地道:“再打回去便是。”

这是在说心魔老人这般魔道巨擘吗?

宁风等人都有掏耳朵的冲动,天云子语气跟说地上有蟑螂,踩死便是相差仿佛呀。

“再说……“

这回天云子抬起头了,手上两件宝物泛出柔和的白光,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仿佛经过了洗练,脱胎换骨一般。

“你宁师弟修的是太阳法,若是勇猛jīng进,加有奇遇,多行磨练,十余年后未必就会任人鱼肉。”

天云子说起来轻描淡写,宁风自己听着都有暗暗咋舌之感。

“十几年在漫漫修行路中是多不起眼的时间,师尊竟然认为我有可能在十几年后能与心魔老人抗手?”

宁风咽了口唾沫,这个时候丧气话自是不能说,喏喏而已。

同时,从沈兆轩的话里面,他终于明白之前天云子与心魔老人对话的含义所在了。

镜公子之死,心魔老人愤怒如此,并不是因为镜公子是他的得意弟子什么的,竟然是因为宁风杀死镜公子,相当于就是毁去了他一条上好性命。

无怪于心魔老人不远万里而来追杀,明知太阳神宫横在那里还是忍不住恨意出手。

“兆轩。”

天云子唤了一声,随手将变了模样的荧惑旗和竹简扔过来,转身道:“你带他们回到神宫,先行安置,其他的回头再说吧。”

“为师尚有他事,去了。”

话音刚落,宁风和沈兆轩手忙脚乱地接住两样宝物,天云子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神龙见首不见尾,真乃神仙中人。”

天云子一走,舒百灵顿时能喘气了,第一句话出口就是一个马屁送上。

宁风心知他为何如此,懒得搭理他,向着沈兆轩问道:“师兄,师尊他老人家,到底有多强?”

他手中捧着的,赫然是荧惑旗。

沈兆轩两只手捧着变成淡黄sè,泛出如玉光泽的竹简,亦有些愣神。

“这个怎么说呢?”

沈兆轩挠挠头,道:“心魔老人于金丹境界中已是罕有敌手,师尊由于修炼的是太阳法,不可纯以境界论,全力出手最强力量,当能伤及元婴真君。”

“嘶~”

宁风、陈昔微、舒百灵,三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先不说到底是不是对手,仅凭能伤到传说中的元婴真君,就恐怖得没了边了。

怪不得心魔老人最后连看家的法宝都不敢亮出来,一点底气都没有,豁出去熬十几年也不敢冒宝物尽失的风险。

沈兆轩与有荣焉,满脸孺幕之sè,道:“对阵心魔老人时候,师尊除了我们天云一脉传承神通之外,并没有真正用出全力来,更有为师弟你展示太阳法的意思。”

宁风点头,这个他也看出来,天云子就差如当初沈兆轩一般,问一声:你看清楚了吗?

“神通:喝云,这是我们天云一脉的传承神通?”

他想起此前所见震撼一幕,忙不迭地追问道。

沈兆轩颔首,既是骄傲,又是遗憾:“我天云一脉,有传承神通二,分别是镇守根本,退尽强敌的神通:喝云;远击万里,诛杀雠寇之神通:摘星。”

“可惜,神通:摘星在千年前失传,两大神通,只余其一。”

宁风听得悠然神往,喃喃自语:“怪不得……”

他想起的是当日在天云子洞府中所见,除了云海苍茫外,那浩瀚星空,广袤无边,现在才知道根子在这里呢。

“师弟你行走多时,经历多事,想必jīng疲力竭了吧?”

沈兆轩似是不愿意再多谈神通:摘星事,道:“我们这便回去吧。”

“嗯,回去。”

宁风想起悬浮在云海深处,环绕于天都山的天云峰,想起神宫脚下朝阳镇上的家,心中就是一阵温暖,恨不得立刻站在这两处地方,高喊“我回来了”。

“等等,这荧惑旗?”

宁风猛地想起一直如烫手山芋般捧在手中的荧惑旗。

此刻,荧惑旗已不是原本模样,笼罩在其上一股朦胧的黑气不见,那种“荧荧火光,离离乱惑”的味道尚存,却没有了撼动人心神的力量。

这件接引法器,给人的感觉是干净,干净得一如新生。

“师尊赐给你,就是你的了。”

“啊~”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十九章 失传摘星,新生荧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