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七十八章 荧惑接引,神通喝云

第七十八章 荧惑接引,神通喝云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见不平则铲,气不顺便除,哪里那么多废话,那么多纠结。[]”

“万丈红尘,且行且歌,能奈我何?”

天云子张开双臂,伴着嗤之以鼻的声音,两只手臂明明速度不快,却在身边带出道道残影,恍若有无数条手臂各自掐诀在施展开来。

“刷刷刷~~”

亿万道太阳神宫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神光过处,充斥着压抑与疯狂味道的红尘心魔气,一个个衍化出众生皆苦景象的九彩气泡,尽数湮灭。

一切的一切,在阳光中净化。

“啊~”

一声惨叫,溃散的黑气重新凝聚在数丈外,现出心魔老人模样。

他的正对面,是天云子。

两个站在金丹巅峰,这一界元婴之下几乎是最巅峰的存在四目相对。

激战到此刻,两人重新现出了本相。

天云子依然是黄袍不染片尘,不同的是从负手而立变成成环抱状,垂于丹田前一尺余;心魔老人斑白的头发凌乱,神sè大变,恍若是看到什么让他惊慌失措的事情,“哗啦”一下,一面呈暗星sè又在放着暗红光的旗幡落入手中。

“法宝吗?!”

宁风目光一凝,隐隐有些激动。

天云子和心魔老人两个金丹级别的大宗师激战到此刻,到底是因为什么宁风所不知道的原因,一直在使用各自法术手段,这还是第一次拿出外物来。

“这可不是法宝。”

一个温和的声音,蓦然响起。

“师兄。”

宁风在听到声音时候便脱口而出。猛地回望过去。果然看到沈兆轩宽袍大袖的身影。还有他脸上经年不散的笑意。

“你怎么来了?”

宁风面露喜sè,话都到口边了,却没有来得及问出来。

他刚刚张开嘴巴呢,沈兆轩伸手向下虚按,虹光乍现,裹挟着宁风、陈昔微,以及一脸惊恐怕又被扔到哪里去的舒百灵,在原地消失不见。

百丈开外地方。一道彩虹破空而现,沈兆轩等人重新出现。

“这是……”

宁风再要开口,这回好上一些,好歹吐出了两个字,紧接着便看到沈兆轩往天云子和心魔老人战场眺望一眼,眉头皱起,低声自语:“还是不够。”

“刷!”

一道虹桥,跨越数百丈距离,再出现时候,距离天云子所在不下里许。

从虹光中现身后。宁风踉跄了一下,方才站稳。

这回他吸收了教训。没有马上开口,而是看了沈兆轩一眼。

好在,这回沈兆轩没有再带着他们挪移的意思,只是以下巴向着战场方向挑了挑,道了声:“师弟快看。”

宁风算是听出来了,一直云淡风气的沈兆轩,在说出那四个字时候,隐隐流露出的竟是兴奋之意。

他在兴奋什么?

宁风抱着这个疑问,向着里许之外眺望过去。

左近地势平坦,也没有什么土坡、树木一类遮挡,视野再好不过了,虽然再看不真切面容,但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场中情况。

随着宁风他们的一退,再退,天云子展开的光域竟是一路相随,遍及方圆里许,止步在几丈之外。

先前激战,天云子竟是未尽全力。

“现在怕也没有拿出全部力量吧?”

宁风如是想着,因为心魔老人拿出了疑似旗幡的宝物,天云子却依然两手空空。

“等等,刚刚师兄说……”

宁风心中一动,忙问道:“师兄,你刚刚说那不是法宝?”

沈兆轩凝神望着场中,随口应道:“那是荧惑旗,心魔老人的成名宝物,不是法宝,而是一种独特的接引法器。”

“接引法器?”

宁风眼睛连眨,听都没有听说过的。

“接引法器,顾名思义,其主要作用在于接引某种力量。”沈兆轩不无羡慕地道:“心魔老人手上这杆荧惑旗是天下间少数能接引星力的宝物。”

宁风听出来了,在沈兆轩看来,荧惑旗不是法宝,胜似法宝。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在沈兆轩与宁风提起荧惑旗的时候,那头心魔老人重重地将此宝插入土中,大喝出声。

原本在心魔老人手中只是小臂长短的荧惑旗迎风而涨,变成一杆几人高的大旗幡,插在地上,迎风摇动。

“荧惑守心!”

心魔老人又是一声大喝,竟是在荧惑旗下盘膝坐下。

宁风正自奇怪呢,沈兆轩抚掌而笑:“师尊以身为饵,引心魔老人施展出心魔大法红尘观,再瞬间将其击破,逼得心魔老人功法反噬,不得不取出此宝,发挥出‘荧惑守心’之用。”

“这宝贝既然拿出来,那就是我们天云一脉的了。”

沈兆轩在那笑,宁风神sè则有些古怪。

在那一瞬间,他想起了扶摇谷中那株青铜树,上面的太阳果,以及魂境崩溃后,神宫老祖的那番话……,满满地即视感。

宁风再望向心魔老人时候,目光就不同了,满是怜悯。

“原来他不是不想拿出法宝,而是知道拿出来战斗后,怕是就得改姓了。”

“就是这么小心,还是中了师尊的计,被逼无奈拿出了荧惑旗。”

“堂堂魔道巨擘,怎么这么……可怜呢……”

宁风默默地为自己立场问题而忏悔着呢,心魔老人那边形势大变。

光域涌动,没有了宁风他们置身其间,天云子收起小心,全面激发,但见得光如潮汐,一波波地涌去,心魔老人并其接引法器荧惑旗就是那礁石,不住地在潮汐中隐没又出现。

承受着一波波太阳法的消磨。心魔老人本就惨白的脸sè望之愈不像人。但见他双手几乎是抱地握住荧惑旗。拼命地摇动着。

下一刻,无数的红sè星光凭空浮现,四方汇聚,荧惑旗上更有一道红sè的星光通天彻底,正好将心魔老人并着荧惑旗一起护在其中。

“荧惑星力。”

沈兆轩啧啧赞叹,“荧惑旗不愧是天地间少有能接引星力之宝,接引来的荧惑星力至纯至净,憾人心神。乱惑道心。”

说话间,他伸手在前面一抹,虹光如琉璃,将宁风他们几个连带他自己,一起笼罩其中,严严实实,好像在防范着什么。

一直到做好这一切,沈兆轩才放松下来,回首对上宁风等人好奇的目光,解释道:“荧荧火光。离离乱惑,荧惑星力属火。却有乱惑心神之力,心魔老人当年仗之施展心魔大法,毁去不知多少仙门中人。”

宁风听得入神,本以为接下来会听到沈兆轩来个义愤填膺什么的,不曾想他露出无比惋惜之sè,叹道:“当年师尊与为兄谈起此事,便无数次说起心魔老人暴殄天物,乱惑之力何足道哉,接引星力才是其重,本末倒置,枉为一代宗师。”

“呃~”

宁风与陈昔微对视一眼,扭头看到舒百灵一脸不敢置信,一脸的幻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轰然崩塌,不由得别过头去,不忍心再看。

沈兆轩那话里话外,流露出的简直是这对师徒惦记人家宝物很久了,这下总算逮到了机会一样。

“等等,荧惑星力属火……”

宁风猛地向着场中望去,果见得汇聚而来,天上接引而来之星力都在泛着暗红的光。

“荧惑星,不就是火星吗?!”

“怪不得了!”

他刚刚想明白呢,场中形势随着天云子一个动作,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心魔老人凭借着荧惑旗接引而来的荧惑星力,勉强在光之潮汐下自保,还来不及松上一口气呢,他的脸sè突然大变。

在他面前,也就是十余丈外的地方,天云子忽然双手从眉心缓缓下压,过胸前檀中,沉于下丹田。

“这个动作是……”

心魔老人想起了一个传说中的名字,惊骇之sè无可抑制地涌了上来。

“天云子,你真的要不留情面吗?”

他厉声大喝,落在宁风等人眼中,总逃不过“sè厉内荏”四个字。

“说要打死你,就会打死你。”

天云子声线变化,沉重如山,一开口就有风雷之音,仿佛有什么无比澎湃的力量在酝酿,在形成。

这一回,他连之前那个“打到你心魔重生”这个说法都懒得提,似乎是嫌字太多,简简单单三个字:打死你!

这边,天云子话音落下,沉于丹田处的两只手掌猛地一凝,抬头、挺胸、张口;

那头,相隔里许,沈兆轩满脸兴奋之sè,又有些不堪回首样子,第一时间拿双手捂在耳朵上。

他一边做着这个诡异动作,一边还以目示意,让宁风等人照做。

宁风、陈昔微、舒百灵,这仨一个比一个机灵,完全不用沈兆轩做第二遍提示,一个个捂耳朵捂得紧紧地,生怕留下一丝缝隙。

哪怕,他们都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喝!”

天云子,一声断喝,豁然而出。

里许之外,宁风等人包括沈兆轩在内,无不立足不稳,踉跄一下,险些跌坐在地,“刷”地一下,个个面如金纸。

捂着耳朵,相隔里许,早有准备,犹自如此?

这是什么声音?

宁风耳中一片静谧,仿佛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下来。这自然不是捂着耳朵的功效,而是天云子那一声断喝似乎让他暂时失去了听力。

在一片安静的世界里,宁风睁大了眼睛,看着接连发生在眼前的一幕幕。

倏忽之间,夜空中为太阳法照得通明的无数云气,如潮汐,又如整个世界在快进一般,向着天边四极奔涌而去,逃也一般。

无形的声波,隔着九重天宇,犹自一喝之下,散尽无量云,那正挡其锋者可而想而知了。

荧惑旗从地上连根拔起,震上高空;

心魔老人如被攻城锥正面砸中,倒飞而起,全身上下都是细细密密的龟裂纹路,在爆开中就炸开化作无数的黑气四散。

每一缕黑气都是一个心魔,衍化出一个个狰狞面目,向着不同方向逃窜,竟是无一重复。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天云子却似早就做好了准备,双臂高举过顶,一轮红日停歇其上,似是无数年无数岁月经行天地太过疲累,偶尔休憩在天云子的掌中。

掌托红日,沉沉推出。

“轰!”

宁风感觉到大地都在震动,山岳都在摇曳,强烈到极致的光迸发出来,先是化作一道光柱冲天而起,高不可攀,如要将天上星辰轰落;

继而,一波波的光之潮汐向着四面八方辐射开来,无一死角,没有遗漏。

宁风竭力地睁大着眼睛,犹自看不真切,在强光映照如盲前,他只是看到每一缕黑气都在蒸发,都在湮灭,无从挣扎。

他连忙低头,不敢再看,生怕再看下去眼睛不是自己的了。

这一低头,宁风清晰地看到就在他脚尖前面不足三尺的地方,一块古朴石头不知从哪里炸来,滚落到那里,承受着一波又一波潮汐。

第一波,龟裂无数;第二波,风化剥落;第三波,如露珠曝露于正午阳光,倏忽之间,湮灭成空。

“好恐怖!”

“这到底是什么?”

宁风想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下意识地回头望向沈兆轩。

沈兆轩满脸兴奋之sè,心知宁风现在什么都听不到,用再清晰不过的口型道出了四个字来:

“神通:喝云!”

ps:

东流所居之地漳州,有千年古刹名南山寺。

南山寺,为禅宗喝云派祖庭。

“喝云”一词,听起来很有感觉,这里就借来一用,特此声明。

以上,泛东流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荧惑接引,神通喝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