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六十五章 “我想做人……”

第六十五章 “我想做人……”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搞错了吧?”

  舒百灵一头雾水,很想提醒宁风一下:喂,那个啥,你面错方向了。

  这个念头不可遏制地冒出来,紧接着他自己都笑了。

  “怎么可能?”

  旋即,舒百灵回过味来,骇然地望向刘老庄主。

  老庄主依然活死人模样躺在那里,依然有千斤重,抬他出来的八个壮汉到这会儿还在跟牛一样地喘气。

  “我一直在想……”

  宁风负手而立,对汇聚在他身上的无数道目光恍若不觉,继续道:“若真是这株老桑树作祟,那么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除了老庄主你以外,其余人等多是小事,太半只是惊吓,刘家至亲多受惊扰,几无损伤。”

  “为什么?”

  “它若是无怨无仇,为何先对老庄主如此,后有纠缠不休;它若是有怨有恨,怎地除了老庄主,他人皆无恙?”

  “有何教我?”

  宁风这么一说,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面面相觑,有道理呀。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天云子之前交付给他的事情,无论是止步妖还是悲剧文丑,是给宁风的磨砺和考验没错,但天云子却从来没有无视人命,拿别人的命来给宁风磨刀过。

  换句话说,若真是老桑树在作祟,那在宁风寻来之前,怕是人命都出了几条,如刘老庄主这种状态多出几个,那问题就大发了。

  狐妖胡月娘的事情,也给了宁风警示。

  降妖伏魔无错,总不能给人当了刀使。

  宁风一番话说完,老桑树剧烈地摇摆着,似是在激动着什么;刘老庄主依然只有眼睛可以转动,静默无言。

  一阵尴尬的沉默,围观者面面相觑之余,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搞错了?

  宁风挥了挥衣袖,不以为杵,继续道:“老桑树体有洞,掏空整树,直入根系,怕是时日无多。”

  “发现这一点时候,我便在想,是不是吸收日月jīng华,成就栖神物的老桑树应当是自身蕴出了yīn神。”

  “有了灵性,遂惜身,知爱命,不甘就死,于是生出了什么念头来,如:借形!”

  宁风说到这里,舒百灵醍醐灌顶般打了一个哆嗦,脱口而出:“太yīn借形法?!”

  人族修士,修为高深者成就元神之后,若是肉身受损,可采用夺取他人身体之法延命,除了寿元无法改变之外,其余皆如本体,谓之:夺舍!

  妖族,尤其是草木成妖,它们难以摆脱本体,先成就的是yīn神。

  yīn神只能在夜间活动,受阳光一照,当即灰飞烟灭。

  若是在炼化本体,能自由行动前,本体受损,它们往往会采取一种方法,便是yīn神出窍,寻一人类或动物躯体,强行占据,谓之:太yīn借形法。

  草木之妖,先天受限,成妖后都会自然悟出太yīn借形法,算是天道对它们的一种补偿。

  太yīn借形法对修为的要求不高,成功率相应的远不如夺舍之法,yīn神与肉身的不契合时间长久,中间容易出各种问题。

  事实上,当今修行界横行的大妖,几乎没有是靠着太yīn借形法修炼成功的,即便是在数万年计的修仙史上,亦是寥寥无几。

  “等等,有问题……”

  舒百灵拍了一下脑袋,作为在场除了宁风外,最了解太yīn借形法的非他莫属,第一时间就想到一个关键点上。

  “如果说这个‘刘老庄主’是施展了太yīn借形法的老桑树,那么我们昨天遇到的又是什么,现在那位主儿还在老桑树体内呢。”

  舒百灵看看身后激动摇摆的老桑树,再看看流露出一股yīn沉气息的刘老庄主,脑子里乱成浆糊状。

  “老桑树,你太yīn借形老庄主,机缘巧合之下,本当湮灭的老庄主神魂却寄托到了你栖神物的本体上。”

  “于是,这才有了yīn神骚扰家宅不宁,偏偏又没有一个刘家人真正受到伤害。”

  “刘家人都是刘老家主儿孙,他老人家频繁现身,只是为了求救,如何会伤人?”

  宁风猛地一步向前踏出,身上太阳神光大放光芒,书生袍褪去,变幻出太阳法袍本相,威势如煌煌大日,碾压过去,落在刘老庄主身上。

  “老桑树,你太yīn借形之后,一时无法掌控身体,偏偏刘家是我太阳神宫后裔所传,第一时间求救神宫,后来你即便能动,也不敢动了吧?”

  “我说得可对?”

  宁风一步步地踏出,一步步地靠近,刘老庄主四周聚拢的子孙哗啦一下散了个干净。

  他们一个个既是将信将疑,又是面如土sè。

  试问任何一个人想到伺候了多日,为之流泪成河的,竟然是妖物,反应都不会比他们要好上多少。

  刘老庄主,依旧沉默。

  是耶非耶,谁对谁错?

  在场所有人,都在扪心自问,亦在询问身边人。

  一边是根深蒂固的想法,一边是太阳神宫弟子乍听起来很有道理的判断,该信哪个?

  万一信错了呢?

  宁风的判断,说到底,一面之词,并没有扎实的证据。

  感觉到弥漫在刘家庄上空的异样气氛,宁风眉头一皱,心知不能这么下去。

  他是来出风头的,不是来当众矢之的的。

  抢在庄民们,刘家人开口质疑前,宁风断然开口道:“老桑树,你若再不出现,宁风便传讯宗门,长辈高人顷刻能至。”

  “到得那时,宁风将央宗门长辈将你押回宗门,由神宫长辈进行判断,无论是什么结果,想来不会有人疑意吧?”

  宁风环顾左右,众皆点头,好像生怕点得慢了,引起了误会。

  谁敢不信,谁敢异议?

  刘家庄子,本就是太阳神宫一个外门弟子所建,与神宫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在刘家庄长大的人自小听着太阳神宫传说,早就将神宫所在当成了神仙居所,里面都是神仙中人。

  神仙做出的判断,还能有错?

  宁风看压住了场面,微微颔首,继续道:“至于宁风本人,将会坐镇于此,镇压老桑树本体,即便是判断有错,也不至为祸。”

  “给你三息时间,三息不出,宁风拼着被长辈轻视,亦要传讯求助了。”

  “嗖”地一下,宁风缩在衣袖中的手举起,两指间夹着一张金灿灿的太阳神符,在阳光下散发出黄金还要璀璨的光辉。

  “嘶~”

  舒百灵牙疼般地抽口凉气,心中赞叹,“真是太卑鄙,太无耻了,这是欺负老桑树没见过世面,诈他呢?”

  “什么传讯符,分明就是太阳神符!”

  问题是,谁知道?

  没有人怀疑宁风的话,明显是可行性极高,万无一失啊。

  所有人连连点头,如一百只小鸡齐刷刷地啄米。

  “一!”

  宁风轻叱出声。

  “二!”

  所有人目光汇聚刘老庄主。

  “三!”

  话音未落,宁风作势要摇动太阳金符,一声叹息,蓦然传出。

  “哎~”

  “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啊~”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惊叫出声,呼啦啦地一下,刘家人散了个干净,如江心有礁石的河流,流水般分成两边,绕着宁风两人跑到庄民汇聚所在。

  那声音,赫然是刘老庄主发出来的。

  在所有人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的时候,刘老庄主身上,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浮现出来。

  朦胧影子呈须发垂地的老头模样,拄着拐杖,颤颤巍巍,比较诡异的是他通体流露出暗绿sè光泽,垂落到地上的须发更是扎根下去,如一条条根须。

  ——老桑树!

  毫无疑问,正如宁风判断,这段时间一直**病榻的早就被人李代桃僵,他是施展了太yīn借形法的老桑树。

  老桑树离开刘老庄主身体时候,满心眷恋,诸般不舍,一步三回顾,如要离开故土,且这辈子再没有机会回来的游子。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逼我?”

  老桑树最终走了出来,正面宁风,悲愤地质问。

  “太yīn借形,夺人身体,以妖侵人,我辈修仙之人,岂能相容?”

  宁风淡淡出声,不想与他多说什么,就想直接祭起太阳神符将此妖烧成灰烬。

  “你很厉害,不愧是神宫弟子,老朽佩服!”

  “只是,你也不是全对!”

  老桑树顿着拐杖,语带悲愤。

  宁风反倒了来了兴致,问道:“敢问哪里出错?”

  双方都知道一场大战难免,只是在战斗之前,或有疑问,或想倾诉,没有马上动手罢了。

  别人不知道,舒百灵却是妥妥明白的,没看他一退,再退,都要退入人堆里不见了吗?

  “老朽太yīn借形,并不是惜命。”

  “哦~”

  “老朽生于斯,长于斯,侥幸得千年寿,看着小小庄子从无到有,一代代人在膝下长大,老朽对他们是有感情的。”

  宁风沉默,听着老桑树激动地诉说。

  “百年前,有异蛇自地下出,用数十年时间,断我根系,破我躯体,最终破体而出,方才被老朽拼命限制在体内,不得挣脱。”

  “它要吸取孩童为食,老朽拼命阻止,与其相争,护得一庄孩童,无一损伤,最终生生困死异蛇于体内。”

  “我对这庄子,对这些人,视如家,视如儿孙。”

  听到这里,众皆动容,宁风也神sè微动,拱手为礼。

  不管老桑树现在如何,至少在过去千年,不曾为祸;至少在数十年前,拼了命地维护着庄上人。

  “只是,我不服!”

  “凭什么?”

  老桑树在咆哮:“刘明传他身而为人,有亲朋好友走动,有妻妾成群,有儿孙绕膝,还去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仙道,对家人冷漠,半个月里连见上他一面都不能够?”

  刘明传,当就是刘老庄主的名讳。

  “凭什么,我渴望而不可求的东西,他能视如敝屣?”

  “凭什么,我只能远远欣羡,愿意拿一切来换,他却能毫不在意地随手抛却?”

  “你不珍惜,我来代你珍惜!”

  老桑树怒目而视,对着停止摇摆,沉静下来的桑树本体。

  桑树枝叶低低垂,仿佛是被老桑树喝问得抬不起头来,无言以对。

  “我想做人……”

  老桑树忽然颓丧下来,低落下来,“我快要死了,我只是想最后,做一回人。”

  “我想做人……”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五章 “我想做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