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六十四章 升天非升天,桑树不桑树

第六十四章 升天非升天,桑树不桑树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宁公子,你真有把握?”

  舒百灵盘坐在宁风身后,浑身都不自在。

  两人在老桑树面前,间隔十丈,坐一早上了。

  “没有。”

  宁风摇头,很坦诚地认了。

  “啥?”

  舒百灵脸都绿了,差点没蹦起来。

  要不是顾忌身后一群刘家人,簇拥着刘老庄主病榻;前面一大棒子人,整个刘家庄子的人几乎都在这里了,他非蹦跶起来不可。

  “那为什么……”

  舒百灵很想问,既然心里没把握,那干嘛要说今天正午解决问题,还把整个庄子的人都给招来了?

  想了想,又觉得这样太过不敬,便没敢往下说。

  宁风沉默片刻,方才出声:“我总觉得事情不对,我辈修士,降妖伏魔是正途不错,但总不能糊涂办事,反过来给人捉了刀。”

  捉刀?

  舒百灵有点明白宁风意思,不敢置信地道:“公子,你的意思是那个妖魔还是鬼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在利用我们?”

  “或许吧。”

  宁风回答听起来就给人没啥把握的样子。

  “有件事情,我还想不通……”

  他凝望着看了一夜外加一个早上的老桑树,皱起了眉头。

  眼看着,日头就要到正午时候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外面都汇聚了整个刘家庄子的人在等着看热闹,这要是搞不定,那丢的可不是宁风一人脸面,那是整个太阳神宫的面子一起给丢了个干净。

  想到这一点,宁风就觉得这出风头的代价实在太大,一不留神回去就是给天云子往死里面修理的下场。

  正自苦恼间,宁风耳中隐隐飘来了嘈杂对话声音,源头便是那些汇聚过来的庄民们。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怎么可能不说话?老桑树便是那作祟妖魔鬼怪的消息早就插上翅膀,传遍了整个刘家庄子,他们的话题太半也围绕在这株老树上。

  “没想到这株老桑树竟然成了祸害,我小时候还喜欢在树下玩。”

  “谁说不是呢?我们刘家庄这辈儿的人,哪个没有半夜里瞒着父母溜达出来,在树下玩过升天游戏的?”

  “是呀是呀,话说我们当初能玩升天游戏,是不是那时候老桑树就成了jīng?”

  “想了也该成了,听说我爷爷的爷爷就是在老桑树下玩,这都多少年了,一头牛马活到这个岁数,早就翻了天。”

  “……”

  诸般对话,形形sèsè的都有,更不乏那事后各种英明,老早就看出老桑树不对等等的话不绝于耳。

  宁风的耳朵,忽然竖了起来,喃喃自语:“升天游戏?什么意思?”

  他扭头瞥了舒百灵一眼,果然这厮也没错过那些对话,耳朵竖得比起宁风还要高。

  一阵以目示意,舒百灵会意地起身,向着议论这档子事的庄民们走去。那都是一些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谈论起儿童时候经历,一个个一脸唏嘘样子。

  舒百灵何等手段,包打听都不足以形容,盏差工夫不到,宁风就看到他满脸古怪之sè地走了回来,附耳叽里咕噜地就是一大段子。

  听完,宁风的脸sè跟他也相差仿佛了。

  所谓的升天游戏,竟然是在有月亮的夜里,一个个小孩子在老桑树下坐下,然后就会屁股离地飞起来,一直飞到树冠高低,才又徐徐落下来。

  看过去,就好像小孩子升天了一样,故而得名。

  小孩子的嘴巴永远不可能把门,这个秘密当然也不可能永远地瞒住各家大人们,有一次就被庄中老人家察觉到,跟过来一看,魂差点都给吓没了。

  说来也怪,小孩子坐那可以玩儿的“升天”游戏,成年人上去一点效果都没有,甚至孩子稍稍长大了,一样玩不成。

  更怪的是,就在这事情漏了风声不久,老桑树就再没有带小孩子“升天”的效果了。

  这件事情毕竟没有造成任何人受伤,慢慢地就被淡忘了去,若不是这回老桑树被认定是妖孽,是刘家庄这段时间事情的罪魁,怕是那些当年孩童今时中年,都想不起来还有这事。

  “升天吗?”

  宁风摸着下巴,沉吟不语,“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老舒……”

  他刚唤了一声,身后就传来一声闷响,舒百灵以飞一样的速度窜回自己位置,一屁股坐到蒲团上,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入了定。

  宁风一阵无语,他还不知道这厮?舒百灵这货就差在脸上写上“别叫我我不敢去”了。

  摇了摇头,看到舒百灵指望不上了,宁风只好长身而起,缓步向着老桑树走去。

  来到树下,明明是正午时分,淡淡的yīn寒之意还是逼来,让人浑身毫毛不由站立起来。

  老桑树实在太高,太大,枝叶也太过浓密,任凭宁风在树下如何抬头望,都看不出密密麻麻的枝叶下到底掩盖着什么。

  “来吧。”

  宁风想起不久前在扶桑谷,爬青铜树的jīng力,自嘲出声:“我这是跟爬树干上了吗?”

  他双手按在树身,猛地发力,整个人借力而起,不住地按、搭在树身或者是树枝上,渐渐地引入繁茂枝叶当中。

  宁风现在练气小成,与爬青铜树时候又是不同,这回至少不用手脚并用了,姿态潇洒不少,远远望去书生袍的衣角时不时地在枝叶间露出一角,身子翩若惊鸿。

  片刻功夫,宁风攀至老桑树最高的枝头,无形侵入体内的寒意愈重,更有淡淡yīn殠萦绕不散,绕梁不绝。

  整个刘家庄子,尽在脚下,即便是山中掩月谷,亦是清楚可见。

  宁风没有多看风光,先是莫运太阳法,观想太阳神宫,融融暖意接引而来,游走全身,这才感冒恢复了行动能力,yīn寒之气不能侵体。

  紧接着,他穷极目力,向着下面望去。

  “咦?”

  没有搜寻太久,宁风很快发现了异状。

  “这株老桑树,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

  他惊奇地发现,老桑树的树心正中方向,只有站在他这个最高处角度才能看到的地方,有一个大如水缸,深不见底的树洞。

  “难道……”

  宁风若有所思,随手折下一枝,向着树洞入掷。

  “啪~啪~啪~”

  树枝碰撞声音,陆续传来,宁风侧耳听之,脸sè渐渐变了。

  “乖乖,这株老树外表看来枝繁叶茂,内里竟是早就被掏空了。”

  宁风按照声音传来的位置估算一下,发现这株老树几乎就是空心了,最后一个微弱声音传自很深的地方,估摸着还要在地面往下一丈以上。

  换句话说,空的不仅仅是树身,怕是连树根都没有能逃脱。

  “它活不了多久了。”

  宁**露出一种恍然之sè,似乎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终于有了答案。

  “至于那升天……”

  他想起之前侧耳听到的树枝碰撞声中,夹杂着古怪声音,若有所悟。

  下一刻,宁风突然松手,整个人从树冠最高处直坠而下。

  “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树下,一个接着一个打着寒颤,脖子仰得快断了的舒百灵;看到宁风诡异举动以为降魔伏妖开始,摒住呼吸紧张得不行的庄民们……,他们抑制不住,齐齐发出惊呼声音。

  宁风当然不是想不开。

  在坠落时候,他不住地手攀树枝,折断桑枝无数,最终落到老桑树体空洞旁,双手一扯,整个人固定在那里,探头向着树洞中望去。

  借着正午将至,明亮的阳光,宁风依稀能看到在树洞中有粗长的骸骨,直延伸到树洞最深的地方。

  “这是……”

  “蛇?蛟?!”

  宁风无法从骸骨中看出二者的区别来,反正就是一条至少有个百丈以上长度的长虫,就那么生生在老桑树体内化作了白骨。

  “原来升天是这么一回事。”

  宁风在看到这具骸骨时候便恍然过来。

  所谓“升天”,分明是这条长虫在打通了老桑树,几乎将它给掏空了的同时,也被卡在了里面,只有脑袋能勉强探出树洞。

  这下麻烦大了,如此庞大的身量,自然有其相对应的食量,在被卡住到最后死亡那段时间里,是长虫之饥饿可想而知。

  宁风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下,便还原出了升天的真相来。

  长虫近妖,能吸收月华,有小儿于有月之夜时候坐在树下,饥肠辘辘地长虫只能探出头来,口水那个流自是不用多提。

  它吸气,吸气,再吸气,想要把鲜嫩的小儿给吸上来,径直吸入口中。

  这,便是升天的真相。

  至于到了高处,又徐徐落下,现在长虫化骨,再没有人能知道它到底是力不能及呢,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大人无法“升天”更简单,毕竟体重相差太大了,长虫吸力再强,也没强到那个地步。

  一次爬树,解决了宁风心中疑问,同时解开“升天”之谜,宁风心满意足,再次松开了双手。

  这回是真的落下来了。

  一路上,宁风两手按抓,足尖连点,飘然落到了老桑树前的地面上。

  一上一下,短短时间里,他的jīng气神大不相同了,眉宇间不再是犹豫不决,代之的是眉飞sè舞,似有决断。

  “公子……”

  舒百灵极其狗腿地迎上去,作势欲扶。

  宁风一摆手,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自是为了之前这厮的怯懦,旋即与他一同回到原本位置上,坐下。

  “什么?”

  宁风刚把所见的东西及他的判断道出,舒百灵就惊叫出声,从蒲团上蹦了起来。

  “这么说……”

  舒百灵咽了一口唾沫,把长虫隔空吸孩童,状如升天的一幕从脑子里去掉,琢磨着道:“老桑树都落到这般田地,不是更能说明它支撑不住了,作祟惑人什么的,不是更说得通了吗?”

  他说得很有道理,这点宁风丝毫不否认。

  以狐妖胡月娘为例,她要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无缘大道,还会不会苦苦坚持,忍得辛苦?怎么可能?!

  “我已经大致知道真相是什么了?”

  宁风调匀呼吸,将之前的消耗略略弥补,忽然毫无征兆地站了起来。

  同一时间,太阳行到中天,放着最炽热的光,日上中天,正午时分。

  “老桑树,是你自己出来,还是要我请你出来?”

  宁风朗声而言,一轮红日,隐现宫殿,浮现在他脑后。

  “这是什么情况?”

  无论是舒百灵还是刘家人,亦或是整个刘家庄子庄民,尽皆错愕。

  因为——

  宁风说出那句威风凛凛话语时候,竟是背向老桑树,面向

  ——刘老庄主!

  PS:

  升天这个桥段,源自本物天下霸唱所讲的一个小故事,东流只是将其杂糅进咱的故事里面,特此声明。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 升天非升天,桑树不桑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