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属王八的

郝平安到底也是在绣城混了多年的老江湖,所有人际关系全部打开,再加上钱给的霸气。

当天凌晨,整个绣城热度最高的话题,就是郝平安超级高价收购药材的事情。

绣城这个地方,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藏龙卧虎。

次日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王枭和郝平安就买到了所有的药材。

两人都有些兴奋。

王枭兴奋的是终于买到了药材,郝平安兴奋的是好久没这么挺直腰杆说话了。花别人的钱,随便花的感觉就是好。

王枭他们租住的房间内。

贡嘎啦盯着面前的药材,看着手机视频。

“这些药材我的中善堂都有,你们居然花这么多钱买,真是太浪费了!你也是真有钱!”

“早知道我让人送来好了!我卖给你也行啊!”

“现在锦城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你还让人送出来!”

贡嘎啦撇了撇嘴。

“中医治疗时间长,见效慢,岁数小的没什么问题,应该能坚持住,但是岁数大的,就未必了,反之,如果她坚持住了,那她存活的希望也就大了。”

贡嘎啦拿起所有药材。

“我配药熬药的时候,都不要进来打扰我,听见了吗?”

“另外,把我要的那些白金虎部件儿平均分成几份儿,一个疗程用一份,剩下的保管好。该冷冻的冷冻,该冷藏的冷藏,千万别出问题!”

王枭点了点头,把目光看向了床边。

母亲和小黄玉两个人浑身上下扎满银针,但是两个人面sè明显都好转了不少,恢复不少血sè。

王枭看了眼把自己锁在卫生间内的贡嘎啦,眼前终于浮现了一丝希望。

李晓雅走到了王枭的身边,抓着王枭的手,面露担忧。

“乌木哥。”

王枭点了点头。

“放心吧,没事!”

赵涵夕从边上继续道。

“周墩子,二棒槌他们那些人怎么办?”

这两天太忙了,压根也没有时间管他们几个,王枭也是彻夜未眠,身心疲惫。

“律师怎么说?”

“现在整个绣城都在严打,他们闹出来这么大事情,肯定是要判,肯定是要关的。”

王枭又看了眼自己的母亲。

“我先去睡一觉,睡醒再说吧,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

绣城看守所,运动场。

所有的犯人都在放风。

鼻青脸肿满身伤痕的二棒槌与周墩子,蹲在角落偷偷抽烟。

该说不说,就二棒槌现如今这个模样,就算是让王枭遇见他,不仔细看,都认不出来。

至于为什么这样,那就是这几天打架打的,天天打。

周墩子是毫发无损的,因为这货一直自称战术指导。

此时此刻,周墩子又把目光看向了那边梁铁一行人。

别看二棒槌被揍得这么惨,但是那边的梁铁,比二棒槌还要惨,手指,胳膊都骨折了。、

但是梁铁身边的人却毫发无损!之所以这样的主要原因,也是周墩子的战术指导。

“棒槌,你听着,一会儿上去了,就奔着梁铁的左臂和左手打,他那不是骨折了吗,你就使劲招呼,别的都不用管,听见了吗?”

二棒槌点了点头,十分认真。

“知道了,墩子哥,我这就去!”

“加油,兄弟!”

“加油!”

二棒槌起身,奔着梁铁就过去了,周墩子赶忙抬头环视四周,冲着那边的牢头开口。

“看什么看,赶紧过来保护我!”

牢头儿赶忙冲了过来,带着几个人,围在周墩子身边,这几个也有点蒙。

“墩子哥,都已经这样了,棒槌哥还要上吗?”

“战士,必须要干!而且要干服!你们几个注意保护我。”

“就算是一条狗也没有这么用的啊!多少歇歇啊,他真的会被打死的!”

“那你是太不了解我好兄弟了!”

梁铁一行人正聊天呢,看着二棒槌单枪匹马又过来了。

这些日子,同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发生。

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语调都有些变音了。

“马上去给拦住那个疯子,快点!”

一群下属迅速冲向二棒槌。

二棒槌不管不顾,眯眯眼锁死了梁铁,扑向梁铁的这一刻,被梁铁的下属包围。

叫喊打骂声再次传出!

二棒槌一个人和对面七八个招呼,承受了所有物理攻击,依旧再狂奔。

梁铁也不管那么多,使劲才跑呢,跑着跑着,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抬头的这一刻,发现周墩子带着牢头几个人堵住了他的出路。

周墩子“嘿嘿”一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一击重拳直奔面门!

“哪儿跑!”

梁铁直接被掀翻在地,周墩子与牢头一行人奔着梁铁就开始招呼。

人群当中的周墩子才不管那么多,看准机会,对准梁铁的小臂,以及手腕,上去就是几下。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瞬间引来了梁铁所有下属的目光,他们迅速放弃二棒槌扑向梁铁。

梁铁极其痛苦地从人群中爬出,刚刚抬起头,满脸鲜血的二棒槌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二棒槌憨厚地笑了,脸上的鲜血,流进了他的嘴里。

梁铁整个人瞬间就绝望了,他知道,二棒槌属王八的,咬住了就不松手。

惨叫声再次席卷整个运动场。

周墩子这会儿早已经退出人群,他点着烟,在边上大声叫吼“指挥战斗。”嘴里面还在喃喃自语“这一次梁铁估计要在病房好好待一段时间了,我得仔细看看,下一个目标是谁。”

周墩子环视人群当中梁铁的这群下属,这是标准的打算各个击破。

不一会儿,就把目光看向了二棒槌。

二棒槌身边又围着四五个人了,但是二棒槌依旧骑在梁铁的身上,死都不松手的那种。

“妈的,我看谁下手最狠,下一个就是谁了!……”

——————

太阳缓缓落山。

王枭他们租住的房屋内。

小黄玉已经醒了过来,精神气sè比之前好了许多,她依旧活泼开朗,自己端起中药开喝。

贡嘎啦在一侧瞅着小黄玉。

“不苦吗?”

“不苦,早都习惯了,有什么苦的。”

“我贡嘎啦这辈子给这么多人看过病,熬过药,你是第一个从头到脚一口喝,眉头都不皱的,小丫头的承受能力可真好!”

小黄玉“嘿嘿”一笑,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确实是比以前喝过的都要苦,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苦!谢谢叔叔!”

女孩子本来就有社会先天优势,再加上小黄玉这种美女,还懂事,自然更讨人喜欢。

贡嘎啦难得地笑了起来。

“一个疗程二十七天,每天要喝五次药,每三天还要做一次针灸梳理。每次针灸需要躺五个小时不能动。这可是煎熬!”

“叔叔辛苦了。”

贡嘎啦给王枭的母亲把了把脉,随即看向了正在喂母亲喝药的王枭。

“该说不说,她的情况,比我预计的要好得多。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两成把握能变成四成。去根是不可能了,而且大概率还需要一辈子吃药,但是不会这么遭罪了。”

“大哥你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帅的人!”赵涵夕率先开口。

“对,没错!你简直就是华佗在世!又帅又有才!”李晓雅紧随其后。

“叔叔人品还好,绝对的人中龙凤!”小黄玉跟着接了一句。

这仨姑娘,是一个赛一个的好看。一个赛一个地漂亮。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姿sè。

被她们这么吹捧,一般是个男人也受不了。

更别提贡嘎啦这种,本来就很吃这一套,受这一套的人了。

他“咳咳”地咳嗽了两句,非常开心的伸手。

“放心吧,所有的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了!”

“拥抱一下!”

三个姑娘起身,挨个与贡嘎啦拥抱,贡嘎啦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王枭依旧还在给母亲喂药,他与李晓雅对视了一眼,知道这一切肯定都是她的小主意。

郝平安坐在一侧,目不转睛地盯着几个姑娘,也在不停傻笑。

给母亲喂完药,王枭坐在了郝平安的身边,拿出一张银行卡。

“平安大哥,相识一场,也是缘分,咱们两个从现在开始两清了。这张卡你拿着,里面的钱够你买房子买车,娶媳妇了。年龄不小了,也该成家了。”

看网友对 第804章 属王八的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