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七章 顾佰顺的态度

办公室内。

“您是领导,您说的算。”余明远面无表情地看着黎明笙:“我没什么意见,我先走了。”

“远哥!”苏天御立马起身,想要劝阻两句。

“没事。”余明远笑着摆了摆手,径直离开了房间。

室内,苏天御叹息一声看向了老黎。

短暂的安静过后,老黎缓缓起身,略有些疲惫地走到窗口说道:“同济会给了我很多支持,但我同样也给了你们很好的发育平台,我们的关系是如此亲密,但安泽城落地龙城后,却始终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也没有任何态度。”

苏天御沉默。

老黎扭头看向苏天御:“如此紧要的关头,不表态,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了,对吗?”

“对。”苏天御毫不犹豫地点头。

“明远的个人情绪,我是能理解的,但我觉得他搞顾佰顺的时间节点,再配合上安泽城的态度,不像是巧合。”老黎话语简洁:“你去谈,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关系的远近究竟是由顾佰顺这个人决定,还是由其它因素决定。”

老黎的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以他的政治智慧,也不会真的感觉不到安泽城的态度,所以他认为余明远今天的表现,不光是因为个人仇恨。

苏天御沉默半晌:“好,我去跟远哥谈。”

“去吧。”黎明笙摆了摆手。

苏天御转身走到门口,回头看着面容憔悴,两鬓斑白的黎明笙,话语简洁地说道:“老师,我永远理解你的难处,永远。”

这一句话,让久经沙场的黎明笙,竟然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在以往的日子里,苏天御从来没有用老师称呼过黎明笙,他一直都是喊领导的。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苏天御喊出这俩字不是跪舔,而是一种非常暖心的态度。

黎明笙稍稍怔了一下,咧嘴笑着回道:“呵呵,你小子也不容易。”

“我走了。”苏天御推门离去。

……

十分钟后。

顾佰顺出现在了老黎的办公室内,衣裤上还有牛峰受伤时迸溅的血迹。

“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动作,你胆子挺大啊。”黎明笙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上来了,我就不敢动你了?”

“没有。”顾佰顺坦诚地回道:“我就是想活而已。”

黎明笙缓缓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看着顾佰顺:“你是想活啊,还是想借势而起啊?”

顾佰顺稍稍沉默了一下,弯腰坐在黎明笙对面,声音沉稳地说道:“领导,我想活都费劲,还有精力去考虑借势而起的事儿吗?”

黎明笙沉默。

“魏哥为什么会帮我?那是因为我把埋自己的坑都挖好了,给他看了,他可怜我,念在和我爸的师徒情谊上,才决定保我一命。”顾佰顺语气充满无奈和无助地说道:“杀章明,除了自断一臂,还有没有第二种方案呢?肯定有啊,我可以在码工协会内狙了他啊!我不用挨两枪的,领导!但他要死在了大会现场,谭恒强在外面的两个团,分分钟就会冲进来,拿这事做文章。码工协会一千六百名会员,以及长老会和各区分会长,都不会服这个结果的。因为我们是通过杀人抢的会长位子,不管是我还是魏哥,上台之后都没有公信力的,码工协会也会分散,站我们的有一波人,站谭恒强的也绝对不在少数!”

黎明笙点燃香烟,静静听着顾佰顺的话。

“我知道您的难处,所以我想把事情干到最好。哪怕就是真的把我这只胳膊,给彻底打断了,那我也认了。因为我想活着,我想让您在关键时刻,能够看我一眼,想起我做的这些,可以保我一命,就这么简单。”顾佰顺声音略有些颤抖:“我想活着都如此艰难,我还考虑什么乘风而起啊?我顾佰顺干得再好,在您心里能不能顶得上余明远,苏天御说一句话?!不能吧?”

黎明笙瞧着他:“你脑子很清楚。”

“领导,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顾佰顺沉默半晌,叹息着回道:“对于我个人来讲,父亲没了……我心里肯定过不去,但搞死了余锦荣,我身为儿子,把该做的都做了。我也不觉得自己干的有什么问题,事情重演一百回,我还是得这么做。但干完就干完了,一命换一命,谁也不欠谁的。”

“你想跟我说,你能放下?”黎明笙问。

“我不放下又能怎么办呢?我是有能力把苏天御也弄死,还是有能力杀了余明远,再搞死当晚参与杀害我父亲的二十多个枪手?”顾佰顺非常真实地说道:“龙城有您在,我永远谈不上什么乘势而起。说句大不敬的话,如果您不在了,那余明远,苏天御还用得着我去办他们吗?”

黎明笙深吸了一口香烟。

“这就是我的态度,领导。”顾佰顺回。

“码工协会,我要放四个人。”黎明笙没再多说,只用不可拒绝的口吻回道:“一个抓财务,一个抓人事,一个抓组织统筹,一个抓政府对接,有问题吗?”

“没有。”顾佰顺回。

黎明笙伸手指着他:“解这事的钥匙不在我这儿,也不苏天御那儿!未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我明白!”顾佰顺咬牙回道。

“就这样,你去吧。”黎明笙摆了摆手。

顾佰顺起身,冲着黎明笙鞠了一躬:“谢谢您,领导!”

黎明笙没有回应,顾佰顺转身离去。

……

市区。

苏天御坐在车内,拨通了余明远的电话:“喂?远哥,出来聊聊啊!”

“……算了吧,让我安静安静,缓一缓。”余明远叹息着拒绝道。

“那你什么意思呢,和我一刀两断了?”苏天御问。

“我说了,我只是想静一静!”

“你在哪儿?”苏天御问。

“我在协会。”

“等着我,我找你去。”苏天御不容置疑地回了一句,直接挂断电话,冲着侯国玉吩咐道:“回协会。”

……

区外。

安泽城背手走在军部小院内,扭头冲着参谋长问道:“结束了?”

“基本结束了。票选结果已经出来了,顾佰顺当选,谭恒强没有第一时间派部队搞武装冲突,这说明他是要妥协的。”参谋长回。

安泽城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状态:“快拿我电话,我给老谭打一个!” 

看网友对 第六五七章 顾佰顺的态度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