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零章 佰顺出山,自此登上群雄舞台

泰达会议大厅后院。

章明快步急行,拿着电话冲谭明朝说道:“对,我们准备撤了!”

谭明朝怔了一下:“那边在投票,你撤了干什么啊?”

“对面要动我了,我不撤很可能被干。”章明言语急迫的回道:“会场内的票已经马上投完了,结果不会有变化了!我留在这儿也没什么用了!”

“谁跟你说对面要动你了?”谭明朝问。

“我让你的人和杨冬的人都去二楼看了, 郭正刀带了五个人,整了两把狙瞄我。”章明脸sèyīn沉的回道:“我不走,他们是真有可能动手的!如果投票结果是对老黎方有利的,会议结束,他们百分百会动我!不然我总在暗中遥控,会给他们带来多少麻烦啊?肯定斩草除根啊!”

谭明朝沉默。

“我在这真的没啥用了,现场一千六百多号人,票仓就在主袭台上,谁也没办法做手脚了。”章明立马说出了自己的思路:“我撤了,让咱们的人盯着投票结果就完了!如果票数对咱们不利,你的人直接进场,搅黄这次公投,咱目的就达到了。”

“行吧,那你回城防厅吧,我马上过去。”谭明朝轻声问道:“你那边统计出票数了吗?”

“目前我们稳定有五百票左右!”章明回:“剩下的还在统计。”

“好,一会见面说吧。”谭明朝挂断手机,抬头看着副驾驶的军官说道:“不在这盯着了,回城防厅吧。”

“章明跑了?”

“是,他害怕了。”谭明朝思考一下:“走了也好,他在现场确实没啥作用了。不过老黎真的打算强干嘛?他就不怕,驻军这边急眼,直接拿枪管子和他对话?”

“我也看不懂。”副驾驶的军官摇头。

……

会议大厅后院。

章明快步走向自己汽车之时,突然被鬼子五拽了一下:“来的时候坐这辆车,走的时候还坐这辆啊,会长?”

章明回头看向他:“对,踏马的,换一辆!”

“来我这辆!”鬼子五立马在前面开路。

后侧的人群中,杨冬突然停下脚步,扫了章明一眼后,冲着自己的兄弟说道:“等他们走了,咱们再走!”

“啊?”兄弟一时间没懂杨冬的意思。

“是不是傻,有人都瞄他了,你还跟他一块走干鸡毛!”杨冬非常贼的说道:“去把车开到侧门,我们单独走!”

“大哥,你真睿智!”

“艹,现在这命啊,都不是自己的命了!”杨冬故意放缓了脚步,看着章明上了汽车。

三十秒后,五六台车冲出了会议中心后院,直奔不远处的城防厅赶去。

车上,章明用单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停的催促着鬼子五:“你再问问,那边有动静吗?魏相佐,郭正刀他们还在会场吗!”

“我问呢,我问呢!”鬼子五拿着电话不停的操作着。

车队继续向前开,转过了一个街角,距离城防厅就已经不足两公里了。

鬼子五抬起头,龇牙拿着手机喊道:“兄弟,别走大路,从前面的那个岔路口穿过去,这样近一点!”

“好!”司机点头。

鬼子五说完立马拿着手机递给了章明:“魏相佐可能懵逼了,让人去我们刚才的休息室了,但发现我们已经走了,呵呵……!”

章明单手捂着胸口,强笑着回道:“辛苦了,五子!”

“没事儿,您对我不薄!呵呵!”鬼子五笑着安慰道:“放心吧,咱们出来了就没事了,周边有驻军的人,没人敢动的。”

“嗯!”章明心神不宁的敷衍了一声。

“翁!”

车队快速行驶,向左侧小街道转弯。

这条街道是那种很窄的三类小街道,周边全是房龄十几年的住宅楼,到处透着拥挤和破旧。

章明单手摆弄着手机,正准备问问现场票情况之时,道路中段左侧的一处三楼窗户,突然被推开。

“吱嘎嘎!”

机械转动的声音泛起,一名蒙着脸的男子,低声冲着对将耳麦说道:“落位!”

“咣当,咣当!”

话音刚落,道路右侧的楼房中,也有数个窗户被推开!

同一时间,小街道正前方,住了不到十天院的顾佰顺,捋着路边而行。

他步伐沉稳,腰板笔直,左臂缠着纱布吊在胸口处,冲着对将耳麦说道:“开火!!码工协会改朝换代了!”

对面,车队极速行驶,眨眼间也已经到了街道中段!!

左侧三楼上,那名壮汉转动9管转管机枪,钢制底座泛起了吱嘎吱嘎的酸牙声!!

枪口横拉,缓缓对准了街道!!

壮汉双手按动电子扳机,呼吸间就冲着街道正中央楼起了火!!!

“哒哒哒……!!”

转管机枪喷着火舌,开始暴力扫射,枪声传遍附近两三条街道,黄橙橙的弹壳迸溅在壮汉胸口部,全部被插着的铁板挡了出去!!

开火的一瞬间,行驶在车队最前方的两台越野,瞬间就打成了筛子,车内的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就被射成了肉泥!!

顾佰顺迈步走到街道中央,摆手吼道:“上!!”

“咣当,咣当……!”

四五个楼栋子内,冲出来二十多名男子,持枪就冲向了车队!

“哒哒……!”

机枪和对面全力开火的自動步,还在疯狂咆哮,从上至下的猛扫下面的车辆棚顶,打的汽车火星子四溅,失控的撞向道路两侧!

十秒,不到十秒的功夫,对方四五台车全部被打的停滞在了街道上,只有章明的车没有遭受到袭击,但也被堵在了道路中央无法前行。

蒙着脸的一拥而上,枪口对准章明的车辆狂汗:“不废话!!缴枪不杀!!”

“下车!!”

喊声澎湃响起,车内的司机慌了神,脸sè煞白的扫了一眼四周,二话没说推门就冲了下去!

车内,章明已经彻底懵了,抓着鬼子五的手臂吼道;“开车……后……后,后退!”

就在这时,顾佰顺迈步走到了汽车旁边,探头看向车内,伸手拽下了脸上的三角巾:“给我把枪!”

一把雷明顿喷子放在了顾佰顺的手里,他单手持枪,用枪口顶住了章明的脑袋:“不用等谭明朝了!他听到枪声赶到这儿,至少得五分钟!”

“你……你怎么……!”

顾佰顺用枪盯着章明的脑袋:“我敢用自己一条胳膊,调你出来!把人送到你身边,你敢吗?!”

章明怔了一下,猛然看向了鬼子五。

“不用看,他是我的人,于正的七百万我给他了!他在你们这边拿的钱,也归他自己。”顾佰顺用枪戳了戳章明的脑袋:“我拿命做局套你,你怎么赢我啊?!”

“咕咚!”章明咽了口唾沫。

“我可以不露面,但我露面就是要告诉你!!”顾佰顺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妈死了之后!!你们从我家里讹走的那些东西,我会一次性全拿回来!!”

“为……为什么不在会场里动手?!”章明满眼不解:“不可能……你……!”

顾佰顺缓缓靠向前侧:“老黎不想让码工协会在沾血,更不想因为你大会被搅黄!所以,我得让你死在场外!!让谭明朝看着你在他的保护中升天!!明白吗?!”

章明怔住。

“嘭!!”

顾佰顺一枪打碎了对方的脑袋,转身吩咐道:“现场不要动,让谭长官过来验一下!”

“散!”旁边的壮汉摆手冲着楼上喊道。

与此同时。

一艘渔船迅速从公海返回! 

看网友对 第六五零章 佰顺出山,自此登上群雄舞台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