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仙皇也来薅羊毛?

……

不过,转念一想,赵廷坚就又释然了。

无论这些战功她是如何得到的,她的战功点都是实实在在,容不得作假。毕竟人族已经和域外妖魔交战了太久太久,战功体系早已经成熟,根本没有漏洞可以钻。

这,这是捡到了一个宝啊~

赵廷坚感觉自己就像被一件仙器凭空砸中,爽得不要不要的~

“你叫王璎璇,是吧?”

赵廷坚老元帅慈眉善目的看着王璎璇,越看越觉得顺眼。

这丫头一看就透着股机灵劲儿,是个人才,好好培养,将来说不定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他笑眯眯地道:“说真的,你要跟着我干没问题,就是得从战营营长干起。”

“一个战营?就那几百号人,能顶什么用?”王璎璇把头摇成个波浪鼓,“不干不干,起码得从一个战团团长干起。”

“战团团长?”赵廷坚吹了吹胡子,“我们战团正副团长,可都是神通境修士,就凭你这么点大的小丫头可服不了众。”

虽然玄武修士的外貌普遍比较年轻,很难判断出实际年纪。但作为一个活了三千多年的老家伙,他看得多了,自然能大概推断出来,这丫头的实际年龄绝对不超过两百岁,修为也就紫府境初期,距离神通境还远得很。

这种仙朝镇守的重要防区,但凡正规军都是灵台境起步。这样的规格,放到东乾那种小地方,每一支战团都堪称精锐部队。

赵廷坚驻守的东线防区,那是一整个集团军,共计拥有十支战团,满编人数将近六万人,可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但即便如此,他的东线防区也守得很吃力。

“我要是已经神通境了,何必非要跟着你干?”王璎璇白了他一眼,晃了晃手里的战功牌,“凭我立下的战功,到哪里不被人抢啊?”

“这个……本元帅冒昧的问一句,你这战功……?”赵廷坚终于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这战功点数委实有点离谱。

他着实想象不出,这小小姑娘是怎么办到的?

“你问这个啊,那本姑娘就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提起这茬,王璎璇可就不困了。

她当即便兴致勃勃地夸耀起自己的战功来,尤其是说到对yīn姹魔神狂喷一通时,她更是眉飞sè舞,振奋至极。

赵廷坚和亲卫姜清文听得是面面相觑。

“小姑娘,原来是你用了计,将魔族原来准备用来设伏的三堡援军,引回东线防区的?”赵廷坚的表情有些异样。

“对啊,元帅老爷爷。”王璎璇眨着无辜的眼睛。

赵廷坚脸颊抽搐不已,眼神愈发诡异:“那你知不知道,我就是东线防区的元帅?”

“知道啊~”王璎璇笑着吹起了彩虹屁,“我在基地训练营中,就听人说了,东线防区的总指挥赵老元帅非常厉害,尤其是对危险的嗅觉极为灵敏,十分擅长望风而逃战术。我相信您一定没问题的。”

“本元帅可真是谢谢你的信任啊~”听着这话,赵廷坚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黑着脸指着王璎璇,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给本元帅滚,滚越远越好!”

“明明是你自己说让我跟着你混的。还说只要战功点足够,连元帅都能让给我。您堂堂元帅怎么还说话不算数呢?”王璎璇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瞬间没了,眼神也变得幽怨起来,“战团团长不行,副团长总行了吧?”

“我抽死你这黑心丫头!”

赵廷坚环顾四周,随手找了根棍子,挥舞着就要去打王璎璇。

王璎璇身形一闪就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惨叫道:“猥琐逃跑王打人啦,臭不要脸的赵老元帅杀人灭口啦~~”

两人一追一逃,顿时搞得副指挥部里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元帅,王璎璇……”姜清文看着这副场面,一脸无语。

想当初,他也是堂堂一品姜氏出身,结果被赵廷坚忽悠成为了亲卫……对于自家老大的性格,他可真是一言难尽。

可这王璎璇却更让他眼皮子直跳。

这般人物,倘若真要是加入了仙三号东线防区,将来东线防区怕是少不了鸡飞狗跳了。

“够了!”

副指挥部内,绥云公主听了半天,终于再也受不了了,隔着门叱喝道:“赵元帅,您多大个人了?还和小辈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我的公主殿下啊~”赵廷坚闻言就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丢掉手里的棍子就一头冲进了副指挥部,哭天抢地地卖起了惨,“您可要为老臣做主啊,老臣这一次被那丫头坑得好惨,差点就回不来了……我也不要求别的,只要分那丫头一半,不,三成的战功点。”

“臭不要脸的老家伙!”王璎璇也冲了进去,“本小姐辛苦赚来的战功点,凭啥要分你啊?”

“没我顶住压力,引走三堡援军,你能立功吗?”

“哼!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王璎璇气呼呼地指着赵老元帅,“三堡援军赶回去的时候你早就已经望风而逃,龟缩防守,听说你临走之前还捞了一笔大的。我没让你把你的战利品分我一半就不错了。”

“本元帅凭自己本事抢的战利品,凭啥要分你?”

一老一少居然就这么在副指挥部里互相狂喷了起来,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绥云公主顿时头大无比。

这麾下奇葩越来越多,着实有些吃不消~

……

于此同时。

yīn姹魔神宫。

主殿。

作为魔神宫的核心,主殿不仅仅是魔神接见下属的地方,同时也是魔神宫中最为奢华,最为巍峨的地方。

主殿内,高耸的立柱表面缠绕着玄奥的魔纹,散发出的气息诡秘而森然。弧形的穹顶上,镶嵌的宝珠正散发着光芒,将空旷的主殿内映照得一片光彩斑斓。

主殿中的一切,看起来都与往日没什么区别。

然而此刻,主殿内的氛围,却压抑到让魔窒息。

高高的神座上,yīn姹魔神正冷着脸,表情yīn沉地盯着台阶下的一众魔王。

此刻的她一改往日的慵懒和从容,整个都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可怕魔威,身周更是魔气涌动,仿佛随时欲择魔而噬。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红石魔王、断角魔王、暗冥魔王,你们三个不是回防了吗?竟然没能趁势拿下赵廷坚,简直是无能至极!”

它语调森冷,声音中带着压抑到极致的怒火。

如果声音能杀人,此刻神座下的这些魔王绝对已经死千百遍。

三大魔王撤防回援,虽然是中王璎璇的计谋,可如果三位魔王能加把劲,吃掉赵廷坚主力,再猛推一波拿下人族的东线防区,就能造成一换一的局面,哪里会有如今之被动局面?

看着台阶下的这堆废物属下,yīn姹魔王是越看越气,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们算了。

凭什么人类那边又是绥云,又是王璎璇,天才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它自己这边却连一个能挑大梁的人才都没有?

“回禀魔神陛下。”红石等三位魔王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连头都不敢抬,只得趴在地上苦哈哈地解释,“您又不是不知道赵廷坚有多狡猾?我们刚率部回防,还在半路上呢,赵廷坚那老家伙就远远觉察到了,干脆利落地撤了军。等我们赶回堡内,才发现红石魔王堡附近的领地都被他蹂躏了一遍。”

“我等三部也是凑足了精锐前去攻打赵廷坚。可他一直龟缩防线不出,短时间内我们根本拿他无可奈何。”

它们三个一副自己已经尽力了的无可奈何模样,心中却是腹诽不已。

让我们倾巢而出的是你,让我们回防的也是你,我们充其量也就是走得慢了一点,没能截住赵廷坚那老家伙而已,又不是什么天大的过错。

若非魔神大人你中了人族奸计,又何至于此?

得亏yīn姹魔神不知道它们三个在想什么,否则非得被气炸不可。

骂完它们三个之后,yīn姹魔神又瞅向了其他几个魔王,怒声道:“天妖魔王、羽修魔王、邪雷魔王,本魔神早就责令你们三个进入备战状态,随时准备接应贪食魔王等几位魔王。为何在危机关头,却是迟迟不见你们的援兵?!若是援兵能及时赶到,贪食等三座魔王堡又岂会沦陷?!”

这几个魔王堡,都是在贪食魔王堡的另一面,更接近魔族腹地的方向。如果它们这一次在接到命令后能够急行军救援,人族岂能如此轻易得逞?再不济,也能及时驱除人族修士,收复贪食魔王堡,不至于到如今这般,彻底陷入被动。

“魔神陛下,属下等接到您的军令后,已经展开了救援行动,只是万万没想到人族竟然如此迅速……”天妖魔王等三大魔王也是齐齐喊冤,仿佛真的有天大的委屈,“都怪那贪生怕死的黑翼魔王!如果它不临阵脱逃,能和巨力一起再坚持坚持,我们就能救援成功了。”

“呵呵~”

yīn姹魔神冷笑了一声。

它还能不知道这几个魔王是怎么回事吗?它们三个地盘接近,相互间为了抢地盘摩擦可不少,关系本来就不怎么样。

这一次,它们三个明摆着就是不想当出头鸟,故意拖延,想让其他魔王先和人族杠上,它们就可以捡便宜立大功,只是没想到玩脱了。等它们磨磨唧唧地赶至贪食魔王堡时,那地方早已经彻底被绥云公主占领。

所有魔王堡和战略堡垒,都是修缮在兵家必争,易守难攻之地,绥云公主部一旦占据堡垒形成守势,又有人族源源不断的后续支援,再想重新打下来可就难了。

yīn姹魔神怒极,简直恨不得把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家伙们全部干掉!

可这就是魔族的秉性,一个个都自私自利得很,哪怕在同一个魔神麾下,也是各怀心思,根本不可能紧密团结,只是比一盘散沙略好一些而已。

各魔神之间,更是彼此尔虞我诈,互扯后腿的事情层出不穷。

yīn姹魔神如今已经损失了两位魔王,实力大损,若是真的再杀手下魔王,对自己不仅没有半点好处,反而容易引起其他魔神的觊觎。

甚至于,若是yīn姹魔神太过严苛麾下魔王,保不齐它们就会暗中投靠其它魔神,反而对她yīn姹大为不利。

无奈之下,它只得狠狠痛骂了它们一顿,把手下魔王挨个敲打了一遍,剥夺了它们一部分财富作为惩罚,这才放过了它们。

等所有魔王全部离开,yīn姹魔神心中翻滚的怒意才终于稍稍缓解了几分。

然而,那一口郁气,终究还是积压在了它心头,始终无法消解。

在它看来,之所以会形成如此恶劣局面,就是因为如今魔族缺乏一位强有力的魔主。

只有一位强大无比,英明神武的魔主,才能镇压住各路魔神,将魔族散乱的力量凝聚成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陷入无穷无尽的内耗之中。

所以,迎回魔主,势在必行!

“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我们yīn姹魔神殿一脉暂时收缩防御,进入修生养息期。”yīn姹魔神冰冷的竖瞳微微收缩,眸底有精光闪过。

虽然这一仗打得非常糟糕,但终究还没有彻底失败,起码,已经成功地被营救了回去,算是初步打入了人族内部。

有她在,计划就不算是失败。

如今吃了这一点点亏算什么?只要能迎回魔主,所有的损失终究会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

差不多同一时间。

大乾长宁王氏。

潜龙小筑中,王守哲与帝子安正互相大眼瞪着小眼。

这一次,帝子安连王室昭都没有带来,而是留他在归龙城主持大局。

“臣有个建议。”王守哲给他斟茶道。

“守哲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帝子安一副和眉善目的模样,“你我君臣二人关系非同寻常,你有任何想法,本帝子无不应允。”

“我看殿下三天两头跑我王氏,不如索性迁都长宁,也省得殿下来回奔波。”王守哲明嘲暗讽地说道,“如此,便可以时时刻刻薅我王氏羊毛了。”

“守哲啊守哲,你我君臣二人的关系,已经生疏到如此地步了吗?”帝子安满脸无辜,“我就不能是因为对守哲你甚是想念,才特地来探望探望你吗?”

“殿下向来无利不起早。说罢,这一次又要我为国家作何贡献?”王守哲没好气道,“莫要扭扭捏捏,如实招来。”

“我就是听说你搬回来一个,正准备建设成一方圣地呢~”帝子安喝了口茶,嘿嘿笑道,“我要求也不高,能不能让我们大乾朝廷也参一股?一成,只要一成就够。”

“你这是为吴氏要参股,还是为朝廷要的?”王守哲好整以暇地问道。

“自然是为了朝廷。”帝子安无奈地道,“咱们大乾朝廷不是在追赶仙朝步伐嘛,按理说在未来,一郡郡守都得由神通境担任,可现在咱们大乾的神通境要么是亲王,要么是军队元帅,要不然就是凌云圣地的真人,世家的老祖,没有专门给县守、郡守晋升之通道啊~”

“也罢,只要朝廷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就给朝廷匀一成。”王守哲叹了口气说道,“一切都按照合约与条例来,并要在仙朝公证。”

“守哲啊,你我关系……”帝子安一脸委屈。

“可别。你我关系好归好,可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更别提你我还不是亲兄弟。”王守哲说道,“契约才是长治久安的根本。等哪一天咱们两个都不在了,有这一纸契约,吴氏和王氏的子子孙孙们才能和睦相处,王氏和朝廷之间也能一直和和睦睦。”

“守哲之远见,让我佩服。”帝子安装模作样的行礼。

两人正说着话时。

一名家将前来禀报:“家主,富贵公子请您去一趟,说是有要事。”

闲人居,自然是王富贵自己的宅院。

“哟~富贵那小子牌面也忒大了。”帝子安佯装生气,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两家老祖都在这里,他不来拜见也就算了,居然還敢派人過来傳唤,他可真是长能耐了~”

“行了,殿下,您别一逮着机会就摆长辈架子。我们家富贵自来克己守礼,定是有事纠缠脱不开身才出此下策。”王守哲倒是无所谓,说罢便站起身,潇洒地架起遁光向富贵闲人居飞去。

“等等我,一起去。”

帝子安也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腾空而起跟了过去,准备看看热闹。

很快,两人便落到了的门口。

院门口早有小厮在等着。一见两人过来,他便立刻迎了上来,一一行礼拜见,而后便领着两人朝着院内走去。

一面走,他口中还不住地替王富贵道着歉:“家主,事出突然,我家少爷也是没有办法,才派人过去请您的,并非存心怠慢。”

说话间,他们便已经到了院内的凉亭边。

却见王富贵就在那凉亭内,却不是坐着,而是恭敬地站在那,朝着一面晶石屏幕连連作揖:“是是是,陛下说得对,富贵一定铭记于心。”

而那面晶石屏幕,此刻正被王璃仙的一株分身架着,很显然是在帮忙实现视频通话。

王守哲与帝子安都是心思机敏之人,见状互相望了一眼,心中顿即了然。

能让富贵如此表现的,除了仙朝的那位仙皇陛下,还能有谁?

帝子安精神大振,急忙屁颠屁颠地凑了过去,朝着那晶石屏幕躬身一揖:“东乾帝子吴明远,拜见仙皇陛下。”

王守哲看在眼里,心中忍不住感慨万千。

贫穷真是把杀猪刀啊,看看,都把当年英姿勃发的吴明远磋磨成什么样了?

在心中叹息了一回,他也是整了整衣服,缓步走上前去,对着晶石屏幕中身着朝服,气质雍容的仙皇恭敬行礼:“守哲见过仙皇陛下。”

“你就是王守哲?”仙皇直接忽略掉了帝子安,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了一眼王守哲,“守哲家主还真是如传闻中一样,丰姿玉骨,气度非凡,难怪能为人族培养出那么多优秀的人才。”

嗯?

王守哲心中一动,总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耳熟。

他仔细一琢磨,忽然回过味来。

最近帝子安每次来王氏,不也是这样,先拍一阵马屁吗?仙皇陛下也就是措辞更加文雅了一点,态度稍微含蓄矜持了一点,其实本质没多大区别。

莫非,仙皇终于也忍不住,要来薅他羊毛了?

……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仙皇也来薅羊毛?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