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五章 钓鱼

桂孟军在龙城只停留了两天,就与同济会的人秘密赶往了卡萨罗,准备见一下赵巍虎。

其实来之前桂孟军心里就清楚,老黎是绝对不会现在就答应他的请求的,不过关系在于走动,很多事情也要铺垫,所以他不是很在乎结果,只在乎这个过程。

桂孟军亲自来了这边,加深了和黎明笙团队之间的关系,也表明了自己未来想要的合作方向,目的基本达成。

……

实事求是的讲,与老黎这样的人接触,其实是很累人的,由于他们身份的特殊性,很多话不能明说,交流里也充满试探和含蓄,所以一场饭局下来,有的只是疲惫。

不过和赵巍虎这样的人接触,那就比较爽了,后者一身草莽气,在加上位置相对比较自由,除了人珉军政F外谁的脸sè也不用看,说话直接简单,1就是1,2就是2,痛快的很。

近期反叛军节节败退,尺军这边也很消停。桂孟军,余明远,苏天御等人来的时候,赵巍虎的个人时间也比较多,所以双方接触的能稍微频繁一点。

尺军驻防区的一处自然湖旁边,众人坐在岸边钓着鱼,气氛相当欢乐。

“啥时候结婚啊?大哥?!”苏天御拿着鱼竿,冲着余明远问道:“你这都订婚一年多了,咋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你也不是不知道,去年晓柔去一区进修了一年,这四月份才回来。”余明远喝了口水说道:“快了,她在操办新房呢,估计不是这个月,就下个月。”

“卧槽,你要搬出去住了?”男女都喜欢的大白,听到这话有点失落。

余明远笑了笑:“也不一定,我和她都很忙的,她在部队,要长期居住在区外,我搞协会,也没工夫两地跑,所以可能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咱们老窝住的多一点。”

“结婚就分居啊?”大白斜眼看着余明远:“哎,你跟兄弟们说句实话,你对温晓柔……!”

这话估计也就大白敢问,而且还问的这么直接。

余明远明白大白的意思,稍稍停顿了一下回道:“我和你不一样,你是见一个爱一个,精力旺盛:但我是慢热类型的,刚开始对晓柔确实没啥感觉,可现在相处长了,我是喜欢她的,挺爱她的。”

“那就行,婚姻毕竟不是打扑克,双方得劲了就行。”大白像个老教授一样评价道:“一辈子的事要慎重,就像我对娃娃,我真的很想要用毕生精力去爱她……!”

“滚!”

“那恭喜了!”周同辉拍了拍余明远的肩膀:“到时候我给你当伴郎。”

“拉倒吧,你和大白这俩人,我是一个都不会用的,太脏了。”余明远摆手:“不是很吉利!”

周同辉也没有犟嘴:“我洗洗呢?!”

“哈哈!”

一群兄弟放声大笑。

不远处的岸边,桂孟军和赵巍虎并肩而坐,周边没有其他人。

赵巍虎左手夹着烟,右手握着鱼竿,轻声问道:“桂总,这里没外人,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就行。”

“呵呵。”桂孟军咧嘴一笑,缓缓回道:“其实事情也简单,就是投资的问题。”

“你说。”

“赵司令,人珉军最近势如破竹,已经有要把反叛军摁死的苗头。”桂孟军轻声说道;“对于商人来讲,这里的机会就变多了,我的想法是,如果你能和上面谈一下,咱们之间能有个更深的经济合作,那不是挺好的吗?”

“怎么个更深法?”赵巍虎问。

“基建投资,矿业开发,资源贸易。”桂孟军扭头瞧向对方:“这事得人珉军政F点头,给我们相对稳定的环境,和部分特权,我们就能把钱带来。”

赵巍虎皱眉思考半晌:“人珉军这边有啥好处呢?”

“军备这边,我们会加大货量输出,价格也会低一点,甚至可以提供一些技术上的支持。”桂孟军停顿了一下,笑着说道:“这么说把,你想建军用机场,我们都能找人干。”

赵巍虎缓缓点头:“那我这边有啥好处呢?”

“说的就是你这边。”桂孟军双眼瞧着他:“如果没有你,我们或许……不太会这么跟人珉军接触。”

“哈哈!”赵巍虎大笑:“我有这么重要吗?”

“很重要。”桂孟军点头。

“只要你愿意,钱,军备,我都可以给你支持啊。”桂孟军补充了一句。

赵巍虎瞧着他:“让我改旗易帜啊?”

“不不,没那么早,也没那么急。”

“……我的底线是,可以合作,但不接受谁的收编。”赵巍虎非常直接的回道:“扛枪吃饭,无非是让兄弟们过的好点,不受人欺负,不受人管着,也不会因为一个什么样的命令,就集体自杀式的冲锋。”

桂孟军瞧着他点头:“能理解。但我的意思没有那么深。”

“咱们就谈利,你想和官军搭上桥,那OK,我可以从中间介绍。”赵巍虎停顿一下说道:“除了大区资源外的收入,其它贸易,我抽一成水,养活部队,你觉得怎么样?”

“有点多吧?!”

“我防区内有个华人生活镇,我想坐起来它,但没有钱。”赵巍虎扭头说道:“这是底线了,等于给你打了个五折,换别人我要两成的。”

“哈哈!”桂孟军咧嘴一笑:“行吧,我同意。”

“你能拍板?”

“我的生意,我当然能拍板了。”桂孟军非常爽快:“那就这么定?”

“好,这两天,我带你接触一下官军副司令。”赵巍虎起身说道:“话我会说,但具体细节你们来谈。”

“不钓了?”

“不钓了,鱼太难咬勾了!”

“哈哈!”

……

卡萨罗周边的某军事防区内,大批士兵正在收敛着军备,似乎准备大规模迁移。

与此同时。

顾佰顺坐在矿区内,右手拿着电话,轻声问道:“您吩咐,会长!”

“有空你来一区一趟。”景言停顿一下,笑着说道:“我想见见你!”

顾佰顺眨了眨眼睛:“好哇!” 

看网友对 第五六五章 钓鱼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