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八章 哥,我委屈啊!

会议室内。

苗子疆看着血渍呼啦的弟弟,又瞧了一眼将枪放在桌面上的张桃桃,足足沉默了三四秒后,才面无表情的说道:“把他送医院去!”

地面上,苗子维额头青筋暴起,强忍着疼痛冲着大哥说道:“她……她在撒谎,苏天南就是她带到岛上的!给我五天时间,我拿着苏天南的口供来见你!”

兄弟二人对话谁都插不上嘴,包括股东会的贺总,也是表情平静的站在一旁,没有任何态度。

“聋子啊?!我让你们把他送医院去!”苗子疆愤怒的冲着安保人员吼了一声。

话音落,数人立马上前搀扶起了苗子维。

“大哥,她……!”苗子维还要说话,但却直接被安保人员搀扶着带走。

苗子疆扭头看向张桃桃等人,话语简洁的说道:“公司会成立调查小组,你们把各自手里掌握的证据都交给他们,最终结果让上层军情单位来判断,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就这样,散了吧!”

说完,苗子疆没有和张桃桃产生任何交流,迈步就要走。

“你们干你们的活。”张桃桃冲着评估公司的人吩咐了一句,也迈步离开了大会议室。

一整天,张桃桃找的评估公司都在保龙集团总部进行资产估算,摆出一副要替张总彻底把帐算明白的姿态。

……

白日无话。

晚上七点多钟,某医院内,苗子疆背手走向了特护病房,后面跟着的一名男子,轻声叙述道:“伤的不轻,可能要留下残疾。”

“……跛了?”苗子疆扭头问。

男子停顿一下,没敢正面回应,只点了点头。

张桃桃打苗子维那一枪,是没有任何留手的,子弹崩在膝盖里,骨头都打碎了。

苗子疆没有吭声,只加快了步伐,推门进了特护病房,其它人站在门口关上了门,没有跟进去。

病房内,浓郁的酒精味铺面而来,苗子维面sè苍白的躺在床上,见到大哥进来,直接就把头扭向了窗口,一句话都没说。

苗子疆来到病床旁边,缓缓拽了一张椅子坐下:“好点了吗?”

苗子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眼神忧郁的看着窗户,泪眼朦胧。

苗子疆皱起眉头:“我在跟你说话。”

苗子维像个嘴被糊上了的哑巴,表情委屈,泪水从眼角滑落。

“……!”苗子疆看着他这个逼样,心里怒气升腾,可考虑到他挨了一枪,要落下残疾,这才压住了自己的负面情绪:“唉,这一枪,就算你替我挨的。”

苗子维听到这话,嘴角抽动了一下:“我……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不处理她,她就是在撒谎!”

“你是不是要杀她?”苗子疆见他回话,立马直言问道。

“……!”苗子维的嘴再次被糊上,没敢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你这事做的太过了。”苗子疆低声说道:“你以为……你打压的是张桃桃一个人吗?你知不知道……!”

“大哥,我这么做为了谁啊?”苗子维猛然扭头:“我也不是想拿下张桃桃,踢她出局,慢慢在瓦解股东会那帮人吗?”

苗子疆对他这种说法是内心鄙夷的,因为他知道后者根本不是想瓦解什么股东会,更不是在为家族着想,纯粹就是想往自己手里捞权利,捞财富,顺便除掉竞争对手。

不过这种内在的心理活动,苗子疆肯定是不能表现出来的,他都这样了?你还跟他争什么呢?总得给点台阶吧?

“想法是好的,但具体方法用错了。”苗子疆瞧着他说道:“你应该先跟我打招呼!”

“……我想的是,我开炮了,并不代表就是你的意思。”苗子维也有一套说辞:“这样可以让你进退有序,也不必看股东会的脸sè,但没想到……张桃桃和王震的手下……!”

苗子疆心里暗骂,进退有序尼玛币啊,你现在给我留下了一个多大的烂摊子啊?老子现在是进退两难!

“我是小看她了,但这事不算完,我跟普莱斯已经谈好了,我准备把苏天南交给他……!”

“停吧,行吗?!”苗子疆略有些不耐的看着他说道:“你还交什么啊?现在动不了张桃桃,你明白吗?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她手里的股权呢?你知不知道,张桃桃已经在做资产清算了,股东会很多人表态,如果张桃桃撤出保龙,他们也要找个时机撤股!!”

“可是……!”

“可是什么啊?”苗子疆冷着脸说道:“到此为止,明白吗?”

苗子维紧攥着拳头:“那我这条腿,算什么?”

“算我的,我欠你一条腿!”苗子疆站起身,看着他说道:“消停一点吧!你和我一个姓,集团的人对你不满,那就是对我不满!”

说完,苗子疆转身向外面走去:“……你这个大哥不是万能的,我心疼你,可我不能在惯着你了。”

……

一个半小时后。

苗子疆坐在一间茶室内,伸手为张桃桃倒了杯茶水:“你不能走,集团离不开你。”

张桃桃没有吭声。

“矿业交给你来做,后续谈判也以你为主。”苗子疆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至于岛上的问题,就跟那些死了的人一样,彻底埋掉。”

“那个枪手和我最近的距离不到十公分,子弹是擦着我头皮打过去的。”张桃桃瞧着苗子疆:“总裁,换做是你……你能翻篇吗?”

苗子疆抬头看向张桃桃:“桃桃,这事儿……算叔求你!”

说完,苗子疆将茶杯推了过去,面sè憔悴:“你和小文从小在我这里长大,说到底,股东会不是你的亲人!”

张桃桃瞧着他:“好,我不走!”

苗子疆没有去问,张桃桃到底有没有带苏天南登岛,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

张桃桃为什么敢打苗子维一枪?仅仅只是因为愤怒和报复吗?其实也没那么简单!

因为张桃桃心里非常清楚,股东会的人也想开这一枪,也敲山震虎,收拾一下那个做事肆无忌惮的苗子维!

二人交谈半小时后,各自离去,张桃桃彻底接手矿业公司的一切事宜,并且主持后续与黎明笙团队的谈判!

同时,张桃桃因与苗子维交恶,在集团内的立场彻底发生转变,与苗家的关系,出现了一条摸不到,看不见,但却又真实存在的裂痕。

……

一天后。

张桃桃抵达龙城,看着苏天御说道:“苗子维在会上漏了你大哥的事,他暂时出不来,但我可以保证他的生命安全,谈判结束后,我慢慢运作他!” 

看网友对 第五三八章 哥,我委屈啊!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