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九章 深不见底的局

河内岸边,等待伏击苏天御他们的,就是薛氏家族的人,而这个事情的幕后推手正是景言。

薛氏家族与苏天御等人是有死仇的,双方矛盾无法化解。而监管会一案中,景言又被苏天御和余明远yīn了一把,所以他要报一箭之仇。

薛氏家族和景言本就是同一阵营的,他们的利益诉求是一样的,再加上双方都与余明远团队有仇,所以一拍即合。

但景言现在并不想弄死苏天御,甚至不想弄死苏家的人,因为他心里藏有一个跟谁都不能说的秘密,而能解决这个秘密的,或许就只有苏天御了。

在监管会挟持案中,景言没被赵巍虎干死,那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他心里那个秘密,就是有关于这事的。

苏天御不能死,景言需要用他一下,而能促使前者就范的,也就是他的亲人了。

抓住这帮人,再用苏苗苗和苏天南来威胁苏天御,这个事或许就能办。

至于余明远,景言并不想自己去碰他。一来是这个人背靠安家,会牵扯到一区的一些政治派系,明着弄死会很麻烦;二来是余明远也是一区那边点名要的人,所以莫不如顺水推舟地把他交出去。这样余明远既不会有好结果,他也算报了仇。

为什么不在岛上动手,而是要先放苏天御他们走,再由岸边的薛宝莱等人截击呢?

这个事情,其实也不是景言能掌控的,因为暗中与他合作的本土家族,并不想在这个事上背锅。余明远的身份背景复杂,而与苏天御他们同行的人中,还有驻军的军官,这些人一旦全死在了岛上,那他们“家里人”是要追究的。

本土家族的人和余明远,还有苏天御他们既没矛盾,又没过节,并且双方目前在利益诉求上,又没啥冲突,那人家凭啥要替景言背锅呢?

人在岛上死了,主办方是有责任的。余明远家族在一区又很有能量,驻军更是身份敏感,回头人家找媒体一渲染,那这次展会就彻底烂了。有近十名华侨死在了老三角,这是小事吗?

但人私自离岛了,那是死是活,就跟主办方没有任何关系了。

景言站在窗口处停留了一下,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随即立马走出室内,抬头喊道:“叫车,我要出去一趟。”

……

海面上。

苏天御驾驶着小型游艇,不停地看着船上的电子导航图:“我们要马上找个地方下船。”

大白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问道:“为什么,我们开船直接跑远一点不好吗?”

“你笨呐!”余明远立即回道:“海上就是一个平面,游艇跑得再快,有直升机快吗?雷达一扫,你往哪儿藏啊?我们这么长时间没上岸,对面肯定反应过来了,鬼知道薛家和景言是在和谁合作。万一是搞死桂孟军的那帮人,他们可能连远程火力炮都有,你在海上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大白不是个蠢人,他只是过于紧张而已,所以余明远这么一说,他也反应了过来:“对对,不能走海上!”

苏天御再次看了一眼电子导航:“不能再拖了,马上就得靠岸,你们准备一下。”

“好。”苏天南回。

“狗日的尤一凡,应该是和景言穿一条裤子了。”大白恶狠狠地骂道:“他是拿我们这帮人,当展开合作的敲门砖了。”

事已至此,但凡脑子没泡的,那都已经反应过来,尤一凡之前催促他们走,看似是担心大家的安全,可实际上是在哄骗,在暗中帮助景言。

尤一凡为啥会这么做?其实狗六子也已经琢磨得差不多了。 

桂孟军死了,尤一凡最可能争到唯一渠道的途径就没了。他如果还想掺和这个事,那只能选择其他的本土家族,而谁跟其他的本土家族更近呢?很显然是一直没走桂孟军这条线的景言。

苏天御推测,要么是尤一凡主动找到了景言寻求合作,要么就是后者临时拉拢的他。

双方谈成之后,苏天御等人对尤一凡来说就没多大价值了,那景言想要报监管会的一箭之仇,尤一凡顺水推舟地答应,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里,苏天御更加觉得尤一凡这个人很yīn。他之前还口口声声地说,很看重自己和赵巍虎之间的关系,但现在细想想,他这么说,很大可能就是怕自己起疑,所以故意用真实的诉求,来让余明远等人相信他。

军备物资的生意体量太过庞大,绝对利益之下,什么关系都显得非常脆弱,背叛随时可能都会发生。

……

河内岸边,薛宝莱拎着枪,拿着电话冲父亲说道:“赶紧让景言跟那个中间人打招呼,苏天御他们肯定是反应过来了,跑路了,马上让直升机在沿岸搜一下。还有,让本地人出人,马上封锁附近沿岸,他们跑不了太远。”

“你稳着点!非必要的情况下,不要自己露面。”薛平安叮嘱了一句。

“我知道了。”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薛宝莱上了一辆大型越野车,扯脖子吼道:“动作快点,不在这蹲着了,走了。”

……

大约十五分钟后,河内不知名地区的某沿海滩头,苏天御他们将游艇扔在了海面上,直接跳下水里,游到了岸边。因为沿岸的水层太浅了,下面又全是礁石,船肯定靠不过来。

“快走,往南边走!”苏天御凭借着自己的方向感,催促众人向五区方向撤离。

众人快步急行,穿梭在了滩头复杂的小路上。

余明远跟在后侧,沉思许久后,突然问了一句:“玛德,不太对啊?”

“什么不太对?”苏天御回头。

“接咱们的人,说他们是桂孟雄的人。”余明远皱眉回道:“如果是真的,那桂孟雄和景言,薛家,还有尤一凡就是一伙的!”

苏天御扫了他一眼:“大哥,你细想想,晚上在游轮上已经发生过一次袭击事件了,而桂孟军那样一个粘上毛比猴都精的人,他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还那么轻易的就被人在海上干死了呢?”

余明远听到这话,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桂家内部也有斗争?!”

“桂孟雄肯定把他堂哥卖了!”苏天御直言回道。

“踏马的,这个局也太深了。”余明远听到这话,细思极恐,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

桂家内,桂孟雄跪在地上满脸泪痕:“是我考虑不周到,我应该和大哥一块上船的……!”

看网友对 第二九九章 深不见底的局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