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闸南第一阴阳家

公路旁,苏天御正在和尺军的人沟通,而魏相佐站在后侧,双眼看向他的背影,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

龙城边境附近的区内公路上。

李兴拿着电话问道:“咱缉私处那边集合了吗?OK,OK,你把人拢住,现在就上直升机往外迎我。是的,薛家的人在外面被干得挺惨,对面估计有接应的人,我怕他们狗急跳墙,所以咱得留一手。好,就这样。”

二人结束通话后,副驾上的一名警长扭头问道:“还用得着咱缉私处出直升机吗?”

“还是小心点好,薛家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没的,鬼知道对方有没有接应的人。”李兴很谨慎地回了一句:“陆丰那个王八蛋心里对我有情绪,他靠不住,咱得自己留点后手。”

警长点头。

“加油,超过去。”李兴冲着司机吩咐道:“靠近就开枪。”

话音落,四台车再次加速,直奔苏家车队追去。

苏家不会原地等着李兴,而李兴也不可能等到直升机汇合之后,再去追。

双方距离无限拉近之后,李兴车内的一名警员,直接探出头鸣枪示警,同时还有人拿着警用车内的喇叭喊道:“前方车辆靠边停滞,接受检查,我们是警务署缉私处的。”

枪声响了,而且还是警用车拦路,苏家的人肯定不敢再硬跑了,因为谁也不清楚,他们是带着啥命令来的。一旦真开枪打死两个,那可能也白打死。

车队被逼地停在了路边,苏天南下车后,第一时间拨通了狗六子的电话,而苏政才也弯腰走了下去。

四台警用车停在路边,李兴挂上证件,拎着警用枪,推门下车:“人太多了,全带回去不现实,摁住苏政才和他儿子就行。”

众警员点了点头。

一行人快步上前,李兴拿枪指着货车车厢里的人喊道:“都待在车上别动!”

苏家的人不敢多说话,只在车厢内等待。

苏政才下车后,背手看向李兴:“现在这世道,真特么没地说理去哈!警务人员能给地面的人跑腿,呵呵,看不懂啊!”

李兴拿着枪,迈步来到苏政才身前:“听着你这么说,你心里是明白事的哈!知道因为啥找你吧?”

“你别搞其他人,没用。”苏政才到也干脆地回道:“你摁我就完了。”

“懂事儿!”李兴看着苏政才,歪脖问道:“你不能拒捕吧?!”

“艹,我还想多活两年呢,我拒捕干什么?”苏政才直接伸出双手:“来吧,整吧,我看你们能咋地。”

李兴走到苏政才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有你遭罪的时候。”

说完,一名警长抬头喊道:“苏天南,苏天北,全给我下车,你们也得回去!”

“凭啥抓我们啊?!”苏天北下车喝问。

“缉私处正常传唤你们,有问题吗?有没有问题?!”警长上前,一巴掌打在苏天北的脑袋上:“你配问为什么吗?啊?!”

苏天北看着对方,一言不发。

李兴伸手薅着苏天南的脖领子,抬头招呼道:“走了,走了。”

李兴的思路是没毛病的,他此刻把苏家所有人都带走,那是没有意义的,而且还容易出事。但只带走苏家核心成员,那就简单得多了。

人拉回去,表面上问讯一下后,就直接放掉,然后码帮那边直接在门口堵人,把苏政才带走,这事就算成了。

苏家爷仨被众人拉扯着,就塞进了车内。

货车上,三姐苏苗苗一看老爹和自己的兄弟都要被带走了,立马急了,下车就要阻拦。

“嗡嗡!”

就在这时,往城内方向的公路上,突然开过来十几台汽车,速度极快地向这边赶来。

这十几台汽车都非常狼狈,车身上全是灰尘和泥土,显然是在野外公路上开了很久。

车队行驶速度很快,而且是从弯路上出现的,李兴他们有视线盲区,所以人还没等反应过来,车队就到了近前。

车队停滞,从一区华都赶过来的岗叔,低声冲着其他人吩咐道:“下去,把人弄走。”

这批人,原本是从一区赶过来,帮着苏天御一块救魏相佐的,但由于山上的枪战提前发生了,苏天御也迫不得已地提前用了豆豆他们,所以岗叔等人一进了龙城地域,却发现自己没事干了。

正好在这个关头,苏天御给他打电话,让他接应一下自己家的人。

车队停滞,三十多名大圈仔背着手,藏着枪下车,而岗叔则是坐在车内没有露面。

领头一人脸上生着横肉,迈步来到警员身前,完全不讲道理地问道:“你们是干啥的?!”

“你看不出来啊?我们是缉私处的警员!”警长指了指自己身前挂着的证件。

脸生横肉的壮汉,斜眼看着对方回道:“我散光,看不清楚你身上的工作证。”

说完,壮汉带着三十多号人开始向前压迫,李兴等人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把人放了!”壮汉指着李兴吼了一声。

李兴拧着眉毛,心里想的是拖延时间,因为缉私处的人马上就到:“你们是不是误会了……。”

“我误会你妈比了个B!老子早想干你了!”苏天北突然爆发,从后面一拳就打在了李兴的后脑上。

“哗啦啦!”

三十多人亮出枪,对准了李兴等人。

“你们踏马的还敢打警员?!”

“……这区外黑灯瞎火的,你说你是警员,你就是啊?我踏马还说,我是市长呢!”壮汉摆手吼道:“揍他!”

与此同时,苏家货车上,那些原本没有吭声的核心子弟,协会高层,此刻全都跳了下来。

李兴头皮发麻,立马摆手吼道:“别动,缉私处的直升机就在附近。”

“那就蒙上被干你!”苏天北扯着李兴,上去就是两拳。

岗叔的人,外加苏家的人,大几十号人马凑在一块,围着李兴就是一通乱干。

众人打完之后,将警务车上的执法记录仪,录像设备,全都砸了,苏天北甚至还抽空往李兴汽车油箱里撒了泡尿,稀释了汽油。

一通暴打后,岗叔的人护送着苏家子弟,迅速离开了边界桥,彻底进入了锡纳罗地区。

……

大约半小时后,陆丰赶到了现场,见到了刚刚过来的缉私处人马,以及惨兮兮的李兴等人。

李兴鞋被打丢了,眼眶子被干得敖青,身上全是脚印子和被踩踏过的痕迹。

此情此景,陆丰心里莫名有点小爽。他实在忍不住地凑过去,冲着李兴整了两句:“你看我就说吧,苏家的人很yīn,贼他妈坏,你非得不听。你看这整的,多犯不上啊!”

李兴红着眼珠子抬起了头。

“当初,我在厂子内被摘了耳朵,又在福满楼折了手艺……那时候公司的人是咋说我的?!说我是废物,说我啥都干不了,说我领着几百人,没搞过一个苏家。卧槽,公司这帮人,在拿话整自己人的事上,那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的。”陆丰低声“劝”说道:“我觉得啊,这事还是别往外传了,不然你也得被埋怨,被骂是废物,你说呢?!”

李兴听到这话,气得大脑缺氧:“陆丰!你他妈B的,少给我yīn阳怪气的!你要跟过来,我能出事吗?!”

“不是,我刚开始跟你来了啊!但你说我啥也不懂,让我在车里念经啊!”陆丰皱眉回道:“啊,你让我来,我就得来,你让我滚,我就得滚。怎么滴,佛家子弟不配有脾气呗?”

“我去尼玛的!”李兴心态早都炸了,站起身就要动手,但被其他人拉开了。

“算了,我不跟你一样的,谁让咱在公司亲戚少呢。”陆丰转身走到一旁,声音不大不小地冲其他警员问道:“都谁动手了?”

“就苏家那几个小子,苏天南,苏天北他们……。”警员擦了擦鼻血回道。

陆丰背着小手,一边往远走,一边撇嘴骂道:“艹,又是这个阵型?!在福满楼就是他们几个,唉,我没整过啊……我可真踏马废物!”

……

区内。

王道林给白宏伯打了个电话:“在哪儿,小白?”

看网友对 第一六六章 闸南第一阴阳家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