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感伤与惋惜

眼瞅着一具一具的尸体先后被扔下,王枭尽可能地趁人不注意,翻到新扔下的尸体身上,让自己尽量接近坑口。

上面的人也不可能对下面的死尸有太多关注,所以并未发现王枭。

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堆积了多少尸体。

上方的联军士兵开始填土。

一铲子接着一铲子的土填入坑中。王枭动都不敢动一下,

眼瞅着黄土埋没了自己的胸口,又埋没了自己的脸。

躺在坑里的王枭,面前一片漆黑,四肢越发无力,整个人极其困倦。

泥土很厚重,王枭本能地移动,就会导致土和灰尘进入他的嘴巴和鼻孔,呼吸越来越吃力。

很快,他放弃了所有挣扎,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飞速流逝,已经进入了人生最后时刻。

这一刻,他想了很多很多。

脑海当中,最先出现的人,是他的父母,接着,是李晓雅的爷爷和李晓雅,再后面,是大河,小河,黑山蛇,等等,所有的人,接连浮现,最后定格在了张诗诗的面容上。

对于王枭来说,张诗诗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没有之一。

想到张诗诗,所有对于死亡的恐惧,烟消云散。他放佛进入了一种陌生的世界……

——————

云顶城。

张诗诗的家中,她披头散发的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新闻联播。

新闻联播上面,依旧是光辉城的战争形势。

眼瞅着光辉城城门已经被破,

张诗诗再次拿起一罐啤酒。

打开啤酒的这一刻,她的手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鲜血顺着手指溢出。

张诗诗不管不顾,大口喝酒,两口就喝完了一瓶。

她把啤酒罐扔到一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满手鲜血。

也不知道这是多大的一个口子,她把手指放到了嘴中,吮吸伤口,血腥的味道,让她稍微有些清醒。

脑海中突然浮现了王枭曾经帮她包扎伤口的画面。想着王枭的声音,回忆着王枭的面容。

泪水顺着脸颊流出。

房间内传出了一些动静。

“诗诗,干嘛呢你,还不睡觉。”

她强行控制状态。

“爸,我一会儿就睡,看会电视。”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去上班呢。刚去人家单位,好好表现。”

“放心吧,爸。”

听着大门关上,张诗诗看着自己手指的血流不止,沉思了片刻,缓缓起身,她从家里面翻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翻到任何止血用品。

干脆拿起手机就下楼了,找到一家药店,本想买点创口贴,但是工作人员一看张诗诗的伤口,当即开口。

“赶紧去前面诊所包扎一下,你这伤口太深了。得缝针。”

提到缝针,张诗诗内心一阵委屈!

也是酒精发作!她一边往诊所走,一边鼓起勇气,把电话打给了王枭。

她无比脆弱,真的非常想听听王枭的声音。

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

连续几次,她突然怒不可止,把手机摔到了地上。

“你到底在做什么!接我电话啊!我想听听你说话!就这么难吗!我好痛,我难受!”

张诗诗蹲在了地上,双手抱头,痛哭流涕。

两个无所事事的小流氓,走到了张诗诗身边,满是调侃的语气。

“小姐姐,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能这么伤心呢,有什么事情和我们哥俩说说呗。”

“对啊,我们哥俩好好陪陪你!”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就上手了。

张诗诗起身用力一推,满是愤怒的叫骂道。

“滚!离我远点!”

“臭婊子,敢骂我!”

其中一个小流氓上前就给了张诗诗一个嘴巴。

另外一个更加干脆。

拖住了张诗诗就往胡同拽。

“松开我,松开我!!”

张诗诗疯狂挣扎,拼命求救!

这个时间,马路上行人不多,偶尔几个驻足观望。

其中一个小混混掏出折叠刀。满是威胁。凶神恶煞。

“看什么看?再看我攮了你!”

路过的人赶忙离开,还是有好心人拨通了报警电话。

不过明显有些来不及了。

在张诗诗快被拽到墙角的时候。

一个身影冲出,手上拿着一块板砖,直接砸到手持折叠刀的小混混头顶。

小混混应声倒地!

男子捡起折叠刀奔着小混混的大腿就是一下!

这可给另外一个吓傻了,转头就跑。

男子追了两步,眼瞅着追不上了,也是担心张诗诗,这才把手上的折叠刀扔到一边,扶起张诗诗。

此时的张诗诗,满身酒气,披头散发,满脸泪痕,极其狼狈,丝毫没有往日的美女形象。

韩天宇倒也没往心上去。

“你没事吧。”

张诗诗点了点头。

韩天宇看着她手上的鲜血。

“你这伤口很深,需要包扎。”

“我知道,谢谢你。前面有诊所。”

“跟我来吧,要找个好大夫,好好处理,不然年纪轻轻,会留很丑的疤。你把手指勾起来,不然会继续流血的。”

韩天宇对于这个,还挺有经验。

张诗诗脑袋晕乎乎的,胆子也大了不少。

她跟在韩天宇的身边,上了一辆小跑车。与韩天宇直接回到了云顶城城主府。

张诗诗喝得太多了,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是哪儿。

迷迷糊糊的就被带到了一间医护室,两个大夫赶忙走了过来,帮着张诗诗处理伤口。

张诗诗目光呆滞,满脸泪水,面无表情。

“能不能给我点酒。”

“你已经喝了很多了,你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吗?”

“求求你了,再给我点吧。”

张诗诗说着,眼泪又出来了。

“别哭了,我陪着你喝。”

不一会儿的功夫,韩天宇抱过来一箱酒,递给张诗诗一瓶,自己打开一瓶。

“有什么可想不开的,哭得这么伤心。”

“我想他了。”

张诗诗没有任何隐瞒。

“男朋友吗?”

“不,是我丈夫。”

“你都结婚了?”

张诗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在哪儿,我让人帮你把他找回来。”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不在云顶城吗?”

“不在。”

韩天宇皱了皱眉头。

“那确实不好找,不过,无论如何,你也不应该这么糟蹋自己啊。”

张诗诗没有理会韩天宇,脑海当中都是王枭。

她边喝酒,边哭泣。

韩天宇劝了一会儿,干脆也不劝了,又给她倒了几杯。

没过多久,张诗诗因为喝的太多,开始呕吐。说着酒话。

闹腾了很久,终于睡着了。

伤口也早都包扎好了。

韩天宇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刘姨。”

城主府的保姆进来了。

“少爷,什么事?”

“这姑娘喝多了,麻烦你帮忙照顾照顾她,帮她洗洗,让她好好睡一觉。另外,给她去挑新衣服吧。”

“知道了,少爷。”

韩天宇打了个哈欠,转身离开了医务室。

刘姨扶着张诗诗,进入客房。

城主府一处很不起眼的角落处。

张大白蜷缩着身体,躲在那里,与黑暗浑然天成。看着张诗诗被保姆扶进房间。

张大白“哎”的一声。突然之间,他眼神闪烁,看向了自己的侧后方,他四肢着地,犹如一支壁虎,爬行速度极快,瞬间消失。

不过五秒钟的时间,至少五个身影,从周边几个方向冲出,来到了张大白刚刚藏身的区域。

这几个人满是疑惑。

“莫非我们看错了不成?”

“肯定是看错了,谁能进我们城主府,开玩笑……”

——————

光辉城南侧山区!

在联军军队与米山城武装力量刚刚激战的那处小山坡。

秦塔匍匐在一块巨石后方,目不转睛的观察四周。

眼瞅着四个士兵交流着从自己面前走过。

绿sè瞳孔绽放慎人寒光。

迅猛如虎,身形如同鬼魅,未发出任何声响,蹿到四人身后。

寒光乍现,匕首刺入一人后心拔出的同时侧面身影刚好回头,秦塔顺势上前抹开其脖颈。

电光火石之间如同猎豹,大跨一步刺穿第三个士兵的胸口,第四个士兵举起武器的同时,秦塔抓住其手腕,用力拧转的同时,猛踢其小腿。

当即把这个士兵制服在地。

“我问你,这附近的尸体呢?”

士兵疼痛难忍,当下并未吭声。

秦塔很有经验,轻轻一拧。

“咯吱”

“哎呦,我说,我说!”

士兵手持前方。

“都被我们埋到那边了!”

“什么时候埋得!”

“刚刚填上土!”

秦塔眼神透漏着慌乱。

“快点带我过去!”

为了争分夺秒,秦塔直接扛起士兵,按照士兵的指引,冲到一片树林中间。

这里,明显能看到土地刚刚翻新过的痕迹,脚下泥土也是非常松软。

秦塔立刻击晕士兵。

因为手上没有任何工具,所以只能跪倒在地,双手刨土。

他的速度极快,整个人甚至于有些疯狂,绿sè瞳孔显得越发暴躁。

没过多久,他的手指就已经渗血了。

他不管不顾,依旧在挖。

很快,没有任何发现的张祥凯恰好经过这里,看着跪在地上挖掘泥土的秦塔。

一时之间,有些许慌乱。

几人已经把这片区域搜查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王枭的踪影。

王枭受了重伤,肯定也不具备逃离山区的能力。

那他能再哪儿。

所有人都非常担心。

哪怕张祥凯与王枭关系没有那么深,甚至于还发生过争吵。

这会儿,他的内心也是非常不舒服的。

“看什么!挖啊!除了这里,我想不到别的地方了!”

秦塔明显情绪失控,冲着张祥凯大声叫吼!

这是张祥凯第一次看如此模样的秦塔。

“秦塔。”

“别他妈喊我,挖!他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我知道你难受,但是有些事实一定要接受,就算是没死透,被埋在这里,也没有活路的。”

秦塔突然之间起身,纵身一跃,一拳就抡到了张祥凯的脸上。生生给张祥凯抡了个跟头。

“少他妈给我放屁!这里才刚刚埋上!赶紧挖!”

秦塔趴跪在地,又开始疯狂挖掘。

张祥凯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看着已经完全陷入疯狂的秦塔,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一时之间,居然还觉得有些感伤,惋惜。

看网友对 第339章 感伤与惋惜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