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不沾血

龙江源头,桥边。

苏政才看了一眼侄子,低声喝问道:“到底咋回事儿?”

“小涛没了。”苏天御低头回道:“跑的时候挨了一枪,打后背上了。”

苏政才和孔老头听到这话,也全都懵了。

大年初一,白大彪的儿子没了一个。

其实刚刚苏天御一看白宏涛的伤口,心里就已经清楚,对方估计是救不活了。

散弹枪,在近距离击中要害,别说是血肉之躯了,哪怕就是一掌厚的砖墙,可能都要被干出来个大窟窿。

徐二当时开枪的距离还比较远,枪内弹丸射出来的时候扩散了,只有四发打穿了白宏涛的后背,伤及了内脏,不然人可能当场就被一枪崩碎了。

苏天御服役了四年多,且参加过一区的独立战争,什么人能救,什么人救不了,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混乱年代,哪有那么多侥幸可讲?你能砍徐二,他手里的枪也能整死你。

……

路面上,苏政才背着手,嘴角抽搐,孔老头皱着眉头,目光复杂。

车内,苍老的白大彪搂着儿子的脑袋,心疼得肝胆俱裂。

冷风吹过无政府区的土地,车外的人都很安静。

“咣当!”

就在这时,白宏伯跳下了汽车,脸上挂着泪痕,直接从车内抽出了刀。

“你干啥?!”

孔正辉拦了一下。

“狗东西,就是你把我弟弟害死了!”白宏伯怨恨地看着另外一台车内的梁峰,伸手推着孔正辉吼道:“你起来,我要剁死他!”

梁峰吓得脸sè煞白,躲在车内,一动也不敢动。

“你冷静点,”孔正辉推着白宏伯:“现在弄他不解决问题!”

“孔正辉,你给我让开,别让我跟你翻脸!”白宏伯攥着刀,目光癫狂。

孔正辉双手推着白宏伯的肩膀,低声冲他说道:“你啥都不要管了,我给你个交代行不行?你信不信我?!”

白宏伯剧烈喘息着。

与此同时,苏天御迈步钻上第二台车,伸手薅住了梁峰的脖领子:“下来啊,不下来等死啊?!”

“哦,好,好……!”梁峰连连点头,迈步冲下了汽车。

苏天御没有去看大白,冲着老黑使了个眼sè,带着梁峰就往江边的树林子里走去。

“冷静点!”孔正辉将白宏伯推开,转身也跟上了苏天御等人。

……

五分钟后,树林子深处。

苏天御薅着梁峰的脖领子,一字一顿地问道:“你都咬谁了?”

“我……我就咬了黑哥,真的!”梁峰靠在一颗树干上,声音颤抖地说道:“他们打我爸妈……还弄了我老婆,我实在没办法了,这才吐的。”

“踏马的,你敢撒谎?!”孔正辉拿着刀,直接怼在了梁峰胸口:“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你到底是咋被摁住的,你都吐了谁?”

梁峰脸sè煞白,一时间没敢回话。

“我们能找到那儿,就不可能啥都不清楚,明白吗?”苏天御掐着梁峰的脖子:“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孔正辉闻言将刀往前捅了一下,刀尖刺破梁峰胸口的皮肤,流出了鲜血。

“我……我说,我说!”梁峰立即点头:“我还咬了那个部队的中间人……我跟徐二说了,这活是余家找我们干的,有一个中间人在部队。”

“还有呢?!”

“哦,还有……他们能找上我……是因为我当天在船上拿了几块手表。”梁峰低头回道:“是我鬼迷心窍了,我想着货那么多,拿一点也没人知道,所以……所以就揣了几块。”

“我告诉你,这事搞到现在已经出人命了,你要再撒谎,不但会连累大家,你也得死。”孔正辉瞪着眼珠子吼道:“除了中间人,你还咬没咬其他干活的人?说实话!”

“真的没有,其他人我都不熟悉,怎么咬?”

“妈了个B的,我在码帮是有眼线的,你还敢撒谎?”苏天御掐着对方的脖子,单手用力:“捅他!”

孔正辉作势就要捅,而这时梁峰右手拍着树干,话语含糊不清地吼道:“我发誓,我全说了,真的没有隐瞒了。黑哥手下的人,跟我真的不熟悉……!”

苏天御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缓缓松开了右手。

“咕咚!”

梁峰坐在地上,哭着说道:“我知道错了,真的,我差点把我家里人都害死……。”

苏天御看了老黑一眼后,突然弯下腰,拽出一把手枪递给了对方。

梁峰怔住。

“你在外面,码帮的人还得找你。我在一区有个很好的朋友,一会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人接你。你去了一区后,起码两年内不要回来,我朋友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苏天御拿着枪,低声嘱咐道:“枪你拿着防身,老黑先送你。”

“那……那我家里人呢?”梁峰问。

“刚才都干起来了,你爸妈也不是傻子,他们肯定跑了啊!一会路上你在联系他们。”孔正辉回了一句。

“好,好!”梁峰伸手接过了枪。

苏天御站起身,冲着老黑说道:“你送他吧。”

“嗯!”

老黑点头。

孔正辉跟在苏天御后面,迈步就要走出林子。

“走吧。”老黑看着梁峰,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哦,好。”

十分钟后,密林更深处,梁峰走在老黑前面,突然说了一句:“黑……黑哥,我不太想去一区。”

“你不去一区……?”老黑还要回话。

“唰!”

梁峰颤抖地抬起了胳膊,将枪口对准老黑说道:“……事搞这么大,谁都说不好到哪儿结束……我去了一区……命就不在我手里了。”

老黑看着他:“你又玩路子?!”

“我特么想自己走!”梁峰癫狂地吼道:“你给我拿点钱,算我借你的。”

“唰!”

老黑拔刀:“你太紧张了,那小子不愿意沾血,你没看出来啊?”

梁峰怔了一下,猛然扣动了一下扳机,但枪内却传来了空枪之声。

“仁至义尽了,兄弟。”老黑迈步上前,左手搭在梁峰肩膀,右臂挥动。

“扑哧,扑哧……!”

梁峰被捅数刀,胸口,脖子全部被扎穿。

老黑扭头扫了一眼四周,骑着梁峰将他慢慢放倒,随即利落地戴上了绒线手套。

……

“吱嘎!”

两台汽车停在了龙江边上,余明远迈步下了车,抬头问道:“你们咋没回去呢?”

众人看向他,没有吭声。

白大彪动作缓慢地转过身,迈步下了车,看着余明远直言问道:“徐二给我儿子整死了,你余家是领头的,我现在问问你,你踏马啥表示?!”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不沾血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