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身退

余明远的做事风格,其实完全不像他的外表那样儒雅和善。他在自身团体利益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完全算得上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理智,客观,该低头的时候绝对不含糊。可一旦谁严重侵犯了他自身团体利益时,且无法挽回局势,那他又比谁翻脸都快。

余明远的性格是具备很强的隐藏性的,因为在外人眼里,他平时看着都非常和善,甚至有点好说话,所以容易给别人一种很软的错觉。

很显然,唐柏青心里对余明远的认知就是这样的,所以他那一个嘴巴子,挨得着实是有点懵的。

……

有了部队的介入,剩下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徐虎等人虽然不服,但也只能看着对方把人和货拉走。

众人离开大院仓库后,余明远从车内拿出四万块现金,直接交给苏天御说道:“医药费,干群架的夜间补助,把下面的人安排一下。钱如果不够,给琳达打电话。”

苏天御闻声立即点头:“明白。”

“我回去了,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好勒,远哥!”

二人交谈两句后,余明远拽开车门就要坐上去,但他好像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问道:“小御,今天我要不来,你怎么收场啊?”

“相处好几个月了,你的性格我了解,重义气,讲规矩,我知道你肯定会来。”苏天御毫不犹豫地回道。

“滚,说人话。”余明远心里是有点好奇的。

苏天御擦了擦脸上的血,坚持着回道:“我说的就是人话,我知道你肯定会来。”

“我真想把尿泚你嘴里。”余明远根本不信,但也没有再问,弯腰就坐上了汽车。

“老板,慢点开。”狗六子龇牙说道。

余明远没再搭理他,率先开车离去。但他行驶到外围街口的时候却注意到,王道林带着几名警员,站在警用车旁边,正在低声交谈。

余明远看到这个景象,撇嘴一笑:“小伙子,事干得挺工整。”

又过了不到半分钟,苏天御等人乘坐的汽车,跟着军车一块也到了街口。

面包车停了一下,苏天御降下车窗,没有下车去找王道林,只冲着对方遥敬了个礼。

王道林点头回应后,穿着防弹衣和制服,弯腰坐上了警用车:“走,回去吧。”

两帮人隔空交流了一下后,就各自离开了天鸿港。

……

十分钟后,街口外围,苏白孔三家老头带着的一百多人,看到了车队行驶过来。

“回来了!”白宏伯他爸看到这个景象,终于是松了口气。

“妈的,人回不来,老子就打进去!”苏政才此刻见事情尘埃落定,顿时也来了状态,非常唬人地吼了一嗓子。

老白背手扫了一眼苏政才:“要说装B,还得是看你。”

白家,苏家这俩老头也都挺有意思,二人当兵时期就在一个营区,并且军衔也都差不多,后来到了龙城,俩人又都干着差不多的买卖,再加上他们的性格迥异,所以两家人一直很较劲。

如果不是之前四家人都被诬陷了军火案,必须得抱团,再加上白宏伯最近跟苏家小一辈的走得也很近,那两家人平时是没啥过多往来的。

“白大彪,我还能有你装B吗?没进去之前,就你喊洗牌喊得最欢,进去之后,你踏马是第一个服软的!”

“苏政才,你不要长个大裤衩子嘴,想说啥说啥……!”

俩老头你一言,我一语的就犟起来了,孔正辉他爸听得心烦,立即插了一句:“别说了,人回来了。”

说话间,两台面包车停滞,苏天御等人走了下来。

“没事儿吧?”苏政才等人迎了过去。

“没事儿,余明远来了,把事弄妥了。”苏天御立即回道:“你们把货拉回去,我们得去一趟医院,大白,张浩他们都伤得挺重。”

白大彪此刻已经走到了面包车门口处,但往里面扫了一眼,竟然没找到哪个是自己儿子。

白宏伯被干得血渍呼啦的,摩托车头盔也没摘,看着跟踏马未来战士似的,躺在座椅上直哼哼。

“宏伯呢?”白大彪冲着家族子弟问了一句。

“我……我在这儿呢,爸!”白宏伯转过身,举起了手。

白大彪扫了一眼儿子,憋了半天后问道:“都没事儿吧?”

“……扛得住!”白宏伯咬牙坐起回道。

“赶紧去医院吧。”白大彪看着儿子的惨样,立即说道:“去人民医院,快点!”

旁边,苏天御冲着二叔,大哥说道:“货先拉回去,我们先去医院,到了打电话。”

“老二你没事儿吧?”苏天南看天御没啥事,就又冲着天北问了一句。

“死不了,没事儿。”苏天北摆手。

众人站在路边聊了不到五分钟,苏白孔三家的人就已经从青年军官带去的卡车上,卸下了货品,装在了自己车内。

张浩,白宏伯等人伤得都挺重,苏天御跟二叔交代完事情后,立马乘车就赶往了医院。

路上,大白摘下头盔,鼻子哗哗淌血,他拿最粗的大拇手指头堵着鼻孔,仰脖说道:“艹,我不能被打出脑淤血了吧……这咋一直流血呢?!”

“快,找找车里还有没有卫笙巾了,赶紧给他堵上。”苏天北喊了一声。

“要堵也是我帮苗苗堵上。”白宏伯应答如流。

“死胖子,我特么弄死你!”

“……还有工夫扯淡呢,你俩揍还是挨得轻。”孔正辉捂着胳膊上的刀口,无语地骂了一句。

有大白和天北这俩活宝,原本车内压抑的气氛被缓和了不少。苏天御坐在车尾扶着张浩,抬头催促了一句:“开快点!”

白宏伯闻声扭头,皱眉打量了一下苏天御的身体,表情极为复杂。

“你看我干啥?”苏天御问。

“我就纳闷了,都是在一个屋里战斗过的,为啥你鸡毛事都没有啊?”大白费解。

确实,整整两台车里,算上张浩他们,总共有十七个人参加了战斗,但唯独就苏天御伤得最轻。他身上基本没有严重刀伤,只有刮伤和小口子,身上的血大部分也是别人的。

“你知道我家里为啥管他叫狗六子吗?”苏天北问。

“……我特么也狗啊,但我还是挨干了!”大白愤愤不平。

“你有他贼吗?”孔正辉骂道:“在门口的时候,我们三个堵门,魏相佐一进来,天北被干倒了,我被踹飞了,就踏马他掉头跑回去挟持徐二了。等人一进屋,他靠在墙边一顿语言输出,咱在外面拿刀咔咔抡,你说他能受鸡毛伤?”

“狗六子,都是兄弟,你玩心眼啊!”大白指着苏天御评价道:“我头盔都让人干碎了,你啥事儿都没有,这说不过去啊!你过来,让摸摸小唧唧,我原谅你了。”

“滚犊子吧,你挨干跟那个钢盔有直接关系。十七个人,就你脑袋上扣个尿盆,人家不揍你揍谁?”苏天御一针见血地回道。

“哈哈!”

众人大笑,从这儿开始狗六子这个外号,已经不仅限于苏家内流传了,大白,孔正辉等人也意识到了这个小名的精髓。

……

码帮,徐虎让人把兄弟都送去医院后,坐在车内看着唐柏青一字一顿地说道:“从今天开始,他余明远要能从闸南区码头走一件货,那算我徐虎白活这么多年!”

唐柏青yīn着脸回道:“绞杀他。”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五章 身退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