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池北

周边的士兵一拥而上,控制货车司机。

货车头车,势头凶猛。

眼瞅着就要冲到检查岗了。

武梓豪立刻发动车辆。

“嗡~”的就是一声,车辆撞开路障,直接冲出。

与货车面对面“咣~”的就生怼到了一起。

车内所有气囊弹开。

车玻璃也已经破碎。

武梓豪的车辆,被货车头车怼着往后退。

关键时刻。

武梓豪咬牙起身,抱头猛扑,彻底撞碎前挡风玻璃,跳到机箱盖上。

起身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大货车驾驶室内。

司机依旧在低着头,猛踩油门。

武梓豪枪口对准司机额头。

“立刻停车!”

看见手枪,司机终于踩了刹车,老实地举起双手。

货车驾驶门被一把拉开。

两个士兵粗暴地拽下货车司机,按倒在地,双手后缚!

货车司机满身酒气,一言不发。

剩下的几个士兵上前奔着货车司机就是一顿招呼。

货车司机满身鲜血,瞬间丧失了抵抗力,不停求饶。

对于货车司机,武梓豪没有丝毫怜悯。

他带着两个下属走到货车后方。

打开货车车厢大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偌大的货箱内,堆积满了煤气罐。

最前方的煤气罐上,还有一颗正在倒计时的定时炸弹。

定时炸弹上有很多线。

连着货箱内部的其他煤气罐。

根本无法拆除。

武梓豪迅速冲到其他几辆货车后方。

打开货箱,放眼望去。

里面皆是满满当当的煤气罐。

五辆大货车,这么多煤气罐。

这要是炸了,后果不堪设想。

两侧的建筑物都不可能幸免。

眼瞅着倒计时已经剩下了最后几十秒。

武梓豪拿起对讲机,当机立断。

“小心爆炸!所有人撤退!”

这一刻,周边所有的士兵,四散而逃。

就连两侧建筑物内藏匿的侦察兵与狙击手,也在第一时间冲出房间。

尽可能地远离爆炸区域。

除了亡命奔逃!

根本没有其他选择余地!

武梓豪一口气冲出了几百米。

躲在一侧,气喘吁吁,谨慎地盯着那边的货车车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等了许久。

货车并未发生爆炸!

武梓豪皱起眉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当即就要上前,身边一个下属抬手拉住他。

“队长!”

“没事!我心里有数!”

武梓豪调整了调整状态,重新回到货车头车边。

货车司机早已不知去向。

他盯着煤气罐上的定时炸弹。

犹豫了许久,用力一拽。

生生把炸弹拽了下来。

拿在手中,仔细观察。

片刻之后。

“混蛋!”

一声愤怒的叫骂,武梓豪把炸弹扔在脚下,猛跺几脚。

再次抬头环视四周。

周边依旧空一无人。

他直接跳进了货车车厢内,逐个检查车厢内的煤气罐。

所有的煤气罐,都是空的,里面并没有煤气。

在车厢最内部,还空出来了整整一排,并未摆放煤气罐。

“混蛋!”

武梓豪再次叫骂了一句。

他又开始检查其他货车,所有货车车厢内的情况,完全一致。

武梓豪确信他们上当了。他掏出对讲机。

“所有人归位!”

周边区域,所有撤离的士兵,先后归来。

处理现场。

确认没有其他异常之后。

武梓豪回到车上,第一时间与上级汇报了情况。

放下对讲机,武梓豪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儿。

但是具体也说不出来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儿。

“这些货车司机,为何要这样呢?真的就是喝多了吗?为什么所有货车车厢内最后一排,都没有煤气罐呢?”

武梓豪自言自语。

突然之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对!货车车厢内一定还有其他出口!”

“车厢内藏了人!借着黑暗与混乱,与我们一起撤离货车!”

理清思路,武梓豪抬手就拉车门。

就在这会儿,他身后的位置。

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身影。

骨头一只手捂住了武梓豪的嘴,另一只手上的注射器,直接刺入武梓豪脖颈。

武梓豪开始疯狂挣扎,但他哪儿是骨头的对手。

十秒钟不到的时间。

武梓豪逐渐停止了挣扎,整个人陷入昏睡之中。

骨头整理了整理脖颈,压低帽檐。

当即下了车。

漆黑的夜幕笼罩下。

骨头穿着和武梓豪他们一模一样的军装,不慌不乱地走到了侧面另外一辆车边。

拉开后车门,直接进入车内。

检查岗斜前方一幢建筑物顶楼。

刚刚归位的侦察兵手持望远镜,正在观察楼下情况。

身后传出一丝细微的声响。

侦察兵感觉不对,转过头的这一刻,发现其身后的两个狙击手,全部昏迷倒地。

他当即摸到自己腰腹的警报器,就在他要报信儿的这一刻。

侧面的夏涛突然蹿出,一记重拳把侦察兵打倒在地,紧跟一脚,击晕了侦察兵。

夏涛对面写字楼的楼顶。

两个狙击手,一个侦察兵刚刚走出天台。

还在聊天说笑。

陈涛,王昊,两个身影手持冲锋枪,从侧面冲出。

“不许动!”

三个人当即站在原地,举起双手。

陈涛二话不说,上前挥舞枪托“咣,咣,咣~”就把三人砸倒在地。

王昊枪口对准地上的身影。

陈涛第一时间控制地上的人。

写字楼内,一个侦察兵回到了自己房间门口。

站在这里的时候,他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转过头,在他身后,一个穿着军装的身影,跟了上来。

此时此刻,这个身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侦察兵皱起眉头,仔细观察,发现面前的身影非常眼生。

他微微皱眉。

“你是谁?”

对面的身影笑了,抬起手枪,对准了这个侦察兵。

同一时间。

周边另外一幢普通的家属楼内。

三个士兵打开大门,进入房间。

还未开灯。

躲在门后的阮三寿,快如闪电。一手一支注射器就刺入了其中两个人的脖颈。

回手掏出手枪,对准了剩下那个身影的额头。

“别乱动。”

检查岗。

其中一辆货车边。

七八个身影围在这里,已经对车厢内的煤气罐,重新进行了检查。

带队的小组长抬手示意。

“先把那辆车,往后退,把这辆车,倒出来!”

周边的士兵赶忙上车,发动车辆。

“都小心点,注意点!”

小组长转身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士兵。

“你从这里站着干嘛!去帮忙啊!”

这个士兵一动不动,盯着小组长。

小组长有些诧异。

还想训斥士兵的时候。

突然之间觉得面前这个身影有些眼生。

虽说穿着同样的军装。

但是自己似乎从未见过这人。

他也聪明,当下并未吭声。转身便走。

没走两步,一只手拍到了他的肩膀。

小组长掏出武器,转身就要射击。

任啸天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一个手刀就把小组长打晕在地。

他加快步伐,奔着背对自己的两个身影过去了。

骨头也跳下了车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另外一侧忙碌的士兵。

周边其他区域。

几个胡同以及拐口处。

王枭,肖宇浩,马小天,一人带着几个身影,穿着军装,手持武器,也奔向了检查岗……

——————

光辉城城防总指挥部。

值班办公室内。

三个身影坐在一起,正在打牌。

外面一阵说说笑笑。

值班队长大刘抬起头。

“这是谁来了?”

正说着呢,房间大门被推开。

池北和几个身影拎着酒水饭菜,进来了。

“嘿,你们怎么来了?”

值班队长赶忙起身。

池北“哈哈”一笑。

“好久没见,想你了,过来找你喝点,行不行?”

值班队长心情大好。

“那必须行啊,我也好久没有见我北哥了,来来来,不玩了,整上,整上!!”

外面又进来了不少身影。

一行十余人,聊天说笑。

气氛相当热闹。

酒过中旬,池北与在场的几个身影,互相对视了一眼。

他抬手搂住值班队长。

“大刘,咱们兄弟认识了多少年了?”

“妈呀,你这一说,我可得好好想想了!”

值班队长面露红润。

“我记着,咱俩是新兵第二年,分到一起的,对吧?”

池北端起酒杯,与大刘碰杯。

“准确点,是新兵第一年尾声,咱哥俩就认识了。”

“对对对,那次是我被老兵欺负,你来帮我出的头。”

“哈哈哈!”

池北也笑了。

“你还记着呢啊。”

“那必须记着啊。”

大刘再次举起酒杯,眼神闪烁。

“这一眨眼,十几年,弹指一挥间啊,北哥。时间过的太快了。”

“是啊,连正哥都下台了。”

池北这一说,大刘的眼神也暗淡了许多。

“正哥是我这辈子遇见过的最好长官,没有之一!当初若不是因为他的鼓励,我都坚持不到现在。或许早就离开军队了!”

说到这,大刘话锋一转。

“北哥,正哥的事情,对于你们影响大不。”

“说没有影响吧,也有,说有影响吧,也没有,这事情,就得分你怎么看了。”

池北顿了一下。

“大刘,你说正哥有错吗?”

“那有啥错啊,当时正哥出事的时候,咱哥俩都在场,别人不知道啥情况,咱俩还能不知道吗?丰笑笑生死一线,换成任何一个当父亲的,可能坐视不理,袖手旁观吗?”

大刘也是喝了点酒,愤愤不平。

“什么变异人不变异人的。都是扯淡。无非就是受过核辐射侵袭的受害者,与没有受过核辐射侵袭的幸运儿而已。本质都是人。根本都没有必要分什么阵营!”

“正哥这些年,尽忠职守,整个军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因为这么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把他拿下,也有点太过分了!”

大刘也是生气了,侧面一个心腹赶忙开口。

“队长,队长,你喝多了。别乱说。”

“我喝什么喝多了。不知道什么叫酒后吐真言吗?就算是王贺楠再这里,我也敢说。”

大刘也是一个痛快人。

“更何况,我压根就觉得,正哥这件事情并没有多严重,根本不至于革职查办!”

大刘举起酒杯。

“来,北哥,干了!”

池北并没有任何动作,眼圈泛红。

大刘皱起眉头。

“北哥,怎么了?我说错话了?”

许久之后,池北长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大刘,兄弟一场,你别怪我。”

这一句话,给大刘说迷糊了。

“北哥,啥意思,什么怪不怪你的?”

话音刚落,酒桌上几个身影突然起身,手持匕首刺向周边。

一时之间,房间内刀光剑影,鲜血飞溅。

大刘的几个心腹下属,先后倒地。

大刘眼珠子瞪得老大。

“池北!”

他当即就要往起站。

在其身后,一个身影挥舞凳子,直接就把大刘砸倒再地。

好几个人瞬间扑向大刘……

看网友对 第211章 池北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