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危机到来

王枭这一问,瓜牛瞪大了眼睛,内心就有些犯嘀咕了。

毕竟肖宇浩的事情,他和陈涛是全都知道的。

相比较陈涛的稳重奸猾,瓜牛就憨厚了许多。

“我也就送送东西,别的我也干不了啊。枭哥。”

王枭搂住瓜牛,把嘴贴到了瓜牛的耳边,轻声细语了几句。

“知道了吗?”

“放心吧,枭哥,我懂。”

王枭也没有多想,笑呵呵地拍了拍瓜牛的肩膀。瓜牛也嘿嘿地笑了,心里面放松不少。

任啸天上下打量着王枭。

“我发现你最近的精神状态,比起前几个月,要好了很多啊,似乎放松了不少!整个人也积极向上了许多!”

“哦?为什么这么说?”

“几个月前,刚到这里的时候,你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很少参加他们的活动,更别提坐在这里这么玩牌了,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你的精神状态确实是越来越好了。你是自己调整好了呢,还是心里面的事儿越来越稳了?所以就放松了?”

任啸天其实不太擅长沟通。

但是极其善于观察。

毕竟他是王枭他们这群人当中最年长,经验阅历最丰富,也是最厉害的一个。

他平时虽然说话不多,但是只要开口,绝对不说废话!

总是能说道关键。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王枭这群人对于任啸天,内心还是非常敬佩的,也真的把他当成一个老大哥。

对于任啸天来说。

他也非常喜欢和王枭这群人待在一起。

这一小伙人,各有特点,很有意思。

王枭的头脑大局观。团队核心。

肖宇浩的肉烂嘴不烂。嘚嘚瑟瑟。

丰笑笑的蛮横永不屈服。

黑山蛇的古灵精怪。yīn狠暗黑。

二棒槌的呆萌傻嗨。

小河的安静。

以及马小天的血气方刚。

他都看在眼里。

他最欣赏的,还是这一小波人骨子里面的那一份义薄云天。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别看平时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放佛没有正行。各有缺点。

但是真正遇见事了。

永远都是一股绳儿。

无论何种处境,面对何种强敌。

这手,永远都是握在一起的!

现如今。

还能遇见这样一群“江湖味儿”的年轻人,确实不容易!

和他们在一起呆的,心态都年轻了许多。

“李康等着你回光辉城呢。”

任啸天明显的话里有话。

王枭“呵呵”地笑了,一时之间,看起来又稳了许多。

仰望天空。

夕阳血红。

似乎在预示着什么不平凡。

“枭哥!枭哥!!”

听见这个声音,王枭瞬间兴奋了许多,冲回走廊。发现黑山蛇一手拎着一只野鸡,背着一个大挎包就冲了过来,在他身后,黄渊嘴角挂着满意的笑容。

自打上次一别,不短不长,两个多月的时间肯定是有了。

再见黑山蛇,能让人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变化。

无论是身材上,还是气质上,仿佛皆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样。

肉眼可见的肌肉线条,已经可以与王枭媲美。

精神气质,成熟稳重了很多。

仿佛两个月的时间,长大了好几岁一样。

同样,后脖颈处的两道伤痕,肉眼可见。

王枭上前与黑山蛇拥抱。

拉着黑山蛇就回到了房间。

房间内,肖宇浩站了起来,手上拿着一副豹子,还在演戏。

一口一个。

“这牌怎么这样啊。”

“算了,再跟一把。”

“这他娘的,睁着眼还打不过闭着眼的吗?你们还敢闷?”

他嘴上如此,心里面巴望不得二棒槌他们继续闷。

二棒槌这智商,自然是上当,肖宇浩越说,二棒槌越闷,剩下的人也都只能跟。

眼瞅着聚集的钱越来越多,肖宇浩似乎已经看到了春天,这一下,连本带利全都回来了!

正在兴奋之余。

“兄弟们,我回来了!”

黑山蛇大手一甩。

两只野鸡飞出。

其中一只直接飞到了肖宇浩的胳膊上,叼起肖宇浩手上的一张牌,就飞出了窗户。

“我的牌!!”

肖宇浩撕心裂肺,当下就把手枪掏了出来。这若非这鸡飞得快,肖宇浩就差开枪了。

另外一只野鸡也是不长眼,半空之中,直扑面包蟹。

面包蟹正输的激情澎湃,面红耳赤呢。

“你妈的!”

一声叫骂,沙包大的拳头,半空中抡中野鸡。直接砸到桌上。

桌子都给砸塌了。野鸡一拳毙命。

二棒槌看见黑山蛇,也顾及不上其他了,扔下牌就冲向了黑山蛇。

整个房间内一阵欢声笑语。

张大白不声不响地蹲在地上,数钱。

王枭心情大好。

“我去和老板商量商量,今天晚上借用下他们家的厨房,我来下厨,晚上喝起来!”

“枭哥威武!”

所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所有人都在房间当中欢呼了起来。

后院内。

肖宇浩坐在地上,按着野鸡,咬牙切齿,浑身颤抖,拿着匕首,正在给野鸡开膛破肚。

“你它妈的吃什么不好,吃老子的扑克牌!……”

落花酒店门口。

何一凡双手插兜,站在这里,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不枉费我们这么吃力的跟了你这么长时间啊,呵呵。”

何一凡yīn狠地笑了起来…….

——————

夜幕降临。

王枭一行人聚集在酒店后院。

这一桌子丰盛的晚餐,鸡鸭鱼肉都有。

还有瓜牛刚刚带来的白酒,相当丰盛。

整个后院都洋溢着飘香。

肖宇浩自己抱着一个盆,里面是那只野鸡,咬牙切齿。

黑山蛇眼瞅着人都到齐了。

顺势拿出一个袋子。

“枭哥,你的!”“天哥,你的!”“二棒槌,你的。”“小河,你的!”“阿浩,你的。”

大家打开袋子,发现每个人的袋子里面,都有一颗虎牙。

已经挂好红sè编织绳了,可以直接带在脖颈。

“辟邪的。”

黑山蛇“嘿嘿”一笑。

“这两月,别的没干,竟和老虎狮子狼群干仗了!哈哈哈!真是爽快!这他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虽然黑山蛇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定然没有那么简单。

“任大哥,这是你的。”

小黑递给了任啸天的时候,任啸天愣了一下,当下并未接。

说实话,他也真没想到自己也有份儿。

小黑“嘿嘿”一笑。

“任大哥,大家都是一家人,就别客气了,也不是什么贵重礼物。一份心意。”

说实话,任啸天还真的蛮喜欢这虎牙。他并未再客气,直接带上了。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张大白这个意外,别人都有。张大白倒也无所谓。

小河看着自己面前的两枚虎牙,眼圈湿润。

“挺开心的日子,别说不开心的事。枭哥有一句话说得好,这一辈子,只要我们有的,他都有!”

气氛一瞬间有些压抑。

黑山蛇心里面也不得劲儿,毕竟都是孤儿,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风风雨雨经历了那么多。

他眼圈一红,差点流泪。

关键时刻,王枭一只手搭到了黑山蛇的肩膀上。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都是聪明人,王枭眼神的那一刻,黑山蛇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他灵机一动。

赶忙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个布袋子。

“这段时间和我师傅在一起,可没少涨知识,也没少涨见识!给你们看看新鲜的东西!”

“什么啊?”

打开布袋,里面是一个密封袋儿,装满了暗红sè的液体。

“你们猜猜这是什么?”

“啥玩意啊?跟血似的!”

“自信点,这就是血!”

这点人你一句话,我一句话,都被黑山蛇吸引了目光。

“你拿一袋子密封好的血瞎嘚瑟啥?”

黑山蛇满脸牛逼地指了指这血袋儿。

“听好了,这可不是普通的血,是白金虎血,你们听说过白金虎吗?”

白金虎是核战之后产生的一种变异虎,罕见!非常稀有!

白金虎浑身是宝,价值连城!坊间更是有一虎顶一城的传闻。

黄渊祖上三代,这么多年猎人生涯,从未见过。

这对于在联盟城市中长大的人,完全就是一种传说中的物种,更不可能见过。

但是听说,还是听说过的。

黄渊的白金虎血,也是一个同行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送给他的!

大家看待黑山蛇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变化,包括肖宇浩那个大得瑟,都收敛了不少。

“你们猎杀到白金虎了?”

“没有啊!”

“那这虎血?”

“这是我师傅送给我防身的!这玩意可是宝贝,他也没多少,用完就没有了!”

“再深山老林,关键时刻能救命!这是万兽之王的血!”

黑山蛇一脸骄傲,显然很享受猎人这个职业,已经完全进入角sè。

“你们等着我再去打猎的时候,弄一头白金虎,完了一人再送你们一袋儿白金虎血!”

“呵家伙,谢谢蛇哥!”

二棒槌第一个开口。

“你真他妈抠,猎杀一头白金虎就送一袋儿血,这血在联盟城市也用不着啊,我们也不钻树林。”

“白金虎浑身是宝,功效无边!你懂个屁啊!爱要不要!现如今这世道,白金虎血在黑市都是无价之宝!能给你换辆坦克!”

黑山蛇噎愣了肖宇浩一句,这可是真的到了他的专业领域了。

他眼神闪烁,带着兴奋。

“老子要真能猎到一头白金虎,能换个小城主当!兄弟们都能飞黄腾达!”

眼瞅着差不多了,那个哀伤情绪过去了。

王枭看准机会举起酒杯。

“为了蛇哥的白金虎,干杯!”

“兄弟们,干杯!今夜不醉不归!!”

“干杯!!”

所有人举杯畅饮,气氛又热闹了起来。

这一顿酒喝得,昏天暗地。

从晚上六点,直接喝到了凌晨。

肖宇浩喝兴奋了,拿起酒瓶子当成麦克风就唱了起来。

他这一唱,所有人跟着一起欢呼鼓掌!

丰笑笑喝的迷瞪的,起身也开跳,扭动着自己肥胖的身躯,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二棒槌一看丰笑笑跳,自己也加入了跳舞队伍当中。

气氛再次达到一个高潮。

欢声笑语不断。

再后期,趴桌子上睡着的,躺地上睡着的,抱着桶吐的,随地大小便的。

丑态百出。

应有尽有。

这个时候,酒已经不是酒,全都是水。

张大白,任啸天,加上黄渊,三个人看着这群年轻人,似乎都找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

他们三个一直就在互相聊天,喝酒,并未喝多少,所以都非常的清醒。

也是眼瞅着差不多了。

黄渊从边上伸了一个懒腰。

“行了,咱们三个老的,收拾战场吧。”

张大白也是少有的正经了一回,起身与任啸天,黄渊,一起忙碌。

任啸天主要负责把王枭他们抬回房间睡觉。

张大白和黄渊在院子当中收拾其他。

瓜牛到没怎么喝。帮着一起忙乎。

——————

落花城。

在一幢毫不起眼的废弃写字楼前。

五辆车子先后行驶而至。

他们把车辆停在不同的区域。

二十余个身影,先后从不同方向,涌入写字楼。

楼顶位置。

何一凡靠在一侧,正在啃食面包。听见身后的动静,转过身。

“队长!”

看网友对 第121章 危机到来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