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神奇张大白

王枭打了个饱嗝儿。一咬牙,从地上爬起,跑到卫生间,一顿猛吐。

摇摇晃晃地走回来,开酒,继续。

后面再喝起来,红酒啤酒就是漱口了。白酒洋酒使劲招呼。

喝着喝着就去吐,吐完了回来继续喝。

王枭是绝对有种,对自己够狠。

后面就躺在地上,把酒往自己嘴里倒。

张大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管张诗诗说什么,他就是不松口。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所有的酒都被王枭吞了。

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趴在地上,吐得稀里哗啦,满地鲜血。

张大白翘着二郎腿,叼着烟,满意地点了点头。

“行了,以后就是一家人!”

“你真是有病,这么喝会死掉的,知道吗?”

张诗诗叫喊了起来。

张大白满脸无所谓。

“再和我喊一声,我立刻就走。态度摆正,我送他回家。”

张诗诗是彻底无奈了,使劲点着头。

“好,好,好!”

——————

小黑家门口。

丰笑笑抱着大树,自言自语。

小黑,小河,二棒槌,三个人抬着一张小桌,坐在一起打牌。

一辆轿车停下。

张诗诗下车了。

“嫂子!你怎么回来了?”

小黑几个人赶忙起身。

张大白下车,双手后背,依旧是那副迷之自信。

“行了,别说别的了,赶紧帮忙,王枭喝多了!”

“别闹,他还能喝多。”

张诗诗打开车门,看着躺在后座的王枭,小黑和小河赶忙起身,与张诗诗一起,赶忙抬着王枭回房间。

张大白就跟个督军似的,来回环视四周,满脸的不满意。

二棒槌终于整好了手上的牌,一抬头,发现小黑和小河都没影了。

再一看,一个黑不溜秋的家伙正在盯着自己看。

二人对视的这一刻,二棒槌下意识地开口。

“兄弟你是混血吗?”

本就迷之自信的张大白一听,心情大好,摸着自己的下巴,以为二棒槌在夸他帅。毕竟一般只有长的好看的,才会被称之为混血。

“这么明显吗?”

“当然,一般人能黑成这样吗?关灯看不见,开灯好刺眼,要不是说话的时候有牙齿,我都无法辨别你的方位!怎么形容呢,你就给人一种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你的感觉!你长得好猥琐啊!”

迷之自信的张大白脸sè瞬间沉了下来。

“你那张猪肘子脸上有眼吗?对着镜子看得到吗?”

二棒槌放下扑克牌,脱下自己的外套,亮出明光闪闪的九龙拉棺带塔吊。

挥舞起牌桌直接抡向张大白。

抱着大树都快把自己身上磨秃噜皮的丰笑笑。

虽然喝多了,但是一看二棒槌上手了。

二话不说,也脱下了自己外套,亮出明光闪闪的九龙拉棺带轱辘。

一拳扑向张大白。

房间内,小黑,小河,张诗诗一行三人,好不容易扶着王枭躺下睡着。

三个人累得满身大汗。

“嫂子,这是咋回事啊。我枭哥掉酒缸里了?”

“别提了,都是我哥灌的。拦都拦不住。我也真是服了。”

“开车那个是你表哥?”

“亲哥?”

“啥玩意,同父同母的哥哥?”

张诗诗也是习惯这样的眼神。

“行了,行了,你们照顾他吧。我先回去了。”

话音刚落,门口。

“咣,咣!”几声。

小黑和小河就感觉不对劲儿。

推开大门。

丰笑笑和二棒槌两个一左一右,趴在院子里。

二棒槌疼得来回打滚儿。

丰笑笑干脆就睡过去了。

这俩九龙拉棺,却是挺戏剧。

张大白拍了拍手,依旧是那副完美自信的模样。

“张诗诗,该回家了!”

他刚上前一步,小黑赶忙伸手。

“哥,脚下!”

张大白一脚踩到院子里面的酒瓶子上,整个人向前一仰,大头朝下就磕到了房间门槛。

小黑和小河下意识地捂眼后退。

“咣!”的就是一声。

张大白在地上至少趴了一分钟,起身之后,鼻子嘴角,血呼啦几。

“哥,你没事吧?”

张诗诗赶忙上前。

张大白眼珠子转悠了转悠,一捂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抓住张诗诗。

话都不说,转身就走。

小黑赶忙去扶二棒槌。

小河眼尖,蹲在门槛,仔细盯了半天。

“这家伙的牙够硬的,给我们门槛子都磕出来一个豁口…….”

王枭这一夜,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一直在吐。

小黑小河轮流照顾。

直到第二天一早,张诗诗拎着熬好的粥过来,几个人才去睡觉。

看着无精打采,表情痛苦的王枭。

张诗诗非常心疼。

蹲在一侧,一口一口地喂粥。

没过多久,王枭整个人“啊”的一声,又吐了出来。

王昊恰好进屋。

“这是怎么回事啊?”

“别提了,喝多了。”

“昨天也没喝成这样啊。”

“回来又喝了。”

看着张诗诗自己忙乎,王昊也顾不上说事儿了。

上前帮着张诗诗一起。

小黑家房外,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脚下踩着几块砖头,趴在床边,正在奋力往里看。

张大白双手插兜,遛遛达达地走到这个身影后方,来回转了两圈儿。

这个身影都没有发现张大白的存在。

不仅如此,这个身影还偷偷地拿出手机,顺着窗户要往里面拍照。

张大白从侧面看准时机,上前就是一脚。

“哎呦”一声惨叫。

这个身影倒地,张大白上去就是两脚。

男子从地上爬起,拔腿便跑。

张大白紧随其后,跑了两步,纵身一跃,飞踹一脚,再次把男子踹倒,这一下男子把脚腕扭了,起身捂着脚腕,表情非常痛苦。

张大白上下打量着这个男子。

“你往里面瞅啥呢?你想拍啥?”

“你是谁啊?”

男子一脸委屈。

“你管我是谁呢,在这坐好了别动啊,敢动我就盖你!”

张大白把电话打给了张诗诗。

“诗诗,你让王枭他们谁出来一下。我从门口抓到个猥琐偷窥贼!”

房间内,张诗诗放下电话,一看周边,只剩下王昊了。

“昊哥,我哥刚刚打电话,说房间外面有个猥琐男子在偷窥,被他抓住了,你赶紧去看看咋回事!”

王昊“哦”了一声,冲出房间。

绕到后面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张大白和那个偷窥的身影。

他仔细打量着张大白,又瞅了瞅靠在墙边的男子。

脑子里想着“猥琐偷窥”

他冲着靠在墙边的男子直接开口。

“你就是张诗诗她哥吧?”

男子一脸茫然。

张大白瞬间不乐意了。

“老子才是!”

张大白说话的时候,嘴上那颗缺失的门牙,极其有画面感。

王昊当即就笑了,但是一琢磨,不对劲儿。

再次看向靠在墙边的男子。

“你怎么不说话?”

男子突然之间猛地一推王昊,转身就跑。

但是他脚都崴了,再快能多快,王昊也真不惯着他,抄起一块板砖,直接把他拍倒在地……

——————

马小天的办公室内。

他鼓捣着手机相册,盯着相册内的照片发呆。

照片内是一个短发女子。

微微有些胖,蛮漂亮,也很可爱。

马小天眼神充满哀伤。

办公室大门被王昊一把推开。

“天哥,我觉得不对劲儿,要出事!”

马小天收起手机,调整了一番状态,赶忙问道。

“王枭怎么了?”

“他倒没事,就是喝多了,所以才不接电话。”

“哦,原来这样,那你和他说了阿浩地盘有些刺头已经悄悄联合的事情了吗?”

“他从昨天晚上吐到现在,半死不活。说啥也没用了。”

“我在王枭家附近还发现了一个盯梢的男子,和那群人也是一伙儿的,但暂时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呢。”

马小天听到这,神情严肃了许多,他缓缓地闭上眼睛。

“那些人都把目光盯到王枭身上了,这是要整大事儿啊!”

“天哥,你和我想一起去了,我们怎么办??”

马小天起身,双手后背,来回踱步,几分钟以后。

“不能等王枭了,马上把我们掌控的所有消息,告诉肖宇浩,让他自己看着办。”

“另外,你把兄弟们集合好。随时准备支援肖宇浩。”

王昊一听,皱着眉头。

“天哥,真的帮他啊?”

马小天满是无奈。

“肯定得帮啊,肖宇浩若出事,王枭一定得管。那我们能从边上看着吗?就算是没有王枭,经过上次那事儿,这事儿咱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王昊点了点头。

“天哥,肖宇浩这小子就是条疯狗啊,你说哪有他这么搞的……..”

光泽区,在一家很不起眼的民宅内。

这里聚集着十几个身影,年龄都是四十五往上,皆是光泽区的老一辈混混。

带头的,叫丁正忠。

他站在人群正前方,声音铿锵有力。

“多年前,万神打下光泽城!曾下令屠城!”

“关键时刻,是率先投靠万神的三大家族在万神面前力保!”

“所以我们这些人的祖辈,才能幸免于难!未被赶尽杀绝!留在三大家族统治的光泽区继续生活!”

“在那之后,一是为表谢意!二是为了讨好三大家族,更好的获得三大家族庇护!所以光泽区产生了月供的习俗!”

“时过境迁,多年已过,光泽区早已经不是从前的光泽区,鱼龙混杂,混乱不堪!三大家族也已经相继衰落,后继无人!”

“光泽区的居民生活更是穷困潦倒,瓦灶绳床。大家过的都很拮据。”

“这个时候,三大家族相继倒台!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极大的好消息。”

“说实话,月供我们已经交了这么多年,也足够报答三大家族了!现如今三大家族后继无人,那月供制度就应该取消。”

“结果在这种时候,居然蹦出来了一个叫肖宇浩的小子,妄图继承三大家族衣钵,继续收取月供。你们知道这个肖宇浩是谁吗?”

丁正忠“呵呵”一笑。

“他爸叫肖治国,曾经被海盗打断了腿,你们对于这个人,还有印象吗?”

房间里面瞬间哗然一片。

“我去,我以为是谁呢,闹了半天是他家小子。”“是啊,原来是他啊。”“他当初不也就开个小酒吧吗?有什么可厉害的。”“我当初可比他厉害多了。我爹还揍过他爹呢!”

“大家安静一下。”

丁正忠简单明了。

“肖治国确实有些小本事,但那也仅仅是小本事而已。放在以前那会儿,我都不正眼看他,现在他儿子蹦出来,想收月供,这简直就是扯淡。”

“最主要的,是这小兔崽子,下手极狠,暴力征收。先后已经打伤了光泽区不少人了,这里面虽然有一部分是后入驻光泽区的,但是也有不少我们这样的老光泽人,这小兔崽子谁的面子都不给啊。一视同仁!”

“他这哪儿是收月供,简直就是强制征收保护费!他算个什么东西?”

“是啊,他算个什么东西!”

看网友对 第63章 神奇张大白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