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风鬼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正文精校版 第34章 罪证

第34章 罪证

小说:风鬼传说     作者:六道    发布时间:2015年4月14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上官秀并不需要周迁的供词里有什么准确性可言,只要供词里涉及的官员够大,涉及到的官员够多,那就足够了。

在他心里,即便把内史府的官员从上到下的统统拉出去砍头,被冤死的也不会超过十个。

两份供词加到一起有三十多页,上官秀逐页翻看,最后满意地点点头,而后又让周迁在每一页的供词下面都签字画押。弄好之后,他把这些供词卷起,揣入怀中。

周迁脸sè苍白,颤声问道:“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写出来了,你们现在是……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上官秀笑了笑,目光深邃地看着周迁,说道:“也是该送你上路了!”

周迁惊骇地看着上官秀,说道:“你……你刚才说过的,只要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你……你就不会难为我……”

“我的不难为你是不折磨你,但可没许诺要放你走。”上官秀淡漠地说道。

周迁已把他们全部人的模样都看了一个遍,上官秀又怎么可能会放他走?

“你……你不能言而无信啊,你们不能……不能啊……”周迁吓得在地上连连后蹭。

上官秀没有再理会周迁,沉声说道:“干掉他!”

不等旁人说话,洛忍抢先说道:“我来!”

说话之间,他箭步窜到周迁的身后,后者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洛忍的手臂向前一横,勒住周迁的脖子,紧接着,他的手臂向回用力一勒,就听咔嚓一声,周迁的颈骨被他的手臂硬生生地勒折。

周迁的身子在地上剧烈地颤动几下,很快便没了动静,白花花的唾液从他嘴角流淌出来。

上官秀弯下腰身,把周迁的尸体提起,向水缸里一扔,说道:“在院中挖个坑,连同水缸一并埋掉。”

曹雷答应一声,迈步向外走去。

上官秀转头问袁牧道:“马车处理妥当了吗?”

“是的,秀哥,丢在西城那边了,估计现在早已经被人捡走。”

“嗯!”上官秀点点头。

洛忍问道:“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准备夺旗赛了,现在我们还缺一人呢。”

上官秀问道:“有合适的人选吗?”

洛忍想了想,看看丁冷和袁牧,问道:“贾半仙怎么样?”

丁冷耸耸肩,没有表态,袁牧笑道:“我看行!贾半仙虽然修为不高,人又神神叨叨,但她对灵武的理解很深,对每种属性的技能都很了解。”

上官秀好奇地问道:“贾半仙是谁?”

洛忍笑道:“也是帝国灵武学院里的一位奇人。她的本命叫贾彩宣,刚进学院的时候,她的修为就是灵化境,在学院里呆了三年,现已是高级生,可修为还是灵化境,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说她能通灵。”

“通灵?”上官秀扬起眉毛。

“她说她能看到每个人的前世今生,能预知未来。”

“竟然还有这样的奇人?”上官秀将信将疑。

“是她自己说的,鬼知道是真是假。”洛忍不以为然地说道:“她还说我前世是只猴子呢!”

丁冷和袁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上官秀也忍不住笑了,问道:“她肯和我们组队吗?”

袁牧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如果幻天跟我一起去的话,会更有把握一些。”

“为啥?”丁冷扬起眉毛,不解地问道。

袁牧说道:“贾半仙曾说过,在学院里,她最佩服的人就是你。”

“哦?!”难得听到贾彩宣对自己有这样的夸赞,丁冷老脸一红,脸上的表情也很古怪。

袁牧继续说道:“她说,幻天虽然资质不佳,对灵武天生愚钝,但靠着天道酬勤、勤能补拙这句至理名言硬是把修为突破到了灵天境,她说幻天的成功可以带给很多资质偏差的学生们一个启示,修灵者修为的高低强弱并不完全取决于修灵者自身的资质,即便资质再差的修灵者,只要肯勤学苦练,一样能做出非凡的成绩,她还说……”

见丁冷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脸sè也越来越难看,袁牧把后面一大串的话咽回到肚子里,干笑两声,说道:“我只是转述贾半仙的原话。”

“你认为她这是在夸我吗?”如果贾彩宣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话,他恐怕会毫不犹豫地把双手掐到她的小细脖子上。

听起来是位很有意思的人!上官秀心思转了转,笑道:“老丁,你陪着阿牧一块去请她。”

丁冷没有意见,他点点头,幽幽说道:“好,秀哥,明天我跟阿牧你一块去找她,她要是敢在我面前说半个不字,我这个天生愚钝的人就让她知道,人有先天愚钝的,但也有后天被人揍成愚钝的!”

他的话再次逗得上官秀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洛忍恍然想起什么,伸出入怀,从中掏出几锭银子,递给上官秀,说道:“秀哥,把银子还你。”这些银子他和曹雷去春香楼演戏时用的。

上官秀摆摆手,说道:“不必给我了,你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可是太多了。”

“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相信,以后我们赚到的银子会更多。”上官秀眯缝着眼睛,含笑说道。

“对了,秀哥,我们打算搬过来和你一起住,以后做起事来也会方便许多。”

上官秀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说道:“正好隔壁在租房子,明天就把那里租下来。”

“好的,秀哥。”

翌日,正逢中秋节。

傍晚的时候,钱进来书馆找上官秀去看花灯。顾青灵倒是没有来,不是不想,而是被叫去叔父家吃饭了。

今晚刚好也没什么事,上官秀和钱进两个人去往南城的和善街。

善和街街道宽敞,石砖铺地,两旁商铺林立,很是繁华热闹,今晚这里又特别布置了花灯,又大又jīng美,五颜六sè的彩纸编制成各种不同形状的花灯,里面点燃蜡烛,映射出五颜六sè的光彩。

来到和善街赏花灯的人很多,放眼望去,人头涌涌,即有穿着普通的平民百姓,也有衣着华丽、身边家仆成群的达官显贵。

钱进满脸的兴致勃勃,东张西望,边看边说道:“亏了亏了,青灵去她叔父家吃饭,没有跟我们一起来赏花灯,实在太亏了。”

上官秀笑道:“也许她现在正坐在叔父家里赏花灯呢。”

钱进大点其头,说道:“没错没错,顾家那么有钱,什么样的花灯没看过?!”

上官秀对顾青灵的身世还真不了解,他好奇地问道:“顾家很有钱吗?”

听闻他的问话,钱进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秀哥,你不知道青灵的父亲可是顾淳元吗?”

上官秀不解地眨眨眼睛,似乎在问,顾淳元是谁?

钱进见他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无奈地叹口气,说道:“秀哥,顾淳元可是在安郡首屈一指的大商人!”

要说风国什么人经商最厉害,非安郡人莫属,而在安郡能成为首屈一指的商人,那当真是很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钱进露出佩服之sè,继续说道:“顾家的元丰布庄开遍到全国各地,几乎垄断了布庄业,连贵族都看着眼红呢!”

上官秀当然知道元丰布庄,元丰布庄即有面向富贵家庭的店面,也有面向普通平民的店面,而且上官秀现在身上穿的衣服就是出自元丰布庄。但他还真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元丰布庄竟然顾青灵家的产业,他也没想到顾青灵有这么非凡的家世背景。

他面露惊sè地幽幽说道:“原来,青灵是顾家的千金。”

钱进好奇地低声问道:“秀哥,你和青灵那么亲近,你怎能连她的家世背景都不清楚呢?”

上官秀脸上的惊sè一闪即逝,他淡笑着说道:“我是和她交朋友,又不是和她的家世背景交朋友,再者说,家世背景是人家的隐私,她愿意说,我当然也愿意听,她若不愿提起,我也不会去追问。”

钱进闻言,不以为然地连连摇头,说道:“这样可不行,这么不上心,以后又怎能追得到顾家的千金?”

上官秀只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正往前走着,钱进手指着前方大声嚷嚷道:“有杂耍!秀哥,前面有杂耍啊!”说着话,他催促道:“秀哥,快走快走,我们去看杂耍!”

他加快脚步,向前方的人潮挤了过去。

上官秀兴趣缺缺,背着手,不紧不慢地前行。

正走着,看到一旁的杂货摊中有卖玲珑球的,上官秀转身走了过去。

玲珑球又叫鬼工球,有的是玉石制成,有的是骨头或象牙制成。

它的外形被打磨成球状,表层雕出百孔,内部掏成镂空,只剩下一颗实心球在里面。

玲珑球有一层的,也有两层、三层的,甚至还有九层的玲珑球。

上官秀来到杂货摊近前,站定,看着上面摆放的琳琅满目的玲珑球,随手拿起一只。

这是一只骨制的玲珑球,虽然只有一层,但雕工颇为jīng细,九条栩栩如生、首尾相连的蛇,里面的小球上也雕刻有蛇的图案。

杂货摊的小贩笑道:“客官,这只玲珑球只要二十钱。”

很便宜啊!上官秀将手中的玲珑球放下,他目光一转,看向摆在小摊正中央的一只玲珑球。

这只玉质的玲珑球有好几层,大球套着小球,小球里面还有小球,层层叠叠,煞是jīng美。

上官秀眼睛一亮,伸手刚要去拿,不过在小摊的另一边先伸过来一只洁白又修长的手,将那只玲珑球拿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扭头一瞧,只见自己的左手边站着两名青年,一位穿着青衣,一位穿着白衣。

穿着青衣的青年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浓眉凤眼,白面无须,相貌英俊,只是缺少几分阳刚之气,多了几分yīn柔。

再看白衣青年,充其量也就十八九岁,皮肤细腻白皙,仿若羊脂,五官jīng致,俊美绝伦,尤其是那一对美目,黑白分明,大而有威,眼波层叠,逼人的英气时隐时现。

看到他,上官秀心头一震,下意识地惊讶道:“殿……”

后面的‘下’字他没有说出口,立刻咽回到肚子里。

眼前的这名青年和唐钰确有几分相似,但二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唐钰是温文尔雅,而这名青年则是英气勃发,在他身上,透出一股咄咄逼人的锐气。

喜欢《风鬼传说》吗?喜欢六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34章 罪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