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风鬼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正文精校版 第33章 逼供

第33章 逼供

小说:风鬼传说     作者:六道    发布时间:2015年4月14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上官秀封堵中府穴和肩髎穴方法发挥出功效。

外来灵气的确被封在他双臂的经脉之中。

他先是慢慢撤掉中府穴的灵气,随着中府穴的灵气撤离,困在中府穴内的外来灵气也跟着泄露出来,只不过上官秀打开的豁口很小,外来灵气渗出的也慢,他运用纳灵归元,可以很容易的把泄露出来的灵气一点点的融入到自身灵气当中。

这个过程很缓慢,但却很安全,不会给他的身体造成任何的伤害。

等上官秀把周满的灵气全部收为己用后,他的修为境界也突破到灵化境的第五级。

现在他距离第六重的灵元境已只差一个灵境级。

等他从打坐中醒来,张开眼睛事,发现丁冷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手中还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周丰的人头。

“秀哥,你受伤了吗?”见他醒来,丁冷蹲下身形,关切地问道。

“没有,我很好。”上官秀挺身站起,瞥了一眼身旁尸体,对丁冷甩下头,说道:“走,我们回去!”

上官秀以随机变化成周满的模样,劫走周迁,故意留下艺娘这个活口,就是要通过她的口,把官府的调查目标转移到周满身上。

既然要栽赃到周满身上,他就不能留下活口,包括与周满一直形影不离的周丰在内。周满、周丰一死,此案就成了无头案,官府再怎么调查也调查不到修罗堂的头上。

上官秀和丁冷回到城北的家中,洛忍、曹雷、袁牧三人都已等待多时,见到他俩回来,三人齐齐迎上前去,问道:“秀哥,怎么样?”

“搞定了。”上官秀一笑,看看洛忍和曹雷,两人都是鼻青脸肿的,那是他俩和周满、周丰厮打时留下的。他问道:“伤的严重吗?”

“没事,秀哥,皮外伤。”洛忍和曹雷满不在乎地说道。

上官秀点点头,问道:“周迁呢?”

“在屋里。”

“我们该会会这位周大人了!”

此时周迁被塞进厨房的水缸里,手脚被捆绑住,嘴巴也被塞了一大团的破布条,动不能动,喊又不能敢,缩在水缸内,身子都快蜷成一团。

上官秀瞄了一眼,伸出手来,也没见他怎么用力,将周迁硬生生地从水缸里提出来,扔到地上。

周迁被摔得闷哼一声,浑身的骨头都像要散了架子。

上官秀蹲下身形,将周迁口中的布团拔出来。

随着布团被拔掉,周迁呼哧呼哧地狂吸着气,喘息了一会,他怒视着上官秀几人,厉声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绑架本官,你们可知本官是谁……”

他正叫嚷着,上官秀一回手,从旁边的灶台上操起一把菜刀,说道:“我只知道你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我就用这把刀砍下你的脑袋!”

周迁看在面前的菜刀,激灵灵打个寒颤,结结巴巴地说道:“本……本官乃……乃内史府的议事周迁!你们若是现在放了本官,本官或许还可以对你们既往不咎,不然的话,内史府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统统要得死……”

他话还未说完,上官秀已挥手一记耳光狠狠拍在他的脸上。

啪!耳光声清脆,把周迁脑袋打得向旁一歪,一口血水喷了出去。

只眨眼的工夫,周迁半张脸颊便肿起好高。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跟我说这些废话,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听明白了吗?”上官秀抓着周迁的头发,强制他看向自己的眼睛。

周迁虚张声势的气焰被上官秀这巴掌彻底打了下去,他咧着大嘴,鼻涕眼泪一齐流淌出来,颤巍巍地点下头。

“我现在要你把你贪赃枉法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地写下来。”说话的同时,上官秀向袁牧点下头。后者将早已准备好的笔墨纸砚从里屋拿出来,一一摆放在周迁的面前。

周迁闻言心头一颤,他坐在地上,连连摇头,说道:“本官为官十余年,从未贪赃枉法过……”

不想听他的废话,上官秀侧头喝道:“把他的鞋子脱下来!”

曹雷和丁冷按住周迁,洛忍则动手扒掉周迁的鞋袜。上官秀从一旁抓过来一把菜刀,看向周迁,问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写,还是不写?”

“我……我真的没有……”

不用他说完,上官秀明了地点点头,他一手摁住周迁的脚背,另只手举起菜刀,猛的向地上一剁。咔嚓!随着菜刀砍落在地,周迁的小脚趾头应声而断。

周迁发出啊的一声惨叫,不过叫声才刚出口,丁冷大手一盖,将他的嘴巴死死捂住。周迁发出不声音,疼得双手在地面直拍打,身子突突直哆嗦,只一会的工夫,他的脸上、身上已全是冷汗。

上官秀摁着他的脚背不放,再次问道:“你写,还是不写?”

周迁的嘴巴被丁冷捂住,说不出话来,他只能一个劲的摇头。

见他如此反应,上官秀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咔嚓!上官秀二话不说,又是一刀砍落下去,菜刀也再一次劈断周迁的一根脚趾头。周迁疼得两眼向上一翻,人当场昏死过去。

“浇醒他!”上官秀看眼昏死的周迁,面无表情地说道。

如此血腥的场面,洛忍、曹雷、袁牧以前都没见识过,现在他们总算看到上官秀冷酷又毒辣的那一面。

不过这也恰恰是他们愿意看到的,只有跟着这样的人,他们才会有广阔的未来。

曹雷打来一盆清水,对准周迁,当头浇下。

周迁激灵灵打个冷战,悠悠转醒,他先是看眼上官秀等人,再抬起脑袋,看看自己缺了两根脚趾的脚掌,鼻涕眼泪并流,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哽咽声。

丁冷把捂住他嘴巴的手移开,周迁断断续续地哭道:“别……别再砍了……别再砍了……”

“周迁!别再指望有谁会来救你,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上官秀贴近周迁,两人的距离之近,鼻尖都快触碰到一起。他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两刀,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会用这把菜刀把你的脚趾、手指一根一根地全跺下来,如果你还不肯配合,我就割你的肉、切你的骨,你真打算逼我做到这一步吗?”

周迁身子一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颤声问道:“你……你想让我怎样……”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把你这些年所有贪赃枉法的勾当都给我一件一件的写下来,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收受了什么人的多少贿赂,又因为什么原因诬陷过哪些人,统统都要写清楚。若有遗漏……”上官秀将手中菜刀提了起来,特意在周迁的面前晃了晃,又把刀身上的血迹在他的面颊上蹭了几下,没有再说话。

周迁彻底被上官秀吓破了胆。

“我写……我写,我都写,是不是……是不是我写了你们就肯放我走了?”

“只要你听话,我不会难为你,但你若不听话,我的手段你刚才已经领教过了。”

养尊处优的周迁这辈子也没遭受过这样的酷刑,现在他哪里还能受得了,在两根脚趾被硬生生砍断后,他的心理防线已彻底崩溃。

周迁不再多言,他颤抖着提起笔来,粘了粘墨汁,沉吟片刻,开始在纸上快速书写起来。

光是周迁自己能记得的事他就足足写下十多页,至于他记不住的,那就更多了。

等他告一段落后,上官秀将他所写的十多页供词拿起,大致翻看了一眼,随口问道:“就这么多?”

“我……我能想起来的就……就这么多了……其它的事,我……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说话之间,他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白了他一眼,上官秀继续翻看周迁的供词,在供词里,他发现周迁自己受了不少的贿赂,但同时他也向上级送出不少的贿赂,这就涉及到他上面品阶更高的内史府官员了。

他心中一动,一边看着供词,一边状似随意地说道:“内史府总不至于只有你这一个贪官吧?”

“不……不是……”

“你何不把其他那些人贪赃枉法的勾当一并写出来?”

“这……这……”

“你又不想写了?”上官秀笑问道,不过他脸上的笑容让周迁的脊梁骨都冒寒气。

“这太多了,而且,大多都是我道听途说,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管多少,不管是真是假,你只管写就是了。”上官秀笑呵呵地提点道:“涉及到的官员品阶越大越好,职位越高越好。”

他为钰王收集官员的罪证,如果只是收集到一些小鱼小虾的罪证,那无足轻重,他也没有功劳可言,但若是能收集到内史府高品阶官员的罪证,那可就不一样了,也必然会给钰王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现在来看,这个周迁对内史府的情况了解的不少,在他身上,也必然能压榨出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你只管往多了写,至于是真是假,我自有分辨!”上官秀催促道。

在上官秀的威逼诱导之下,周迁又写出一份针对同僚乃至上下级官员的供词。

在这份供词里,上到内史大臣宋晟,下到内史府的八品司务,被他数落个遍。看他这份告辞,内史府内简直就没有好人了,人人贪赃枉法,官官相护包庇,触目惊心,骇人听闻。

至于此份供词的准确性如何,连周迁自己都说不清楚,其中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他和同僚们闲来无事嚼舌根子时听说的。

喜欢《风鬼传说》吗?喜欢六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33章 逼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