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悔恨

“也对,在这千机星界,太乙道门是主宰般的存在,这化阳道庭自然不敢去得罪。”

思忖时,苏奕已从云端飘然而落,来到场中。

这一幕,吓得那薛长衣差点蹦起来,惊叫道:“我……我来自太乙道门,你……”

苏奕一声哂笑,打断道:“邓左那老牛鼻子的徒子徒孙,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邓左!

太乙道门辈分最古老的一位巨头人物,很久以前便威震星空各界。

是足以去和渔夫、画师比肩的存在。

而眼见苏奕直呼太乙道门那位老古董的名讳,在场众人都不禁心颤。

薛长衣颓然,似认命般,低声道:“在观主大人面前,哪个界王人物能不心惊胆颤……”

声音透着浓浓的苦涩。

原来,他早已认出苏奕的来历!

观主!?

这个称谓一出,在场众人皆如遭雷击,彻底傻眼。

气氛,也是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在星空深处,观主这样的称谓,只属于一人。

那就是人间观的那位神话存在!

在过往至今的岁月中,观主就如一个不可战胜的传奇,一个无人可比肩的剑道巨擘!

哪怕他已经消失在星空深处很久很久。

可时至今日,关于观主的传奇过往,依旧在星空各界流传。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就是亿万修士心中的神!遥不可及,只能仰望!

曾有老古董感慨,和观主同处一个时代,是幸运的,因为可以见证一个神话如何惊艳时光,震烁古今。

同时也是不幸的。

因为无论是谁,注定都将在他的光芒下暗淡!

而现在,薛长衣竟言称那青袍年轻人便是观主,可想而知,给在场众人造成的震撼何等之大。

“跟我走一趟。”

苏奕目光看着薛长衣,没有理会众人神sè的变化。

薛长衣心中发紧,神sè变幻不定,道:“观主大人要带在下前往何处?”

苏奕道:“当然是你们宗门。”

薛长衣浑身一震,难以置信道:“您……您难道是要……”

苏奕笑道:“对,正如你所猜测那样。”

薛长衣:“……”

他整个人都傻了,失魂落魄。

“老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苏奕看向孟长云。

孟长云迟疑了一下,道:“公子稍等。”

他径自来到那名叫行风的战袍男子身旁,道:“行风,好好保重!以后若在宗门待不下去,就来找我!”

之前,行风曾站出来,为他仗义执言,他心中颇为感触,临走前,自当表达谢意。

说着,孟长云拿出一块玉符,递给了行风。

行风咧嘴笑道:“我听师叔的!”

他郑重接过玉简,道:“师叔,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接回月鸿老祖和白河师弟的!”

说着,他略带敬慕地看了一眼远处的苏奕。

孟长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走吧。”

苏奕转身而去。

孟长云跟随其后。

薛长衣胸腔一阵起伏,可最终哭丧着脸,跟了上去。

他不敢逃。

因为他清楚,根本就逃不掉。

除了配合,别无

选择!

“孟师叔——!”

猛地,温知新开口,他满脸羞愧,低头说道,“您……保重!”

自始至终,孟长云没有理会。

很快,苏奕一行人的身影消失不见。

而在场那些化阳道庭的大人物们,直至许久才缓缓回过神来。

“怪不得能够在弹指间击杀镜阙老祖,原来是那位神话人物回来了……”

有人失魂落魄。

“传闻中,不是说观主大人在玄黄星界的转世之身仅仅是皇境修为吗?可为何会如此可怕?”

有人神sè惘然。

“因为他是观主,早不是境界的高低可以衡量!”

有人苦涩喃喃。

“若孟师叔早说他如今跟在观主大人身边做事,我们……何至于此!”

有人懊悔,捶胸顿足。

“在亿万万修士眼中,我们已经很风光,可在太乙道门这等星空巨头眼中,根本就不够看。”

有人情绪低落,道,“同样,我们这样的角sè,也远远得罪不起观主,这……才是最可悲的!”

众人心绪翻腾,皆凭生诸多感慨。

忽地,有人说道:“说句诛心的话,如今的观主大人,毕竟是转世之身,一年前的时候,仅仅只有皇境修为,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观主还元不曾恢复其最巅峰时的实力!”

顿了顿,此人继续道:“而如今,观主带着孟师叔前往太乙道门,此行……怕是不会太顺利了。”

这番话,虽然说的很委婉。

可众人都久经风浪,怎会听不明白其中意思?

“的确,太乙道门是名副其实的星空巨头,观主的转世之身再强大,毕竟是一个人,怕是很难撼动太乙道门。”

有人轻语。

“够了!”

猛地,掌门温知新厉声开口,打断这样的议论,“镜阙老祖已经付出性命为代价,这样的教训还不够?尔等又有什么资格妄议观主大人?”

他脸sè铁青,明显震怒。

众人噤若寒蝉。

温知新冷哼一声,转身来到行风身前。

而他的神sè,已带上一抹愧意,轻叹道:“行风师弟,之前是我等做错了事情,也让你受委屈了。自今以后,你只需安心在宗门修行,我以掌门身份保证,断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

行风一呆,他可没想到,掌门态度会变化如此之快。

“我不委屈,我只替孟师叔感到委屈。”

行风语气生硬。

温知新一声苦笑,神sè黯然道,“不管如何,以后……我会好好弥补的……”

他心中何尝不后悔?

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可是观主!

若早知道孟师叔如今在观主身边效命,他刚才断不会展露出那等恶劣的态度。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为今之计,只能以后去弥补。

“就是不知道,如今的观主大人,究竟是否能够去和太乙道门掰手腕……”

温知新暗道。

他有预感。

若观主归来的消息传出去,这星空各界,必将掀起不可预测的滔天波澜!

……

一座繁华的城池中。

苏奕坐在一座酒楼的二层临窗位置,正在享用当地的特sè美味。

孟长云也坐在一侧,却愁眉

不展,食不知味。

至于薛长衣,耸拉着脑袋,立在不远处角落,敛眉低目,心神不宁。

犹豫半响,孟长云低声道:“公子,若直接前往太乙道门,终究有些冒失,依小老看,不如先摸清楚状况,再择机而动为好。”

之前,苏奕已主动提出,要带他前往太乙道门,去解救被挟持为人质的月鸿老祖和白河。

孟长云虽感激,可内心却颇为忧虑,不愿让苏奕为其冒险。

毕竟,那是太乙道门!

搁在星空深处,都是顶尖层次的巨头势力!

“别担心,偌大太乙道门,可堪入眼之辈,也只寥寥数人而已。而真正值得重视的,只有那老牛鼻子邓左一人罢了。”

苏奕用筷子夹起一片雪白晶莹的鱼肉品尝起来。

不得不说,这种用秘法烤炙的青斑灵鲤,滋味的确很独到。

想了想,苏奕又说道:“更何况,我此次前往,可并非只为了帮你救人,顺便也要跟太乙道门算一笔账。”

话语随意,却听得立在角落处的薛长衣一阵心惊肉跳。

他内心呐喊,果然,观主大人此来不善!

“公子,可如此一来,您的身份可就彻底暴露了。”

孟长云提醒道。

苏奕放下筷子,拎出酒壶畅饮了一番,轻声道:“也该让他们知道,我回来了。”

他目光看向窗外,街巷上车水马龙,繁华如水。

那滚滚红尘气息,让苏奕泛起恍如隔世的感觉。

自离开玄黄星界至今,这一路上要么是在星空中赶路,要么是在纷攘的风波中解决恩怨。

他已很久不曾在红尘中散心和闲逛。

“更何况,身份被识破,不见得是坏事,起码可以稳坐钓鱼台,引蛇出洞,看一看这星空深处,究竟会有多少大敌跳出来。”

苏奕笑了笑,把玩着酒杯,道,“所谓修行问道,若无波澜,何以历练,若无纷争,何以磨剑?”

“我最期待的,是饮不完的杯中酒,斩不完的敌人头。否则,修行路上,不免太寂寞和无趣。”

孟长云不禁叹服。

该有何等胆魄和胸襟,才能如观主大人这般,笑谈天下风云?

换做其他人要对抗太乙道门,怕是非殚精竭虑做足完全准备,或许才敢进行一步步采取行动。

可观主大人根本不屑这般做!

而此时,苏奕忽地朝薛长衣招了招手,“你过来。”

薛长衣浑身一颤。

他猛地深呼吸一口气,这才鼓足勇气似的,低着头来到近前,道:“观主大人有何吩咐?”

声音都带着一丝控制不住的颤抖。

苏奕起身,抬手帮薛长衣整了整衣冠,随口道:“回去告诉邓左那老牛鼻子,放了那两个人质,我给你们太乙道门一个公平对决的机会,否则,别怪我堵在你们山门外,见一个,杀一个。”

薛长衣难以置信道:“大人不杀我?”

苏奕心不在焉道:“你死了,谁来帮我跑腿?三天后,我会在你们山门外等着,快去吧。”

说着,苏奕重新坐回椅子,拎起筷子自顾自享用起来。

仪态悠闲,似乎刚才所叮咛的,只是一桩不必在意的微末小事。

——

ps:三连更!月初第一天,跟诸君求一下免费的保底月票~

拜谢啦~~~~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悔恨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